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蔡瑁的小心思

第十八章 蔡瑁的小心思

        从刘琦那离开之后,蒯良强烈对蔡瑁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德珪,汝适才对大公子所言未免过甚,失了礼数,毫无臣主之道。”

        蔡瑁现在志得意满,自信心空前爆棚,全然没有了原先的谦卑。

        即使面对他原先最尊重的蒯良,亦是如此。

        “刘琦不过区区一个掾史而已,某对他需要什么礼数?”

        蒯良听了这话,很是气愤:“汝勿忘了,他既是掾史,同时也是刺史公子也!”

        蔡瑁停住了脚步,看向蒯良:“公子又如何?便可恃身份而妄行么?你我两家为他立下这泼天的大功,如今我还要为他招募张虎和陈生,兵不血刃的夺下襄阳,他居然不肯?如此妄为,若不教训一下,日后怎生得了?他还焉能将你我放在眼中?”

        蒯良平静地盯着蔡瑁,问道:“汝想招募张虎和陈生,其意为何?”

        蔡瑁被蒯良盯的浑身不舒服,吱呜道:“自然是为了帮刘府君夺下襄阳城,子柔公如何这般问我?”

        蒯良漠然地看着蔡瑁,道:“恐不尽然吧。”

        蔡瑁的心开始狂跳。

        “若非如此,又能如何?”

        蒯良深吸口气道:

        “张虎和陈生是贼寇,属无根之萍,自襄阳令死后,其二人便一直受张方和贝羽的差遣,掌控襄阳城防,如今贝羽身死,张方被擒,蔡氏兴盛,汝力主庞季进城劝降,非为刘氏劝降二贼,而是为了你自己招降他们,张陈二贼若知是汝招降他们二人,必感激涕零,倾心相投,到时你既可以收拢二贼麾下兵马,又可以借他们控制襄阳城防,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之?”

        蔡瑁的脸红了。

        他尴尬的笑了笑,道:“却是什么都瞒不过子柔公,不过你我两家一荣俱荣,襄阳城防若是能被吾掌控,那便是犹如被蒯家掌控一样,日后刘府君到了荆州,也会依仗你我两家。”

        蒯良皱起了眉头,道:“德珪,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子柔公于瑁,亦师亦友,有什么话是咱俩不能说的?”

        蒯良叹了口气,道:“汝蔡家与我蒯家,同为襄阳大族,世代关系交好,蒯某也乐见蔡氏昌盛,然凡事太尽,其势势必早尽,如我初入刘氏麾下,有些事不可操之过急,以免为主所忌,毕竟这荆州之主,在名义上是刘氏。”

        蔡瑁哈哈一笑,冲着蒯良拱手道:“子柔公良言善劝,蔡某谨记于心,我以后小心些就是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蒯良能够看的出来,蔡瑁其实并不走心。

        也难怪,这小子野心本就不小,如今骤然得势,只怕旁人是劝不住的。

        不过好歹对于张虎和陈生之事,大公子对蔡瑁也算颇多忍让,大家彼此没有撕破脸,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有些事情,日后他再慢慢调停吧。

        只要刘琦同意招降,不杀张虎和陈生,那至今日这事便算是过去了。

        ……

        “杀张虎陈生?”刘磐惊诧的喊了一嗓子,声音很大,很震耳。

        刘琦被震的脑袋嗡嗡直响。

        他这么大声叫,嗓子不疼么?

        “堂兄,小声些,不过杀个张虎和陈生,至于这般紧张?”刘琦捂着耳朵不满地道。

        刘磐深吸口气,尽量的平复心境,道:“汝方才同意蔡瑁的谏言,让庞季和蒯越去劝降张虎和陈生,如今又反悔要杀他俩?这不是摆明要跟蔡瑁撕破面皮么?”

        “撕破又怎样?适才他当众驳我,自作主张之时,又可曾顾忌彼此会撕破面皮?”

        刘磐没有想到平日里温和儒雅的刘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急忙劝解道:“堂弟,你是心胸宽广之人,切不可因这等小事与蔡瑁置气!”

        黄忠亦是在旁边劝道:“少君,磐公子说的对,如今五大宗族,只剩其二,蒯氏处事一向温和,不与人争,但蔡家势力增长不少,已是荆州第一望族,眼下的时局,切不可因些许小事而与之交恶,得不偿失。”

        看着刘磐和黄忠皆一副认真的表情,刘琦不由乐了。

        “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我也知道眼下的时局不宜与蔡氏闹的太僵,但我要杀张虎和陈生并不是因为我要跟蔡瑁争面子,而是为了刘氏在荆州的今后着想。”

        刘磐不解地看着他:“今后怎么了?”

        刘琦站起身,在厅中慢慢地踱着步子,道:“张虎和陈生,在江夏劫掠多年,滋扰百姓,后又杀死襄阳令,守备襄阳,闹的民怨沸腾,比之宗贼更为可恨,我刘氏方入主荆州,对于这等人物若是不杀,试问让荆州百姓和士族如何看待?七郡良善之人,岂不各个心凉?”

        刘磐闻言嘀咕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我们可以先招降他们,待日后襄阳稳定后再找个由头弄死他们不迟……”

        刘琦表情复杂的看着刘磐,颇感心疼。

        这么卑劣的方法他居然也能说的出口?还要不要点面皮?

        这才跟自己到荆州几天时间,如何就变的这般腹黑?当初那个天真烂漫,一腔热血正直的男儿跑到哪里去了?

        刘磐被刘琦盯的浑身不舒服,他扭动了一下身躯,道:“堂弟,为何这般看吾?”

        刘琦笑了笑,道:“看你,是因为你长出息了。”

        刘磐顿时喜笑颜开:“此言当真?”

        当然是假的……

        “说正事。”刘琦扭头不看刘磐,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蔡瑁不惜当面驳斥于我,也要招降张虎和陈生的原因是为何?”

        黄忠和刘磐适才只是从自己的角度考虑,并没有站在蔡瑁的角度上去想,听了刘琦的话,两人皆低下头细细思量。

        刘琦转身走到架前,从架上拿下了自己的随身寬柄剑。

        ‘啷’的一声将寬柄剑抽出,他仔细的盯着剑身上的雕刻,淡淡道:“张虎和陈生掌管襄阳城防,蔡瑁想借机卖好,收揽二人为己用,并一举掌控襄阳防务……届时他掌管了襄阳城的城防大权,却让刘氏背负受降贼寇的恶名,天下如何有这般划算的买卖?”

        黄忠闻言恍然大悟:“难怪少君一定要杀张虎和陈生,原来这才是个中关键!”

        刘琦慢慢的将宽剑回鞘,一字一顿地道:“我父是荆州刺史,襄阳城是大汉的城池,当姓刘!姓蔡的要抢城池防务,算怎么回事?”

        刘磐站起身,道:“原来如此!看来这二贼合该死矣,堂弟,你说这事当如何办?”

        刘琦微笑道:“我要当着襄阳百姓的面杀了张虎和陈生这两个巨恶,为刘氏增加声望民心,同时还要让蔡瑁无话可说!”

        “那如何能做到?”

        “计策我已经想好了,汝等听我调遣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