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百步穿杨……诛贼!

第二十三章 百步穿杨……诛贼!

        黄忠是直属于刘琦的军司马,刘琦事先早就吩咐过他今日的战事,因此黄忠早在事前就有所准备。

        虽然基本确定了张虎和陈生会在此番战事中会被逼反,但刘琦并不想将战争的规模扩展的过大。

        若是能够快速解决,那是再好不过。

        因此事前,刘琦曾跟黄忠商议。

        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发现最终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决此事,那就是擒贼擒王。

        而能够快速实施这件事的,只有黄忠一人。

        ……

        蔡,蒯等宗族兵马整备阵势,列防守阵,准备迎战张虎和陈生麾下的两曲骑兵。

        那些骑兵的注意力只是在派兵布阵的荆州军主力身上,但也就是这个空挡,黄忠率领其麾的十八骑随骑从侧翼冲出,绕过对方的主力兵将,从侧翼去偷袭在襄阳城下的张虎和陈生。

        战场上,偷袭敌军主将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只是因为今日的场合比较特殊。

        张虎和陈生为了袭击蔡瑁,没敢率领大队人马出城,只是为了消除对方的戒备心,一举成功。

        事实证明蔡瑁确实没有什么戒备,但张虎和陈生却也缺乏随机应变之能,事到临头反而失败了。

        黄忠乘着敌军不注意,轻装去偷袭敌军后方,其行动虽然迅速,但还是被对方察觉了。

        敌军的骑兵中,立刻分出一队改道去阻拦黄忠等人。

        黄忠等十九人一边策马奔驰,一边从箭壶中取箭、架弓,然后对准那些驰骋而来的贼骑便射了出去。

        那些贼骑一早就看到了黄忠等人拉弓的姿势,在听到箭鸣声后赶紧低头或侧身躲避。

        但黄忠等人瞄准的并不是马上的骑手,而是他们麾下坐骑的战驹!

        呼啸而来的羽箭几乎箭箭命中,那支骑兵排先的战马在奔驰中中箭轰然倒地。

        先头的战马倒地,对后方奔驰的骑兵影响极为巨大,骑兵战马无法迅速踩刹车,只能强行牵扯马缰停住,但效率极为低下,根本不可能反应及时……

        便见贼骑后方奔上来的骑兵也被绊倒在地,再后面的骑兵虽然勉强拉扯缰绳勉强停止了奔驰,但队伍也因仓促的变故而变得散乱,在原地来回打转。

        黄忠放下黑弓,暗道:“终归还是乌合之众,若是正轨的郡兵,怕是便不能奏效了。”

        张虎和陈生在襄阳城内尚有兵马,本想派人去调遣,但因突发战事,城门前的百姓因惊恐而产生骚乱,纷纷向着城池里蜂拥挤去,而城里还有兵将想要往外出,因此内外形成对流,践踏者和跌落入护城河中者数不胜数,情况一时间僵持在了那里。

        张虎和陈生不通时势兵法,目光短浅,事先不曾仔细的做出规划,因而造成了现在的被动局势。

        换成刘琦与黄忠等人站在他二人的角度,适才一击之下就能让蔡瑁一命呜呼。

        刘琦对于主阵的战事并不关心,他知道凭己方的兵卒数量,张虎和陈生的两曲骑兵根本冲不进来,最多只能形成骚扰作用。

        他现在主要是考虑黄忠的偷袭的成功概率。

        隐约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刘琦吩咐黄叙道:“率一队人马从另一个方向去支援汝父!”

        黄叙自然心中明白,刘琦让自己也出战,既可以配合黄忠,也可以吸引张虎和陈生的注意力,分散他们的战力,给黄忠创造良机,射杀张虎和陈生!

        当下,黄叙率领一支兵马,从荆州军的阵中冲出,他们顺着左翼的方向,绕过敌军的前部骑兵,奔着拱卫着张虎和陈生的后方袭扰而去。

        襄阳城下现在乱成一团,张虎和陈生一时半刻也回不去城,看见黄叙那一支兵马的动作,张虎急了,急忙吩咐道:“又有兵马从侧面绕过来了!要袭吾后阵!尔等分兵去挡!”

        “诺!”

        张虎的中军主阵又分出一些贼众去挡黄叙,其后阵一有调整,另一面率领骑兵队突袭的黄忠便看到了机会!

        敌阵有缺!

        那缺口在别人眼中或许不算是什么,但在黄忠的眼中,就犹如张虎和陈生二贼将头颅放在托盘中,摆在他面前任由自己取用一样。

        黄忠催促众人速行,敌方有了破绽,那下一步就是抓住时机,闻声射贼了!

        黄忠提起手中长柄刀,昂声高呼:“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夺襄阳诛贼首,这样的大功十载难得一遇!杀贼建功,便在今日!想成事的,随某来!”

        黄忠身后的骑兵,纷纷将弓收拾妥当,重新执起马槊。这会儿听到黄忠的命令,一个个血脉喷张,无不鼓足心底的激动和杀意,将凝聚起来的战力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在黄忠率先奔出的同时,他身后的骑兵从喉咙中发出撕裂般的吼叫,高举兵械紧随其后。

        尽管黄忠身后的骑兵仅十八骑,而敌阵的守军足有数百,但却无人因此感到忧虑和惶恐。

        对面纵然人多,然毕竟是乌合之众,不懂排兵布阵,也不懂抓战场时机,毫无纪律,又何需惧哉?

        十九骑快速的冲进了那些刚刚重整队形的骑兵军阵,并不纠缠,只是迅速的向前突进。

        敌军的骑兵刚刚重整队伍,又被黄忠突入,一时间彻底被弄得懵了头,仓惶间他们也不清楚来者是何军队,更没弄清对方冲过来多少人,因此并无死拼的架势,只能是尽量固守阵势,保持稳定尽量减少伤亡。

        这正是黄忠所希望的,因为他的目标不在这些阻拦的贼众身上。

        借着暂时鼓起的气势,黄忠等人很快冲破了敌军的骑兵队。

        如此一来,摆在他面前的就是张虎和陈生的那两只头颅了!

        但百步穿杨取人性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在颠簸的马背上,非得是极精箭术者而不能为之。

        黄忠屏住呼吸,端稳弓身,用心感受座骑颠簸的频率和幅度。

        然后便是迅速的弯弓搭箭,瞄准目标,这个瞄准过程不可久持,然后就在一刹那,他松开弓弦,羽箭尖叫着飞射出去。

        “啊!”

        一声痛苦的叫嚷声,黄忠一箭射入了陈生的眼眶中!

        他没有射对方的心窝,恐其有甲胄在身,而不能取其性命,因此独独瞄准其目。

        但正因为如此,才显示了他箭术的恐怖。

        那一箭由左目射入,直透后脑,将整个头颅贯了个通风,陈生只是痛苦的嚎叫了两声,接着便从马上跌下,连人带命被马蹄下的黄沙吞淹。

        “陈兄!”张虎又是愤怒,又是惊恐的叫了一声。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但随即,他的心中涌上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

        那是被死亡笼罩于周身的恐怖。

        但黄忠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

        “区区贼寇,焉敢在荆州为恶,看某再射他一人下马!”

        说罢,黄忠迅速再取出一箭,弯弓搭箭,瞄准了张虎。

        陈生落马之后,张虎的第一反应就是往身边的人堆里躲。

        黄忠的嘴角浮出冷笑。

        弦至满月时,黄忠并没有放箭,而是故意大喝了一声——“中”!

        其声音其大,直冲九霄,如同滚雷,竟是盖过了场中其他的声音!

        几乎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见,包括远处的敌阵。

        陈生的惨状,可不是只有张虎一个人看到了,他的眼睛被射了个对穿,所有贼寇尽皆目睹。

        这天下间,可不是只有张虎一人怕死!

        黄忠一嗓子喊出,对面的贼众几乎都是下意识的仓惶躲闪!

        而就在那躲闪的瞬间,张虎的身躯被暴露在了黄忠的射程之内!

        黄忠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手中拉满的弓弦这才被他松开,那支利箭则直奔着张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