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何人之兵?

第二十九章 何人之兵?

        蔡瑁和蒯越二人一同进了正厅。

        落座之后,刘琦问蔡瑁道:“将军今日卓令弟前来接手襄阳防务,不知为何?”

        蔡瑁随意道:“例行公事而已。”

        刘琦很是正色地道:“例行公事?襄阳城初定,城中不免有些张虎和陈生遗留的细作余党,城防事关重大,岂可轻易调派换人?”

        应对刘琦的质问,蔡瑁很显然也做了一番精心准备。

        “正是因为襄阳城防事关重大,所以蔡某仔细思量后,才认为需交付于可信之人,蔡和乃吾亲弟,若将城防委托于他,定可万无一失!”

        刘琦的眼睛眯起,道:“可黄叙是我的亲信,一样是可以信任的。”

        蔡瑁似乎早就预备好了应付的说辞。

        “据闻公子来荆州之前,与黄叙并不相识,这短暂的交情,怕是未必可靠。”

        刘琦恍然地‘哦’了一声,道:“若如将军所言,那蔡和将军,便是刘琦在来荆州之前认识的了?”

        “这……蔡某并非这个意思。”

        “那将军是什么意思?我的亲信便不可信,将军的亲信就可信了?这是谁给将军定的标准?”

        若论辩才,三个蔡瑁绑在一块也不是刘琦的对手,他到底还是硬生生的让刘琦给绕了进去。

        蔡瑁恼怒的站起身来,开始用强道:“某乃南郡都尉,南郡各县军务,皆吾一手操持,旁人不可质疑,公子乃是掾使,还是专心管好文事,方为正道!”

        “是么?”

        刘琦也是不紧不慢地站起身,道:“南郡都尉……呵呵,将军好大的官威,敢问都尉是否还记得?当初你受降张虎被偷袭之时,又是哪个专管文事的掾史,调兵遣将救了都尉的性命,然后又斩杀耳贼,夺取襄阳,安定百姓,替将军遮掩错误,定下襄阳大局的?”

        “你……”

        受降张虎和陈生的失策,是蔡瑁一辈子的痛,这事可谓污点,他一辈子都洗刷不掉了。

        蔡瑁一张脸憋得发青,几乎背过气去。

        刘琦继续道:“吾闻食骏马肉不饮酒者杀人,可以出死报食马得酒之恩矣,将军出自名门,这般浅显之理,想来应该明白吧?”

        刘琦所言的,乃是《史记》中的《说苑·复恩》中的一则典故,意指秦穆公的骏马被不知情的人吃了,秦穆公不但没有杀人,反而给了吃马的人酒食,后来这些吃马之人知恩图报,助秦穆公在战场突围。

        如今却被刘琦用来贬斥蔡瑁忘恩负义,连几个食马人都不如。

        蔡瑁满面通红,既恼怒又羞愧。

        他自己也知道,这事他确实办的极不讲究,身为下属,却暗地谋算上官,意图占据城防以增加自身筹码,偏偏之前他还让上官的儿子救过。

        但为家族利益,他却自认为这事无可厚非。

        他蔡氏投靠刘表目地为何?不就是要为家族谋取利益么?

        从他个人的角度而言,他没错!

        蔡瑁咬牙切齿:“公子不必拿话挤兑于某!蔡某身为南郡都尉,执掌襄阳军务,只要是与军务有关,那我做什么都不为过。”

        面对蔡瑁再一次的触碰自己的底线,刘琦微微一笑,但眼眸中已经有了几分寒意。

        对于蔡家,刘琦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毕竟历史上的刘琦人生就在毁在蔡家之手,而究其原因并非刘琦与蔡氏交恶,不过就是刘琦的弟弟刘琮娶了蔡夫人的侄女这么简单。

        就算是蔡家日后支持刘琦又能怎样?一个势力发展到能左右刘表基业传承的家族,刘琦觉得这样的家族没有存在的必要。

        刘琦的脑海中泛起了将蔡家致于死地的念头。

        不过蔡家现在势力不小,名声颇望,又扶了刘氏执掌荆州,若是真的灭了蔡氏,只怕刚刚安定的荆州其他各族就会起势,到时候局面只怕不好控制……

        那如果给蔡家换一位家主呢?

        灭了蔡家说不过去,那灭了蔡瑁一人,总没什么关系吧?

        就在两个人针锋相对之时,突听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将军,蒯氏家主来了,说是有急事要见将军,将军见还是不见?”

        刘琦闻言一愣……蒯良这时候来做什么?

        “请他进来。”蔡瑁咬着牙道。

        少时……

        “公子,德珪,快随我走,出了大事了!”蒯良快步走进来,一脸的焦急之色。

        刘琦见蒯良一脸焦急,喘息的厉害,不似做伪,随问道:“子柔公为何如此慌张?”

        蔡瑁亦是干巴巴地道:“某与大公子有事要谈,恐无闲暇应公之邀了。”

        蒯良来到厅内,来回望向两人,跺脚气道:“眼下非内讧之时,真的是出大事了!”

        “何事?”

        “探子言报,从襄阳东向上游,约有万余兵马过境,正向襄阳而来,其势不小,沿途各地县军皆不敢拦,我急来找汝二人商议,看此事如何处置!”

        蔡瑁闻言顿时慌了。

        一万兵马?

        “可探的何处兵马?莫不是袁术、孙坚之军?”

        刘琦听蔡瑁提起了袁术和孙坚,心中也有些紧张,但仔细一想却不可能。

        眼下袁氏刚刚响应张杨等人声讨董卓,他麾下以孙坚为主力的讨伐军眼下应主要是针对西凉军的,袁术再垂涎荆州,也不会在这个时节打过来。

        那会是谁的兵马?

        能凑到万余之数的,绝非小势力,也不大可能是贼寇。

        “吾等近日只是关注于襄阳,却是忽略了南郡周边。”蒯良叹息道:“斥候来报,那兵马似是从江夏郡而来!”

        “江夏?”蔡瑁闻言有些懵了:“江夏有何人如何能凑得这许多的人马?”

        刘琦淡淡道:“据闻江夏亦是宗族鼎盛之地,若江夏十四县诸宗族汇兵马同至,想凑出万余之数应该不难。”

        蔡瑁闻言冷笑一声,颇不屑道:“一郡宗族,彼此之间关系错综复杂,用何名义聚众于一处?就算是聚集一处,又当由何人统帅?岂非笑谈?”

        在蔡瑁的脑中,能够号召江夏各宗族会和私军的人,似乎并不存在,但刘琦的脑中却已经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暗中支持自己在襄阳闹事,自己却跑到江夏郡暗中兴风作浪的人。

        难怪啊难怪,好一招声东击西。

        “公子,为何发笑?”蒯良看见刘琦的表情,不解地问道。

        刘琦并未回答,而是看向蔡瑁:“既是南郡都尉想要换派城防,这眼下事急,就请将军火速派遣蔡和将军,去接手城防军务,用以抗敌吧。”

        蔡瑁让刘琦挤兑的满面羞红。

        此刻刘琦要将城防给他,他反倒是不能接了。

        眼下那些奔着襄阳而来的兵马是敌是友暂不明朗,若是蔡瑁随意接手了襄阳防务,黄叙的兵马就会撤下,而蔡和的兵马就要负责防备外敌。

        一旦来者是敌人并强行攻城,那受损失最大的定是蔡氏一族。

        蔡瑁天生是个占便宜的人,又如何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眼见蔡瑁不说话,刘琦转头道:“南郡都尉不言语,刘琦就当都尉不调防了?”

        蔡瑁低低的应了一声,那声音犹如蚊子声一样。

        刘琦看向蒯良,道:“今日之事,子柔公都看见了?”

        蒯良与蔡瑁同为荆楚豪族,如今也是被蔡瑁行径羞臊的不行。

        关键时刻,如此趋利避害,岂不徒付旁人笑柄?

        “蒯某看见了。”

        刘琦点点头,道:“看见便好,是非曲直,自有公论……琦去安排城防部署了,告辞。”

        说罢,转身出厅。

        刘琦走后,蔡瑁不由喃喃道:“子柔公……我……”

        蒯良摆了摆手,道:“德珪,听某一句劝,咱们荆州诸族,只管安心为族中谋利就好……其余的事,能少掺便少掺,汝绝非成大事之人。”

        说罢,亦是长吁短叹的走了出去。

        蔡瑁看着他的背影,突然用力的一跺脚,恼怒道:“这话说的,某怎么就不是成大事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