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蜀中二教

第四十三章 蜀中二教

        凭心而论,伊籍来到襄阳,接到刘表派遣他前往益州的任务,其内心深处是无比兴奋的。

        宗亲联盟之事,目下只是一个构想,当中利益牵扯甚多,能不能办成尚在两说之间,唯有以刘表、刘琦等少数人知晓,其余人等一概不知个中内情。

        而如今刘表将这关键的事情告知给了伊籍,并让他入蜀联合刘焉促成此事,这对于伊籍来说,岂不是一个机会?

        一个受到重用的机会!他焉能不对刘表感激涕零?

        伊籍本是信心满满,暗暗下定决心要去绵竹建功,但不曾想,在出发前,却被刘琦当头浇了这一盆冷水。

        若事情果然如同刘琦所言,刘焉本人根本就是包藏祸心!他既有称帝之志,那出兵护君这样的事在其面前便说不通,若刘焉日后果真称帝,其出兵护君的举动便如白费。

        前番出兵护君,转头自己就称帝,这不是自己抽自己的耳刮子么?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似此,如何说他联盟?结果还真就可能是无功而返。

        伊籍皱眉沉思片刻,忽然又想到以事。

        “公子,刘府君前番曾吩咐于在下,言此番入蜀,刘焉若是不同意出兵,可以以利诱之,毕竟宗亲一旦联手,则天下为之侧目,董卓与袁绍必是争相拉拢,皆是刘焉便可以向朝廷提出条件,让他在京为质的三个儿子返回益州,他纵有自立之心,若子嗣在雒阳,恐也不能轻动吧?”

        刘琦当然知道这件事。

        用刘焉的三个儿子引诱刘焉入盟,这本就是他给刘表出的主意,他心中自然有数。

        “刘焉虽有三子在雒阳,但仅凭此事恐未必就能让他下定决心,为以防万一,琦这里倒还有两条建议给先生,先生在蜀中若不能成事,不妨可以试试这两个办法。”

        伊籍来襄阳后,听说了刘琦诛杀宗贼,除张虎陈生之事,心中明白这位公子是个有本事的人。

        所以对于刘琦的意见,伊籍还是比较重视的。

        他恭敬地言道:“还请公子指点。”

        刘琦的这两条意见不能跟刘表直接说,以刘表的清流脾气,若是听了刘琦的建议,非得一巴掌将他打出门去不可。

        刘琦拉着伊籍来到马场边上,低声道:“先生至绵竹后,若是劝刘焉联盟不成,不妨试着暗中向其透露……拥戴之意。”

        “拥戴之意?”伊籍只是楞了一下,便瞬时明了。

        他擅长唇舌之功,深明秦仪之术,脑筋很是活络,瞬息间便明白了刘琦之意。

        “办法倒是可行,可若如此言之,岂不……有忤逆之罪?”

        刘琦点了点头,道:“先生说的不错,但此不过是权宜之计……吾山阳刘氏乃是汉室宗亲,只忠诚于陛下,岂能附庸刘焉行叛逆之事?但兵不厌诈,对他如此许诺,也不过是为保陛下江山而已,也算是情有可原。”

        伊籍眯起了眼睛,心中翻来覆去的考虑此事的风险。

        刘琦又道:“先生深明秦仪之道,想来也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不用说的那么直接的,你只需向刘焉隐晦表明便可,那刘焉也非愚钝之辈,只需稍加提示,定会明白。”

        说到这,刘琦顿了顿,又道:“况且先生待刘焉,大可行出君之口,入君之耳法!如此便再无第三人知晓,纵然今后有事,与我荆州亦无关系,都是虚言,他岂能抓住把柄?”

        伊籍拱了拱手,道:“公子之法,籍明白了……但此法只能说于刘焉一人,不能过于张扬,如此行事恐怕刘焉未必会信。”

        刘琦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还需第二个方法为佐。”

        “请公子指教?”

        刘琦低声道:“我有一百斤麟趾金的藏私,先生临去蜀中之前,我会派人暗中送往先生舍下。”

        伊籍闻言顿时一惊,他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位长公子竟要贿赂于我?

        但很快,这个念头就被打消了。

        要贿赂,也是伊籍贿赂刘琦,哪里又轮到刘琦来贿赂他了?

        “公子想托在下贿赂蜀中何人?”

        刘琦满意的点了点头,伊籍反应很快,确实能够担当这个重任。

        “机伯先生可知蜀中有二教?”

        刘琦所说的蜀中二教,崇尚儒学的伊籍虽不太清楚,也不屑去知晓,但多多少少也听过一点传闻。

        “在下略有耳闻,听闻有蜀有天师教,又有米贼之教,但具体个中详情,籍不甚了然。”

        刘琦便用一些他在后世所知道的事情,再结合他来到这个时代后的传闻,告知了伊籍。

        蜀中现在有两个教派,一为天师教,乃是在孝顺帝时期,由张道陵所创之道教,尊奉老子为教祖,以‘道’为最高信仰,以鬼道治民,用符水、咒法为百姓治病,并授民取盐之法,百姓得其益,奉之为天师。

        张道陵之后,天师教已传三代,现第三代天师乃其孙张鲁,为天师教系师。

        而另外一教,便是被汉末人称之米贼教的五斗米教,其教主为张修。张修这个人并不安分,《魏书》中有言评价此人:熹平中,妖贼大起,三辅有骆矅。光和中,东方有张角,汉中有张修。骆矅教民缅匿法,角为太平道,修为五斗米道。

        也就是说,就魏时的角度来评价,张修是与张角同级别的妖人,而他麾下的五斗米教众,也因为张修在中平年间起兵反叛,而被称之为‘米贼’。

        后世的时候,刘琦以为五斗米教是天师教的别称,这样说虽然也没有错,但五斗米教在建安五年之前,与天师教其实是为两派,虽然天师教在之前也确实有‘纳五斗米’即可入教的规矩,但那是教规教义,并不是教派别称。

        直到建安五年,天师教系师张鲁杀死了五斗米教的五斗米师张修之后,将两教合并,蜀中二教才算是真正的合二为一。

        而刘焉来到了益州之后,为了扩充自己的势力,对付造反的黄巾贼马相,便一面拉拢张鲁,一面又招降了张修,将两教同归于自己麾下为左膀右臂。

        通过刘焉在上任交州途中而改行益州的举动来看,他在迷信程度上要远远高于自诩为清流的刘表以及对汉室不失忠节的刘虞。

        有基于此,五斗米教和天师教的谏言,对于刘焉来说,就会有相当大的分量比重。

        在听完了刘琦的解释后,伊籍心中暗道,难怪长公子暗中将这些事嘱咐于我,而不告知于刘荆州……看来他是向贿赂天师教和五斗米教的人。

        贿赂传教之人,是极度有损清流形象的,所以刘琦不能跟刘表说。

        “敢问公子,在下此番入蜀,是当贿赂结交天师教主张鲁,还是结交五斗米师张修?”

        刘琦摇了摇头,道:“这两个人你都莫要理会,他们在刘焉心中的分量还不足够。”

        伊籍奇道:“那在下应如何?”

        刘琦低声道:“我给你的百斤麟趾金,你去了绵竹之后……要赠予张鲁之母卢氏,并与之结交?”

        伊籍闻言顿时愣了:“公子让我……结交张鲁之母?”

        “对,交他老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