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当辅其为牧

第六十一章 当辅其为牧

        蔡瑁惊讶无比。

        蔡氏夫人也是略有疑惑,不过相比于其夫,蔡氏夫人的表现却相对礼貌又冷静了许多。

        “二姐,莫不是已有了中意之人?”

        蔡觅轻轻点头,笑道:“还是妹子说话好听周到。”

        说罢,她转头看向蔡瑁:“看汝,好歹也是蔡家之主,说话怎也没个周全?什么叫蹦出来的。”

        蔡瑁低低的‘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事情的主要问题并不是在这里。

        周不周到尚在其次,关键是……

        “二姐,吾那姐夫乃是何许人?”蔡瑁急切地问道。

        这人是谁才是关键!

        蔡觅安慰他:“放心,姐姐的夫君家室颇显赫,定不会辱没了我,也不会堕了咱蔡家的威望和声名。”

        蔡瑁被她卖关子卖的烦闷,急切道:“到底是何人啊?”

        蔡觅一字一顿地道:“便是荆州刺史刘使君……”

        “嘶——!”蔡氏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蔡瑁先是一愣,接着便露出了狂喜的神色,嘴中发出了“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真天助吾也!”

        “……使君之子也。”蔡觅缓了一口气,将下话说完。

        “哈哈,哈哈——啊?”

        蔡瑁狂喜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要多僵硬有多僵硬,便犹如挨一记搬砖后立时定格。

        “谁?”

        蔡瑁的语气开始发冷。

        却见旁边的蔡氏夫人轻轻的怼了他胳膊一下,道:“自然便是那位使君公子,现任襄阳校尉的那位……”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蔡瑁打断了她,不满道:“如何是他?”

        “如何不能是他?”蔡觅面含微笑:“汝不是一直想让姐姐嫁入山阳刘氏为妇么?如今既已心愿达成,怎么反倒不乐?”

        蔡氏夫人在一旁高兴道:“二姐此言甚是有理……德珪,二姐与使君公子结亲,实乃蔡氏之幸,从今往后,咱蔡家便与使君有通家之好了。”

        蔡瑁却突然转头,道:“闭嘴,妇人之见!”

        蔡氏夫人闻言懵了。

        说话就说话,喊什么呀?我如何就妇人之见了?

        蔡瑁再开口时,声音有些嘶哑:“二姐,吾之初衷是想让汝嫁与刘使君为妻,如此二姐便是使君夫人了,而吾家与使君便是连襟,犹如外戚……”

        这比喻虽有些不敬,但眼下都是族中之人,蔡瑁也就不用顾忌了。

        “如今又有何不同?”蔡觅不解地道:“襄阳校尉乃使君嫡长,又非庶出。”

        “当然不同了!”

        蔡瑁吼道:“刘使君才是荆州之主,那刘琦不过是个一城校尉,其位尚在某之下,刘使君百年之后,朝廷若再派个刺史前来,那刘琦可未必能统领七郡……”

        蔡觅的脸色变冷:“休对我喊叫。”

        蔡瑁竟是一下子被打断了。

        蔡觅饮了口水,慢悠悠地道:“刘使君若亡,朝廷另派刺史那是朝廷的事,跟我有何关系?再说了,若果真如此,我嫁刘使君或是其公子又有何区别?难不成我嫁完刘使君后,数年后还能再嫁下一任刺史?”

        “这……”蔡瑁一下子语塞了。

        蔡觅吐字如冰,眉宇间不知不觉竟是挂上了几分寒霜,和她平日颇有不同。

        “有时间琢磨这个,汝还不如好好想办法,如何能辅助刘使君干出大事,让朝廷敕其为牧,一天竟往这鬼魅小道上琢磨,蔡家在汝手中,有何前途?”

        蔡觅说这话时声调不高,但却让蔡瑁和蔡氏夫人心中紧张。

        怎么她跟了刘琦之后,好像变的有了些许锋芒呢?

        不过她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刘表眼下虽然统御荆州,但名义上还是监察职,与刘焉和刘虞两位牧守的行政职相比,颇为不如。

        虽然这些年来,名义上是监察职的刺史权力越来越大,拥有监察考教,选举劾奏,覆案劾奏,干预地方行政之权。

        而且在黄巾起事后,刺史也拥有了带兵镇压地方叛乱的权力,算是间接的掌握了兵权。

        不过刺史的权限虽然有所扩大,但从名义上来讲,还是州牧掌握的权力更为全面直接。

        如今尚存的汉室州牧皆为列侯,若干年后,其子嗣若继承各家侯爵,为防止地方变乱,州牧的实质性权力很有可能会被朝廷顺水推舟的往下传任。

        毕竟届时,集军权,财政,行政与一体的州牧家族势力已成气候。

        虽然目下还没有先例。

        若刘表能成州牧并得列侯之位,则蔡觅嫁于的刘琦,对蔡家而言,便是最对的一步。

        ……

        蔡瑁静静地看着蔡觅,心中波澜迭起。

        哪曾想,他二姐居然会说出这般有远见的话来……

        等等!

        蔡瑁心思急转。

        二姐一介妇人,哪里会懂的这个?

        这背后一定有人教她!

        是谁教她的呢?

        呵呵,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蔡氏夫人在旁边又推了推蔡瑁,道:“德珪,都是自家姐弟,要是闹僵了终归是让外人看了笑话,再说二姐若嫁于公子,也未尝不是好事啊,何必呢。”

        蔡瑁揉了揉太阳穴,语气依旧是有些惋惜:“可终归是凭白掉了一辈啊。”

        蔡觅笑道:“什么这辈那辈的,有甚了不起?再说了,以汝之年齿,便是小刘使君一辈,也不算什么丢人事。”

        蔡瑁还是心有不甘:“二姐,就不能在考虑了吗?”

        蔡觅故意面露失落之色,柔声道:“晚了呀,姐姐与那少郎君,已是有了夫妻之实,从今往后,这天底下最不可能娶姐姐的,便是刘使君了。”

        蔡瑁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几欲爆炸。

        他再不能报任何的希望了。

        汉朝人不讲究什么三贞九烈,蔡觅失贞于刘琦,蔡瑁虽然恼火,但失了就失了,左右也补不回来。

        但问题是以刘表的清流身份,岂会与一个和自家儿子睡过的女人成婚?

        他就是到勾栏妓馆找一个枕过千夫之臂的,也绝不能会娶蔡觅。

        蔡瑁这回算是彻底死心了。

        他尴尬的一咧嘴,本是想笑一笑,但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阿姐,此事吾知晓了,罢了,汝想嫁谁,随汝便是。”

        蔡氏夫人松了一口气。

        她忙劝这姐弟二人:“今日有这般好事,我去卓下人烹些好饭,也算为二姐庆祝庆祝。”

        蔡瑁点点头,没反对。

        蔡觅笑道:“那就多谢弟妹了……对了,德珪,你姐夫还有件事要你帮忙。”

        ‘你姐夫’这三个字,传入蔡瑁的耳中,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何事?”蔡瑁干巴巴地道。

        “帮他写书信一封。”

        “给谁写?”

        “曹操。”

        ……

        蔡觅从蔡瑁的府中出来的时候,正赶上刘琦按照约定时辰驱辎车来接。

        “何时来的?”蔡觅上车后笑道。

        “刚刚才到。”刘琦慵懒的伸手搂过她:“辛苦阿姐奔波劳碌了。”

        蔡觅的笑声如同银铃一般:“少郎君跟我还这般客气?这有何辛苦的。”

        说罢,她将蔡瑁写好的简牍和一卷缣帛递给了刘琦。

        那简牍自然是蔡瑁写给曹操的书信……至于那缣帛……

        “信物。”蔡觅为刘琦解释道:“当初德珪与曹操去拜谒梁鹄不成,便在雒阳托人以重金购置了其两卷字书,并一人留下一卷,以记于心。”

        “这算是卧薪尝胆么?”刘琦哑然失笑,随手打开那缣帛,不由微微一愣。

        “这字倒是很好看啊。”

        汉朝人与后世人对字体的欣赏角度不同,但刘琦在这个时代也待了数年,自然是入乡随俗,知晓什么样的字体是汉朝人眼中好看的字体。

        蔡觅解释道:“自然是好看,这可是分书字体,梁鹄乃是当世书术名家,便是先帝,也对其字赞不绝口的。”

        刘琦闻言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将那卷用八书字体所写的缣帛收起。

        他在后世时,也曾苦学过书法,写一手好字,但是到了这个时代后,因为用笔和字体不同,他这项职场优点如今已经没了。

        但刘琦这个人比较好强,在他看来,一个人的字就如同门面,就算不能练到书法大家的程度,但总归不能落了丢人吧?

        毕竟,刘琦还有一个当名士的志向。

        但他虽有心练字,但一直没有好的参照对象。

        汉朝可不是像是后世一样,随处可以买到复印的字帖,而且这个时代也没有普及拓印之法,所有的典籍若要传世,基本都是抄录,出自谁的手笔写的东西,那就是独此一件,别无分号,都是孤卷,

        特别是字体,抄录可是抄不出来的,只能是寻找其本人的手稿。

        可想这当中难度何其之大。

        可眼下,刘琦终于是碰到一篇好字可以临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