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汝妻子吾养之

第六十九章 汝妻子吾养之

        刘瑁的年龄应有二十五往上了,如何还没有娶妻?

        难怪他不想出蜀,人家下个月就可以成婚了!

        想来,这是憋着了。

        刘琦疑惑道:“兄长年纪亦是不小,为何……?”

        虽然喝醉了,但刘瑁还是能明白刘琦想问他什么,直接道:“入蜀前,为兄亦曾有一妻,入蜀前被吾休了。”

        刘琦这才恍然,难怪……

        “那兄长为何要休妻?”

        刘瑁醉醺醺的脸上露出了深切的无奈。

        “无甚颜色。”

        刘琦闻言恍然,原来是长的不行。

        “既如此,弟在此恭喜兄长大婚之喜了。”

        刘瑁苦楚更甚,叹道:“有甚可喜的?本定是下月大婚,不想却出了这事,待上雒后返回益州,却又不知又是何时了,谁想这娇妻娶的这般遥遥无期……甚是窝囊。”

        刘琦这才明白了刘瑁适才哭泣的根本原因。

        原来竟然是因为上雒护君,耽误了他娶老婆的行程。

        刘瑁这人窝囊不窝囊,刘琦不好说,但能看出来他真是挺没出息的……诚可谓是胸无大志。

        “兄长无需着急,自古好事皆多妨碍,大兄乃是一时之俊杰,也不急于一年半载的……不知兄长将要迎娶的是益州哪家女子?”

        一说起他以后要娶的妻,刘瑁一下子就来了兴致,偌大的酒劲也情醒了几分。

        “不瞒贤弟,吾娶的非益州本土之女,乃是随我一同上雒的吴司马之妹也!”

        刘琦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东州士吴懿,略作回忆,突然想起来了。

        吴懿之妹,不就是历史上刘备入川后纳的那名有大贵之相的寡妇,后被他立为皇后的那位么?

        “哦,原来大兄是要与吴司马结亲了,想来吴司马之妹,定是容貌美丽举止端庄之女吧?”

        一说到吴懿之妹,刘瑁的眼睛顿时有些闪闪发亮……发点绿光。

        他一激动,竟又攥住了刘琦的手,乐道:“不瞒贤弟,吾那未过门的妻子,不但是端庄美丽,且知大礼,识大体,有大智,实乃上佳良配之选!而且……”

        说到这,刘瑁又特意将声音压低:“吴懿兄妹随吾父入蜀之前,便有人对严君说,此女面有大贵之相,吾父入益州后,又找多名相士为其相面,皆应此言。”

        “哦?竟还有这等奇事?”刘琦努力让自己表现的一本正经一点,道:“敢问此言乃是何人所说?”

        “贤弟年轻,不知董扶之名,贤弟可略有耳闻?”

        刘琦自然知道。

        董扶,正是因为这个人曾对刘焉说益州有天子气,才使刘焉请旨,请把自己的交州改任成益州牧的。

        在这个时代,董扶是最有名气的谶纬大师之一,在给刘焉提建议之前,他也曾多次预言成功,是专业吃这碗神棍饭的。

        而且董扶同时也是益州名士,他用谶纬邀请刘焉入川的时候,其身后代表的也是益州本地豪强。

        所以说董扶谶纬于刘焉,归根结底,还是以政治利益为驱使,谶纬只是一种手段。

        “莫不是昔日朝中的董侍中乎?”刘琦假装惊诧。

        刘瑁面上露出喜色:“原来贤弟也晓得他?没错,正是此人!”

        刘琦言道:“听闻董侍中在世时,谶纬之术当时罕有,屡次诉中,如有他为吴小姐观相,则此言必属真,此女果有大贵之相,小弟真心替大兄相贺!”

        刘瑁闻言,心里喜滋滋的。

        那吴家小姐相貌美丽,可谓清丽无匹,又极为贤惠温柔,更有相者所言的大贵之相,哪个男人娶了她,这辈子哪怕就是一个妾不纳,又夫复何求?

        可惜的是,眼看就要将这吴小姐收入瓮中,偏偏被什么护君联盟给搅和了,妻没娶成,反倒要去面对那些关东郡守……

        最重要的,是西凉军也在那。

        想到这里,刘瑁的酒劲又上来了,心情又开始憋闷。

        “贤弟……此番上雒,是否当真无险?”刘瑁颇为忧闷道。

        “这个……理应是无险吧,然却不能保证。”

        刘琦说的是真心话,这世界上本就不存在百分之百的安全,他只是根据形势分析,认为大概率不会遭到西凉军和袁氏的攻击。

        但万事无绝对,特别对手是那些汉末枭雄,一个比一个诡计多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剑走偏锋,出什么狠计。

        刘瑁今日酒确实喝多了,此刻他眼中的刘琦已经出现了重影,怕是已经濒临于醉倒的边缘。

        “贤弟,汝、汝可成婚否?”

        刘琦摇了摇头。

        “婚没成,不过外宅目下倒是有一个。”

        一说到这,刘琦的脑海中飘过了蔡觅那娇媚的面庞和如水蛇般的柔滑腰肢,还有那酥香之体,不由陷入了回味中。

        刘瑁深吸口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贤弟,此番上雒,为兄发誓,汝若有不测……”

        刘琦脸上的肌肉略微有些抽动。

        这醉鬼会不会说人话?

        “汝若有不测身亡……汝之外宅,自有为兄替汝安顿妥当,保管她饿有饭食,寒有衣穿!”

        一句话说完,两人之间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中。

        其他人都在观看擂台上的角力,高声呼喝叫好,却是没发现刘琦和刘瑁之间,那逐渐凝固的空气和略显诡异的气氛。

        看着刘琦一张脸变的阙青,刘瑁奇道:“为兄可是说错话了?”

        刘琦咧了一下嘴,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多谢大兄这般厚意,小弟感激不尽,大兄醉了,还是赶紧回秭归歇息吧,吾去找人套车。”

        说罢,刘琦不再问他的意见,欲直接起身。

        却见刘瑁突然死死的拉住他,不让他动。

        “贤弟,汝还未向为兄做出承诺!”

        刘琦冷笑地看着他。

        儒家社会救了你的命啊,若不是因为你我同为宗室,又身在礼仪之邦,就凭你刚才咒我死,我就揍你一百个来回了。

        “吾有什么要许诺的?”刘琦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刘瑁打了个酒嗝,低声道:“吾适才言,此番上雒,汝若死了,汝之外宅吾替汝照顾,可汝还未向为兄许诺……若吾不幸战死,贤弟当如何?”

        你爱死不死。

        “兄长莫闹,赶紧回去睡觉……来人啊!族叔醉了,速去套车,安排族叔回秭归安歇。”

        那些一直观看擂台上角力表演的人,这才看向刘琦和刘瑁这边。

        东州士吴懿从自己的坐位起身,来到刘瑁身边扶他:“三公子,您醉了?可是有何不适?”

        “走开!”刘瑁酒虫上头,一把推开吴懿,彻底地耍开了酒疯。

        他死死的抓住刘琦,就是不撤手。

        “快!快……许诺于某!”

        刘琦一脸无奈地道:“族叔,汝让吾许什么呀?”

        “就像吾适才许汝那般!汝发誓!”

        刘琦被这醉鬼弄的无奈,且当着两军将校,也不好出手揍他。

        最终,他只能低声哄刘瑁:“好、好!我答应你,汝如有不测,汝妻子吾养之,汝勿虑也。”

        这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传到了正欲搀扶刘瑁的吴懿耳中。

        吴懿顿时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来回打量着刘琦和刘瑁?

        这两个汉室宗亲,适才背着吾……用吾妹作何交易?

        刘瑁不耍了,他直勾勾地看着刘琦:“此言当真?”

        刘琦哄他道:“当真。”

        “汝当真养之?”

        “吾养。”

        “养谁……”

        “养汝妻,吾婶娘!行了吧?”刘琦气的直咬牙。

        “啪!”刘瑁的脑袋一垂,斜趴在了桌案上,彻底的醉晕了过去。

        “来人!来人!公子醉倒了,快扶三公子去歇息!”吴懿急忙转头高呼。

        然后,便见他转头看向刘琦,眼眸中都是惊疑不定。

        此二人,到底密谋了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