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荆州士卒中的勇者

第七十二章 荆州士卒中的勇者

        刘琦这话在贾龙的耳朵里,怎么听怎么都有些别扭。

        好小子,不想刘景升自命为当世雅士,其子却这般皮厚。

        这就开始挖上了?

        当然贾龙有点把刘琦想的太简单了。

        刘琦的本心不是想挖人,至少不是现在就就开始挖。

        张任本就是蜀郡人,益州对他而言便是家,而且看他的样子,似还颇为憧憬于贾龙。

        只给刘琦这么点时间,他没法挖,也挖不走。

        他这么做说话,不过是想给张任争个机会而已。

        他相信,今日的事情一过,他在张任心中,差不多就会成为恩人层面的存在了。

        受儒家思想影响,这个时代的人对于恩情的看重还是相当看重的,所谓孝为亲报恩,忠为报君恩,儒家所推崇的忠义之思,在追本溯源上,都是以恩情为基础。

        刘琦已经打定了主意,他的这份推举之恩,张任今天必须要受。

        贾龙略作思索后,方才看向张任。

        “张任,稍后汝再上台与荆楚豪杰比试一场,若还能得胜,便卓汝做吾之护卫,随身听用。”

        贾龙也不是不识货的人,张任有这般好身手,他自然是要提携的。

        毕竟这年头,壮士难得。

        不过适才张任连胜五阵,若是贾龙当真荆州军诸将的面直接提携于他,未免太折荆州军的面子。

        贾龙本打算待大飨结束,再私下里对张任别做理会。

        不过刘琦既然不介意,当众说出这般话来,贾龙自然不能再私下对张任进行提携。

        但若是直接提携,未免和他适才的话前后矛盾,且好似弄的他是冲着刘琦的话才提携张任的,未免跌了贾龙的份。

        于是,他便许诺再次给张任一个机会,若赢了,方得重用。

        这也算是不让刘琦在三军面前唱独角戏,尽捞人心。

        但终归还是慢了一步。

        张任大喜过望,急忙拜道:“卑职多谢贾将军提携!”

        说到这,张任犹豫了一下,又对刘琦道:“亦多谢公子。”

        刘琦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道:“如此英武之士,可惜贾将军竟似不肯相让?”

        贾龙哈哈大笑,开玩笑道:“刘公子倒是打的好算筹,可惜贾某人也不糊涂,英武之士某益州军自当留用,便不劳刘公子替吾操心了。”

        ……

        少时,却见黄忠和文聘一同大步流星的走来。

        刘琦适才让文聘去在军中召集勇士,没曾想他却把黄忠带了回来。

        黄忠今夜不曾饮酒,适才在众人举爵畅饮之际,他亲自去周边视察了几圈。

        虽然秭归是荆州地界,周边必不会有敌人来偷袭,但大飨时夜巡对黄忠而言是一种习惯,并不分在什么地方。

        适才文聘让手下的屯长和曲长去各部传令,召勇武士卒参加角力,正好被巡营完毕的黄忠回来碰见。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黄忠便拽住文聘,告诉他不必去征召了,他麾下有一人正可推荐于少君。

        前一段时间,黄忠和文聘领刘表之命,招募了新兵共计五千,黄忠和文聘将这五千人分为两营,由二人各自操练统管。

        而在黄忠所统管的新军中,有一个从南阳郡义阳投军的勇武青年,为黄忠所看重。

        正好今日刘琦要召人比试,黄忠就决定顺水推舟,把这青年推荐给刘琦。

        ……

        待听明情况后,刘琦虽然黄忠引人来。

        不多时,便见黄忠引着那青年来到了刘琦面前。

        “闻少君欲在卒中择选善角力者,黄某特举荐此人。”

        黄忠举荐的人,刘琦肯定不会觉得有问题。

        论及武技搏击,整个南郡目下尚还找不出能够足可在正面击败黄忠之人,其本人的眼光自然是准。

        刘琦转头看向了那名少年,看他的样子,好像和刘琦差不多大,身材非常魁梧,脸上续着短胡茬,面庞虽略显青涩稚嫩,却棱角分明。

        “你叫什么名字?”刘琦微笑着看他。

        那少年拱手,字正圆腔道:“魏延拜见公子。”

        刘琦的双眸中略微有些发亮。

        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可以一个接一个的看到这些历史有名之人。

        “魏延,汝是何方人士?”

        “小人乃是南阳郡义阳人,原打算是打算在服役之期在南阳郡投郡兵以报效朝廷,然孙破虏驱兵至南郡,害死了张府君,小人虽为一勇之夫,却也知大义,张府君在任时曾厚待各乡诸民,而袁术入了南阳郡后,为筹募北方粮秣却横征暴敛,无故将算赋涨至于三算,甚不道义,故小人未在南阳郡投军,居家随流民南下至南郡投军报效。”

        袁术这个人虽然有些雄才,但却不懂体恤百姓,其至南阳郡后,为了快速武装兵马,筹备粮秣,便立时增长了算赋,并强争粮秣,使得以穰县和安众为中心的很多乡民在不堪重负,没有路引的情况下,也南下流入南郡,以求安生。

        当然,没有路引便强行迁移,这是又悖汉律的,很多人被官署派出的人拦了下来,但也有少部分人成功脱逃,顺利南下。

        魏延便是其中之一。

        刘琦闻言笑了,这魏延年纪轻轻的,倒是挺会说话的。

        袁术增长算赋,虽然下手狠,但恐怕也未必是魏延来南郡的真正目地。

        听他说话的口气,应是受过一定的教育,应是家道中落或是族中旁支的那种不得志类型,想要靠赚军功出人头地。

        问题是袁氏树大根深,四世三公,特别是袁术此刻所在的南阳郡还临近他的家乡汝南,只怕袁术目下在南阳郡称雄,仅是从汝南来投奔于他的宗族老乡,便数不胜数了。

        魏延若是投奔在他麾下,能够上升的空间定然是非常有限。

        反观刘氏眼下势力较薄弱,且在南阳郡与当地宗族势力趋于平衡,以魏延的想法,或许往南郡投军,出路能够大些……

        算了,不论怎么样,这样的大将之才来自己麾下,便是好事,需要好好培养。

        刘琦对魏延道:“魏延,黄司马既肯举荐于汝,就说明汝有真才实学,一会汝去与益州军的张任比试,务必取胜……回头某升汝为队率,日后再卓功提拔。”

        魏延闻言不由大喜过望:“魏延定不辜负公子厚望!”

        刘琦笑道:“大胆的去战吧,不必过于拘谨,赢了我升你军职,输了我也一样不会亏待你。”

        魏延闻言有些懵。

        早就听闻刘公子代父入荆州,做了不少大事,如今一见,确是大不寻常。

        赢了升职,输了也升职……

        这话听着挺很大度,实则却是在激将。

        就凭这一句话,魏延今日便是死在擂台上,也不能输给了张任。

        便见他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走向那木制擂台。

        贾龙见魏延上台,随问道:“刘公子欲以此人角力?”

        刘琦返回桌案前,重新坐下,笑道:“不错,胜败便在此一战,张队率尽管放手为之!大可不必留手。”

        张任眯起眼睛,看了看台上年轻的魏延,面上露出几分不屑之情。

        他跃跃欲试的望向了贾龙。

        “去吧。”贾龙缓缓。

        张任放下心中的包袱,转身奔上擂台,在魏延面前站定。

        两方军士围在木台边,高声喧叫欢呼,为己方之人呐喊助威。

        张任向着魏延拱了拱手,道:“在下蜀郡张任,现为吴司马军下队率,敢问阁下尊姓?”

        魏延随意的一回礼:“在下魏延,黄司马麾下长戟卒尔。”

        “长戟……卒?”

        张任闻言不由皱了皱眉,怎么连个伍长都不是?

        却见魏延对张任道:“闻阁下适才已是接连角战五场,可需休息否?”

        张任哈哈大笑,哪里蹦出来的小子,居然这般大的口气,还要让吾休息?

        且看吾三招便驱汝于台下!

        “不必休息,阁下有何能耐,大可使出来无妨!且让张某看看阁下之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