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在线阅读 - 第11章 遇事不决……讹队长

第11章 遇事不决……讹队长

        最近老队长有些犯愁,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可没想到临老临老看走了眼。本以为捡了个年轻力壮的劳力,没想到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货。

        度过了最开始的适应期后何平作为一个在国企工作十年的驰名大混子的秉性充分暴露了,每天一上工不是头疼就是屁|股疼,干五分钟歇五分钟,没事就拉着旁边人说话唠嗑,就跟上学时候坐在班级后排的差等生一样。

        老队长对他是越来越看不上眼了,队里的闲话也是越来越多,反正说啥的都有,没什么好话。

        何平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要说劳动,他是真比不过这个年代的农村人,指望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养活自己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情,人生已经比如艰难了,何必如此为难自己呢。

        再说,还有个小柱儿需要养呢,就是把他累死也达不到他心里想的那种生活标准啊!

        何平唯一让老队长安慰的就是对小柱儿非常好。

        老队长也有些后悔自己的草率,没有详细了解何平的脾气秉性就擅自做主把他留在韩屯。

        现如今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想甩都甩不掉。

        只能认了。

        这小瘪犊子仿佛就认准了自己家,没事就过来蹭顿饭,临走还说什么小柱儿还在家饿着呢,顺手拿点东西走。

        连吃带拿,he~tui。

        老队长最近没少被老伴埋怨。

        能咋办嘛,这小子虽说不要脸,但场面话说得好啊,弄得老队长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七十年代的农村还是纯朴,哪里见过薅惯了社会主义羊毛的二十一世纪大混子啊。

        根本无力招架。

        这一到晚饭点,老队长都行快形成条件反射了,提心吊胆的,生怕院门口响起何平的声音来。

        这天刚做好晚饭,老队长坐在炕上刚点上烟袋锅,就听见院门口传来声音。

        “队长搁家没?”

        老队长心里一哆嗦,拿着烟袋锅的手微微颤抖。

        这他娘的,薅羊毛也不能可着一只羊薅啊!

        老队长出离愤怒了!太欺负人了!

        烟袋锅往炕沿上一磕,趿拉上鞋,气势汹汹的迎上来。

        看着迎面气势汹汹走过来的老队长,何平心里纳闷,老队长咋一见我情绪这么亢奋呢?难道是知道我要准备自主创业了?

        老队长正准备和何平来个一决生死,迎面何平的话让老队长闪了腰。

        “孵小鸡?孵啥小鸡?”

        “这几天队长你的批评我好好反思了一下,可以说是彻夜难眠,辗转反侧。经过我几天的认真反省,我决定自力更生,坚决不给队里和队长你添麻烦。”

        何平一脸的慷慨激昂给老队长也整懵了,这小瘪犊子闹得是哪一出?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老队长打死也不信何平他能有这个觉悟。

        “嗨,我这身子骨你也是知道的,干活比不过大家只能在农副产品上想点辙了。”

        老队长思忖片刻,倒也是个办法。

        “这不想请您老帮帮忙,弄点鲜鸡蛋,就当是我赊的,过段时间我连本带利还。”

        在这等我呢!合着你小子是打算空手套白狼啊!

        “你想的倒是挺美,不行。”老队长拒绝的斩钉截铁。

        “别啊,队长,您老可不能寒了我这四有青年的一颗上进的心啊!”

        “就你小子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德行,那鸡蛋倒你手里没等孵出来就得变成煮鸡蛋。”

        “这老头儿,怎地凭空污人清白呢,什么叫变成煮鸡蛋,我这叫创业。”

        “你可拉倒吧,就你还创业……”

        何平好话赖话都说尽了,老队长把何平一顿埋汰,口风咬的死死的,就是不松口。

        家里的粮食撑不了两天了,何平只能使出杀手锏,抱住老队长的大腿,大鼻涕一擤,就让裤子上抹啊。

        “小柱儿啊,都怪爸没本事,连一顿饱饭都没让你吃上,我可怜的娃啊,都怪爸没本事啊,看来咱爷俩只能饿着等死啦……”

        “嗳,干啥呢,别来这套嗷,撒泼打滚在我这没用。”

        何平见老队长还不松口,哭的更大声了。

        “这见天儿的给队里干活,连顿饱饭都不给吃啊,饿死人啦!”

        老队长见何平喊得更大声了,生怕把邻居给惊动了。队长是个体面人,丢不起这个人,看这架势,今天要是不借他,这事儿恐怕是不能善了了,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啊,只能无奈妥协。

        ”行行行,借你10个活鸡蛋。”

        “100个。”何平立马不哭了,开始讲起条件。

        “你想的美。”

        “柱儿,明儿咱爷俩就抱着跳水库吧,生产队饿死人啦,队长不管事儿啊!”

        “30个。”

        “80个。”

        老队长看出来了,何平这是漫天要价,为了赶快平息这件事,他只能就地还钱。

        “35个。”

        “70个。”

        “35个”

        “嗳,你咋不涨了?”糟老头子坏滴很。

        “就35个,爱要不要。”老队长不耐烦的说道。

        “一口价,50个。”何平见势不妙,还是落袋为安。

        “成交。”艹,要少了,砍过价的人都懂这种感觉。

        算了算了,既然说好了,也不好反悔,今天闹着一出也是逼急了,实在没办法,见好就收吧。

        何平跟着老队长进了家门,一家人对他横眉冷对,刚才何平在外面闹的时候大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真不要脸,he~tui。”

        何平心虚的朝大家露出讪笑,换来几双白眼。

        这个时候鸡蛋在农村可是硬通货,可以直接换钱的那种。上别人家串门,拎着那么一筐鸡蛋,说出去倍儿有面儿,更何况是能孵出小鸡的活鸡蛋。一般的农村家庭一下子可拿不出来,队长老伴去隔壁几家借了不少,多亏了平日老队长在家里的一言九鼎啊。

        何平自知理亏,拍着胸脯保证道:“老队长你放心,不出俩月,这鸡蛋我连本带利还你。”

        老队长耷拉着脸,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得得得,孵你的蛋去。”

        何平还想吹几句,见大家同仇敌忾的样子,也不敢再说啥。

        赶紧回家发展我的养殖大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