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在线阅读 - 第75章 乔迁之喜

第75章 乔迁之喜

        当天晚上,卫国叔带着秋芬婶子和她家大儿子韩兆信来到了何平家特意表示感谢。

        “秋芬婶子,真不用客气。养鸡场是咱们韩屯自己的买卖,肯定是要照顾自己人的,何况你家确实不容易,都是老队长提的。”

        秋分婶子是个明事理的人,老队长是说话了不假,但养鸡场真正主事的是何平,没有他的同意也不行。

        “何平,多的话就不说了,我家老大就交给你了,你就随便使唤。”

        “婶子,你太客气了,兆信是在养鸡场干活,也不是卖身,没那些讲究。”

        秋分婶子在何平家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临走前卫国叔拍了拍何平的胳膊,没说话。

        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不善言辞,但都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的几天何平又去了营城梁跃进那边一趟,梁跃进已经把印刷厂食堂的鸡蛋采购弄到手里,照市面价走,何平给他的批发价跟给供销社是一个价,都是六毛钱一斤,相当于他每斤鸡蛋净挣两毛钱,光一个印刷厂的工人食堂采购鸡蛋至少就让梁跃进每月收入40块钱,而印刷厂方面也省去了一部分票证,两全其美。

        梁跃进听从何平的建议,也把目光转向了营城大大小小的副食商店和供销社,作为地区城市营城的鸡蛋消费能力要远超平县,何平给梁跃进的批发价是一斤五毛五分钱一斤,毕竟还需要梁跃进在中间牵线,他这个二道贩子可少不了。

        这年头不像后世,无论是交通还是通讯都不发达,何平可没工夫整天介的跑营城这边,这每斤五分钱就当是给梁跃进的辛苦费了。反正何平跟梁跃进说好了,以后鸡蛋就不给他送了,让梁跃进自己组织人来平县取,何平负责出交通工具——驴车。

        搞定了营城方面,何平转回身跟韩兆军一起跑平县各公社的供销社、副食商店。花了一个星期,就给养鸡场现有的鸡蛋产量找到了渠道,以后何平他们就负责按时给供销社、副食商店送货就可以了,等什么时候养鸡场的鸡蛋产量再次提升,或者等鸡产蛋期过去出肉鸡的时候再去拓展渠道就可以了。

        养鸡场招聘的几个小伙子也干得挺不错,除了头两天闹了点迷路、算错账的笑话之外,小伙子们渐渐的摸出了做生意的门道,毕竟都是年轻人,一点就通。

        他们到县城和各个公社散卖的销售量,基本稳定在每天50~80斤左右。

        最近养鸡场的鸡蛋产量一直在稳步提升中,基本所有母鸡都开始产蛋了,有些母鸡提前进入了产蛋的高峰期,最高的一天养鸡场产蛋二百四十多斤。

        现如今鸡蛋在人们的生活中的地位跟肉相等,都是比较奢侈的食物。养鸡场的鸡蛋供着营城、平县两地这么多的十多个供销社、副食商店,这供需才刚刚维持平衡。

        养鸡场的鸡蛋找到了出路,何平的工作也闲了下来,接下来他的工作重心就是孵蛋了,另外小说也得再写几篇了,《科幻世界》的责编来信催了好几遍了,就差寄刀片了,得亏这年头快递还不发达。

        闲下来后,何平又开始去参加读书会,他还真有点喜欢上了这种与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畅谈的感觉。

        这一天是星期天,何平和小柱儿起了个大早,父子俩拎着笤帚、抹布来到了新房子大扫除。

        半个月了,房子和家具都晾的差不多了,今天父子俩准备搬家了。

        说是大扫除,只是象征性的扫一扫、抹一抹,新装修的房子,搬家具那天已经清理过一遍了,一直也没进人,只有一些浮灰,扫扫就干净了。

        清扫完毕,何平开始往新家里搬东西。

        何平家跟他刚落户的时候差不多,除了自己和大儿子的两床被褥、锅碗瓢盆、米缸,再没啥了。

        其余的日用必备品,新家里面都提前置办齐了,何平的稿费也花了个干干净净。

        家里的院墙还没有盖,水井也没有打,盖房子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件费钱的事情,以后有钱再接着盖吧。

        上午没到九点的时候,家里断断续续开始来人了,一开始都是队里人过来道声喜,然后的公社的张国强,没过多长时间,读书会的朋友们也过来了,都没空着手,乔迁之喜肯定得拎点东西来。

        “你看看你们,来就来呗,整这么客气干啥。”

        何平眉开眼笑的把众人的礼物都收下,招呼众人坐下。

        刘爱霞心里吐槽,你和毛春华还真是绝配。

        房子盖好之后,读书会的朋友们还是第一次来。他们那天来帮忙的时候可没想过房子会盖的这么好,一个个比队里人当初看的时候好不了多少。

        “这还弄了个土沙发?有意思,哈哈!”刘爱霞在沙发上一上一下的弹坐着,何平真怕这沙发经不住生活的磨难。

        李峰从书房里出来,“何平,你家的书桌打的不错,回头我也按着你这样子打一个。”

        毛春华坐在主卧的炕上,眼睛看着窗户,有点出神,她在幻想以后自己嫁进来的时候跟何平睡在一铺炕上的场景。

        嘻嘻!

        忍不住笑出了声,毛春华小心的扫了扫周围,幸好没人注意到自己。

        此时何平已经没空管过来道喜的队里人和读书会的朋友们了,他正和韩兆国夫妇准备今天中午的席面呢。

        之前上梁的时候,何平家没有请吃席,今天乔迁新居必须得热热闹闹的办一回。

        为此何平还跟老队长借了五十块钱,说好了这月借下月还,到时候不还就拿喜儿……呸,养鸡场的份子抵债。

        个糟老头子,抠的很。

        借点钱就想黑我的份子,得赶紧写点小说挣稿费把这窟窿给堵上。

        这盖了一回房子从韩屯首富变成了韩屯首负,何平真是痛并快乐着。

        “来来来,大伙都注意,硬菜来啦,都让让。”

        何平端着一大锅热气腾腾的老母鸡炖蘑菇挨桌给盛菜,桌子是跟邻居们借的,今天借来应急。

        过了一会儿,五桌席面全部置办完,何平站在主桌前,摘下围裙举起酒杯,“来,感谢大家今天能够光临寒舍,我敬大家一杯,祝愿各位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干杯!”

        众人起身回敬,异口同声:“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