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在线阅读 - 第19章 畅快日子

第19章 畅快日子

        天幕暗沉,繁星点点,这是后世难得看到的。

        何平跟老队长在外面唠着这一年来的家长里短,仓库里面的分红也进入了尾声,社员们的精神头比刚开始的时候差多了,从声音上就听得出来,维持这么长时间的高昂情绪,换谁都得累。

        但架不住大家高兴啊,即便是嗓子喊哑了、冒了一身的汗,脸上笑容也遮不住。

        韩屯的社员们就跟做梦一样,谁能想到养鸡场能给能给每家分红分一千多块钱。放在两年前想都不敢想,城里工人干部一年才挣多少钱啊!

        有的社员领钱盖手戳的时候哈气哈的缺了氧,有的社员把拿到手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惹来周围人的哄笑,不过谁也没有在意,就是个高兴。

        整个仓库内外充斥着欢声笑语,这是韩屯人从来没有过的畅快日子。

        正在社员们分钱的时候,夜幕中缓缓驶来一辆驴车。

        站在屋外的人们立刻提高了警惕,屋里可是好几十万块钱呢。

        “老韩,老韩在不?”

        正在唠嗑的老队长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扬声问道:“你咋过来了?”

        来人把驴车赶到院门口,“能不过来吗,钱还没送到位呢,这老些钱在我那过夜,你放心我也不放心啊!”

        原来来的是丁屯大队长丁爱国,他带着人过来给韩屯送今年丁屯养鸡场的分红钱。

        老队长瞅瞅丁爱国身后跟着的三四个壮小伙和会计,“我说你至于嘛,明天送来也一样。”

        “咋不至于,你们韩屯的钱万一要是出了岔头,你老小子还不找我拼命啊。”丁爱国说道。

        老队长呵呵笑了两声,今时不同往日,有了韩屯养鸡场的珠玉在前,老队长对丁屯养鸡场的那份分红看得非常淡。

        “仨瓜俩枣的,拼啥命,丢了就丢了。”

        面对老对手多年养成的习惯,让老队长顺口就说出了凡言凡语,其实这并非老队长的本意,只是一种本能反应。

        本来高高兴兴来送钱的丁爱国一听老队长不当人的话就想出言反击,然而这时仓库内传来了会计叔嘶哑高亢的声音:“刘家铭家,1087块6毛2分。”

        丁爱国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什么玩意儿?”

        他身后的小伙子们也纷纷议论。

        “咱没听岔吧?一千多块?”

        “真的假的?分红吗?”

        丁爱国也没心思跟老队长吵架,走到仓库门口往里挤。

        “赶紧领钱,后面还有人呢,别磨磨蹭蹭的。”仓库里传来会计叔的催促声,丁爱国眼看着刘家铭哈了一口长气把手戳狠狠的盖在账上,接过一厚沓子的大团结和一些零散钱,高高兴兴的钻回人群里。

        然后又一个社员们上来,盖完手戳,又一沓大团结被取走。

        丁爱国的眼珠子瞬间就红了,他奶奶的,抢钱也没这么快啊。

        他来的时候还在啊因为丁屯养鸡场分的那几十块钱而沾沾自喜,现在一看韩屯家家都分了一千多块,心里像九只猫在挠一样,闹心死了。

        身后跟着来的小伙子们还在往前挤。

        “给我看看,分多钱啊?真一千多啊?”

        “好家伙,那么一厚摞子大团结啊!”

        身后传来的声音越发刺耳,丁爱国一转身推搡道:“看啥看,有啥好看的。走走走,都回去。”

        被韩屯的分红大会刺|激到的丁爱国把自己带来的小伙子们推上车,让会计赶紧交接。

        花了十多分钟两个堡子的会计做好了交接,丁爱国急不可耐的扬起了皮鞭,一鞭子抽在小毛驴的身上,急火火的离开了韩屯。

        老队长叼着烟袋杆,乐呵呵的看着老对手的驴车一点点远去。

        何平用肩膀撞了一下老队长,“这回有面子吧?”

        老队长继续笑着,声音里就传达出四个大字——扬眉吐气。

        时间越来越晚,会计叔的声音越来越哑。

        等到最后一家领完钱,韩屯今年的分红大会还差最后一件事——养鸡场评选劳动模范。

        和去年不同,今年养鸡场的劳动模范评选是由所有社员们投票决定的。

        “下面我宣布韩卫国、魏秋芬、马冬梅……等五人获得被社员们一致评选为今年的劳动模范。来,都上来。咱们废话不多说,直接上钱。”

        何平把五人叫上台来,大家看着上面的人早已没了去年的嫉妒,每家都分了一千多块钱,社员们的眼界也开阔了不少。

        简单的表彰仪式之后今年的分红大会终于宣告结束,队里现金员去跟老队长说了一声,老队长进屋:“行了,钱也分完了,天也晚了,都早点回去。明天一早上公社存钱去,各家都去,别想着在自己家里放着,省的遭了贼,今年咱们韩屯算是出了名了。”

        社员们齐声答应,说说笑笑的往外走,每个人怀里都揣着一、两沓嘎嘎新的大团结,走路都带着风。

        出了屋,等在屋外的家人们汇齐在一起,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走回家。

        老队长站在院门口挨家的叮嘱:“把钱都揣紧了,回家收好,明天早上大伙一起上公社存钱去。”

        送走了最后一户人家,韩兆军一家人还在等着何平,毕竟这哥俩分的都是五位数的红,加起来快十万块,谁敢放心一个人走夜路。

        老队长对何平说:“你们也赶紧回家歇着吧。”

        “等会,有件事跟你说一下。”何平叫住老队长。

        “啥事啊?”

        “咱们明年的分红肯定只多不少,到时候我想不如就直接把分红都存到社员们的户头里吧,一来省了来回折腾的事,二来也比较安全。”

        老队长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么弄好倒是挺好,既安全又省事,可就是……”

        何平明白老队长的意思,把钱存到存着里给社员们,跟把成捆成捆的现金递到社员们的手里,无论是发钱的人还是收钱的人,观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何平今天是发存折,跟队里的社员们说队里留钱的事,肯定会有反对的声音,可能不见得多,但一定会有。

        这就是现金的魅力。

        “还是现金好点,不行咱们多去点人,一年就这一回不怕麻烦。”老队长犹豫道。

        在这一点上何平这个后世人跟现在人的观念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他甩出了备选方案,“那这样吧,咱们明年取钱的时候让信用社也出人,跟着咱们来韩屯,到时候分完钱当场存进存折,咱们再跟着信用社的人把钱送回去。”

        “这不脱裤子放屁嘛,再说了人信用社能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