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3章

第3章

        男人的手摸索到连诀腰间,指尖刚触碰到冰冷的金属扣,胸口倏地一痛,被连诀不留情面地一脚踢开。

        男人跌在地毯上,用力地咳嗽了两声,声音却蓦地被憋回了胸腔里,他噙着水光的眸子微微睁大,诧异地看着面前的人。

        连诀身形高大,背后落地窗洒进的浅白月光从他宽阔的肩膀上方漏出些许,深邃的五官半掩在阴影中,俯视着脚边的人,表情微冷。

        先前只是见这人不舒服,看人倒在眼前还不出手相助非君子所为,便索性搭了把手。哪料到这人不识好歹,玩这出下三滥的把戏。连诀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些年,见过的招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早听闻这次海外招标会参与竞标的公司手段不入流,却没想到是这种方式。

        他连诀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善茬。

        他脚踩在男人起伏的胸膛上,漠然地看着脚边人逐渐褪去血色而变得苍白的脸,沾着雨水的鞋底弄脏了男人的衬衫。

        “谁让你来的。”

        男人凌乱的黑发微微遮眼,柳叶儿般长而轻扬的眼尾晕染出艳红,目光像是呆住了,呼吸紧着,嗓音发涩:“没有,人……”

        连诀的鞋尖慢慢移上去,抬起他削瘦白皙的下巴,凌厉的眼神像带着刃,狠狠剐在男人的脸上。

        “那就是想要钱?”

        若是要钱,倒也好说。

        连诀并非圣人,对床上这档子事一向看得开,成年人之间要么讲究个你情我愿,要么就是明码标价。

        连诀的视线从男人湿润的眼睛上移下来,落在他薄而透明的衬衫下近乎赤裸的胸膛上,有浅浅的颜色从湿透的布料中晕出来。

        这副模样倒确实勾人。

        连诀不介意给他开个高点的价格。

        男人拧紧眉头,被迫扬起下巴,细长的雾眸里映着床头暖色的光,下意识抓着他的裤脚,表情仍是僵着:“不,不用钱……”

        连诀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嗤一声,心道,果真不识好歹。

        “我不管你是谁叫来的。”连诀抬脚,皮鞋尖沿着男人的侧脸缓慢地划上去,“回去告诉他,想争取就大大方方来拿,再搞这种下三滥的把戏。”

        他用鞋尖在男人耳根处点了点,力道不重,却让男人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压迫与警示的意味。

        “否则,也别怪我陪他玩。”

        脸颊一侧稍凉的触感离去,逼仄的压迫感也渐渐从周身褪去,男人闭了闭眼睛,扬起修长的脖颈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连诀收回腿,看到自己皱起的裤脚时略一蹙眉,转身离去。

        手刚触碰到门把手,听到身后窸窣的响动。

        不等他按下门把,一个热腾腾的身体倏然贴上他的后背,那人细瘦的胳膊紧紧环住连诀的腰,手从他大衣缝隙中摸进去,触碰上他温暖的胸膛。

        “先生……没有,没人叫我过来……”

        男人踮着脚,才能勉强将滚烫的脸颊贴上连诀微凉的脖颈,他炙热的呼吸伴着浓郁的酒气喷洒在连诀的后颈上,喘息声里混着喑哑的哀求:“我不要钱,没别的企图,就要一点点你的味道,一点点就够了……求你……”

        他的手隔着连诀的衬衫胡乱摸索了一会儿,找到衬衫的扣缝将手探进去,微凉的指尖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撩拨着,凭借本能释放出更为浓郁的信息素来引诱面前冷漠的alpha。

        alpha却不为所动。

        连诀按住他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微侧过头,眼尾余光冷觑着身后的人。

        “松手。”

        身后人的吻却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贴上来。

        男人颤抖着触碰上连诀微凉的薄唇,喉咙间漏出一声未能抑制住的喟叹,舌尖便迫切地像对方唇缝中探。

        清冽微甜的酒香随着他的软舌渡过来,在两人口腔间四溢,男人看似虚弱无力,唇舌却没有半点缠绵与柔情,直勾勾地凑上来挑弄连诀的舌,而另一只手也趁机挣脱连诀手中桎梏,向着连诀身下滑去。

        他乱无章法的吻技与好字搭不上半点边,甚至让人担心他下一秒会因为换气不及时而窒息,隔着布料胡乱搓揉的手也毫无技术可言。但这样生涩又直白的引诱,倒让连诀从中品出几分特别的情趣。

        逐渐攀升的除去体温,还有连诀体内很快被唤醒的本能。

        他眸色黯了黯,抓住男人的手臂,反身将人甩在门板上,接着倾身抵上。

        肩膀与木质门板间磕碰出一声闷响,男人脸上痛苦的神色还未完全表露出来,下巴便被人捏起。

        连诀的手指在他下巴上掐出泛白的指痕,逼迫他仰头看着自己,沉下的声音里透着轻蔑。

        “你现在的样子,真像一条发-情的母狗。”

        男人浓密的眼睫轻轻颤了颤,他闭上眼睛,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对alpha的言语侮辱置若罔闻,抬手抚上对方冰冷的侧脸,踮起脚尖急匆匆地将唇再度送上去。

        两人的呼吸在方寸间愈发灼热,不得不承认,男人身上的酒气确实给了这场突发的性-事增添了几分乐趣。

        连诀的掌心带着灼热的温度,扣在男人光洁的后颈上,力道坚固而难以挣脱,他的吻从被动变得强势,长舌侵入对方的口腔粗鲁地搅动着。

        男人被他亲得发颤,连诀的膝盖顺势抵进对方发软的双-腿间,被唤醒的身体在男人身上一下一下地撞着。

        男人几乎招架不住他这样的弄法,呼吸粗而沉重,双手无处可摆,只傻呆呆地攀住他的手臂。

        连诀箍着他的后颈揉捏,掌心无意触碰到他后颈肉上有一小块凸起,想也没想下意识勾起指腹在那处摩挲了一下。

        怀里的男人却像是被吓了一跳,猛然打了一个激灵,慌忙拉开他的手。

        连诀没注意,只当他是后颈那儿有什么特别的毛病,不肯被人碰,便也不去碰了。

        这人确实不太懂得在接吻中换气。

        连诀放开他,却在无奈中生出几分疑惑来,他将大口喘息的男人半环在怀里,心不在焉地亲吻着男人耳尖上的红痣。

        这人难不成是真的只是喝醉了?

        男人的耳朵敏感得轻颤,偏头躲开他湿热的鼻息。

        连诀脱下大衣,拦腰将人抱起。

        男人双臂环着他的脖子,软绵绵地贴在他怀里,脸埋进他肩窝用力地嗅着他脖颈间淡淡的木质香气。

        片刻后,茫然地抬起头。

        “……你是beta?”

        连诀脚步一顿,眼中浮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情绪,低下头冷声警告他:“不要玩这种无聊的splay。”

        男人眼中闪过一瞬迷茫,有些怔神。

        连诀托着人几步走到床边,将男人扔在床上,他扯下脖子上的领带随手丢在地上,俯身压上来。

        “我不想操一只开飞机的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