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等连诀在那边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再回国时已是一个月后了。

        从机场出来,提前过来等候的林琛走上来接过连诀手中的行李,替他打开车门,问:“连总,直接回家吗?”

        连诀“嗯”了一声,上车后就没再说话。

        他刚经历了一个多月的高强度工作,时差还没倒过来,此刻短暂地松懈下精神,靠在椅背中阖眼休息。

        林琛见他神色疲惫,便让司机将车内温度调高,不再作声了。

        正值上班早高峰,道路从进入市区就堵了起来,缓慢挪动的车流间不时响起短促而刺耳的车鸣。

        连诀微微皱了皱眉,睁开眼,眉宇间流露出些许反感的情绪。

        林琛只好解释:“堵车了,连总。”

        连诀点了点头,视线轻而没有目的地落入窗外,继续沉默。

        大概过了两分钟,在车往前挪了几乎不能称作前近的很小一段距离后,连诀突然说:“停一下。”

        林琛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路边是一排没有完全开始经营的门店,他心怀疑惑地跟随连诀下了车。

        不到九点,一些店铺刚开门营业。

        店主正在柜台后面整理东西,身子被收银柜挡了大半,听到门口有人进门,也没赶紧起来迎客,只扬声喊了一句:“欢迎光临,先自己看看啊,有什么喜欢的叫我。”

        连诀很少进入宠物店,他对宠物的概念仅仅存在于余曼喂养的那条亲人的博美犬。

        只是刚在车里远远看到这间店,莫名想起了沈庭未之前回复他那声很绵很软的“嗯”。连诀无端解读成沈庭未喜欢得不得了的样子,于是鬼使神差地走了进来。

        林琛跟着进来,眼里流露出几分怪异的神色:“……连总这是?”

        连诀正站在一个足有三层的玻璃展柜旁,仿佛视察工作般的,神色严肃地将展柜内或在玩耍或在酣睡的猫咪审视一遍,随后拿出手机,找出一张图片,给林琛看:“这是什么猫?”

        林琛和连诀一样,对猫一窍不通,但由于照片上的猫咪实在长相太过普通,平凡到街上随处可见,因此并不太难辨认。他实话实话:“好像是田园猫。”

        “田园猫?”

        “是的,连总,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土猫。”林琛说,“在宠物店里应该是买不到的。”

        连诀点了头,将目光放回展柜,但显然若有所思。

        林琛认为连诀不是会喜欢宠物的人,而小孩子对宠物的热情度往往比较高,便猜测是康童想要,于是推荐道:“我姐家里有两只布偶猫,毛发很漂亮,而且性格非常温顺,小少爷也许会喜欢。”

        连诀却说:“不是。”

        林琛愣了愣。

        没找到沈庭未头像里的品种,连诀很快放弃了给沈庭未买只猫的念头,正要离开,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袖口碰了一下。

        连诀低头,发现是玻璃展柜二层的开口伸出了一只白色的小爪子,勾住了他的袖子。

        小猫似乎对他的袖扣非常感兴趣,一次没抓到,伸着爪子还想再抓,被连诀轻轻捏住了肉垫。小猫非但没有把爪子收回来,反而在他指间抻了抻爪子。

        指腹的温度与柔软的触感让连诀感到新奇,他松开小猫的手掌,在展柜前蹲下,视线与猫咪平齐。

        玻璃柜里的小猫只有两个手掌长,浑身洁白如雪不掺一丝杂色。小猫不怕人,看到连诀,耳朵轻轻抖动了一下,探着圆滚滚的脑袋隔着玻璃凑过来看他,大而有神的眼睛在灯光下呈剔透的黄,像颗晶莹的琥珀。

        连诀朝展柜上的圆孔伸出一根手指,小猫便将爪子搭上来,好奇地抓他的手指。

        沈庭未应该会喜欢它。连诀莫名奇妙地想。

        林琛站在连诀身后,犹豫片刻,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连诀:“连总,沈先……太太怀孕了,这个时候养猫会不会不太妥当?”

        连诀听到他的话,稍有迟疑,逗小猫的动作停了。

        正想作罢,宠物店整理东西的老板娘从柜台后面站起来,显然是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说:“要相信科学啊帅哥。”

        连诀听到声音转头,见老板娘正扶着腰步子缓慢地朝他们走过来:“你看我怀着孕不是还在这儿吗?我家这么多猫猫狗狗的,只要驱虫和卫生搞好了,平时多注意一点,孕期养猫什么问题都没有。”

        不知为何,连诀从看到她以后,视线就不由自主地停在她明显隆起的小腹上。

        老板娘快走到他们面前时,似乎伸手想要把椅子圆桌旁的椅子拉出来,连诀朝身后使了个眼神,林琛连忙说:“不用了。”

        “哎,不好意思啊,我这挺着个肚子干点什么都不方便。”她又挺抱歉地对林琛说,“那能麻烦你帮我搬一个吗?”

        林琛帮她把椅子拉出来,老板娘扶着肚子坐下,问:“你老婆怀孕几个月了啊?”

        老婆这个过于亲密的词汇让连诀有一瞬的沉默,接着说:“三个月零两天。”

        她点点头,说:“那还行,前三个月危险期,尽量避免孕妇接触宠物,三个月以后抵抗力稍微好一点了,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

        “我听说猫咪身体里有一定几率携带弓形虫,孕妇感染的话很容易导致流产……”

        林琛的话还没说完,老板娘笑了起来,对他说:“弓形虫听起来挺吓人的,但是其实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寄生虫,别说动物,其实很多人身上也会携带,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弓形虫的感染途径除了宠物,在没有完全熟透的肉制品,奶制品,以及果蔬上都会有的,误食这些造成感染的可能性比宠物传染的几率要大多了。”

        “其实对待平时家养宠物的时候,只要注意不要让孕妇接触到猫咪的粪便,勤洗手消毒,不带猫咪出门和喂食生肉,基本上就没问题了。”她看了看连诀,大概是从穿着上判断,认为像这样偏精英类型的男士并不会热衷小动物,便笑着问,“你老婆很喜欢猫?”

        “嗯。”连诀的适应能力很快,第二次从她口中听到‘老婆’,神色中就没有了特别的变化,“他喜欢。”

        “之前有养过猫吗?”老板娘问。

        连诀不清楚沈庭未之前有没有养过宠物,没听他说过,想了想,说:“应该没有。”

        “嗯……那你可以考虑一下英短,长得很可爱的,性格也比较温顺,不爱叫,比较适合新手养。”老板娘的目光在放置猫咪的展柜里扫了一圈,指了指刚才抓连诀袖子的小猫,“喏,就它。昨天刚打完全部的疫苗,驱虫什么的都做过了,抱回去就能养。不过它现在这个年龄,比较活泼,晚上最好把它关到客厅去,不然恐怕会影响休息。”

        老板娘想了想,又指了指最上面的展柜:“其实刚才这个帅哥提到的布偶猫也不错,布偶猫性格粘人,很适合陪伴。就是它属于长毛猫,如果平时家里只有孕妇一个人的话,我个人不太建议养,因为每天需要花费很多精力给猫咪梳毛打理毛发。”

        连诀蹲下来,继续看那只白色的小英短猫,老板娘看出他有想要的意向,就说:“你喜欢的话可以抱出来看看的。那个门把旁边有个扣,使劲掰一下就开了。”

        林琛一向擅于揣测连诀的想法,见连诀听完店主的话有所打动,便自作主张开了柜子:“连总,您先看看,如果确定要养,我去咨询一下养猫事宜,请位保姆去太太那里照顾……如果太太不愿意,只照顾猫咪也好。”

        连诀原本没有抱猫的想法,但林琛把柜门打开,猫咪就朝他冲了过来。二层玻璃柜虽然不算高得过分,但猫咪这么小,真掉下来恐怕也容易受伤,于是他还是伸出手把猫小心地拿起来。

        猫咪趴在他的手臂上,如愿以偿抓到他的袖扣,用爪子拨弄来拨弄去。

        连诀不太熟练地抚摸了猫咪毛茸茸的脑袋,小猫好像很舒服,背起尖尖的小耳朵,用非常轻也非常细的声音“喵”的叫了一声。

        连旁边不主张让沈庭未养猫的林琛都忍不住被它这一声撒娇般的叫声吸引,情不自禁地说:“好可爱啊。”

        “你们男人可能不知道。其实在怀孕阶段,孕妇心理上很容易出现情绪低落的情况,养只宠物陪伴她也许会好很多的,毕竟都说宠物治愈心情嘛。”老板娘说完,又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不过这都是我个人的感受,仅供参考,要不要养还是你们自己拿主意。”

        连诀最终还是决定将它带回去。

        老板娘为了消除他们的担忧,指了指外面:“马路对面就有一家宠物医院,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现在过去做下体检,顺便检测一下有没有弓形虫,要是检查结果有问题的话化验费可以我来出。”

        于是以防万一,林琛还是抱了猫咪过去做检查,连诀则留在店里为小猫置办生活用品。

        正在两个款式不同的猫窝中做选择时,有个男人骑着电瓶车在门口停下来,将车锁在店门口,推门进来,看到店里有客人,冲他憨笑着点了点头:“您好。”

        连诀也礼貌地点头。

        “喜欢哪个,需要的话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男人说。

        见连诀不需要,便让他自己先看,有点无奈地朝宠物店的老板娘走过去:“哎呀,你怎么又在整理货啊,能不能老老实实坐一会儿?”

        “已经坐了一会儿了。”老板娘也挺无奈的,“这不是无聊吗,也不能天天坐着啊。”

        “你就吃这个啊?”男人看到柜台上放着的打包盒,“说了多少遍了外面买的不健康,我早上说给你做点吃的,你非得出来买,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哪有那么娇气。何况你现在做饭越来越淡了,我就想吃点有味儿的啊。”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就是要少油少盐,怎么自己心里没点数呢!”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愿啊?”

        “怎么又扯到尊不尊重上去了……”

        两个人小孩子一样你一句我一句拌嘴的同时,连诀已经选好了猫咪所需要的用品,拿去结账。

        男人可能是觉得夫妻拌嘴让他见笑了,尴尬地找补:“没办法,谁让人家现在是个祖宗呢,得供着。”

        连诀给了一个不太富有感情的淡笑,紧接着,视线又不自觉停留在为他结算的老板娘的肚子上。

        男人注意到他的视线,会错了意,以为连诀的潜台词是责备他在妻子怀孕的情况下还不依不饶,对他解释:“你还没结婚吧?害,以后你就知道了,俩人在一块没有不拌嘴的,都是吵着玩的。”

        “说什么呢,人家老婆也怀孕了。”老板娘说,“猫猫就是给他老婆买的。”

        “哦哦!”男人恍然,“多少周了啊?”

        “三个月了。”老板娘替连诀回答。

        “那你是不是现在也没有什么感觉呢?哈哈哈我刚开始也是,到后来我老婆肚子大了我才开始有点那种要当爹了的感觉……”

        连诀不清楚当爹应该是什么感觉。刚开始知道自己要有一个孩子的时候,他除了对沈庭未的身体感到惊诧意外,其实并没有太多想法。生下来,养大,对于他来说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就像康童。他能确保给孩子提供无忧的生活,却很少会想,如何做好一个父亲。

        他顿了顿,问老板娘:“你现在……多大了?”

        “二十七了啊。”老板娘下意识回答,说完又觉得不对劲,突然笑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你是说他?都快九个月了。”

        连诀很难想象沈庭未的肚子鼓成这样,沉默地点了点头,付了款。

        林琛带着猫咪回来,把小猫的检查结果递给连诀,告诉连诀猫咪很健康。

        带着猫咪回到车上,林琛问:“那我们现在去沈先生那里吗?”

        连诀看着扒在猫包里好奇张望的小猫,说:“嗯。”

        从市区到南郊的路程很远,连诀心里莫名奇妙地产生出一种难以描述的微妙情绪,他期待看到沈庭未见到猫咪后的表情。沈庭未应该是那种很喜欢可爱的东西的人,就连微信昵称都要改成那种卖萌的符号。

        于是他对司机说:“可以快一点。”

        猫咪对他的袖扣情有独钟,进入猫包还不老实,连诀微微动了一下手臂,发现猫咪的眼睛总是跟着连诀手臂的动作轨迹移动。

        他把那颗价值不菲的钻石袖扣摘掉,从猫包留出的透气孔伸进去,被前排的林琛从后视镜里看到,表情有点无奈,但语气却没有非常明显的变化:“连总,猫咪太小了,太尖锐的东西还是不要让它玩的好。”

        连诀只好从透气孔里把袖扣拿出来。

        小猫很不满意似的扒在猫包上那个透明的亚克力罩子上对着他喵喵叫。

        车在沈庭未所住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连诀听到林琛突然很奇怪地叫了他一声:“连总。”

        连诀的视线从猫身上收回来,抬起眼,先看到别墅外停着的两辆警车。

        接着上车有人走下来,敲了敲车窗。

        连诀将车窗降下。

        “您好,是连诀先生吗?我们是沂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现在我们怀疑您涉嫌一起严重的经济犯罪,请您配合我们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