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43章

第43章

        车在沈庭未所住的别墅门口停下来,司机准备跟连诀说到了,被副驾驶位的林琛拦住。

        林琛转过头,看着还倚在连诀肩头没醒的沈庭未,放轻了声音道:“连总,等下过来接您还是?”

        连诀稍稍侧脸,看了一眼沈庭未,说:“等下就走。”

        林琛明白他的意思。连诀被拘留了近一个月,待处理的事务堆积了一大摊,虽说近来有他帮着处理,但事情实在太多,难免分身乏术。

        于是他给司机使了个眼神,两人先下了车。

        毕竟两人新婚不久,他作为连诀的助理,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不长眼色,便特意留出时间来给连诀与沈庭未“互诉衷肠”。

        车门关上后,车上一时只剩下连诀与沈庭未。

        车上没有一点声音,或者说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沈庭未还靠着连诀的肩头睡着,身体也比先前贴得更近,快进市区的时候甚至在连诀身上左右蹭了一会儿,好像在找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后来就没再动过。

        连诀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从沈庭未靠过来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二十三分了,他转过头,对沈庭未说:“醒醒。”

        他没有用太高的音量,意识到这样起不到叫醒沈庭未的作用,提高了声音,又叫了他的名字:“沈庭未。”

        沈庭未的脑袋在他肩膀上轻轻动了一下,嘴唇似乎也动了一下。

        出于他现在怀着身孕,连诀难得地耐心,等他醒来。却半天不见他再动。连诀只好再看向他,想知道他怎么能在车上睡这么熟。

        沈庭未的嘴巴微张着,睡相很呆,连诀原本考虑要不要伸手推他,却无端注意到他垂着的睫毛上沾了个很小的白点。连诀的视力不是特别好,他眯起眼睛看了一下,感觉像是什么布料上带下的棉絮,可能是穿衣服的时候落上去的。

        连诀看了他一会儿,意外地没联想到‘不修边幅’之类的贬义词,只觉得沈庭未真的有点笨。

        他几乎是下意识抬起手,想帮他把那点棉絮弄掉,沈庭未却在这时睁开眼睛。

        连诀与他睡意未褪的,还带有几分迷蒙的眸子对视了几秒,抬了一半的手收回去,也坐正了身体,淡声道:“到了。”

        沈庭未一睁眼就撞上了连诀微眯着的专注的眼睛,有片刻发愣,才反应过来他正靠在连诀肩上,双眼一下清明了许多,慌忙坐直了。

        没等他想到要说点什么,连诀已经兀自推开车门下了车。

        沈庭未抬手蹭了蹭被连诀体温捂热的侧脸,轻轻吐了口气,才赶紧下车跟上去。

        到了房子里,沈庭未对他说:“不好意思连先生,我睡着了。”

        连诀“嗯”了一声,没有停下来跟他说话的意思,径直上了二楼。

        沈庭未站在楼下,有点懊恼自己怎么这么能睡,又懊恼自己睡就睡了,还把人家当枕头靠着睡了一路。

        他看着连诀头也不回地上楼的背影,心想连诀是不是生气了。

        连诀刚上到二楼,就嗅到了空气里夹杂的淡淡清香。

        知道他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味道,平时家里打扫的阿姨很少会在家里弄一些带有气味的清新剂。他不清楚沈庭未的生活习惯,其实也对这股味道提不上反感,只是想到这味道里可能含有化学成分,准备等下告诉沈庭未不要再使用了。

        越往卧室走,这股味道愈发明显起来,连诀走到房门口时,脚步顿了顿,从他卧室门边的立柜上拿起一只并不是十分显眼的青瓷花瓶。

        花瓶里插了几支干枯的茉莉,花瓣都皱巴巴地蜷曲在一起,几片泛黄的花叶也蔫着,但凑近了,那股沁脾的清香便从花蕊中散出来。

        花虽然败了,却为这间空旷的房子增添了股蓬勃鲜活的气息。

        连诀将花瓶放回原处,又注意到柜子上铺着的白色桌毯,手工编织的花纹很细致也很整齐,旁边垂下绒绒的穗子。并不是他或者林琛等人会选择的款式。

        他忽然感觉沈庭未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笨了,更像是很擅于打理生活的人。

        他回到房间里,洗了个澡,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整理好自己后下了楼。

        客厅的电视开着,正在播放一部很老的爱情片,连诀曾经去陈家的时候,几次看到余曼抱着小狗坐在沙发上看这部剧。

        沈庭未已经开始准备午餐了,步调轻快地在餐台前移动,嘴里小声哼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影视剧插曲。

        厨台上整齐地摆放着几个颜色鲜艳的盘子,码好了处理过的食材,火上炖了汤,飘出的浓郁香味弥漫在整片空间里。

        沈庭未没留意连诀下楼,背对着他将另一边燃气灶打开,往平底锅里放入一勺橄榄油,等待油热的期间转身去拿切好的胡萝卜丁,才注意到站在楼梯口的连诀。

        连诀换了身没那么正式的衣服,头发也简单地打理过,但没像平时那样梳起来。熨帖合身的黑色衬衫衬托出他挺拔的身形,扣子没系到领口,倒是让他身上那股与生俱来般的肃冷减少了几分。

        沈庭未很少见到连诀这样打扮,一时晃神,才发觉连诀也在看着他。

        餐厨区域的采光实在很好,午时充沛的阳光从整面的玻璃墙上均匀地铺洒进来,沈庭未柔顺的头发被染成看起来温暖的金色。

        房子很大,冷气开得不是很低,气温正处于让人不会感觉太凉又刚好能感受到阳光的温度。

        火上的油慢慢热起来,低低地发出滋滋响声,电视里的影视剧播放到了男女主角久别重逢的场景,你侬我侬的台词生硬地融入进眼前的这个场景,却又恰到好处地将种种汇聚在一起,交织出一场连诀几乎未曾体会过的烟火气。

        沈庭未还记挂着惹到连诀生气的事,用刚刚想好的办法试图弥补。

        他眨了眨眼,望向连诀。

        从来没有向连诀发出过共餐的邀请,沈庭未为了抑制紧张而轻轻地弯了一下眼睛,笑着问他:“我在做午餐,你要不要留下一起吃?”

        连诀没有说话,隔着客厅与餐厨区用吧台打出的隔断,有些恍惚地看着沈庭未那双盈着光,仿佛写满期待的眼睛。

        大概是他太久没有回答,沈庭未只好又叫了他一次。

        他这才如梦初醒,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他开始感觉难受。从眼前的画面到空气中弥漫的气味,他条件反射般地对面前的所有产生抵触,站在这里的每一秒都让他感到煎熬和不适。

        连诀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难看。沈庭未以为他还在为先前的事情感到不满,一下感到无所适从。他关了火,有些局促地看着连诀,解释道:“……连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连诀并不懂他为什么突然道歉,只是在这一刻,从心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念头。他只想要赶快离开——甚至称得上是想要赶快“逃离”这个不属于他的场景。

        沈庭未见他黑着脸,脚步仓促地离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愣了很久。

        只是靠了一下肩膀……他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