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46章

第46章

        医生下午准时来到别墅。

        “最近精神状态很好啊。”医生对沈庭未笑笑。

        沈庭未躺在诊疗床上,撩起衣服,露出微微隆起的小腹,也笑着回答医生的话:“嗯,这段时间没有再吐了,感觉饭量都增大了。”

        连诀站在旁边,原本看着沈庭未鼓起的圆润小腹出神,听到这里,不禁回忆刚才那餐饭,认为沈庭未嘴里的‘饭量增大’含有夸张成分。

        医生点点头:“是会这样的,都说怀孕四个月左右开始进入孕妈妈的黄金期,随着体内的荷尔蒙分泌愈发旺盛,连皮肤都会越来越好。”

        “好像是有一点……而且我昨天晚上洗完澡的时候,好像感觉到它在动!”沈庭未言语间都带着笑意,“就是那种很轻的,像是……呃,汽水?有气泡轻轻炸开的感觉。”

        连诀鲜少见到沈庭未这样的状态,在他的记忆里沈庭未不是一个活泼的人,很多时候他都表现的异常安静,不会做出很大的动作或是很吵的声音,给人一种很温顺的感觉。只有在聊起孩子的时候,才会展现出一些不太像他的外露的愉悦。

        “会感觉到痛吗?”医生问。

        沈庭未摇摇头,说:“不会,就是感觉有点好玩。”

        医生脸上露出温和的表情:“那我们先来看看这个小家伙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连总?”他看着还站在门边的连诀,问,“您不过来看看吗?”

        沈庭未脸上的愉悦还没有完全褪去,转过眼看了看连诀,连诀杵在原地没动。

        大概是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吧……

        他不想为难连诀,对医生说:“没关系——”话还卡在一半没说完,连诀抬腿朝他走过来。

        医生贴心地把机器前的位置让出来,连诀可能没看到,径直走到了沈庭未所躺着的诊疗床边。

        连诀的个子很高,沈庭未仰视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清晰硬朗的下颌线,与下巴流畅的弧度。

        紧接着连诀低下头,整张英俊的脸逆着光暴露于他的视线中,他眼神很淡,却没有往日那种自然而生的疏离,只是很平常地看了他一眼。

        “沈先生,放轻松。”医生看着机器的显示屏,“心率过快也会影响到胎儿的心率。”

        沈庭未连忙收回眼,低低地回了声:“啊。”

        胎儿的样子清晰地出现在屏幕里,沈庭未之前已经看过一次,现在并没有出现特别明显的变化。他听到医生跟连诀讲解胎儿的发育情况与各项数值所代表的意思,转过头再次看了一眼连诀,连诀表情认真地听着,不时点头回应,眼神却有些空。

        沈庭未不由自主地想到刚测出怀孕那时去过的妇产科,连诀现在的样子就与那时在诊室见到的丈夫们很像,医生为他们解释化验单上的数值,他们无一不表现地专注而迷茫。

        归功于连诀为他提供的居所与隔三岔五送来的营养品,胎儿的检查结果照常乐观。检查结束后,沈庭未将衣服拉好,连诀将手臂朝他身前侧了侧,他短暂地怔神,很快搭着连诀的手臂起身。

        医生正在整理使用过的仪器,突然站起来看向他们:“啊,差点忘记了。你们想知道宝宝的性别吗?”

        “什么。”

        “不想。”

        两个人一时间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

        连诀看了看沈庭未,沈庭未注视着连诀的眼睛,再次摇了摇头,说:“我不想。”

        可能被盯着的时间有些长,沈庭未抿了一下嘴唇,眼神有些躲闪:“可以不要提前破坏这份惊喜吗?”

        医生看向连诀,似乎在询问他的意思,连诀从沈庭未脸上收回眼,由着他的意思,道:“不用了。”

        沈庭未从说完那句话后就情绪变得有些低落,直到医生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他还微微垂着头坐在床上没动,视线有些直得盯着自己脚上的条纹拖鞋。

        连诀将医生送走以后,沈庭未已经关好了诊疗室的门,走出来。

        沈庭未看着连诀,面上流露出些许不太好琢磨的情绪,喏喏问:“你想要男孩子吗?”

        在他所在的世界,分化来得迟,性别歧视仍然存在,男alpha往往手握最优渥的社会资源,其次是女alpha,这个世界他还不能够完全了解,只从影视剧与书籍中了解到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从刚才连诀的反应来看,不免生出几分担忧。

        连诀瞥了他一眼,神色没有变化,慢吞吞开口:“我没有这么说过。”

        沈庭未很慢地点了一下头,没再说什么。

        过了几秒,连诀突然又说:“都行。”

        沈庭未重新抬起头,连诀看着他,眼神却轻飘飘地宛若没落在实处,像是为了打消他的顾虑那样,重复了一遍:“都可以。”

        沈庭未看着他转身上楼的背影,忽然感觉过去从在连诀身上的感受到的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冰冷消散了一些。好像连诀往日里所有的不近人情都被隐匿起来,此时陡然像拢了一层朦朦胧胧的温柔。

        沈庭未突然想,连诀这个人其实真的很特别,他连温柔的样子也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意味。

        连诀在二楼书房没待太长时间,再次下楼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沓资料。

        沈庭未刚刚给猫咪规划好休息与活动的区域,看到连诀回到沙发上坐下,猜想到原因。

        这段时间一直是沈庭未一个人住,书房与卧室都算是太过私密的空间,他不方便进去打扫,想必这么长时间也生了不少灰尘。

        他想了想,还是向连诀解释了一下。

        连诀只应了一声,意思是他知道了,就低头看回资料没再说话。

        林琛是在半小时后到达的,几个月没用过的书房实在不是个谈事情的好地方,两个人就直接留在客厅谈话。

        沈庭未感觉这个场合他在旁边待着太不合适,于是抱着猫咪回了房间。

        小猫对他的房间感到好奇,一会儿跑来这里嗅嗅,一会儿又去那里摸摸,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小猫,心里喜欢得紧。

        看小猫蹲在他的床边有想跳上去的意思,这才赶紧走过去把小猫抱起来,佯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模样,伸出手指点着小猫的鼻子:“不可以上床,不然就把你丢到外面去喂大灰狼。”

        小猫耸着脖子冲着他“喵”了一声,声音又细又轻,一双琥珀色的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显得可怜兮兮的。

        沈庭未被它可爱到心都快要融化了,把它抱进怀里揉了揉脑袋:“害怕大灰狼啊?”

        他说到这里,想到在外面的人是连诀,又突然很想笑。

        其实相处久了,沈庭未发现连诀的性格不算极凶的,偶尔能看出脾气,也都被他刻意地压制住了。主要是他的眼窝深而眉骨锋利,总显得有那么点不怒自威的模样,沈庭未想了想,他那张没有温度的脸没准真能起到震慑小孩子的作用。

        他无声地笑了一会儿,又沉默下来,他看着在自己脚边转来转去的小猫,不禁回想起某个晚上,连诀那条莫名其妙的、问他是不是喜欢猫的微信,又想,他刚刚为什么要刻意提起“没有弓形虫”?

        小猫在他鞋尖前蹲坐下来,冲着他又叫了一声。

        沈庭未蹲下来,摸摸小猫的头,忍不住猜想:……所以,是礼物吗?

        小猫用肥肥的侧脸蹭了蹭他的手心,又细细地叫了一声。

        沈庭未感觉自己可能有点自作多情了,他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小猫,温声问:“怎么啦?是不是饿了?”

        连诀拿来的猫粮在外面,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找到什么小猫能吃的东西,猫猫又跟在他后面喵喵叫个不停。沈庭未只好叹了口气,对它说:“乖乖啊,等一下,我出去去给你拿猫粮。”

        他动作轻而慢地从房间里出来,连诀和林琛还在客厅里说话,茶几上摊开几沓纸,笔记本电脑里还在播放什么视频。沈庭未便将脚步放得更轻,扬着头在客厅到处寻找猫粮袋子的身影。

        他刚从房间里出来,连诀就注意到了,大概是看他蹑手蹑脚的动作太别扭,于是暂停谈话,问他:“找什么?”

        沈庭未看了看他,如实回答:“猫粮。小猫好像饿了,一直叫。”

        “餐桌上。”连诀说。

        沈庭未往餐桌上望了望,果然看到了一个湖蓝色的密封袋,赶紧说:“哦,好。”

        连诀与林琛的对话没有中断太久,两人很快收回注意力,恢复回工作状态。

        沈庭未拿了猫粮和食盆往房间走时,模模糊糊听见林琛在说“流转不开”、“财产冻结”一类的词,他脚步稍作迟疑,林琛很快看了他一眼,没再继续说了。

        连诀沉吟了片刻,沈庭未回到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听到他说:“我再想办法。”

        沈庭未给猫咪倒好猫粮后就坐回椅子上,反复琢磨刚刚听到的话。

        如果他没猜错,林琛应该是说在连诀近一个月的拘留期间,名下财产与公司账户被暂时冻结,导致公司的资金链出了问题。

        得出这个结论后,沈庭未几乎没有思考,起身从衣柜中那个狭小的隔层,拿出一张银行卡。

        之前林琛提过的股票和房本,他没有见过,可能是在连诀那里,或是有其他专人保管。

        他手里有的只有这张银行卡,他不知道里面具体有多少钱,也不知道自己名下究竟有多少财产,够不够连诀救急,但他还是第一时间想到要拿出来。

        原因无他,他本来就没有要拿连诀一分钱的打算。先不说他拿了这么多钱有没有地方用,光是连诀迄今为止为他所做的——让两手空空的他来到这个世界拥有了一份安稳的、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份人情他已经还不起了。

        连诀和林琛在外面又聊了多久,沈庭未没留意,直到有人叩响了他的房门。

        沈庭未收敛起刚刚的思绪,走过去,打开门。

        林琛站在门口,对他说:“沈先生,多有打扰,我们先回去了。”

        沈庭未点头回了一声“好”,视线越过他,望向已经从沙发上起身的连诀,怕他这就要走了似的,着急地开口叫住他:“连先生!”

        林琛识趣地让到一边,沈庭未走到连诀面前,把手里那张捏了很久的,被他体温暖得有些温度的银行卡递给连诀。

        他很快看了连诀一眼,又垂下眼:“我不知道你们还需要多少钱……这里的,还有你之前给我的那些,你先拿去用吧。”

        连诀没有伸手去接他手里的银行卡,而是微垂着眼睛看着沈庭未的脸。

        林琛欲言又止地看了看连诀。

        也不只是沈庭未想到了这里,这张银行卡里的数字林琛是清楚的,加上之前转入沈庭未名下的那支股票,拿来应急无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他一向擅长揣摩连诀的心思,刚刚他几次想要向连诀提起这件事,见连诀没有接话的意思,就清楚连诀一定不会想要动这笔钱,于是替连诀开了口:“沈先生,这是连总提供给您的婚姻保障,您收着就好。”

        沈庭未没能够完全理解他的意思,以为他是想说这笔钱远不足以填补他们现在的空缺,他心里一再犹豫,还是做出了决定。

        连诀看着他微微仰起脸,眉头细细地蹙着,看着自己:“还是还不够的话……”

        连诀从来没有想过要把给出去的东西再拿回来,但在这一刻,他看着沈庭未这副好像非常担心的表情,竟然突然很好奇他会想出什么办法。于是他静静地看着沈庭未,不语。

        沈庭未用一种不确定的,似乎在与他商量的语气,轻轻问:“不然先把这间房子卖了?”

        “这……”林琛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沈庭未会提出卖房的建议,这间房子连诀很早就决定要留给沈庭未待产和日后居住,所以在注册后第一时间便将房子过户给了沈庭未,更何况现在只是公司资金暂时周转不开,根本没到这个地步。

        而让他更为吃惊的是,连诀看了沈庭未一会儿,先是从他手里接下了那张银行卡,又很快说了声:“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