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连诀那边可能真的很紧急,没过几天就有人过来看房子了。

        来人不是户主,可能是对房子的风格有自己的想法,直接请了位室内设计师来。对方带了人过来四处测量,然后对沈庭未说,他们那边设计图出来后就要开始动工了。

        沈庭未是在一周后从别墅里搬出来的,他来的时候孑然一身,整理房子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连诀给他置办了这么多东西。

        帮他搬家的人沈庭未没有见过,对方礼貌表示是受连诀所托,带他去新住址。

        车开出别墅大院的时候,沈庭未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两眼。他对这间房子倒是没有太多留恋,住哪里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有点舍不得的,就是这满院子在他精心呵护下好不容易盛放的花。

        车往市区的方向开去,沈庭未抱着怀里有些紧张四处张望的小猫,对即将展开的新生活没有太多向往。

        他猜想连诀可能是在市里某个地方给他租赁或是买了套公寓,他看了看自己掩在衣服下的小腹,又回忆帮他搬家的人是否有流露出过异样的目光,心里得出否定的答案后,心想或许是自己现在的怀孕状态还没有夸张到被人一眼察觉出不对的地步。

        只是想到以后,随着肚子越来越明显,他隐约有些担忧搬到市区去住会不会不太方便。

        车一直开到一处繁华的地段,随后东拐西绕地穿过两条林荫窄道,四周的车辆与行人开始肉眼可见地变少,最后车辆减速开进一个高档小区,进门时被门卫拦停。

        小区的安保很严格,门卫十分负责任地敲开车窗,问他们是什么人,过来找谁。司机回答b栋。

        门卫狐疑地看了看车牌,又往车里望了望,打量的目光在沈庭未身上停留了许久,沈庭未用手臂微微托起猫咪,不易察觉地遮挡着小腹。

        门卫终于收回目光,回到保安亭里打了一通电话。

        沈庭未隔着透明的亭上玻璃,看到他姿态恭敬地对电话那头应了声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打开隔离栏放行。

        进去之后沈庭未才知道为什么司机刚刚回答的是几栋,而不是几号。

        小区内整齐排列着一幢幢精致富丽的别墅,各栋别墅大概都是由人统一打理,独立花园里的绿植景观与陈设都大同小异,车缓缓从几栋别墅前驶过,沈庭未意外地注意到有不少房子上安装的都是防窥玻璃,从外看过去黑漆漆的一片,将外来视线阻隔得严严实实。

        司机看出他的疑惑,解释道:“这里住了不少艺人。”

        沈庭未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汽车往小区里开了一段距离,拐了个弯后在某栋别墅前停下。

        “到了,沈先生。”司机说。

        沈庭未回过神,道了声好,跟着他下了车。

        这里的房子比他之前所住的别墅小了不少,内里的装修却半点不比那间差。

        沈庭未走进去,先是注意到靠近门边一人高的猫爬架,接着是不远处地板上放着的毛绒猫窝和叠了好几层罐头的透明保鲜柜。

        他脚步顿了顿,怀里的猫咪似乎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从他身上跳下来,跑去拨弄猫窝上坠着的线球。

        沈庭未终于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

        这哪里是连诀给他找的新住处——这是连诀家。

        沈庭未并没有那么迟钝,从那天中午连诀对他表现出的抵触情绪,就足够他够清楚地意识到,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连诀是根本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的。

        沈庭未心里一时五味杂陈,脑子里跳出的除了一瞬而过的“共同居住”外,更多的是“他是不是真的很缺钱?”。

        还在愣神的时间里,司机已经帮他把车上的行李搬了进来,对他说:“我帮您拿进房间吧。”

        沈庭未不清楚自己的房间在哪儿,顺着他的话点了下头,说了一声:“谢谢。”

        他跟在司机身后上了二楼,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停下,问:“需要帮您整理吗?”

        沈庭未很不愿意麻烦别人,连忙说:“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司机点了下头,将行李放在门口,对他说:“其他的东西晚一点会有人送过来。”

        沈庭未很快又道了声谢谢。

        目送着司机下楼离开后,沈庭未把挡在门口的箱子往旁边稍稍移了移,打开房门。

        他看着眼前与之前的卧室相差无几的房间陈设,表情有些呆了。他行动略显木讷地走进去,在房间里粗略地环顾了一周,拿起手边桌子上呈大字坐的木质关节小人摆件,确定了这间卧室是按照他之前那间布置的。

        沈庭未拿着小人摆件在手里心不在焉地把玩了一会儿,想起自己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收拾,先匆匆收起胡乱发散的思绪,转身去取自己的行李。

        他把叠好的衣服从箱子里拿出来,打开衣柜,一件件放好,正要转身去取其他东西时,无意间朝衣柜上层扫了一眼,动作倏地顿了。

        他怔怔地转回来,抬起头,发现连衣柜顶层放置的备用床品都是他在先前的房子里常用的款式。

        沈庭未在这一刻心里骤然生出许多异样的想法,甚至有些刚擦过脑海就让他的耳根顿感烧灼。他很快合上衣柜的门,平复了一下自己慌张间漏掉半拍的心跳,将这些荒谬无稽的念头驱逐出去。

        沈庭未停停整整,用了近两个小时才断断续续地将东西完全归纳好。

        可能是房间的隔音太好,或者是他根本没能把注意力从大脑里的胡思乱想中分出丝毫,一直到他从房间出来,才听到楼下不大不小的动静。

        沈庭未在二楼扶手处俯视去看,刚才的司机不知何时又返回来,带了工人在楼下换防窥玻璃。

        他细白的手握着红木扶手,上挑而温柔的眼里带上几分空茫,以及细微的,对连诀从未流露于唇齿的体贴滋生出的无所适从。

        连诀总是这样不声不响地将他所有的忧虑抹去,似乎只凭借猜测就能够剖析他所有的想法。

        沈庭未站了许久,才意识到,那阵刚抑制住的心悸不知何时又隐秘地重新回归于胸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