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50章

第50章

        夏令营因为队伍中有个孩子突发水痘,担心会传染给更多孩子,行程被迫中止。带队老师跟家长们沟通之后,将孩子们逐一送回家去。

        康童打开门进来,先蹲下来抱起在他脚边转悠的猫咪,抬起头看到家里还有其他人,有些愣了,过了一会儿才问:“……你是谁呀?”

        沈庭未一听到声音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对他笑了笑:“你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在蹦床乐园见过的。”

        康童显然对这件事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大而圆的眼睛有些茫然地看了他一会儿,又疑惑地问:“那你怎么会在我家呀?”

        沈庭未想了想,说:“是你爸爸让我来的。”

        “哦——”康童这才拖着长音点了点头,乖乖将房门关好,换了拖鞋走过来。

        沈庭未身上莫名有一种孩子不太容易抗拒的亲和力,康童把书包摘下来,似乎对他有些好奇,又顾忌他是连诀请回来的客人,只敢偷偷摸摸地侧着眼睛打量他。

        小孩子自以为的小心翼翼其实并不难察觉,沈庭未了解了这个孩子的过去,对他充满怜惜,自然不会在意他无意识的冒犯,反而尽可能作出最温和的表情,问他:“怎么了?”

        康童连忙把不太礼貌的视线收回来,摇了摇头。又过了几秒,好似忍不住,问:“你是爸爸的朋友吗?”

        沈庭未竟真顺着他的话思考了一会儿,模棱两可地回答他:“算是吧。”

        康童脸上多了明显的笑容,有些羞赧地小声对他说:“那你也是我的朋友。”

        沈庭未看着他耳朵根泛起的酡红,忍不住笑起来,随后又神情认真地点点头,说:“对呀。”

        小孩子的喜欢总是来的毫无道理,康童自幼就习惯于看别人的眼色,判断别人的心情。几句话接触下来,觉察到眼前这个温柔的大哥哥对他充满善意,内心的紧张与防备卸下许多,对他自然而然地生出几分亲近。当然,或多或少也有‘连诀的朋友’这层滤镜在的缘故。

        他从最开始的谨慎偷瞄,到现在正大光明的观察,也就是在几分钟之间发生的转变。

        沈庭未正觉得他可爱里带着点好笑,听到康童轻轻叫了他一声:“哥哥。”

        沈庭未问:“嗯?”

        康童抬略歪起头,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困惑,问:“你是不是很喜欢喝酒呀?”

        沈庭未眼神里闪过一丝意外,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据调查数据显示,alpha与ega分化后所产生的信息素会有很大的几率受环境所影响,所以自他分化后他常常听到有人这么问。

        现如今被康童忽然问起,他才意识到那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

        沈庭未怀疑是不是自己最近的信息素又在不经意间出现了紊乱的情况,导致腺体散发出的气味被康童嗅到了?

        正思索着,康童指了指他衣裳下鼓起的肚子,说:“我们数学老师的肚子也是这个样子的,我同桌说这个叫啤酒肚,总是喝啤酒就会长出来。”

        康童回想着自己班里那个头顶有点稀疏的数学老师,又仔细地看看眼前的大哥哥,他想,哥哥虽然肚子胖胖的,但比刘老师瘦多了……长得也比刘老师好看。

        其实沈庭未在康童回来前还一直在考虑要如何跟他解释自己的肚子,但他没想到康童的想象力可以这么丰富,帮他找出一个这么……天真可爱的理由。

        他一时没想到要接什么话,就见康童稚气未脱的小脸微微板起,严肃地对他说:“哥哥要少喝点喝啤酒,对身体不好的。”

        沈庭未看他小大人似的板着脸对他说话,只感觉这孩子实在好玩,忍不住捏了捏他带着婴儿肥的脸蛋,说:“好。”想了想,既是为了转移话题,也是突发奇想,问他,“……你想不想吃奶油泡芙?”

        康童眼睛唰地一下亮了起来,他点点头,说:“想!”

        沈庭未不热衷甜品,但热衷烘焙。

        之前他住在郊区的别墅里,有过很多次想要做些甜点的念头,奈何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怕做好了吃不了浪费,只好作罢。

        现在不一样了,身边多了个对他充满期待的小孩子,他对烘焙的热情也重新被点燃。

        沈庭未把黄油和糖粉按照教程里列出的比例严格分好,倒进透明的碗里,用搅拌器搅拌均匀。康童跟在他身后转来转去,问他:“哥哥,我可以帮你做什么吗?”

        “嗯……”沈庭未思考了一下,他想到曾经在甜品店里见到过用水果切片点缀在夹层奶油里的大泡芙,被保鲜柜里温暖的灯光映得精致漂亮,他像是为了给康童找点事做,怕他感觉别扭似的,对他说,“你帮我把冰箱里的草莓拿出来吧,帮哥哥洗一下,一会儿泡芙烤好了可以把草莓切开来当装饰。”

        康童很快点点头,说:“好!”

        沈庭未把低筋面粉加入搅拌均匀的黄油里,加入牛奶和鸡蛋开火搅拌,边将烤箱预热。

        等他做完手头上的一切准备工作,扭过头就看到康童把洗好的草莓放在盘子里,搬了一个小板凳过来,站上凳子就伸手去够刀架上那把锋利的菜刀。

        沈庭未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止住他的动作:“别动别动,洗好放着就行了。”

        康童扭过头看着他,好像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紧张,问:“不是要切开吗?”

        照片里那个不足灶台高的身影与眼前这个长高许多的小孩在沈庭未的视线中仿佛重叠在一起,让沈庭未倍感心疼,他把刀架往前推到了康童手臂长度够不到的位置,轻轻摸了摸康童的头:“我来切就好,小孩子不用做这些的。”

        带队老师专程打了电话给连诀说明夏令营提前结束的情况,因为沈庭未与康童会面的不确定性,连诀今天比往常回家的时间要早。

        他刚打开门,就嗅到房子里弥漫的浓郁香甜,还未等他完全反应过来,一个身影忽而朝他撞过来,他下意识抬手拦了一下。清甜而淡的酒气糅杂进充斥了整间客厅的奶油香气中,撞进他怀里的人还没淡下眼中浓重的笑意,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眸底掠过一抹错愕,才赶紧收敛了表情将身体摆正。

        “连先生。”沈庭未往前错了一步,将几乎贴上他胸膛的后背挪开,转过头看着他,神色稍怔,“……今天这么早?”

        沈庭未的鼻尖上还沾着绵密的白色奶油,可能手上有点脏,担心弄在连诀的衣服上,他又往旁边让了让,微微抬着手,说:“我不知道你这么早回来,饭还没开始做……”

        康童还没注意到连诀已经回来了,他举着沾满奶油得双手,大笑着从厨房里跑出来,朝沈庭未扑过来。

        连诀朝侧前方迈了一小步,不着痕迹地将沈庭未挡在身后,沉声对康童道:“别跑。”

        康童看到连诀,很快乖顺地在原地站定了。

        像是意识到在家里追逐打闹这样的行为很不合适,怕被责罚,康童脸上的笑容慢慢停下来,表情有些怯怯地叫了声:“爸爸。”

        但连诀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神色淡淡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沈庭未。

        沈庭未没能读懂他的意思。

        连诀的忽然回来让沈庭未与康童刚玩得都有点疯的心情平静下来。

        沈庭未看了一眼不远处好像做错事似的垂着脑袋的小康童,他走过去,用小臂带动康童的肩膀,推着他往厨房走:“好啦,洗个手,我们要准备吃晚饭了。”

        回到厨房洗完手,沈庭未把烤盘里刚做好的泡芙装在盘子里,连盘子一起递给康童,说:“拿出去和爸爸一起吃吧,等下就开饭了。”

        康童乖乖接过盘子,却还站着没动,那双好似小鹿般清澈而漆黑的圆眼睛又恢复回亮晶晶的状态。

        他仰头看着沈庭未,叫他:“沈哥哥。”

        沈庭未微微弯下腰,视线与他保持平行,温柔地问:“怎么了?”

        康童脸上还带着因刚刚奔跑和大笑还没缓和下来的红晕,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眼中又夹杂着些许期待,问:“你会在我家住多久啊?”

        沈庭未看着他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许久后用指腹揩掉他脸颊上没洗干净的奶油,将问题重新抛回去:“那童童想让哥哥在这里住多久啊?”

        康童可能是觉得有点难为情,他稍稍垂下了眼睛,说:“……哥哥要是能一直住在这里就好了。”

        沈庭未跟着他的视线盯着盘子里的草莓泡芙,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应了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