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连诀把康童叫去二楼书房谈话,沈庭未在门口踟蹰了片刻,还是没有敲门——他不知道以什么立场进去打扰连诀教育孩子。

        但毕竟是他提议的游戏,也是他纵容康童晚睡,害康童挨骂他实在过意不去。

        沈庭未在门口站了少刻,书房的隔音实在太好,完全听不见里面的动静。

        他刚刚藏在柜子里,肚子蜷了一会儿有点难受,他按了按酸痛的腰,扶着小腹先回到房间里,到床上坐下休息。

        他倚在床头,房门是半掩着的,心思也被书房那边的情况牵动着,手里的书看了半晌,仍然原封不动地保持在同一页。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听到走廊里传来一声门响,有两道脚步声响动,略轻的步子没几步变成了小跑,沉稳的脚步声跟在后面。

        连诀的声音响起:“慢点。”

        沈庭未听到康童低低地应了一声“知道了”,脚步也变回了走,只是仍比先前的速度要紧得多。

        直到康童的脚步声近了,沈庭未才合上书,打算从床上起身出来看看。

        他刚一坐起来,就看到虚掩着的房门口探进来一个毛茸茸的小白脑袋。咪咪正伸着脖子打算往他房里钻。

        还没等它钻进来,身体被一双小手腾空抱起,康童轻手轻脚地抱着咪咪退出去,沈庭未听到他压低了声音在门口对小猫说:“咪咪,嘘——”

        沈庭未本来回房间以后只开了一盏床前的台灯,光线被房门掩去大半,康童可能误以为他休息了,对猫猫说完,抬起手准备帮沈庭未把房门带上。

        “童童?”沈庭未叫了他一声。

        康童关门的动作停了下来,似乎有所顾忌地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

        沈庭未听到连诀说:“早点回去睡觉。”

        康童点了点头,说:“知道了爸爸。”

        隔壁的房门关上,康童得到了允许,才敢走进沈庭未的房间里。

        沈庭未往里挪了挪,给康童腾出位置来,拍了拍床:“来。”

        康童脸上有点犹豫,最后还是走过来了,他脱掉拖鞋慢慢爬上床,坐到沈庭未的旁边。沈庭未边把被他压在身下的薄被拉出来,盖在他身上,问:“被爸爸骂了?”

        康童摇了摇头,声音闷闷的:“没有。”

        看得出他情绪有点低落,沈庭未抬起手帮他把头发往旁边捋了捋。

        温热的指腹擦过额头,康童的眼尾微微向下耷着,眼睛盯着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沈庭未问:“不高兴了?”

        康童再次摇摇头,停了一会儿,小声叫了他一声:“喂。”

        沈庭未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可能还在因为刚才被连诀责备的事情闹情绪,随后佯装出一副生气的表情,指尖轻轻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说:“没礼貌。”

        康童赶紧摇着头说:“不是,是沈庭未的未。”他小心翼翼地看了沈庭未一眼,像是怕他不高兴了,垂下眼睛解释,“我不知道要叫你什么,爸爸说不可以叫哥哥……”

        “……啊?”沈庭未迟钝了一下,说,“好吧……没关系,童童想怎么叫什么都行。”

        康童垂着眼睛,看向沈庭未腰间堆起的薄被,沈庭未看他的表情,猜测到他想问什么,于是说:“爸爸和你说了?”

        康童点点头,说:“爸爸说你肚子里有小宝宝了,不能打扰你。”

        沈庭未没说话,默认了连诀跟他说的话,但很快他又想明白了康童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他赶紧搂住康童的肩膀,说:“不会打扰的,童童很乖。”

        康童还沉浸在差点伤害到沈庭未的愧疚里,过了几秒,又像是实在想不明白,抬起头,忍不住问他:“哥……未未,你不是男生吗?”

        沈庭未说:“是啊。”

        康童眼里全是困惑:“那你为什么会有宝宝啊?”

        沈庭未被他问住了,他认为康童暂时还不能够理解他的生理结构,这个问题就变得很难回答,他抿着嘴:“嗯……”

        他想了少时,才想出了一个尽可能保护孩子纯真的借口:“……因为女生生宝宝很痛的,所以……叔叔想替她们分担一点辛苦。”

        康童像是仍然不能理解,眉头紧紧地皱起来,捏着薄被的边沿,问:“可是这样你不是也会很痛吗?”

        沈庭未对他笑了笑,说:“叔叔不怕痛呀,而且男孩子要保护女生对不对?”

        康童用力地点了点头,很认真地说:“要保护比我们弱小的人……还有小动物。”

        沈庭未觉得他这个样子可爱极了,也配合他很认真地点头,说:“对。”

        沈庭未不确定连诀是否跟康童说得很清楚,于是思考了一下,对康童说:“但是这是叔叔的秘密,童童可不可以帮我保密?”

        康童想都没想就说好,顿了顿又问:“为什么呀?你不是在做好事吗?”

        “呃,因为……”沈庭未绞尽脑汁,从前几天看过的某部电影中借出了个理由,“因为叔叔是超级英雄,要是被坏蛋知道了,会被坏蛋抓——”

        不等他说完,康童连忙捂住嘴,向他保证:“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沈庭未笑起来,把他身上因为动作太大抖掉的被子拉起来,重新盖在他身上。

        康童往被子下面钻了钻,只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问他:“那你要做妈妈了吗?”

        沈庭未隔着被子摸着肚子,很轻地“嗯”了一声。

        康童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特别小声地说:“你这么好,他一定会有很多很多爱。”

        沈庭未被他突然这么夸奖一句,一时没接上话,接着思绪跟着康童的话慢慢变得纷杂,想,爱吗?

        他想到连诀。

        从连诀和他结婚后对他的生活照顾上来看,以后应该会给孩子提供很好的生活……但他不确定孩子能不能看懂连诀掩盖在外表下不易察觉的细心和体贴——这份连康童这个年龄都不能够体会的温柔。

        沈庭未突然有点迷茫。

        旁边的康童突然在被子下闷声喃喃道:“我也想有妈妈。”

        沈庭未心里骤得一酸,脑子里那点乱七八糟的想法散了个干净,只剩下满腔的酸楚,扭头去看他,柔声问:“你想妈妈了吗?”

        康童紧紧闭着眼睛摇摇头,眼缝里洇出的泪水却把睫毛打得湿漉漉:“未未,我想睡觉了。”

        沈庭未看着他的样子,心软得不像话,无声地叹了口气:“你要留在这里睡吗?”

        康童还挤着眼睛没睁,声音涩哑:“可以吗?”

        “当然可以。”沈庭未关上灯,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睡吧。”

        康童吸了吸鼻子,说:“谢谢。”

        沈庭未无奈地笑笑:“谢什么?”

        康童没说话。

        半晌无言,沈庭未后知后觉,意识到康童是不是在担心他有了孩子,连诀就会把注意力分给新生的宝宝,而不再关注他了。

        想到这里,沈庭未侧过身,面对着康童,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对他说:“童童,即使爸爸有了新的宝宝,也一样会对你好的。你和叔叔肚子里的宝宝都是爸爸的孩子,爸爸怎么会不爱你呢。”

        康童在被子下簌簌动了一下,突然低落地说:“……爸爸不喜欢我。”

        沈庭未哑然,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连诀其实并不是他认为的那样,过了很长时间,他才重新问他:“童童,你爸爸……你亲爸爸,他疼你吗?”

        康童沉默了许久,再开口的声音带着哽咽:“嗯……“他抽噎了半天,才接着说,“每次医院的护士姐姐偷偷给爸爸拿了牛奶和水果,他都悄悄放进我的书包里……爸爸说要多喝牛奶才会越来越健康,明明他自己也在生病……”

        沈庭未的眼睛有点酸,他低低地说:“……我父亲,虽然他总是对我特别严厉,不许我做所有不是‘乖孩子’的事,但他也是真的很疼我……你知道芍药花吗?我祖父家以前有片很大的庄园,用于育苗和出售芍药花,我父亲从小在那片庄园长大,所以信息……身体上也总是带着一股很好闻的芍药香。后来祖父年纪大了,没有办法继续经营打理庄园,我父亲就把整片庄园里的花都换成了茉莉……因为我喜欢茉莉。”

        沈庭未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很少会让自己主动回想曾经的事,他怕自己情绪会崩溃,但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康童,才能让康童对连诀多一分理解。

        他从床头柜的纸抽盒里抽出两张纸巾,一张递给康童,另一张拿来轻轻按了按眼睛。

        “童童,我们都是很幸运的人。”沈庭未的嗓音有点哑,声音也低。

        他说得很慢,试图让康童听懂他的意思:“但是你连爸爸不一样,他……”沈庭未停顿了一下,胸腔下溢出的酸软蔓延上唇齿,他有点艰难地开口,“……他可能,从来都没有被人疼爱过。”

        康童愣了愣,睁大的眼睛在暗色中盈着明亮的水气。

        沈庭未温声细语地哄他:“所以童童,连爸爸不是不爱你,是他还不会。你要耐心等一等,好不好?”

        康童用力地点头。

        “乖。”沈庭未从他手里接过潮湿的纸巾,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头,“不是还有我吗?你也会有很多很多爱。”

        童童的手很小心地搭在他的腰侧,好像想要拥抱他,但在沈庭未丢掉纸巾重新躺回来的时候,改换成了抱住他的手臂。

        “晚安,未未。”

        “晚安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