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56章

第56章

        -孕期可以性生活吗?-

        怀孕4个月后的健康准妈妈,可以进行适度的性生活,孕晚期尽量避免性生活,孕32周(8个月)后严禁性交……-

        孕期性生活对孩子有影响吗?-

        孕四月后性生活尽量使用侧卧等体位,注意不要挤压到胎儿,避免剧烈动作,一般是不会有影响的……-

        怀孕期间同房姿势图【图片】【图片】……

        后面的内容被折叠起来需要解锁才能显示,连诀大概扫一眼搜索结果里的问答预览,把手机锁屏丢到一边,起身把还俯在自己胯下傻愣着的沈庭未拽起来。

        沈庭未的发情热在连诀的气息安抚下稍有好转,意识也在连诀那句问话的提醒后有了些许清醒,他头昏目眩地被连诀放倒在床上,又被连诀推着后背侧了个身,偏过头哑着嗓子问:“……能吗?”

        “现在才想起来问?”

        连诀从背后拥着他,胸膛紧贴着他的后背,撩起他身上的睡袍在他光滑的大腿上摸了两把。

        连诀的气息将他完全包裹住,体温源源不断地传入他的身体,沈庭未的腺体发烫,头又开始晕,他强行忍耐住自己被触碰下的颤栗,断断续续地向连诀解释:“……我是……是因为怀孕期间……我的信息——荷……尔蒙分泌……”

        “所以发情了?”连诀抬起他一条大腿,将自己的性器抵上去,在他潮湿的穴口轻轻浅浅地打圈顶弄,“湿成这样,倒是会给自己找理由。”

        沈庭未的声音很快就没办法维持平稳,他抓住连诀的托起自己大腿的手,想阻止又无法抵御穴口被磨擦出的快感,只能颤抖地叫着连诀的名字,几近奢求地等待他的答案:“怀孕的……时候能不能做……啊——”

        话到一半变成了呻吟,连诀突然将前端碾进他湿紧的穴里,狭小的甬道被慢慢撑开的痛感与快感电流一般攀上脊椎,沈庭未扬起头,拉长了脖颈,难耐地抓紧了连诀的手。

        连诀一边克制着自己,动作缓慢地往里顶,一边亲吻他的耳朵,声音含混地故意欺骗他:“不能。”

        沈庭未原本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大。

        他慌张失措地偏过头去看连诀,边急急忙忙地伸手去推开他,但他的力气发软,非但没能推开,反而被连诀顺势堵住嘴唇将舌头顶进去,缠住他的舌头。

        沈庭未嘴里支吾着说不出话,因心急止不住的眼泪滑过鼻梁落进枕头上,他奋力地用手肘向后推连诀,推到最后着急得有点恼了,什么也顾不上了,推搡变成了不讲道理地挥打。

        连诀本来没理会他猫挠似的推打,直到沈庭未的手打在他的下颌上,将他鼻间带起一阵酸意,他这才轻而易举地将他的双手箍在胸前,禁锢住他的动作。

        连诀的手臂穿过沈庭未的腋下,摸了摸自己被他打痛的下颌,手钳住沈庭未的下巴,吻得更深入,同时抬起膝盖从他双腿间顶进去,强迫着他打开双腿,将性器嵌入得愈深。

        怀里的沈庭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随着抽噎脊背也颤抖着,抗拒也用不上力气,就连穴里也一下一下地收缩起来。连诀被他夹得进不去,也动不了,本就在极力克制之下,现在更是连额角的细小青筋都鼓了起来。

        嘴里全是沈庭未泪水的咸味,他换气也忘了,连诀终于肯放开他,伸手在他屁股上轻轻拧了一下,没好气道:“知道怕了?”

        沈庭未被他放开,嘴唇微张着刚喘了口气,就声音带着哭腔凶巴巴地骂他,什么混蛋王八蛋乱七八糟地一通下来,又要推他的手臂。

        连诀不怒反笑,控制好力度朝他身体里不重地撞了一下,沈庭未立刻就说不出话来了,连诀原本手搭在他的腰上,不小心触碰到他鼓起的小腹,又很快移开,眼看他吭哧吭哧又要哭,索性手臂伸到沈庭未胸前,将人整个搂进怀里。

        他一边小幅度摆动起腰在他里面碾磨,一边轻吻着他光滑的后颈,鼻间充盈着沈庭未身上散发出的甜酒香气,闻得久了连带着他自己也跟着有些意识恍惚,又被他哭得头昏。

        连诀沉着的嗓音里带着些许责备的意味:“害怕还来找操。”又抬起手,用粗糙温热的指腹揩去他眼角的潮湿,“可以做……把腿打开。”

        沈庭未却怎么也不信他的话了,膝盖死命地往里收,试图阻止连诀的入侵,连诀的手摸上他的胸膛,指腹捻住他胸前立起的乳尖,沈庭未的喘息一下变得很急,耐不住地叫出了声。

        连诀一边搓捻他一侧的乳尖,一边反手把床上的手机捞过来,丢到沈庭未眼前:“不信自己查。”

        沈庭未没去拿手机,肩膀轻轻发着抖,连诀趁着他身体卸下防备时挺动着腰胯在他身体里轻轻动起来,混乱的呼吸贴着沈庭未的耳朵,引来沈庭未更强烈的抖动。

        连诀原本看他哭得凶,心想不欺负他了,但看他这样又忍不住重新起了逗他的心思,于是语气近乎命令式地在他耳边说:“查。”

        沈庭未像是被他吓到了,这才慢慢地抬起手,把手机拿了起来。

        手机屏幕亮起的光打在沈庭未的脸上,连诀才注意到他的异样,他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脸上的潮红褪下许多,唇色也没先前那么红润。

        连诀还记得几个月前沈庭未白着脸喊疼的样子,以为又是自己没轻没重弄疼他了,连诀强压下燥动的神经停住动作,不等他开口问,沈庭未就真的叫了:“疼……”

        沈庭未按住他捻在自己乳尖上的手,哭红了的眼睛里又有泪渗出来:“好疼……”

        连诀怔了一下,手覆上沈庭未拿着手机的手背上,将屏幕往下倾斜了一些,映出沈庭未胸前那两点因充血而肿起的乳珠。

        其实刚刚摸到的时候连诀就有所察觉,本以为是沈庭未孕期的身体太过敏感,乳尖才比之前摸起来要大些,现在看上去似乎不仅仅如此。

        沈庭未的乳晕原本是浅嫩的粉,现在颜色变得更暗,中间那粒乳尖也红得像是快能渗出血来。

        连诀用手指轻轻拨弄一下,沈庭未就抖一下,看样子不是装出来的疼。

        连诀熄灭了他手机屏幕的光,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没再碰他胸前那处:“怎么回事?”

        “……衣服磨的。”

        连诀手老老实实地搭回他的大腿上,动作轻而缓慢地抽插,似是在安抚,也像是转移他的注意,边慢慢问他:“衣服怎么会磨成这样?”

        连诀的呼吸喷洒在沈庭未的后颈,引来腺体一阵痉挛般的跳动,沈庭未的头皮跟着发麻,闭了闭眼睛,吞吞吐吐地说:“它每天……都会肿起来……”

        连诀的唇贴他太近,几乎感受到了沈庭未后颈那块突起跳动的肌肤擦过他的唇,他半是觉得奇怪半是为了调情,低头将那处含住,抵在舌尖轻轻舔舐了一下。

        沈庭未的身体忽然僵了僵,他身体瑟缩着,急促的喘息里不太清晰地带出几个字。

        连诀没听清楚,也可能是听清楚了没懂,正一头雾水地想“不可以标记”是什么,又听到沈庭未嗓音里逐渐附着上哭腔,声音从而变得更混沌,连诀只依稀捕捉到他话里很轻地带过一个“咬”字……

        于是连诀鬼使神差地顺着沈庭未的话,在他后颈突起的小块肌肤上咬了一下——怀里的人猛然绷紧了腰背,嘴里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接着身体小幅度地颤栗不止。

        连诀顿了顿,手顺着沈庭未的胯骨朝里摸过去,果然摸到一片湿黏……连诀确实没有想到沈庭未已经在电话里搞了那么一出,现在又这么快就射了……

        他在沈庭未身前揉了一把,无奈又好笑地道:“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性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