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70章

第70章

        沈庭未做完了这些事情,才在客厅的药箱里找出一只创口贴,将泡了水伤口边缘开始发白的指腹贴上。

        作为连诀赠予他玫瑰的回礼,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煮饭的过程中康童打来电话,说自己今晚想留在同学家住,问他可不可以。

        沈庭未拿不定主意,拿着手机上楼敲了连诀书房的门。

        连诀过了半分钟才过来开门,看着沈庭未没有说话。

        沈庭未从他没有太多表情的脸上读出了不高兴,指了指手里的手机,对连诀说:“童童的同学在家里办开学派对,今晚可不可以在同学那里住?”

        连诀没有很快回答,而是将视线放在他脸上,随后表情变得更不高兴。

        连诀没说可以也没说不行,而是直接从他手中接过手机,向电话那头问:“哪个同学?”

        康童听到连诀的声音似乎有些紧张,仔仔细细地将同学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一一汇报给连诀,似乎还作出了一些行为上的保证,沈庭未低着头,没听得太清楚。他有些出神地听着连诀不时用简短的话语回应康童,后知后觉,连诀刚刚是不是在等自己解释。

        等连诀跟康童结束通话,将手机递还给沈庭未,他接过来,对连诀说:“晚餐快做好了,再有十分钟就可以开饭了。”

        连诀“嗯”了一声,朝书房转过身,沈庭未看着他的后背,很快也很小声地说:“刚刚的玫瑰——”

        不等他把“我很喜欢”说出口,连诀的态度好像很不耐烦,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似的,冷淡地打断道:“林琛准备的。”

        沈庭未没说完的话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卡在了喉咙里。他对连诀会送玫瑰给他的行为并不是全无疑惑,因而回想到刚才连诀确实只是将花拿回来,并没有“送”,所以在连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并没有产生出太大的落差,只是话堵在一半让他感觉胸口发闷,最后在书房门完全合上前说了一句:“哦,好……”

        沈庭未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盘子摆放的位置就显得有点紧凑。沈庭未迟钝地意识到如果康童晚上不回来,就只有他和连诀两个人吃晚餐,自己做了这么多菜有些浪费。

        连诀很守时,在距离他下楼的十分钟后也从楼上下来。

        沈庭未注意到他扫了桌上那束玫瑰一眼,伸手拉椅子的动作出现了不足一秒的停顿,紧接着平静地在桌前坐下。

        他的表情比起刚才似乎有所松动,但也没流露更多,在沈庭未试图从他脸上找出更明确的情绪时,连诀已经目不偏斜地开始吃饭。

        沈庭未有些想要向连诀解释自己刚才的行为,几次抬头看向连诀,连诀都神色淡漠地保持缄默,看起来丝毫没有与他交流的欲望,于是忍住了,低着头沉默吃饭。

        花是林琛买的,或许连诀根本不在意他是否喜欢或是如何处理。

        连诀没吃太多,手边沈庭未给他盛好的汤甚至没动一口,简单饱腹后就先离席了。

        沈庭未因为刚才吐过的缘故,胃里还有些隐约的不适,也没吃什么。

        连诀不允许家里有加热过第二遍的菜,沈庭未一开始不清楚他的习惯,中午剩下很多的鸡翅晚餐时热了一遍重新端上来,连诀一口没碰,康童想去夹的时候被他瞥了一眼,怯生生地收回了筷子。

        后来沈庭未就开始控制菜量,哪怕最后吃剩一点倒掉了也不心疼。

        但今天他菜做了太多,思来想去,还是将两盘一筷没碰的菜放进冰箱,想着趁明天中午连诀不在的时候翻热一下还能吃,只将吃剩下的有些心疼地倒掉了。

        清理完餐桌,他将碗碟收好放进洗碗机,擦干净手从厨房走出来。

        时间还太早,沈庭未不知道回房间做什么,于是回到客厅沙发前坐下,把电视打开,调到一个会在晚间黄金档播放电视剧的频道。

        他漫无目的地看了会儿广告,又不由自主想到那束花。

        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礼貌的、表示感谢的信息,给林琛发送过去。

        林琛一反常态地没有立即回复他的微信,沈庭未也没刻意等,电视里的广告时间终于结束了,跳进黄金时间的放送预告。

        “——接下来,您将看到的是某台为您准备的七夕特别节目《鹊桥同乐会》,今晚参与演出的嘉宾有——”

        没等到电视剧的预告,沈庭未意外地抬头看了一眼。

        预告时间很长,有一大段出演晚会的明星名单与海报,嘉宾介绍冗长枯燥,沈庭未有点想转台,又好奇这个“七夕”是个什么东西,于是又将遥控器放下。

        电视卡着准点报时进入正片,先是一个会场的远景,晚会布置成古色古香的风格,舞台上的主持人也身着古装,扮相特别,让沈庭未产生了一些兴趣。

        “各位电视机前和网络前的观众朋友们好,又到了每年农历的七月初七,迎来了我们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七夕。”

        电视节目里的主持人说今天是七月初七,然而今天日历上的日期却是八月二十六号,沈庭未已经不像第一次得知农历这种说法时那样震惊。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早就明白这里的人有两种纪年的方式,只是他还不是很熟悉,所以现在才明白原来这个‘七夕’也是这个世界里某个重要的传统节日。

        两位主持人一唱一和说着开场词,讲述七夕节的典故和来历,沈庭未觉得稀奇,也听得认真。

        “据说在每年的七月初七,天上的牛郎和织女会在鹊桥相会……”

        沈庭未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一边听着电视,一边拿手机出来看,是林琛给他回复的消息,很简短的一个:?

        沈庭未看着这条消息,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问号的含义。

        对方又很快撤回了这个问号,措辞变得有些严谨:不好意思沈先生,我刚刚看到微信。那束玫瑰是连总亲自挑选的,这句感谢我受之有愧,您应该感谢连总。

        沈庭未盯着这条微信出神的时间里,电视里的主持人刚好讲到:“于是七夕节呢在我们心中一直有着“传统情人节”的美誉——”

        沈庭未闻言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电视,比看到林琛发来的消息还要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原来这个‘七夕’,是这里传统意义上的……情人节。

        沈庭未不傻,当然不会不懂情人节送玫瑰的含义……

        回想到刚才连诀的怪异和冷淡,他心中一时翻江倒海,脸上的表情也很难持稳。

        手里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打断了他的思绪。

        沈庭未拿起手机,发现林琛刚刚重新发来的消息也已经被撤回了。

        他猜林琛可能和他同样意识到了什么,对话框里躺着一条新发过来的:您喜欢就好。

        沈庭未正拿着手机犹豫着不该作何回复,看到林琛再次撤回了这条“您喜欢就好”,改成了:收到。

        林琛显然比他还要挣扎和纠结,毕竟在这种节日,揽功与背锅的界定变得很难区分。

        沈庭未没有为难他,将手机收起来,没有回复。

        他盯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了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来,关闭电视走上二楼。

        敲响书房的门时,沈庭未有些不自觉地紧张。

        他只敲了两下就放下手,垂着眼等待连诀过来开门。

        房间的隔音太好,他听不到任何脚步声靠近的动静,他心中思绪万千五味杂陈,一方面思考用来讨好连诀的说辞,一方面揣揣不安地想这次会不会又是误会。

        眼前的门在他猝不及防下从里面拉开,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深蓝色的家居拖鞋。

        “什么事。”连诀问。

        沈庭未听到他的声音,只觉得自己心跳得太快,又没完全想清楚措辞,脑袋里有片刻空白。

        于是回答也跟不上。

        连诀不太有耐心地等了他几秒,见他不说话,就要关门。

        沈庭未余光看到连诀抬手,心里一慌,手比脑子快了一步,拉住了连诀的衣角,慌慌张张地抬起头叫住他:“连诀!”

        连诀低头看着他攥得很紧的手,又慢慢将视线移到他脸上。

        沈庭未的耳朵很红,眼神也不富焦距那样散着,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但拉着连诀衣角的手没松。

        “我对玫瑰……有点敏感。”他有点语无伦次,手心也热,他攥着连诀的衣角,一边担心手心的汗会浸湿他的衣服,低低地说,“我以前因为一些事情,有点阴影……不喜欢那个味道……但是我很开心,我很喜欢你送我花。”

        连诀看着他,没说话,安静地像是在等待他的后文。

        沈庭未抬起头,书房明晃晃的灯光映进他细而上扬的眼睛里,他的眸子逐渐汇集上焦距,有些不好意思地盯着连诀的眼睛,轻轻说:“下次想送花的话,可以送茉莉吗?”

        连诀的脸上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他的眼睛也没有往日那样平静,而是隐秘地蕴藏着极不明显的波澜,薄唇牵直的嘴角轻轻动了一下,但没开口。

        沈庭未扯在连诀衣角上的力道重了一些,不知道是想将他往自己身前带,还是把自己往连诀怀里送。

        他踮起脚尖,在连诀唇角亲了一下,然后没再敢看连诀的眼睛,微垂着头,红着脸将这个‘下次’说得更具象。

        “明天……你可以送茉莉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