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89章 番外三·连悦庭(2)

第89章 番外三·连悦庭(2)

        11.

        医院给出的建议是等宝宝长大一些,依靠手术将宝宝的生理性别变成女——也就是沈庭未所理解的,摘除某个器官让宝宝从alpha变成beta。

        连诀原本有些摇摆,被沈庭未坚决否定。

        原因无他,alpha的生理结构本身就异于常人,光是后颈的腺体就比ega复杂得多,更何况是单纯的摘除升值器——若是以后腺体发育成熟,又会引起哪些后果,都是未知的。

        摘除腺体就更是难上加难。即使是在他原本的世界里,与腺体相关的手术危险系数都是极高的。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是没有人会选择直接摘除腺体的。

        更别说是在这样的世界。

        沈庭未宁愿她以后生活的苦一点,也不希望她的身体方面受到任何损伤。

        另外,沈庭未也在过去二十几年所受的教育使得他对alpha存在一定的刻板印象,他所见过的女alpha往往聪明独立,加上生理课上也曾提到过,女alpha对发情期并不敏感。

        所以,沈庭未不禁在宝宝身上怀有少许的侥幸心理,或许只要把生理问题掩藏好了,宝宝会比自己更容易融入这个世界。

        连诀同意了他的意见,与沈庭未再三商讨宝宝的社会性别,在沈庭未确定女alpha几乎没有受孕可能后,最终决定将宝宝的出生证明上填了男。

        沈庭未原本对这个结果颇有微词,但连诀和医院一致认为这样是最好的结果,沈庭未只好妥协。

        12.

        在为宝宝起名字的时候,沈庭未在很多个名字里犹豫不决,问起连诀,连诀都说好。

        沈庭未眼中难掩失落,轻声问他:“你怎么作为爸爸一点都不上心啊……”

        连诀看着他沉默了少时,最后在沈庭未的注视下,认真地说:“你想到的都很好。”

        连诀曾经有过很多名字,在去到的每一个收养家庭所用的名字都不相同,换得多了,意义也淡了,因此在连诀的认知中名字是个便于称呼的代号。也仅此而已。

        连诀确实有想过一些好听的名字,但对比起沈庭未想到的每一个名字中包含的寓意,就显得过于随便。所以他决定把孩子的取名权交给沈庭未。

        沈庭未在出院的那个早晨,对正在帮他系外套扣子的连诀提起自己新想到的名字:“不然叫连乐童吧。”

        “嗯?”连诀抬起眼睛看了他一下,语气里带着调笑,“你可以出一本取名大全了。”

        “……”

        沈庭未垂着眼睛看着他的手,连诀的手掌很大,手背上能看到青细微突的血管,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将沈庭未大衣最后一颗牛角扣系好。

        沈庭未抬起头问他:“你觉得怎么样啊?”

        连诀对上他亮起的期待的眼睛,温声说:“听你的。”

        沈庭未仍有些不甘心,看着他说:“你也想一个嘛。”

        连诀无奈地笑了,说:“乐童就很好。”

        沈庭未只觉得他有点敷衍,回家的路上都不太高兴。

        他不知道的是,连诀是真的认为沈庭未取得每一个名字比自己想到的要好太多。

        康童,乐童。

        健康,快乐。

        15.

        今年的冬天下了几场雪,天气寒崤。

        沈庭未刚生完宝宝抵抗力太差,连诀不由分说地拒绝了他想要跟出来为宝宝上户口的请求。

        沈庭未扁了扁嘴,闷闷不乐地说:“那好吧,你注意安全。”

        连诀是在独自去为宝宝上户口的路上,忽然改变主意的。

        他给沈庭未拨了一通电话过去,沈庭未接起电话的时候或许还因为他没带自己出门而心情沉闷,拖着长音低声问:“喂——?”

        “乐童当小名行不行?”连诀问他。

        沈庭未愣了一下,惊讶地“啊”了一声,声音明显开心起来:“你想到别的名字啦?”

        连诀眉宇间染着笑意:“嗯。”

        16.

        临近年关,户籍登记处排了长队,等候大厅人头攒动,显然是一部分过去排队,一部分家属在旁边等候。

        连诀来得时间不算早,挨肩擦背地挤过等候的人群,随便找了一排人稍少些的队伍,站在后面。

        待到连诀发现自己半天没挪几步,而其余两队的窗口办理得明显要更快一点时,已经迟了,每个队伍都被纷沓而至的人接了很长。

        在近一个小时的消磨后,快要轮到的连诀才明白为什么这边窗口这么慢。

        四周太吵,前面的年轻人不得已扯着嗓子对窗口里坐着的大姐喊了几遍:“李沐阳——”

        户籍登记处的大姐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蹙着眉头问他:“牧羊犬的牧羊啊?”

        “不是!是沐浴阳光的沐阳——”

        大姐两只手极不娴熟地敲打着键盘,伸着脖子在电脑上打字。

        由于过程太漫长,连诀看着年轻人在窗口前来回踱着的步子,怀疑他可能恨不得冲进去自己抢了键盘来输入。

        好不容易轮到连诀,大姐接过他递来的户口本和孩子的出生证明,一边确认一边问:“叫什么名字啊?”

        “连悦庭。”

        连诀将这个想了一路的名字念出口时,心中忽地一软。

        他好像在这一时刻突然理解了沈庭未对于给孩子起名字抱有的热情。

        “——什么?”大姐抬起头皱了皱眉,“你大点声儿!”

        连诀提高了音量:“连悦庭!”

        “——啊?”

        连诀额角青筋微暴,也不禁扯着嗓子喊:“连——悦——庭——”

        17.

        大姐总算听清了,双手在键盘上做好了准备:“哪个yue,哪个ting啊?”

        “喜——悦——的——悦——”

        “庭——审——的——庭——”

        18.

        心悦的悦。

        沈庭未的庭。

        19.

        大姐点了点头,含混地复述了一遍他的话,开始在电脑上操作。

        连诀站在窗口前按耐不住心焦地踱步。

        20.

        在拿到户口本的那刻,连诀的喜悦只持续了半秒。

        他脸色铁青地将户口本递回窗口:“名字错了。”

        21.

        大姐接过连诀黑着脸递回来的户口本,一头雾水。

        “没错啊,不是你自己说得吗?”

        “喜悦的悦。”

        “停水的停。”

        22.

        在连诀语塞的期间,此刻在家里等待的沈庭未与刚出生十天的连悦庭小朋友还不知道。

        在宝宝正式拥有了名字的第一天,

        同时拥有了一个曾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