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3章 房间1303(三)

第3章 房间1303(三)

        季乐水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大,直接撅了过去,他这反应把林半夏吓了好大一跳,赶紧蹲下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拍额头,就在想着要不要打120急救的时候,季乐水总算是醒了。

        只是季乐水醒来后的状态也不太好,脸色惨白的缩在沙发上,怔愣的盯着那扇坐落于房间角落的窗户。

        林半夏小声的叫了他几声名字,季乐水才回过神,用哀求的眼神盯着林半夏,颤声道:“半夏,我还是害怕那个窗户,那真的是扇窗户吗?”

        “是啊。”林半夏安慰着自己的朋友,“就是窗户……”他有些担心季乐水不相信,站起来朝着窗户走了过去,随后拨起了窗户上的插削,将窗户推开了。玻璃窗一开,外面的风声更加刺耳,冰冷的风呜呜的呼啸着,打着旋儿吹打在了林半夏的脸颊上。

        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既无星辰,也无明月,只余下暗色的天空,如同一张吞噬人的大口。

        林半夏打开了窗户,又扭头看向季乐水。

        季乐水见到林半夏将窗户打开的动作,被吓了一跳,抖着嗓子让林半夏把窗户关上,还说那东西会进来的。

        林半夏见他神情激动,不敢反驳,只好点点头,抓住玻璃窗又将窗户关上了。只是他在关窗户的时候,感觉手指好像碰到了一些黏糊糊的东西,但还未来得及细想是什么,便已经将窗户关死了。

        “你看,什么都没有。”林半夏关了窗,走到了季乐水身边,继续安抚着自己的好友,“是不是你看错了?我不走了,就在家里,你明天还要上班呢,先去睡觉吧。”

        季乐水苦笑道:“这怎么可能看错,这房子邪门的很……半夏,你当时怎么想到买到这儿来的?”

        “便宜啊,离我单位也近。”林半夏说,“其他地方我也买不起。”

        季乐水道:“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半夏道:“我知道,你先去休息吧,我就在客厅,有什么事你叫我。”他双手交叉,语气冷静,给了季乐水一种踏实的感觉。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就感觉林半夏的胆子很大,几乎没有能吓到林半夏的东西,无论是蛇虫鼠蚁,还是妖魔鬼怪,林半夏瞧见之后,都是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被吓了一晚上的季乐水的确是累了,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了卧室,躺在床上之后,听着客厅里传来的电视声,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林半夏在季乐水进了客厅后,轻手轻脚的去了厕所一趟,他刚才没敢说,关上窗户之后,他一直觉得手上黏糊糊的,低头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的手指上沾染了很多红色的污渍。

        起初林半夏以为这是油漆什么的,进了厕所后,他将手指放在鼻间嗅了嗅,竟是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是血的味道?难道是季乐水不小心撞在窗户上了?林半夏打开水龙头,洗去了手上的污渍,随后抬步朝着窗户又走了过去。

        这一次,他没有推窗,而是将窗户认真的观察了一遍。之前天色太暗了,他没有注意,这会儿重新观察,才发现这窗户的玻璃上,的确多了什么东西,这些东西乍看上去像是一条条奇怪的纹路,仔细观察后,林半夏才辨识出这到底是什么。

        这竟然是一个个血红的指印,就这么突兀的印在玻璃窗上,若是不经意看去,大约会将其认成窗户上的花纹。

        林半夏看着这些指印蹙了蹙眉,转身进了厨房一趟,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抹布。

        小心翼翼的推开窗,林半夏弯着腰探出身体,打算抹掉窗户上外面的印记,只是湿润的抹布在玻璃窗上来回的擦了一会儿,他的动作便顿住了,他收回了手,看着干净的抹布,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血手印不是在窗户外面印上去的,而是在窗户里头印上去的。

        林半夏转过身,看向自己身后的房间。

        房间里开着灯,不算太暗,屋子里没有什么家具,所以一眼看去,便能将整个房间一览无余。按理说常人看见这种东西,应该立马慌了,但林半夏神情平静,只是去了厕所,将手里的抹布洗了个干净。

        当初买下这个房子的时候,林半夏就有些奇怪,因为房子的价格出奇便宜,同样的地段,不同的小区,足足要贵上二三十万。林半夏也问过中介为什么这里的房价这么便宜,中介的回答是上一任着急出国,想着便宜卖了,赶紧走。

        而直到过户的那天,林半夏才见到了房东一面,那是个有点神神叨叨的中年男人,面色苍白,身体瘦弱,嘴里不住的念着什么,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太好的样子。

        过户之后,房东就彻底消失了,连屋子里的东西都没有带走,现在想来,的确是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林半夏关上窗户,又回到了沙发上,静静的坐下,将电视的声音,调大了几分。

        卧室里,季乐水在黑暗之中睁着眼,盯着自己头顶上的天花板。盯的久了,他生出了一种怪异的眩晕感,身体仿佛位于漩涡的中心,忽上忽下,不断的扭曲变形,他闭了眼,耳旁的风声越发凄厉,在风声里,夹杂着吱嘎一声违和的轻响——床边的衣柜门,忽的开了一个缝。

        这衣柜是上一任房东留下的,有些老旧了,他们没舍得扔,继续用着。只是柜门似乎有些问题,总是会自己打开。

        若是之前几天,季乐水大概不会把这个柜子当一回事儿,但今天他遭遇了太多的事,敏感的神经已经经不起任何刺激。

        柜门一开,他浑身上下便起了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再也不敢睡觉,就这么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半夏……”季乐水叫出了好友的名字,他想要把林半夏叫进卧室来,帮他关上衣柜。

        可是他叫了林半夏的名字,外头的人却没有反应,就在此时,季乐水听到了一种怪异的声响,似乎就是从衣柜里传出来的。

        那是一种黏腻的咀嚼声,就好像衣柜里头有什么东西,在大快朵颐。

        “林半夏。”季乐水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他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很想站起来,可是浑身上下的力气好像被抽走了似得,怎么也动不了。

        咀嚼声越来越大了,季乐水的余光看到了漆黑的衣柜缝隙里,出现了一只血红色的眼睛,朝着外面贪婪的窥探,它似乎注意到了坐在床上动也不能动的季乐水,发出了一丝令人骨寒的窃笑……

        季乐水张大了嘴,他的喉咙好像被死死的扼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的吐出了两个字:“救命……”

        “啪!”卧室里的灯亮了。

        寒冷,僵硬,和恐惧如潮水般褪去,季乐水抬起头,看见了站在床边的林半夏。林半夏担忧的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季乐水却什么都听不见,他好似一尊石化的雕像,硬邦邦的凝固在了原地,做不出一个表情,吐不出一个字。

        “乐水?”林半夏担忧的叫着自己脸色惨白的好友。

        “半夏……”季乐水终于说话了,只是声若蚊蚋,带着不可抑制的颤抖,他说,“半夏……我要搬出去。”

        林半夏道:“好,什么时候?”

        “尽快。”季乐水说,“你也和我一起搬出去吧,这里,这个房子,真的不对劲啊。”

        林半夏没有应声,他叹了口气,在季乐水身边坐下,按住了他的肩膀,让他的身体不再颤抖,才继续说:“我再住几天看看吧。”

        季乐水说:“你听到那个声音了吗?”

        “什么声音?”林半夏问。

        “有人在柜子里吃东西。”季乐水木然道,“好像是在吃肉,好多好多的肉。”

        林半夏起身去看了下衣柜,里面自然是什么都没有,他看着季乐水呆滞的模样,此时也不能判断季乐水到底是真的听见了什么,还是精神状态太差的后遗症。

        “我再在这里住下去,一定会疯掉的。”季乐水抓住了林半夏的手臂,用哀求的语气道,“你也不要住在这里了,这里真的不行的——”

        林半夏道:“我先帮你找房子吧。”

        “好。”季乐水说,“我明天不去上班了,马上找房子……”

        林半夏同意了。

        虽然季乐水看起来疲惫到了极点,但他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都没敢继续睡觉,而是坐到了客厅里,陪着林半夏一起看电视。

        早晨六点多,天终于泛起熹微的晨光。

        季乐水双眼无神的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全是各种各样的房源,到了早晨八点左右,他便开始迫不及待的拨通号码,约起了中介看房。

        季乐水做这些的时候,林半夏都在旁边陪着,他没怎么说话,只是看着季乐水不太正常的样子,眉宇间浮起了些许担忧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