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7章 房间1303(七)

第7章 房间1303(七)

        大约是因为宋轻罗给了季乐水可以解决掉这件事的希望,季乐水的精神状态顿时好了许多,人也精神了,目光炯炯的盯着宋轻罗,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个洞来。

        面对季乐水炽热的眼神,宋轻罗还是表现的很冷淡,他说季乐水住进来可以,但是这屋子只能季乐水一个人住,所以在季乐水精神恢复的阶段,他要去隔壁住。

        季乐水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两个换一换呗,我来这里,你去隔壁?”

        宋轻罗:“对。”

        季乐水道:“不过为什么我住你这里就行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是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

        宋轻罗瞅了他一眼,吐出四个字:“以毒攻毒。”

        季乐水:“……”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林半夏在旁边倒是品出味儿来了,他环顾四周在客厅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箱子,慎重道:“宋先生……如果乐水不小心打开了箱子……?”

        宋轻罗说:“要么他回家吃饭,要么全村来他家吃饭。”

        季乐水:“……”

        林半夏:“……”你还真是有点小幽默啊。

        季乐水遇到这么个超出常识的事,虽然不知道宋轻罗的方法有没有用,但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他不想再看见那些可怖的画面,也不想再自己把自己关进漆黑的衣柜里。

        话虽如此,真要他一个人在这屋子里住,还是有点渗人。于是季乐水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林半夏,林半夏想开口询问宋轻罗能不能陪陪他,就听到宋轻罗说:“有其他人住这里没效果。”

        “这样啊。”林半夏表示遗憾。

        季乐水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见宋轻罗不像是好商量的人,只好委委屈屈的同意了。

        宋轻罗是个干脆的人,确定季乐水要搬过来之后,便把屋子里的规矩说了一遍,规矩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不要动屋子里所有能动的东西,每天乖乖睡觉,乖乖上下班,就没事了。但他还是着重叮嘱了季乐水,让他不打开厨房门,也不要打开客厅里的衣柜。

        季乐水弱弱的问了句如果不小心打开了会怎么样。

        宋轻罗面无表情的着回了他五个字:活着不好吗?

        季乐水瞬间闭嘴。

        林半夏知道季乐水怕自家房子,体贴帮季乐水把行李收拾了过来,季乐水坐在客厅里有点手足无措,小声的问宋轻罗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宋轻罗淡淡的说他又不怕回家,有什么需要的过来拿就行了,让季乐水不要担心。

        季乐水昨天其实都没怎么睡,这会儿倒是有些困了,坐在沙发上打着哈欠。宋轻罗见状,让他直接去客房睡,还说提前体验一下。季乐水想想也是,这白天还有反悔的机会,要是晚上再遇到什么事,那真是跑都跑不掉,他去了客房,简单的铺了被褥之后,倒下便睡着了。

        他睡之后,林半夏为了尽地主之谊,主动邀请宋轻罗去了自己家,还热情的换下了之前睡过的被单,就怕宋轻罗嫌弃。

        好在宋轻罗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冷淡,其实也挺好相处。

        林半夏去冲了杯咖啡,递到了他的面前,宋轻罗半垂的眼眸抬了抬,看见了林半夏手里的东西,摇摇头,道:“我不喝这个。”

        “噢,那喝什么?我家里有牛奶,还有茶。”林半夏迟疑了一会儿,“还有可乐。”

        宋轻罗毫不犹豫:“可乐。”

        林半夏一愣,心想大佬,快乐肥宅水和你的神秘气质不太搭啊。但他还是乖乖的去倒了杯可乐,递到了宋轻罗面前。

        宋轻罗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却微微蹙起眉头。

        林半夏忙问:“怎么了?不喜欢吗?”

        宋轻罗把杯子放下了,嫌弃道:“零度可乐啊。”

        林半夏:“……”哦,原来你嫌弃不够甜哦,他无奈道,“嗯……不喜欢太甜的,家里只有零度。”

        “那算了。”宋轻罗嫌弃的瞅着杯子,好像里面装的不是可乐,而是什么怪兽的汁液。

        林半夏是上一休一,昨天上了班,今天就也休息,只是昨晚折腾了一晚上,他也没怎么睡好,这会儿已经困了。和宋轻罗打了个招呼,林半夏就去卧室里睡了一觉,等起来时,已经太阳当西了。

        林半夏慢吞吞的走出来,看见宋轻罗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林半夏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完整的看到宋轻罗的侧颜。

        不得不说,宋轻罗的长相真是没的说,他五官非常立体,鼻梁挺直,嘴唇也棱角分明,因为肌肤太白的缘故,显得唇色格外的红。还有那长而卷翘的睫毛,此时正懒散的半垂着,看起来睫毛的主人正在小憩。

        林半夏刻意放轻了脚步,但还是把正在休息的宋轻罗吵醒了,他扭头看向林半夏,身体慢慢的移到了沙发的尽头。林半夏见状,便走过去坐到了沙发另一侧,随口和宋轻罗聊了些有的没的,宋轻罗偶尔答上一两句。两人间的气氛还算和谐,直到林半夏问起了那个他想让季乐水打开的盒子里放的是什么。

        “你那些盒子里没放什么危险的东西吧?我怕乐水万一手贱……”林半夏说道。人的好奇心是很致命的东西,你越是让一个人不要做什么,他可能越忍不住。

        “没事,他打不开。”宋轻罗道,“能打开的,都是可以打开的。”他手撑着下巴,一副慵懒的姿态,轻声道,“我还没有鲁莽到随便害死人的地步。”

        “对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模特呢?”林半夏突然想起了这茬。那个模特后来回味起来,还挺吓人的,这季乐水本来就已经被吓破胆了,再吓几次,他真怕季乐水直接进精神病院。

        宋轻罗明显的迟疑了一下,然后小声道:“没事吧。”

        林半夏狐疑的瞅着他。

        宋轻罗被林半夏的眼神搞的有点心虚,声音更小了,险些听不见,但林半夏还是捕捉到了那句飘忽的话,宋轻罗小小小声的说了一句:“死不了。”

        林半夏:“……”只是死不了吗??!!

        宋轻罗在林半夏谴责的目光中,总算是良心发现,道:“算了,还是过去看看吧。”

        他站起来朝隔壁走。

        林半夏赶紧跟在他后头,问他把那塑料女模特藏在哪里了,宋轻罗开始还不愿意说,直到林半夏问了好几句,他才道了声:“床底下。”

        林半夏:“……你睡的床底下?”

        宋轻罗一脸无辜:“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变态,怎么会放在自己睡的床底下,当然是客房了。”

        哦,原来是客房,那可真是太好了——才怪啊!!!季乐水那个倒霉催的不就是睡的客房吗!!!他别一醒来看见那女模特的脑袋滚到床边,当场被吓的魂魄离体了啊!!

        林半夏越想越觉得恐怖,赶紧加快了脚步。

        “咚咚咚。”敲了几声门,季乐水没有回应,林半夏急忙让宋轻罗掏钥匙。

        宋轻罗则一边开门,一边对林半夏说:“他没那么倒霉吧。”

        林半夏绝望道:“他要是不倒霉就不会住在这里了。”

        宋轻罗:“……也是。”

        门一开,林半夏便推门而入,急匆匆的进了屋子,他本来是想直奔卧室,可刚到客厅,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坐着,那人身上穿着那天林半夏之前见到的喜服,长发铺散在沙发上,应该就是林半夏那天见到的塑料女模特。

        果然季乐水这个倒霉催的看见塑料模特了!林半夏心中一紧,立马冲到卧室里,嘴里还叫着季乐水的名字。

        可是他进了卧室,却没有见到季乐水的人,只见到了乱糟糟的床铺。林半夏大惊,叫道:“不好了!!季乐水不见了!!!”

        宋轻罗站在外头,正好和林半夏对上眼神,他的眼神很复杂,林半夏还没看太懂,便听他轻声道:“没不见。”

        林半夏:“啊?那他在哪儿啊??”

        宋轻罗说:“这不就在你面前吗。”

        林半夏环顾四周,却一个人都没瞧见,除了沙发上那个穿着女人喜服背对着他们的塑料模特——等等,塑料模特?林半夏猛然顿悟,一个健步到了女模特的面前,低头一看!果然,塑料女模特的脸变成了季乐水的脸。

        此时的季乐水,正如同塑料模特一般,面无表情的直视着前方,他的身体挺的直直的,仿佛已经失去了人类肢体特有的柔软,变成了硬邦邦的塑料。

        林半夏见到此景大惊,连叫了几声季乐水的名字,可季乐水都毫无反应。他伸手拎住了季乐水的脖子,重重的摇晃着,想要把他从这种僵直的状态中唤醒。可是季乐水却依旧一动也不动,眼睛木然的睁着,连眨眼的动作都没有。林半夏伸出手,狠狠的在他脸上掐了一把,季乐水的脸一点温度都没有,冷的吓人,但好歹还是人类的肌肤,不是塑料材质。

        “宋先生,他这是怎么啦?”林半夏见自己叫不醒季乐水,急忙抬头看向宋轻罗求救。

        “别急。”宋轻罗冷静的说,“你先找找那个塑料模特在哪儿,这屋子她出不去。”

        于是两人便在屋子里寻找起来。

        林半夏心中焦急,先去卧室里寻找了一番,把衣柜都翻遍了,都没找到塑料模特的影子,他正趴在地上撅着屁股想看看床底下有没有藏东西,却感到颈项一凉,有什么凉飕飕的东西落到了他的肩颈上。

        林半夏伸手一抹,竟是摸到了几缕黑色发丝,他忽的意识到了什么,缓缓起头,看见那个塑料女模特,以一种怪异的形态趴在天花板上,她的身体背对着林半夏,头却以一种人类无法做到的姿势硬生生的扭了一百八十度,黑漆漆的眸子阴冷的盯着林半夏。

        林半夏站起来,静静的离开了卧室。

        塑料女模特见到他这动作,似乎是觉得他害怕了,画着浓妆的红唇,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然而这弧度还没持续十秒钟,她便又看到林半夏回来了。这次,他的手里多了一根粗粗的晾衣棍。

        宋轻罗跟在林半夏后头,问他拿晾衣棍干什么。

        林半夏举着晾衣棍,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道:“那个塑料女模特在头顶呢,我把她捅下来。”

        宋轻罗:“……”他缓缓抬头,也看到了自家的塑料模特像个蜘蛛一样黏在天花板上,这要是常人看见,估计当场能吓疯,但林半夏却迅速的无视掉了这件事情不理性的部分,并且思考出了解决方案,自己还真是捡到宝了。

        于是宋轻罗什么话也没多说,对着林半夏做了个请的姿势。

        林半夏撸起袖子就开干,拿着晾衣杆一阵乱捅,那个女模特到底只是个塑料,没有蜘蛛的粘性,很快就被林半夏捅了下来。她的身体落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林半夏本来想把她抱到客厅里去,谁知手伸出去了,却根本抬不起来,他意外的发现眼前这个本来该非常轻的塑料模特,竟是比石头还要重,他用尽了全身力气,她却纹丝不动。

        “我来吧。”宋轻罗轻声道。

        你能行?林半夏本来想问的,这宋轻罗虽然比他高,但身材并不壮硕,反而乍看有些瘦弱,挽起衬衣的袖子,露出颜色如白瓷一般,修长笔直的小臂,弯下腰,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那个女模特抱了起来。只是他显然有点嫌弃自己怀里的东西,没有用公主抱的姿势,而是揪着女模特的肩膀,跟拖沙袋一样把她给拖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林半夏乖乖的跟在后头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去我客房的衣柜,给她找条裙子。”宋轻罗淡淡道。

        此时这女模特身上只穿着简单的内衣,林半夏没多想,按照宋轻罗所言去了客房,随便找了条睡裙。

        “给她换上。”宋轻罗又继续说。

        林半夏道:“这……这有什么说法啊?”

        宋轻罗道:“你给她换上就知道了。”

        林半夏只好照做。

        裙子换上之后,宋轻罗就把塑料女模特放到了季乐水的对面,让女模特进入了季乐水的视线。

        季乐水原本一动也不动,在看到女模特后,竟是开始缓慢的眨了眨眼睛,随即五官也恢复了生动,只是他手里做的动作却让林半夏愣在了原地。只见恢复了生机的他,脸上露出了快乐的笑容,伸出手来,抓住了女模特的裙摆,用手小心翼翼的捻了捻裙子的布料,感叹道:“蚕丝的啊,真想试试看。”

        林半夏:“……”

        宋轻罗:“……”

        气氛安静了片刻,宋轻罗便若无其事的对着林半夏道:“你来还是我来?”

        林半夏结结巴巴:“来,来什么?”

        宋轻罗说:“给他两耳光。”

        林半夏道:“我来!我来!”

        宋轻罗:“……”

        林半夏在动手之前,突然有点良心发现,问了句:“打完就能醒了?”

        宋轻罗无情道:“打吧,两巴掌不醒,就再来两巴掌。”

        林半夏看着季乐水那痴迷的神情,心说兄弟啊,我这是为了你好,让我打总比让一不熟的邻居玷污了你的身子强吧,别怪我啊!想完,就啪啪来了两下,可谁知季乐水却看也不看他,依旧沉迷的盯着女模特身上的服装不肯挪眼。林半夏见状,赶紧又来了好几下,直到第七下下去,季乐水眼神里的沉迷才渐渐退去,理智逐渐复苏。

        季乐水茫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面前是女模特,又看了看林半夏,带着哭腔道:“林半夏,你打我干嘛?”他说着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身喜服,头顶上还顶着个巨重无比的凤冠,顿时惊了,“卧槽,你不但打我还给我玩换装??你好变态哦。”

        林半夏:“你要不要脸啊,你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没点逼数吗?”

        季乐水:“那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同时看向宋轻罗。

        宋轻罗摊手,示意自己也很无辜,然后指了指女模特,道:“她干的。”

        季乐水说:“呵,你可别骗我,她就是坨塑料疙瘩,还能帮我换装?”

        宋轻罗道:“你现在看见她穿的裙子什么感觉?”

        季乐水闻言扭头看向模特,盯了一会儿后,迟疑道:“想把她的衣服脱下来。”

        林半夏闻言,心想季乐水你个单身狗连女模特都不放过,还骗我有女朋友了,正想骂几句,就听见他的好朋友羞涩的补了一句:“好像我穿也挺合适的。”

        林半夏:“……”

        宋轻罗说:“你看。”

        “哈?你什么意思?意思是看见这个女模特身上的衣服,我就会想穿?”季乐水终于明白了。

        宋轻罗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季乐水愣了愣,随后一拍手,惊喜道:“那把这个模特摆在商场里面,岂不是特别赚钱。”

        林半夏:“……”你可真是商业鬼才。

        宋轻罗道:“是啊,他们也是这么想的。”他拍了拍女模特的脑袋,淡淡道,“我就是从商场里把她淘回来的。”

        他在沙发上坐下,随口说起了这个女模特的来历。

        女模特起初出现,是在一家新开业的商场里,一家比较偏僻的服装店,买下了这个模特。那服装店起初也没当回事,只是时间久了,就发现只要客人来,一定会看上这个女模特身上穿的衣服,而且若是几个顾客同时到店,还会因为都想买这套衣服吵起来。

        就这么闹了几次,店家也发现了商机,开始往女模特的身上套一些特别昂贵的服装。若要说什么衣服贵,那当然要属婚纱了,一套下来几十万上百万的都有,这么一套套的卖着,店家赚的盆满钵满。

        欲壑难填,赚的手软的店家兵并不知足,他开始有意识的搜罗各式各样的旧婚纱,无论什么款式,只要一到这个女模特的身上,就定然会被飞快的买走,无一例外。

        如果故事只是沿着这个路线继续发展下去,或许也算不得什么麻烦的事。

        然而某个天气阴冷的下午,店主在一个二手服装店里,看上了一套漂亮的中式刺绣喜服。

        那套喜服虽然出现在二手店,但外表崭新,上面华丽的刺绣无比的夺人眼球,就算店主是男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也不由的心动了。他当即决定买下,顺便还问了二手店的老板,这套喜服的来历。

        二手店的老板说:“这喜服啊,是我从乡下收来的,保存的特别好,据说是个地主家的媳妇穿过的衣裳,你看看这料子,这刺绣的手法,都是最顶尖的那种。”

        店主说:“哦,那怎么流落到了乡下?”

        老板道:“我哪儿知道,听说是地主家后来衰落了,新娘子就把喜服卖了。”

        店主道:“这样啊。”他仔仔细细的把喜服检查了一遍,却在袖口内侧,发现了一些黑色的痕迹,他用手摸了摸,又用鼻子嗅了嗅,立马蹙眉道,“老板,你不厚道啊,你说这喜服是新娘子卖的?”

        老板说:“对啊。”

        店主道:“那袖口里头,怎么有血啊。”

        老板愣了愣,有些慌:“你别胡说啊,这怎么可能有血呢!你不想买就别买了!多的是人要呢!”

        “多的是人要?”店主说,“还有谁要过?”

        老板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店主步步紧逼,甚至还威胁要报警,最后老板扛不住了,老老实实的告诉了店主实情,说这衣服其实卖出去过几次,只是每次买的人都会回来退货,要么是婚礼取消了,要么是店铺倒闭了,很是邪门。

        店主听到这故事,瞬间来了精神,抓着喜服的衣袖抖了抖,笑眯眯道:“既然如此,老板你可要给我个实惠的价格啊。”

        “你知道了还要买?”老板也有点吃惊。

        “为什么不买,又不是我穿。”店主无所谓的道,心里想着,反正有法子卖出去,而且这喜服这么精致,肯定可以卖个漂亮的价格。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看见恐怖的东西怎么吧?

        季乐水:尖叫,哭泣,狂奔。

        林半夏:拿……晾衣杆……捅?

        宋轻罗:……

        季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