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9章 房间1303(九)

第9章 房间1303(九)

        第二天早晨,林半夏起来的时候没瞧见宋轻罗,倒是看到了精神抖擞准备去上班的季乐水。

        季乐水还是不敢进这屋子,连门也不敢敲,而是打电话叫林半夏在外面见的面。

        两人聊着天出了小区,在附近公交站台处买了早餐,吃的津津有味。林半夏问季乐水昨天晚上有没有见到什么,季乐水摇摇头,说自己睡的很好,什么也没有见到,就是后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醒了一次,好像感觉客厅里有人在走动,但他却没有生出害怕的感觉,很快就再次睡了过去。

        林半夏闻言瞬间放下了心,心想那个宋轻罗果然还是有点本事在身上的。

        不过季乐水却显得有点忧虑,嘴里啃了口油条,含糊道:“林哥,你说那宋轻罗家里头,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还有我为什么会在咱们屋子里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半夏道:“我也不清楚。”

        “仔细想想有点吓人。”季乐水犹豫道,“林哥,等这事儿完了,你还是和我一起搬出去吧,这房子真的不能久住的。”

        林半夏说:“我考虑一下。”

        季乐水也知道林半夏的一些事情,所以听到他委婉的拒绝,深深叹了口气,最终放弃了继续劝说。

        公交正巧来了,两人各自上了公交。

        林半夏单位的上班时间一般是从早上十点到凌晨六点,上一天休息一天,如果那天事情不多,还可以早点溜走。

        林半夏到了单位,瞧见了刘西,刘西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而是脸色难看的坐在座位上,低着头摆弄着手机。

        林半夏走到他旁边,拍拍他肩膀,道:“今天来的这么早?”

        “卧槽!!!”刘西被林半夏吓了好大一跳,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捂着胸口,瞪眼说,“林哥,你别吓我啊,人吓人,吓死人啊。”

        林半夏道:“怎么了,今天怎么一惊一乍的。”

        刘西说:“你还不知道吧?”

        林半夏:“知道什么?”

        刘西压低了声音:“王金谯死了……”

        林半夏一愣,想起自己前天还见过这人,那人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怎么会突然死了?于是他理所当然的问了句:“怎么死的?”

        刘西道:“不知道啊,这会儿警察也在调查呢,说是昨天晚上守夜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作,死了……”

        林半夏听的直皱眉。

        “而且要是只有这件事也就算了吧。”刘西低声道,“你记得那天我们运过去的尸体吗?”

        林半夏点点头。

        刘西说:“我听小道消息说……尸体不见了。”

        林半夏不可思议道:“不见了?这都进了殡仪馆了,还能不见了??”

        刘西一拍大腿:“你不敢相信是吧?我也觉得吓人啊!!这他娘都进殡仪馆了,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尸体运走?”

        林半夏:“那么多监控呢,难道没有报警?”

        刘西说:“怎么可能没报警!!发现死人之后,警察立刻过去了,最最最邪门的事情就是,警察过去之后,发现所有能看到案发现场的监控都坏了……”

        林半夏不说话了,觉得这件事过于巧合,他又响起了他和刘西在车上听到的那种动静,不是他不想告诉刘西发生了什么,而是有的话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他难道要告诉刘西,那些碎的不能再碎的尸体,在动?就算说了,恐怕也没人会相信。

        “你说谁那么无聊,会来偷这种尸体啊,我们当时又不是没看到那尸体都成什么样子了,偷回去有啥用啊。”刘西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脸瘆得慌,“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林半夏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刘西叹口气。

        王金谯所在的殡仪馆,和他们单位有紧密的合作,王金谯出事之后,警察也过来调查了情况,询问了几个和王金谯有接触的人。林半夏也被问到了,他没什么可隐瞒的,一五一十的把情况说了一遍。警察没发现什么问题,便又去询问其他人了。

        林半夏觉得屋子里有点闷,招呼着刘西一起出了室内,站在外面喘口气。

        刘西烟瘾大,这会儿点上了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的津津有味,林半夏低着头给季乐水发着微信,季乐水回的很快,看来今天没出什么大问题。

        刘西正抽着烟,忽的道:“哎?你看那是谁?”

        林半夏抬头,朝着刘西看的方向望了过去,看见在不远处的警车旁边,站着一个消瘦的身影,正是那一日,车祸出事之后,仅剩下的那名女子。不过一天功夫,她竟是瘦脱了形,脸颊凹陷,眼下一片青紫,此时她正在朝着这边打量,虽然隔得很远,但是她那阴郁冰冷的眼神,却依旧让人感到了不适。

        刘西的眼神和她对上了片刻,便不自在的迅速移开了,他低着头,觉得自己的头皮有点发麻,道:“林哥,这人好吓人啊。”

        旁边的林半夏却没理他。

        “林哥?”刘西疑惑的用余光瞟向林半夏,发现林半夏正蹙着眉头,聚精会神的盯着那女人看,眼神很是奇怪,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似得。

        “林哥?”刘西又叫了一声。

        林半夏这才回神,若无其事的问了句怎么了。

        “你看到什么了?”刘西问。

        林半夏说:“没什么。”他说完,道了声回去了,就转身回了屋子。他当然看见了什么,那个一直跟随着女人,如同影子一般存在的东西,没有再跟在女人的身后——这次,她以一种扭曲的姿态,趴上了女人的后背。她的头垂在女人的肩膀上,黑色的长发和女人的长发混合在一起,乍看上去,就好像一个人长了两个脑袋似得。

        林半夏在看她的时候,女人也抬起头,朝他投来了目光,那目光死气沉沉,却又状似癫狂,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林半夏走后,刘西也赶紧跟着进了屋,女人站在原地,盯着林半夏和刘西消失的地方很久很久。

        林半夏进屋后,随口问起还在做笔录的警察,说那个家属怎么在外面。警察头也没抬,说不是警察局找过来的,那女人听说家人尸体不见之后,坚持要来殡仪馆和林半夏他们单位看看情况,这毕竟不犯法,警察也管不着。

        好像的确是这么个道理,林半夏想,如果是他,发现亲人尸体不见了,一定也会四处寻找。

        但是刘西却有些坐立不安,他进屋之后就有些焦躁,时不时的凑到窗口朝着外面看上一眼,嘴里嘟囔,怎么还没走。

        林半夏说:“你看什么呢?”

        “她怎么还不走啊。”刘西搓着手,有点紧张,“我每次一瞧见她,就觉得不舒服,林哥,你有这种感觉吗?”

        林半夏道:“有点吧。”

        刘西说:“哪止有点……”他站在窗口,又点了根烟,念叨着,“她过来干嘛呀,尸体又不是在我们这里不见的。”

        林半夏安抚的拍了拍他肩膀。

        今天一整天都没什么工作,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接到一个活,说是有人跳楼了,让他们派两个人过去清理一下现场。

        和林半夏他们一起值班的同事去了两个,办公室里便只剩下了林半夏和刘西。

        刘西靠在座位上,用手机刷视频,林半夏闲着没事,靠在椅子上打瞌睡。

        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林半夏睡的正数,旁边坐着的刘西突然猛地抖动了一下,下个动作就是惨叫一声,把手里的手机直接扔出去!

        那手机正好扔到林半夏面前的桌子上,声响直接把他吵醒了,他揉着朦胧的睡眼,莫名其妙道:“刘西?你怎么了?”这手机是刘西新买的,平日里跟个宝贝似得用着,又是手机套又是钢化膜,怎么今天说扔就扔了??

        林半夏拿到手机,想还给刘西,可他刚递出去,刘西就像是见到鬼似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叫道:“别别别!!!别给我看!!”

        林半夏:“什么?”

        刘西说:“你看看,你看看手机屏幕!手机屏幕!!”

        林半夏迷惑的翻过手机一看,看见手机屏幕上,暂停了一段视频,视频清晰度很高,一眼就能看出是在室内,没什么可怖的内容。当他点了播放键,仔细的看了三秒之后,林半夏便明白了刘西的恐怖源自何处了。

        这个视频,是殡仪馆的摄像头拍下来的。

        视频里,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休憩,虽然有些模糊,但从穿着打扮上,林半夏还是辨识出了他的身份——正是昨夜暴死在殡仪馆里的王金谯。

        林半夏微微一愣,道:“这不是殡仪馆的录像吗?怎么会在你的手机里?”

        “我,我不知道啊。”刘西颤声道,“而且据说他们的监控全都被破坏了,这录像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手机里头??”

        林半夏沉吟道:“要不要报警?”

        刘西说:“报警?可是报警了我说不清楚啊,会不会把我直接抓进去了??”

        就在两人讨论之际,录像里的王金谯却好像被什么声音吸引,从椅子上站起来四处张望起来。

        刘西颤声道:“他……听见什么了?”

        林半夏没有出声,两人盯着手机屏幕,静静的观察着接下来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为什么那个女人的眼神会让人感觉不舒服呢?

        宋轻罗:为什么呢?

        林半夏:难道是……

        宋轻罗鼓励的眼神。

        林半夏:她看不起穷人?

        宋轻罗:……

        女人: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