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22章 死神的欢宴(四)

第22章 死神的欢宴(四)

        “啊!!”发出惊恐的叫声,牟馨思顾不得其他,抓起衣物便踉跄着朝外面跑去,她还未跑到门口,便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猛地一滑,朝着地面扑了上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万幸的是她手里抱着柔软的衣物,没有摔到头部,但还是听到自己的脚踝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碎响。

        “啊——”牟馨思吃痛惨叫。

        “牟馨思,你没事吧??”外面守着的贺槐安听到了牟馨思的惨叫,焦急道,“你怎么了?”

        “头发……头发……”牟馨思尖叫道。

        “什么头发?我进来了?”贺槐安急道。

        “别,别,我没穿衣服。”牟馨思奄奄一息,但还是有些要面子,“你等着,我待会儿自己出来……”她艰难的翻过身,又看向了头顶上的天花板,那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她刚才看到的可怖景象。

        脚踝似乎扭伤了,牟馨思艰难的穿好衣服,一瘸一拐的出了门。

        贺槐安看见牟馨思狼狈的模样,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好像看见了奇怪的东西。”牟馨思含糊道。

        贺槐安说:“什么?”

        “可能是我看错了。”牟馨思摇摇头。

        贺槐安还想再问,牟馨思却不再理会他,转身摇摇晃晃的朝着屋子里去了。贺槐安看着她的背影,露出担忧之色。

        在堂屋里坐着的林半夏等来了晚归的宋轻罗,随后向他说了今天在院子里发生的事。

        宋轻罗听后去检查了棺材,还包括棺材里死掉的人,最后得出了一个让人不太愉快的结论,这几个关在棺材里的人,大概率是被活活饿死在里面的,因为他又在棺材的侧面,发现了几个浅淡的牙印,想来是饿狠了,才下了口。

        这个结论他们没敢告诉村长,毕竟村长现在的精神状态也不好,知道这件事有害无益。

        因为今天发生的事,大家都没什么兴趣吃晚饭,于是桌子上只出现了林半夏宋轻罗外加贺槐安,宋轻罗问牟馨思人呢,贺槐安说她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扭了,这会儿正在床上休息。

        “出什么事了么?”宋轻罗问,“怎么突然把脚扭了。”

        “不知道,她好像精神状态不太好。”贺槐安说,“可能是生病了。”

        宋轻罗微微蹙眉:“你多注意一下她。”

        贺槐安点头。

        吃过晚饭,简单的洗漱之后,林半夏便上床睡觉了,这个房间和他之前的卧室构造其实有点类似,床的旁边就立着高大的衣柜,衣柜有半扇门关不上,便开了一个缝隙。林半夏本来该有些困的,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宋轻罗躺在他的旁边,轻声问他怎么了。

        “那个衣柜黑洞洞的。”林半夏说,“看着有点让人不舒服,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场景。”

        宋轻罗:“……”

        林半夏:“你怎么这个表情?”

        宋轻罗说:“我只是在想。”

        林半夏:“想什么?”

        宋轻罗:“想要不要告诉你,你在哪里见过。”

        林半夏想了想,说:“还是不要了吧,万一想起来,我更害怕了怎么办。”然后起来用凳子把柜子缝隙压着,这才感觉好多了,躺回床上后,没一会儿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宋轻罗心想你这怕是要气死你家门牌号了,好不容易努力的吓了你那么多次,结果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正好不在家,仔细想想,真是有点惨。

        夜色降临,村子里安静了下来。

        陷入沉沉睡眠中的林半夏,被一阵喧哗声吵醒,他朦胧的睁开眼,发现外面闪烁着灯光,伴随着人吵闹的声音。他看了眼时间,此时才凌晨两点,离天亮还早着呢。身旁的宋轻罗不见了踪影,或许是比他还早被吵醒,已经去外面了。

        如此想着,林半夏披了件外套打算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刚走到门口,却看见宋轻罗推门而入。

        “怎么了?”林半夏含糊的问。

        “没事,是村长和自己的亲戚闹了矛盾,在外面吵架呢。”宋轻罗说,“我们就别出去了,被他们看见不太好。”

        林半夏听着激烈的争吵声,迟疑道:“吵这么厉害,不会出事吧?”

        宋轻罗道:“村长说没什么事。”

        “那好吧。”林半夏又躺回了床上。

        睡在他们隔壁的贺槐安和牟馨思,也被争吵声吵醒了,贺槐安醒的比较慢,正在纠结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外面的声音却已经停了。他迷迷糊糊的看向睡在隔壁床上的牟馨思,发现她整个人都蜷成了一团,他小声的问了句:“小思,你没事吧?”

        “没事。”牟馨思含糊的应了声。

        听到她的声音,贺槐安心里安定了许多,闭上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牟馨思却怎么都睡不着,她前半夜一直半睡半醒,好不容易眯了一会儿,又被吵闹声弄的睡意全无。本来身体已经困倦到极点,可是神经却紧紧的绷着,无数光怪陆离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攒动,让她始终无法入眠。

        刺耳的吵闹声让她感到内心深处浮起一阵暴躁的情绪,她强行将头埋在被褥里,想要抵御那讨厌的声音。

        也不知吵了多久,外面吵闹声终于消停了下来,整个院子灯光暗下,再次潜伏在了深沉的夜色里。

        牟馨思闭着眼,强迫自己入睡。

        可是她还未睡着,耳朵便捕捉到了一种奇怪的响动……哒哒……哒哒,有人在轻轻的敲着他们的房门。那声音太小,太微弱,让她想起了白天时,那个被敲响的棺材。

        “有……谁在外面吗?”牟馨思吊着嗓子,颤声问道。

        没有回应。

        哒……哒……哒……声音还在继续,一下又一下,好似敲击在牟馨思本来就已经足够脆弱的神经上。

        “到底是谁?能不能不要恶作剧了!”牟馨思终于受不了这声音的折磨了,她刷的一声从床上坐起,咬着没有血色的唇,走到了门边。他们房间的门,是村子里最普通的木门,不太结实,和门框相接的地方,甚至还有一条缝隙,可以看到门外的光景。昨天入住的时候,牟馨思还在埋怨这门缝漏风,没想到今天,这门缝倒是让她生出了感激之意——至少,她可以透过门缝,先朝外面看上一看。

        院子里经过刚才的吵闹,已经重归于黑暗与寂静,今晚无雨,却有风。风透过门缝,吹在了牟馨思的脸颊上,她觉得有些冷,便用手轻轻的抱住了胸。她的目光,透过狭小的门缝,勉强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形。没有人站在她的门外,可那个声音,分明就是从门板上传来的。

        某种不详的感觉,让牟馨思收回了目光,她的肌肤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白毛汗,明明什么也没有看到,她却感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就好像黑暗里,有一个无法承受的答案在等待着她揭晓,只要知道,结局便是癫狂。

        声音还在继续,但牟馨思已经无心探究了,她木着脸,缓缓的回到了床上,用力的将自己裹入了被褥里,无神的眼睛,沉默的凝视着还在发出声音的木门。

        时间在她身上,仿佛凝固了一般。

        那时隐时现的敲击声,好像一把锋利的小刀,在顺着牟馨思的肌肤划下,剖开了她的头骨,顺着脊椎,到了尾椎。她甚至产生了一种怪异的错觉,周遭的空间开始扭曲变形,所有她听到的声音,都隔着一层厚厚的膜。

        天什么时候亮啊,天还会亮吗?牟馨思睁着眼睛,绝望的等待着。

        贺槐安安稳的睡到了天亮,他的闹钟在早晨六点半准时响起,熟悉的音乐,把他从梦境中唤醒。他睁开眼,懒散的打了个哈欠,如同往常一般,慢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

        然而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屋内的另一张床时,却被床上的人吓了一跳,贺槐安定睛一看,才发现是牟馨思坐在床上,用被褥裹着身体,她的脸上没有表情,脸色惨白,乍看上去,像个石膏做成的人偶。

        这个模样的牟馨思,把贺槐安吓的心中一跳,他迟疑道:“小思……你没事吧?”

        牟馨思听了他的声音,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看着他。

        贺槐安被牟馨思这眼神弄的有些发毛,他颤声道:“小思,你怎么了?”

        牟馨思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她的声线没有一点起伏,让贺槐安感到了一种不适,他试探性道,“什么声音?”

        “有人在敲门。”牟馨思说,“有人在敲门。”

        贺槐安强笑道:“有……有吗?”他什么也没听到。

        “有啊,你听。”牟馨思咧开嘴,露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她竖起手指,做了嘘的手势,“你听,敲了一晚上,还在敲呢……”

        贺槐安意识到了牟馨思有些不对劲,他赶紧穿好衣服,叫牟馨思和他一起出去见见宋轻罗,可牟馨思却动也不肯动一下,她摇着头,固执的说门外的东西还在,还在敲门,她不想出去,她害怕。

        无奈之下,贺槐安只好决定自己出去把宋轻罗他们叫过来,他慌乱的走到门口,打开了木门,正欲往前跨一步,却忽的顿住了。

        贺槐安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悬空的脚,正在清晨的风中微微摇摆,他抬起头,看见了脚的主人那张吊在悬梁之上,已经变得青紫狰狞的脸。

        有人死了。

        就这么吊死在了屋外的悬梁上,他的脚被微风吹动,一下又一下的砸在脆弱的们板上——这就是牟馨思听了一夜的敲门声。贺槐安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尸体吓了个措手不及,猛地后退了好几步,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他脸色铁青,看着门口的尸体,又看了一眼瞪着眼睛没有表情的牟馨思,感到一股凉气顺着自己的后背,窜到了脑子里。

        “你看,你看,果然是他在敲门。”本来悄无声息的牟馨思,却大声的笑了起来,她拍着手,用欢快的声音道,“门外真的有人,不是我出现幻觉了,我没有疯!!”

        贺槐安半晌都没有说出话,他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直到浑身都要被风吹的凉透了,才踉跄着站起来,低声道:“小思,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宋

        先生他们。”

        牟馨思没说话,继续笑着。

        贺槐安狼狈的跑出了屋子,带着满脸惊惶的神色,找到了刚刚起床的宋轻罗和林半夏。林半夏刚穿好衣服,就看见贺槐安衣衫不整的冲了进来,满目惊恐,道:“不好了,宋先生,出事了——”

        宋轻罗说:“怎么了?”

        “有人吊死在了我们门口!”贺槐安勉强冷静了下来,他其实也见过不少死人了,可最让他感到恐惧的,不是那个吊死的人,而是牟馨思的状态,他说,“牟馨思的情况也不太对劲,我不知道她怎么了。”

        宋轻罗道:“过去看看。”

        一行人便又回到了贺槐安住所,那具尸体还吊在他们的门口,时不时随着风,轻轻的荡着,乍看上去,简直像是人还活着似得。作为一个长期收尸的人,林半夏知道吊死并不是一种舒服的死法,通常吊死的人会经历好几分钟极为痛苦的窒息时间,死后双眼暴突,舌头伸长,很是狰狞。眼前这个人的模样完全符合吊死的特征。

        “先把尸体取下来吧。”宋轻罗说。

        “好的。”贺槐安点点头。

        “牟馨思,你没事吧?”林半夏进了屋子,看见牟馨思缩在床上,用厚厚的被褥裹着自己的身体,她听到林半夏的问话,也只是抬了抬眼眸,含糊不清的吐出了一句:“没事。”

        宋轻罗也进了屋子,他看见牟馨思的模样,没有说话,缓缓的将手伸到了牟馨思的面前,他的手心里,放着那一黑一白两枚骰子。用意已经十分明显。

        “不,我不要!”本来没什么精神的牟馨思,看见这两枚骰子,仿佛受惊了一般,朝着身后猛地退了退,“宋先生,我没有疯——我不用测试灵感——”

        宋轻罗轻声道:“别怕。”

        “我不要,我没有疯,我好好的……”牟馨思崩溃的大哭起来,说什么也不肯掷骰子,好像宋轻罗手里的东西不是骰子,而是什么杀人的利器。

        宋轻罗沉默片刻,道:“你总不会想死在这里吧。”

        牟馨思猛地息声。

        宋轻罗说:“来吧。”

        牟馨思颤抖着伸出了手,捏住了那两枚骰子,随后在崩溃的哭泣声中,将两枚骰子轻轻的掷在了床板上。骰子旋转,落定——黑为9,白为8,89点。

        就算林半夏不太清楚,但他也知道,这个数值非常高了,可牟馨思却笑了起来,她道:“你看,宋先生,我没有疯,我还好好的,我没有疯呢。”

        宋轻罗收回了骰子,下一句话就是对贺槐安说的:“今天中午之前你送她出村。”

        贺槐安道:“这……这么急吗?”

        “你看她现在的状态。”宋轻罗冷冷道,“挨得过今天晚上?”

        贺槐安反驳不了。

        “走,半夏,和我检查一下尸体。”宋轻罗不再理会二人,叫着林半夏出了屋子。

        两人在门口,对尸体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可无论怎么看,这人都像是自杀,身上没有任何外力介入的痕迹,林半夏说:“要不要通知村长?这人村长应该认识吧。”

        宋轻罗道:“我去找找他。”

        说着出去了一趟,很快又回来了,说村长不在家里,可能昨天半夜就出去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

        林半夏愁道:“那现在怎么办呀,就放着他在这里?”

        “抬到堂屋里去吧。”宋轻罗看了眼表,“先吃个早饭,其他的再说。”

        于是两人淡定的去吃早饭了,当然吃之前也问了贺槐安和牟馨思要不要吃。两人显然都没什么胃口,牟馨思在得知自己要被送走之后,便安静下来,也不笑,也不说话,就这么沉默的缩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贺槐安也有点饿了,但是他担心牟馨思,不敢放她一个人,就说自己晚点再去吃。

        早饭是简单的压缩饼干,陪着矿泉水,东西不多了,他们只能省着吃,宋轻罗胃口不佳,只吃了两口便停下了。林半夏怕剩下几天不够,也没敢多吃,勉强的糊弄了几口,吃了个半饱后问宋轻罗接下来怎么办。

        “去溪边看看。”宋轻罗说,“我昨天下午出去了一趟,遇到了那天我们在送葬队伍里看到的那个姑娘。”

        林半夏道:“捧脑袋的那个?”

        “嗯。”宋轻罗道,“她告诉了我之前同事死的具体地方,我想去看看。”

        林半夏说:“我和你一起吧。”

        “好。”宋轻罗同意了。

        两人出门之前,又去看了贺槐安和牟馨思,和刚才相比,牟馨思的状态好了一点,开始尝试着下床活动了。贺槐安则坐在旁边低着头做记录,若不是刚处理掉门口的尸体,这气氛看起来还真是和谐。

        “你们去吧,注意安全。”贺槐安说,“天再亮一点,我就送她走,不过看起来马上要下雨了,你们记得带雨具啊。”

        “好。”宋轻罗说,“把她送回去了也不用急着回来,安全第一。”

        贺槐安点点头,看着两人走了。此时窗外的天空又变得阴沉沉的,明明已经是早晨,却让人感觉不到黎明的到来,呼啸的风卷着叶片吹打着并不牢固的窗户,贺槐安看了一眼安静的牟馨思,起身将门关上了。

        宋轻罗提前穿好了雨衣,才和林半夏一起出门。

        去小溪的路上,林半夏随口问起了骰子的事,说那骰子的数值,到底应该怎么判定。

        “之前说过,骰子是指精神污染的程度,所以1-6,是精神状态极好,96-100,则是濒临崩溃的危险值。只要过了96这个数字,就说明那个人的精神离崩溃不远了,在这种状态下,极有可能出现各类的幻觉,同时也会干出过激的事。”宋轻罗漫不经心的解释着,“况且现在还有别的东西在对人进行影响,牟馨思那个状态,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可能今天晚上精神值就会突破危险值。”

        林半夏哦了声,又问:“我为什么不用骰呢?”

        宋轻罗平静道:“因为我不想你智障的身份暴露在其他人面前。”

        林半夏:“……”

        宋轻罗:“开个玩笑。”

        林半夏扯了扯嘴角配合的哈哈了两声。

        说话之际,两人已经到了溪边,看见了村民们口中的溪流,不,与其说是溪流,这倒更像是一条河,涛涛流水奔腾而下,朝着山谷深处去了。这似乎是一条山泉,从深山里流出,却因为近来雨水太过丰富的缘故,水量大增。

        宋轻罗走到了几块光秃秃的石头旁边,说:“之前郝永年,就是淹死在这里的。”

        林半夏看了一下,说:“这水也不深啊,怎么会淹死。”

        两人正说着话,旁边却传来了脚步声,宋轻罗对林半夏使了个眼色,两人默契的躲到了旁侧的树林里。

        片刻后,林中的小道里出现了一个挑着扁担的小姑娘,那姑娘年纪不大,身材也很瘦弱,却挑着两个巨大的水罐,她熟练的走到了小溪旁边,慢条斯理的将两个水罐灌满溪水。

        “咦,又是她。”林半夏小声道,“我们还真有缘分。”

        “是啊。”宋轻罗说。

        “要出去和她打个招呼吗?”林半夏问。

        宋轻罗思量片刻,点点头:“正好,我还有事情问她。”

        说着两人便从树丛里钻了出来,那小姑娘正在低头取水,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一看,瞧见两个大男人,被吓了一跳,差点没叫出声来。

        “你好。”宋轻罗轻声道,“我昨天下午见过你。”

        小姑娘定睛一看:“哦……是你呀。”她瞧见宋轻罗,脸颊红了一半,用手轻轻将发丝捋到了耳后,“你怎么跑到溪边来了。”

        宋轻罗不答反问道:“这里不是死过人么?你还在这里取水?”

        “那也没办法呀。”小姑娘道,“村子就这一个水源,不喝这里的水也不行的。”

        宋轻罗道:“我叫宋轻罗,这是我的朋友林半夏,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说:“我……我叫蒋若男。”她瞟了林半夏一眼,“你和你的朋友……还不走吗?这个村子,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林半夏道:“你知道些什么吗?”

        蒋若男没有吭声,但犹豫的神情,已经给了林半夏答案。林半夏见此情形忙道:“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帮村子解决问题,你要是知道什么能说的就告诉我们吧,万一那些小事能给我们提供线索呢?”

        蒋若男还有些迟疑,宋轻罗轻声道:“算了,半夏,她不想说别逼她了,她只是个小姑娘而已……”

        林半夏闻言一愣,正在想这话不是宋轻罗那冷淡的风格呀,却听到蒋若男那边声音微弱的开了口,她说:“我的确……看到了些什么。”她抠着手指,声音越来越低,“我亲眼看见了你们的同伴,溺死在了小溪里。”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不让别人发现我这个特殊的智障身份?

        宋轻罗:你装害怕?

        林半夏:哎呀,哎呀,这是什么呀,呜呜呜人家好怕怕哟,噫呜呜噫。

        宋轻罗:……

        林半夏:你脸色怎不好看?

        宋轻罗:其实你智障一点也挺好的。

        林半夏:……

        改个bug,骰子没有0,只有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