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23章 死神的欢宴(五)

第23章 死神的欢宴(五)

        林半夏眼前一亮。

        “那天我来打水。”蒋若男说,“看见他在溪边滑了一跤,然后……脑袋就卡进了两块石头的缝隙里,我想帮忙的,可、可怎么都拔不出来。”她垂了眼眸,语气里带上了一丝颤抖,“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巧合的事,那两块石头,好像有生命一样,牢牢的卡着他的头……后来他就死了,我怕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后会误会我,就没说。”

        宋轻罗道:“他是也是来河边取水的?”

        “应该不是吧。”蒋若男回答,“我没有在河边看见取水的工具。”

        宋轻罗沉吟片刻,又问了个问题,他说:“你们村子里死的所有人死因和地点是否都记录下来了?”

        “记下来了。”蒋若男说,“全都在何家爷爷那儿,他辈分高,又懂治病,一般尸体都是先抬到他那儿去的。”她说,“不过我不建议你们去他那里,他……不太喜欢外乡人。”

        宋轻罗说:“对了,你们死的第一个人,是什么时候?”

        “三月的中旬。”蒋若男说,“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天气格外的好,山上的雪开始化了……那人在溪边洗完衣服往回走,谁知走到半路滑了一跤,就这么把自己的给脖子摔断了。”

        蒋若男说完话,罐子里的水也满了,她小心翼翼的挑起水罐,准备往回走。林半夏看向宋轻罗:“要去吗?”

        “去。”宋轻罗点头。

        两人虽然没说去哪儿,却已经心知肚明。

        贺槐安到底是没能等到天空亮起来,宋轻罗和林半夏出去了一个小时左右,天空就开始下雨了。豆大的雨滴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在蓬松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个小小的坑洞。

        牟馨思换好了衣服,收拾了行李,静静的坐在贺槐安的身边,她看着窗外,眸子里透着忧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贺槐安道:“我们走吧。”看来这天气,是好不了了。

        “去哪儿?”牟馨思问。

        “当然是送你出村子。”贺槐安有点焦虑,“你等着,我去找雨具,马上就回来。”

        牟馨思嗯了声,看着贺槐安推门出去了。

        雨还在滴滴答答的下着,好像厚厚的幕布,遮住了光,把整个世界都笼罩其中。哗啦啦的雨声里,牟馨思的耳朵,又捕捉到了一种奇特的声音,像哭叫,像哀嚎,又像听不清楚的低吟。她知道自己听到的声音是真的,和响动的棺材,被敲打的门板一样,这个存在于门后的声音,也是真实的——

        “出来……出来呀……”

        “出来……出来……”

        仿若呢喃,好似召唤,那声音引诱着牟馨思,迫使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向前,他走的极为艰难,对于声音本能的恐惧和对于未知强烈的好奇,形成了激烈的冲突,但最后,好奇还是占了上风。

        牟馨思到了窗前,她看见了窗外,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背对着她,正用力的扯着头发,她力气极大,一缕缕的黑发不断的被她扯到了地面上,甚至露出了血肉模糊的头皮,可即便如此,女人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没有头发可以扯的她,开始撕扯自己的皮肤,像是脱衣服那样——刺目的红色里面,透出白色的骨头。

        牟馨思想要尖叫,可她无法动弹,她的身体好像凝固成了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连闭上眼睛如此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女人还在继续,大雨滂沱中,她终于满意的撕下了身上披着的皮囊,变成了一具森森白骨。

        她转过了身,露出了已经面目全非的脸颊——还有那双黑洞洞的眼睛。牟馨思呆呆的盯着她,无法移开片刻目光,女人笑了,对着牟馨思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牟馨思不能明白,一张骷髅的脸上,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她的眼睛开始刺痛,脑袋混乱的好像污浊的泥潭。

        寒风嚎啕,牟馨思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努力的眨了一下眼睛,接着,眼前的女人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院中的人消失不见了,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牟馨思的幻觉罢了。她猛地松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心脏迅速的跳动着,仿佛要从自己的喉咙里吐出来。然而牟馨思这口气还未松完,便感到了一双冰冷黏腻的手捧住了自己的脸颊,那张血肉模糊白骨森森的脸,从她的耳侧,缓缓道伸到了她的眼前,笑着问她:“我帮你也脱掉好不好?”

        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牟馨思感到自己身体里某种东西坏掉了,她的体内变得一片死寂,什所有的声音都随之消失。

        这一刻,她的生命终于重归于宁静。

        贺槐安是去跑着拿伞的,伞放在厕所旁边,他过去回来,只需要三分钟的时间。

        才三分钟而已,牟馨思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吧。

        贺槐安如此想着,可脚下的步子,在回来的时候,还是急促了许多。他狂奔回了屋子里,看见牟馨思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窗外就是院子,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有大雨形成的雨幕,如同珠帘一般。

        贺槐安见到牟馨思还好好的,心里松了口气,低头拿起行李,说:“小思,我们走吧。”

        牟馨思没动。

        “小思?”贺槐安以为她没有听见,声音大了一些。

        牟馨思还是没动。

        可怕的预感袭上了贺槐安的心头,他走上前,抖着手,轻轻的拍了拍牟馨思的手臂,颤声道:“小思,你怎么了?”

        牟馨思平静看着窗外,那雨幕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摄取了她所有的心神。无论贺槐安怎么叫喊,都无法让她产生任何反应。

        “小思!!!”贺槐安在意识到牟馨思不对劲后,立马慌了,他叫着牟馨思的名字,用力的捧住了她的脸颊,摇晃着她的身体,想让她从僵硬的状态里缓和过来。

        牟馨思终于有了反应,她的眼皮剧烈的抖动着,喉头发出惊恐不已的呃呃声,随后仿佛看到了什么似得,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便开始扩散。

        贺槐安是见过死人的,自然知道,死人的眼睛是什么模样,他眼睁睁的看着牟馨思的瞳孔失去了生的色彩,缓缓的开始扩散,眼皮随之缓慢低垂,她本来僵硬的身体迅速的柔软下来,像一滩失去了骨头的肉,堆在了贺槐安的眼前。

        “牟馨思,牟馨思!!!”贺槐安惊恐叫着她的名字,将她放倒在地,开始用力的按压她的胸口,不断的做着心肺功能复苏想要将她唤醒。然而他的动作也好,常识也罢,在此时都是徒劳。

        牟馨思的肌肤渐渐发凉,脉搏,心跳,以及呼吸,全都停止了。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她就在贺槐安看不到的地方,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贺槐安手上的动作停了,不再试图按压牟馨思的胸口,而是缓缓坐到了地上,他茫然的扭过头,看见身后的院子,那里空无一物,只有如幕般的瓢泼大雨。

        牟馨思为什么死前一直死死的盯着院子,难道是那里存在的某样东西,夺走了她的生命?

        贺槐安怎么都想不明白。

        牟馨思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恐惧和僵硬,从她的身体里消失了,她变得安详,身体柔软平静,仿佛只是进入了一场宁静的深眠。贺槐安将她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两个小时,当他再次恢复意识时,他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贺槐安抬起头,看到了村长的脸,村长也看到了床上失去生命的女孩,他眼里露出些悲哀,低声道:“小伙子,你朋友怎么了?”

        “她死了。”贺槐安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死了?怎么死的?”村长问。

        “不知道。”贺槐安木木的说,“我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唉,都叫你们早些走了。”村长看了牟馨思一眼,那眼神里也浮起了些怜悯之色,感叹着,“看看这可怜的孩子……”

        贺槐安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好像一时间无法思考。

        村长低声道:“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不知道。”贺槐安茫然的说,“我也不知道。”

        “要不要先来吃点东西?”村长说,“我熬了鸡汤呢……”

        贺槐安低声道:“不用了,我想在这里守着她,等着我朋友回来,谢谢您的好意了。”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也不行啊。”村长说,“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拿点吃的过来。”他咳嗽两声,就从屋子里退了出去,打算给贺槐安拿些食物。

        贺槐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他忽的想起了什么,迟疑道:“村长,昨天,有人吊死在我们门口了,那人,你认不认识啊。”

        村长脚步顿了顿,含糊问:“人在哪儿呢?”

        “尸体放在堂屋里了,你没看到吗?”贺槐安疑惑道。

        “没注意。”村长说,“你在这里守着吧,我先过去看看。”

        何家爷爷,是三水村里的老人了,今年已经八十六岁高寿,膝下曾有一男一女两个子女,都不幸夭折。好在他年轻时学了门医术,治好了不少村民们的小毛病,因此也算得上德高望重。

        蒋若男说,村子里的怪事发生之后,何家爷爷就一直很抗拒村长向外面的人求救,说是村里的人触怒了山神,导致灾祸降临。起初,村民们没有把何家爷爷的这些话放在心上,直到事态渐渐失控,越来越多的人才开始觉得何家爷爷说的才是对的。

        因为他是村里唯一的医生,所有死掉的人,几乎都要在他那里看看,所以也是唯一一个村里有着所有村民死亡记录的人。蒋若男告诉了林半夏和宋轻罗何家爷爷住的地方,自己挑着水走了。

        林半夏和宋轻罗去了她说的地方一趟,见到了那个何家爷爷。

        但他们今天运气不佳,没能进去,因为正巧有一队送葬的队伍,从屋子里出来,走到队伍最后头的,是个年迈的老人,拄着拐杖,面色阴郁。雨幕里,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容,依稀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属于老年人的死气沉沉。

        今日又是大雨,送葬的队伍,冷清了许多。也没人抬着棺材了,只是把人用布裹了一下。这里的人太多,宋轻罗和林半夏怕和村民们发生冲突没敢上去,正好此时天色也不早了,便想着明天再找个人少的时候过来一趟。

        两人顶着大雨回到了村长的家里,宋轻罗虽然尽量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可依旧湿了一些头发,他们进到屋子里,林半夏先去找了条干毛巾,小心的帮宋轻罗擦着发丝上的水渍,道:“你要不要烤烤火?你脸色不太好看呀。”

        “没事。”宋轻罗说,“有些冷。”他半垂着黑眸,看起来比平时疲惫一些。

        林半夏说:“村长肯定回来了,院子里的棺材和堂屋里的尸体都没了。”

        宋轻罗道:“嗯。”

        “就是不知道贺槐安他们走没有。”林半夏道,“要不要去看看?”

        宋轻罗说:“也好。”

        接下来,两人去了贺槐安和牟馨思的房间,看见房屋里空无一人,林半夏松了口气:“好像是走了。”

        “不对。”宋轻罗却脸色一变,“他们没走。”

        林半夏一愣。

        宋轻罗指向房间的角落,只见那里放了一个行李箱,正是牟馨思随身带来的那个。

        “他们没走?”林半夏马上紧张起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宋轻罗蹙眉:“分开找。”

        两人便在院子里寻找起来,万幸这个院子不大,林半夏很快就在另外一间屋子里找到了贺槐安,可他还没来得及放松,就注意到了贺槐安的表情不对劲。

        “出什么事了?”林半夏进屋后问贺槐安。

        “牟馨思死了。”贺槐安小声的说。

        林半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的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牟馨思怎么了?”

        “牟馨思死了。”贺槐安道,他说着,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一眼,林半夏顺着他的眼神看去,看到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牟馨思。

        林半夏顿时心凉了半截,几步走到了牟馨思身侧,牟馨思闭着眼睛,神情安详,不像死了,倒像是在沉睡。然而当林半夏小心翼翼的探了探她的脉搏后,仅剩的希望也被打破了,牟馨思的手腕冰凉一片,脉搏已经没了跳动——她的的确确死了。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林半夏扭头看向贺槐安。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贺槐安笑容苦涩到了极点,简直像是马上要哭出来一般,“我们马上要出发的时候,我去院子里拿了两把雨伞,回来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林半夏说:“怎么就……不行了?”

        “不知道。”贺槐安重复这三个字,不住的摇头,“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只知道她一直盯着院子里看,看着看着,人就倒了下去?”

        林半夏也不明白了,如果说牟馨思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是被吓死的,那她的脸上至少会出现一些被吓死的特征,可此时的她面色平静,好像在安详的睡梦中死去的一般。

        “牟馨思怎么了?”就在林半夏思考时,宋轻罗也来了,他进屋子后,目光同样落到了已经没了生气的牟馨思身上。

        “死了。”贺槐安又重复了一遍。

        宋轻罗看了他一眼,却没有问为什么,直接走到了牟馨思面前,简单的检查了她的生命特征后,冷静的说:“你把发生的事,详细的给我描述一遍。”

        贺槐安道:“好……”

        接着,他便把宋轻罗他们走后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当说到牟馨思死后村长出现时,宋轻罗微微蹙了一下眉头,他说:“村长来了?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给我做了饭之后就走了。”贺槐安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你吃饭了吗?”宋轻罗问。

        “还没有。”贺槐安道,“没有胃口。”

        “先不要动村子里的食物了,包括水。”宋轻罗说,“这里的东西可能都有问题。我现在有了大概的思路,需要明天再确认一下,今晚……你和我们一起睡吧。”

        “那牟馨思怎么办?”贺槐安茫然的问,“她怕黑,总不能把她一个人放在屋子里吧……”

        宋轻罗说:“没事,把她放在我们屋子里也行,我不怕,你怕吗?”

        贺槐安苦笑:“死人有什么好怕的。”可怕的,是那些让他们死掉的未知的东西。

        虽然宋轻罗预感了危险,尽快让贺槐安将牟馨思送走,可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不消片刻的功夫,未知之物便夺去了牟馨思的生命,她还年轻,本该有更好的未来,不该落得这般狼狈的下场。

        夜渐渐深了,村长还没有回来,三人都无心吃饭,不过为了保持体力,还是勉强的吃了一些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充饥。

        牟馨思的尸体,被林半夏用一张被子裹了起来,放在了房间的角落。睡觉的时候三人也没怎么说话,气氛有些沉重。

        贺槐安躺在床上,然而怎么都无法入睡,他翻来覆去,脑子里出现的全是上午牟馨思呆呆的看着院中的画面。她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突然死亡?难道那些东西只要看一眼就会失去生命?所以这里的村民才会死的如此离奇?贺槐安本该是要冷静的,但他却发现自己做不到,无论多少次,他依旧没办法平静的对待同伴的死亡,这大概就是记录者同监视者的最大的差距。

        记录者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人类,会害怕,会恐惧,唯一的用处,就是在死前留下自己知道的所有信息,给后来者铺路。而监视者,便是利用这些信息解开谜题的解谜人,也只有他们能看守住那些来自于黑暗的异端之物,贺槐安想到这里,重重的揉了揉自己干涩的眼睛。

        窗外那场雨,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了,空气里到处充斥着湿润的水汽,还有被褥上那股让人厌恶的霉味。贺槐安的身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林半夏和宋轻罗都睡着了,而且似乎睡的很好,连动都未曾动一下。

        贺槐安小心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屏幕,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再不睡,天就要亮了。他想了想,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也没穿鞋,就这么像瞎子一样摸索着,到了桌边,想喝口水平息一下心情。桌子就在床的旁边,很好找,贺槐安小心翼翼走到了桌边,找到了放在桌上的水瓶。

        贺槐安刚扭开盖子,便听到耳边传来轰隆隆的闷响……打雷了。他条件反射的朝着院子里看了一眼,窗户外头黑漆漆的,一点光源也没有,好似有一张黑色的布,盖住了窗户,什么也看不见。

        一道明亮的闪电倏地出现在了天空上,拉扯出金色的长线,也照亮了漆黑的院子,正在喝水的贺槐安好像看到了些什么,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有些疑惑,便将脸离的玻璃近了些。又是一道刺目的闪电,贺槐安看见,原本漆黑一片的窗外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脸的主人将脸颊,贴在了玻璃上,两人之间,只不过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

        “啊!”贺槐安受到了惊吓,猛地朝着后面猛退了几步,等他再次朝窗户看时,那张脸已经不见了,贺槐安见到此景,急忙冲出了屋子,可黑漆漆的院子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这动静吵醒了熟睡的林半夏,他迷糊的睁眼看,看见贺槐安站在门口,一脸惶然。

        “我刚才好像看见村长了。”虽然被吓到了,但贺槐安依旧清楚的记得那张脸的主人,“正是白天里见过的村长。”

        “村长?”林半夏疑惑道,“他在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贺槐安低声道,“我醒来就看见,他在窗户后面偷看,追出去的时候,人已经没了,那人真的是村长吗?他跑到我们窗外看什么呢?莫非是担心我们也出事了?”

        林半夏自然也回答不了贺槐安这一连串的问题,也觉得这村长给人感觉很不好。倒是宋轻罗轻轻的说了声:“先睡吧,明天再说。”语气带着安抚的味道。

        “好……”贺槐安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床边,将自己裹入了被褥里,他做完这个动作,才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好像有些像昨晚的牟馨思……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这些伤害别人的东西真是过分,我从来不伤害人家。

        宋轻罗:你看着你家门牌号再说一次?

        1303门牌号:呜呜呜呜呜呜,我用尽了全力吓你,却给别的妖艳jian货做了嫁衣!!

        林半夏:0.0

        厚,写着这个突然想起了我小时候遇到的一件事,就是走过一栋楼的时候,突然那栋楼所有的狗都开始狂叫,接着四个男的抬着一个担架从楼里出来,我当时开开心心跟在那几个人后面跑,后来我妈告诉我,抬的那个是个死掉的孩子……童年阴影啊。

        再重新解释一遍骰子哈,两个一共有十面0-9的骰子,一个代表十位数,一个代表个位数,可以骰出00-99,00就代表的100,之前说0-100是bug,修改了一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