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38章 应许之地(完)

第38章 应许之地(完)

        两人四目相对,在良久的沉默之后,李稣道:“我如果说是宋轻罗打的,你信吗?”

        林半夏:“……”

        “好吧,是我打的。”李稣放弃了,“你信我,当时绝对不是为了公报私仇,这种时候,疼痛可以让你从那种状态里抽离出来——我很有经验,绝对不是为了公报私仇。”

        林半夏陷入沉思。

        如果是之前,李稣大概还意识不到林半夏的这种表情意味着什么,但是经过之前的那些事,他已经非常清楚林半夏这家伙表面看着白白嫩嫩,里面切开可能真的是黑的,于是挣扎着:“不然你打回来吧?”

        林半夏:“我不打人。”

        “那……”李稣正想说那你要怎么办你说吧,却突然想起了林半夏的软肋,他扔掉了手里的木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把手伸到了衣服口袋里掏了一会儿。

        林半夏正在想他要掏什么,便看到李稣掏出一个小巧的本子,然后大笔一挥,在本质上签下了一个数字后,撕了一页递给林半夏。

        林半夏莫名其妙:“这什么啊?”他接过来,看到上面写着xx银行,现金支票的字样。

        “封口费!”李稣右手搂住了林半夏的脖颈,凑过去低声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林半夏还是第一次看到支票这种东西,觉得有些新奇,拿在手里看着。

        “交易达成吗?”李稣问。

        林半夏想了想,道:“行吧。”把支票揣到了口袋里,他是第一次瞧见这东西,也没打算去换钱,就当做个纪念品了。

        搞定了林半夏,李稣大大的松了口气,蹲下来继续开开心心的戳他的蚂蚁。就在此时,李邺从屋子里出来了,手里拿着李稣的口罩和墨镜,顺手递给了地上的李稣。李稣倒像是习惯了,接过来时头也没回,李邺压根无所谓,他朝着林半夏点头示意了一下,又转身进去了。李稣把墨镜和口罩戴上,地上的蚂蚁再次遭殃。

        “你不高兴吗?”林半夏问他。

        “还行吧。”李稣说。

        “到底怎么了?”林半夏有点迷惑。

        李稣扭头看了林半夏一眼,他说:“你猜我怎么把那条队员死亡的录像发出去的?”

        林半夏这才想起,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是李稣发了一条视频出去,被外面的人接收,才有了接下来的故事。但从头到尾,李稣都没有解释过,那条视频到底是怎么发出去的。

        “你不好奇吗?”李稣问。

        “好奇啊。”林半夏道。

        “他就不好奇,一点都不好奇。”地上蚂蚁因为一根木棍四处慌乱的爬动,李稣用木棍阻拦者它们的去路,看着它们惊慌失措的模样,扯了扯嘴角,“从坐上车到这里,他一句话都没和我说。”

        林半夏:“……”

        “也没问怎么了。”李稣说。

        林半夏舔了舔嘴唇,想安慰李稣几句,但显然,无论他说什么都有点苍白,因为就算是普通朋友,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也肯定会关心一下对方。林半夏又想起了在那个地方,李稣幻想出来许多个李邺,依照规则,李邺显然是李稣内心最渴望之事的一部分,不然不可能会出现。

        “算了。”李稣有点泄气,“其实我是利用漏洞把那个视频发出去的,只是一种尝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你怎么尝试的?”林半夏问。

        李稣笑道:“我对它说,麻烦让我发个视频出去,把真的李邺勾引过来吧。”

        林半夏:“……”

        “嘿,它还真的实现了。”李稣说露出狡黠之色,“可惜后来就不管用了,大概发现人类全是群骗子吧。”他说完这话,冲着林半夏摆摆手,示意他进去喝酒,说自己打算去周围转转,找点年轻的蚂蚁再戳上一戳。

        林半夏哭笑不得,只能看着他走了,返身进酒馆的时候,忽的想起了刚才李稣说的话。他想,李稣应该也不算骗子吧,大约是因为视频真的发出去之后,他内心的期望就变了味道,变成了担忧和恐惧——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再期望李邺到自己的身边了。

        当然,这些事都是林半夏自己想的,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他回到了酒馆里,看见李邺还在慢条斯理的喝酒,谢尔盖却已经倒下了。谢尔盖趴在桌子上,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一个同样的字节,林半夏不懂俄语,朝着他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伊莲娜。”旁边的李邺开了口,“他在喊伊莲娜的名字。”

        林半夏哑然失笑,有点难过又有些心酸。

        几人又喝了一会儿,大概又喝了一瓶多,林半夏彻底不行了,脑袋昏昏沉沉的,趴在桌子上浑身软绵绵的。

        “还喝吗?”李邺问他。

        林半夏摇摇头,示意自己不行了,他蹙了蹙眉,用最后的理智道了句:“你在生李稣的气吗?”

        李邺面无表情的看着林半夏,没应声。

        “你不该生他的气。”林半夏说,“他很难过。”

        良久的沉默,李邺那双绿色的眼睛像一块冰冷又清澈的琥珀,。没什么情绪,他静静的凝视着林半夏,似乎想要从林半夏的脸上看出什么。林半夏毫不退缩的同他对视,两人四目相对,最后还是李邺先移开了目光,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表,道:“走吧,宋轻罗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林半夏说好。

        谢尔盖彻底喝趴下了,李邺搀扶着他,几人从路边拦下一辆出租,回到了之前住的民宿里,林半夏一进屋子,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宋轻罗,宋轻罗换了身衣裳,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什么也没做,像是在发呆。

        “我们回来了。”林半夏大声道,“你干嘛去了?”

        “去喝酒了?”宋轻罗说,不问也该清楚,因为几人的身上,都透着浓浓的酒气,谢尔盖被李邺搀扶着,还在闹腾。

        “是啊,第一轮,第一轮,休息一会儿,咱们晚上再去喝点。”李稣笑眯眯道,“怎么样,那东西能封存吗?”

        宋轻罗摇头。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李稣脸色微变:“那怎么办?这个东西要做应力释放……恐怕……”

        宋轻罗说:“他们正在进行应力释放的地点选址。”

        应力释放的概念之前宋轻罗解释过了,如果一定要用通俗易懂的话来再翻译一遍,就是你要把一块石头放进木盒子里,但是石头被火烧的滚烫,所以你必须找个地方或者用什么方法,将石头放凉了,才能成功的装入木盒,不然就有可能会出现其他更严重的后果。

        李稣非常的烦躁:“释放失败的结果考虑了吗?”

        “正在做计算。”宋轻罗道,“具体的数据,之后才能拿到,不过,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

        “为什么没关系?”林半夏有些不解,“这不是我们封存的东西吗?”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部门。”李稣说,“这只是一次合作而已——所以这东西目前已经被他们接手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只有他们内部清楚。”

        林半夏说:“还能这样?”

        李稣摊手:“就是这样,算了,不想了,还是去休息一会儿,等着晚上喝酒吧。”他哼着歌儿,随便进了个卧室,睡觉去了。

        李邺安顿好了谢尔盖,也去休息了,客厅里只剩下林半夏和宋轻罗。

        宋轻罗抬眸看着林半夏,声音依旧如羽毛一样轻,他说:“不去休息?”

        “那个……之前人多,没好问。”林半夏踌躇的说,“你的胸口,没事吗?”

        宋轻罗道:“没事。”

        林半夏抿了抿唇,却没有动。

        宋轻罗明白了他的意思,思量片刻,轻声道:“你……想看看吗?”

        林半夏说:“可以吗?”

        宋轻罗点点头,接着他脱掉了外套,接着解开了上衣衬衫的扣子,露出了胸膛和腰腹。只见他的腹部之上,有一条狰狞的已经结痂的伤口,看起来非常的疼,虽然已经缝合过,可居然没有包扎,就这么裸露在外面。林半夏倒吸一口凉气,他凑过去,小心的用指尖轻轻的碰了碰伤口的周围,宋轻罗虽然没有吭声,但林半夏明显的感觉到,宋轻罗的身体微微的僵硬了一下,想来还是很疼的。

        “疼吧?”林半夏有点心疼,“怎么不包起来,这样穿衣服的时候会不会碰到。”

        “还好。”宋轻罗半垂眼眸,“有些痒。”

        林半夏仰起脸,眉头耷拉着,像个可怜兮兮、手足无措的小孩,:“能好起来吗?多久才能彻底好?”

        宋轻罗看着他的脸,不知为何又想揉一下林半夏那看起来很柔软的棕色发丝,于是他顺应心意的就这么做了,漫不经心的由着林半夏的发丝滑过自己的指缝,带来了几丝痒意,这痒意顺着指缝往心里滑,连带着心尖也颤抖了一下,他声音很淡,和平日里并无二致:“会好的,大概一两个月,不用担心。”

        林半夏浑然不觉宋轻罗的动作有什么不对,他其实觉得被人整理头发挺舒服的,大约就像仓鼠喜欢被顺毛一样,他歪了歪被酒精麻痹浑浑噩噩的脑袋,乐了起来:“这么快呀,那可真是太好了。”

        “困了吗?去睡吧。”宋轻罗嗅到了他身上的浓浓的酒味。

        昨晚没怎么休息,一下车就被李稣拉去喝了那么多的酒,林半夏这会儿的确已经困了,他脑袋有点迟钝,听见宋轻罗说会好,心情马上灿烂了不少,笑眯眯的半蹲下地上,帮宋轻罗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扣好了衬衫,又拍拍宋轻罗的肩膀:“同志辛苦啦。”

        宋轻罗:“……”

        “我去睡觉了,晚上见。”林半夏站起来,哈欠连天的进了卧室,几乎倒在床上的同时陷入了深眠。

        这一觉他睡的很踏实,从头到尾连个梦都没有做,醒来时神清气爽,居然没有通常宿醉之后的头痛。林半夏爬起来,打算去早点水喝,却看见几人全都醒了,全坐在客厅里看俄罗斯的电视剧,也不知道看不得看懂。

        李稣见到他醒了,忙道:“半夏,你终于起来了,我们出去找点吃的吧?”

        林半夏说:“好啊,现在就去?”

        “走走走。”李稣说,“好不容易来趟俄罗斯,牛排和海鲜肯定得尝尝的——我快饿死了,快来。”

        于是几人换了衣裳,出门去了。

        天黑下来后,街道冷清了不少,酒馆里面还是热闹的,谢尔盖对附近好像很了解,说这家的牛排味道很好,于是一行人便走了进去。

        林半夏以为他们是来吃饭的,结果刚坐下,李稣又点了福特加,林半夏正在想他怎么又能喝酒,才发现李邺居然不在,也怪李邺平日里不爱说话,他到现在才发现他们少了个人。

        “李邺去哪儿了?”林半夏问。

        “管他那么多干嘛。”李稣满不在乎。

        林半夏看向宋轻罗:“你不劝劝他啊?”

        宋轻罗神情和语气一样平淡,他说:“你让他喝。”

        林半夏语塞。

        李稣笑嘻嘻的,把杯子上半杯福特加又往里面加了二分之一的冰水,就这么连着灌了三杯。喝完三杯,李稣的脸上就浮起了不正常的嫣红,他说着自己饿了,食物却只是敷衍的吃了几口,又开始继续喝酒了。喜欢喝酒的谢尔盖立马和李稣对上了电波,在酒精的催化下来,两人很快称兄道弟起来,搂着对方的肩膀,你一杯我一杯,看的林半夏目瞪口呆。

        宋轻罗显然早已习惯李稣这模样,坐在旁边用刀叉姿态优雅的吃着牛排,似乎没什么兴趣喝酒。

        “他就是个酒鬼。”宋轻罗见林半夏一脸愕然,冷淡的解释,“在李邺成年之前,都这个样子。”

        “李邺成年之后呢?”林半夏道,“他突然醒悟了?”

        “不。”宋轻罗无情道,“他打不过李邺了,喝酒就要挨打——被揍了几次,放弃了。”

        林半夏:“……”这和他想的幸福场景好像差的有点大啊,怎么感觉充满了现实的残酷气息。

        晚上的酒馆,热闹了许多,昏暗的灯光下,人们尽情的豪饮。谢尔盖点的牛排实在太大块,林半夏勉勉强强的塞进了肚子里,感觉食物已经到了喉咙口,连口水都不敢再喝。

        宋轻罗倒是游刃有余,吃完了牛排之后,也开始喝酒。

        林半夏道:“你胸口的伤没事吗?”

        “没事。”宋轻罗递给他一杯,“不来一杯?”

        林半夏摇头:“喝不下了,再喝就吐了……”

        宋轻罗久违的露出一个笑容。

        空气里弥漫着酒的气息,并不让人觉得讨厌,反倒是给了人一种虚幻的温暖,空掉的酒瓶渐渐摆满了整张桌子,李稣眼中的清明渐渐退去,和谢尔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宋轻罗也不管他们两个,坐在旁边和林半夏聊天吃东西,竟然十分和谐。

        李邺不在,林半夏算是见识到了李稣那夸张的酒量,他们从晚上九点喝到了凌晨三点,直到酒馆打烊了,几个人才醉醺醺的往回走。回去的路上,林半夏见到了好几个倒在路边的酒鬼,看起来在这里喝的酩酊大醉,已经是常态。

        林半夏和宋轻罗走后头,看见李稣和谢尔盖两个人在前面摇摇晃晃,然而他们在路过一群充满了酒气的小年轻时,谢尔盖似乎和其中一人的身体撞了一下。

        如果没喝醉,这估计最差也就是互相瞪一眼,可是对于喝醉了的人来说,这一下,简直就像是引爆了炸弹的引线。

        林半夏走在后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群人打在了一起。

        “打起来了!!”林半夏刚叫完,扭过头,看见宋轻罗慢悠悠的挽起了袖子。

        林半夏瞬间傻眼了。

        宋轻罗看了他一眼:“你去吗?”

        林半夏:“去……吧……”

        于是他就去了。

        小年轻六七个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谢尔盖和李稣同他们算是打的有来有回,等宋轻罗和林半夏加入战场,情形就一边倒了。林半夏不但是第一次出国,还是第一次在国外和人打架,有点放不开,倒是李稣,一拳一个小朋友,那狠辣的模样,和他精致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至于宋轻罗,就更别提了,他其实不是在打人,而是在防止李稣被人揍,这一场下来,李稣和谢尔盖完胜,地上躺了一片。

        四人这才停下,互相看了看,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李稣正乐呵呢,听到街角传来一声吼叫,几人扭头看去,竟是看到了穿着警服的警察,于是赶紧转身就跑。

        一路没敢歇气,四人跑回了家里,李稣拍拍林半夏的肩膀,说这就是最正宗的俄罗斯的夜晚。

        林半夏小声道:“最正宗在你身后呢。”

        李稣说:“啊?”

        李邺冷冷的声音传来:“你喝酒了?”

        李稣灿烂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他僵硬的转过头,看到了眯着眼睛,神情不妙的李邺,用拇指和食指谨慎的比出一段距离:“就那么一小杯。”

        李邺说:“多少?”

        李稣:“三杯。”

        李邺:“多少?”

        李稣:“……三瓶。”

        李邺没说话,伸手把李稣拎了起来,像拎一袋米那样把他拎走了。谢尔盖在旁边茫然四望,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宋轻罗则很是冷静的对着林半夏道了句:“不管他们两个,我们去睡觉。”

        于是他们三个便心大的去睡觉了——至于李稣怎么样了,李邺总不能把他弄死吧,林半夏如此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希望李稣在自己的支票兑现前,都好好的活着。

        林半夏痛痛快快的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瞧见李稣已经回来,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副已经死了的表情,李邺在旁边用俄语打电话,听起来像是在和人争辩什么。

        “早上好。”林半夏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李稣抬起了眼皮。

        “后天上午回国内。”宋轻罗也正巧出来,见到林半夏道了句,“有什么想买的可以今天买。”

        林半夏诚恳道:“没钱,买不起。”

        宋轻罗说:“报酬应该过两天才会到账,要不要我先借你一点。”

        林半夏奇道:“你有钱可以借我?”

        宋轻罗冷静的表示:“现在有,过两天就不一定了。”

        “你的钱呢?”林半夏觉得这件事比那些异端之物要让人不解多了,按理说宋轻罗做了这么多年危险的工作,再怎么样也该是身价千万,但他为何过的如此拮据??这简直让人想不明白。

        谁知林半夏一问出口,李稣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直到被宋轻罗不咸不淡的瞪了一眼,他才勉强息声,给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买东西了。”宋轻罗给了不算答案的答案。

        “买东西?买什么东西?”林半夏更奇怪,“什么能这么贵,也没看见你有房子啊。”

        李稣憋笑憋的满脸通红,一副迫不及待马上就要开始讲故事的表情。

        宋轻罗阴阴的撇了他一眼,没有回答林半夏的问题,突然温声道:“不是三瓶,是十三瓶。”

        李稣:“……”

        坐在旁边的李邺掀起眼皮瞅了李稣一眼,李稣脸上的红色马上褪去,变的惨白惨白的,简直像川剧变脸似得,他讷讷的笑着,卑微的解释:“我昨天真没有喝十三瓶,宋轻罗开玩笑呢,大家都知道他最喜欢开玩笑了。”

        宋轻罗:“呵。”

        李稣咬碎的牙往肚子里咽,心想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林半夏也好,宋轻罗也罢,都他妈是记仇的王八蛋。

        结果到最后,林半夏都没能知道宋轻罗到底买了什么。

        三天后,分别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谢尔盖亲自来机场送他们到了安检门口,一个一米八几,比熊还要壮实的男人抱着林半夏哭成了个泪人儿,林半夏浑身僵硬,承受着周遭怪异的目光,简直像个被黑熊搂住蹭痒的小树,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无助,最惨的是根本挣脱不开。李稣和李邺都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就在旁边看热闹,最后还是宋轻罗受不了了,伸手抓住了谢尔盖的衣领,把一百多斤的谢尔盖硬生生的拎了起来,然后用英语毫不留情的说了声走开,才救出了快要被抱的断气的林半夏。

        惨遭驱逐的谢尔盖继续嚎啕大哭,委屈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林半夏看着自己被他泪水湿透的上衣哭笑不得,只能让李稣告诉他,欢迎谢尔盖来中国玩,但是请不要再哭了——李稣对着谢尔盖叽里呱啦讲了一通,谁知谢尔盖哭的更伤心,还时不时看向林半夏,简直搞的林半夏头皮发麻,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眼看着谢尔盖打算进行第二轮熊抱,求生欲极强的林半夏赶紧冲进了安检,站在安全的地方,遥遥的冲他挥了挥手。李稣在旁边幸灾乐祸,笑的前俯后仰。好不容易终于上了飞机,李稣借着宋轻罗去上厕所的功夫,悄咪咪的给林半夏讲了为什么宋轻罗缺钱的原因。

        李稣说宋轻罗沉迷古玩,经常去逛古玩市场,古玩市场这种东西嘛,全靠的是自己的眼力,可偏偏宋轻罗对此一窍不通。其中有个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例子,是宋轻罗花了巨资买了一块漂亮的玉佩,那块玉佩晶莹剔透,是个缺了一块的苹果,卖家声称,这是明朝的好货,价格可以谈,但低不到哪里去。宋轻罗一通操作,成功的拿下了自己心仪之物。

        这本来没什么,直到他第二个月,拿着自己的工资换了个新款的苹果手机,看看自己手机后头的标志,再看看玉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此时为时已晚,卖家已经跑路了。

        “后来呢??”林半夏觉得自己像是在听什么胡编乱造的故事,然而由于太过荒谬,又反而显得有几分真实。

        “后来?后来啊,他报了警,因为涉案金额巨大,所以成功的追回了。但是这事情,还是在他当时的圈子的里,一时间传为佳话,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土豪画了几十万买了一块明朝时期的苹果,大家纷纷表示想认识一下这位土豪,还有很多古董希望土豪赏眼……”李稣说到这里,再次哈哈笑了起来,笑的眼泪横飞,“这事儿本来是要上社会新闻的,最后还是上面拦下来了,怕刺激到他,那片区的警察算是认识他了——这是影响最大一件事,还有其他的事情不胜枚举,古董这东西啊,也有行规,你卖货的时候看走了眼,通常都是认栽的,除非坑人坑的太明显,才会让买东西的人恼羞成怒,直接报警。”

        林半夏也想笑,又觉得好像笑出来对宋轻罗太残忍,于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说:“那他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古董?”

        “不知道,可能就是个人爱好吧。”李稣摇头,“这种个人爱好的事,谁也不好拦着,不过也因为这个,他经济情况确实不太乐观……”

        林半夏恍然大悟,觉得这个困扰他许久的谜团总算是被解开了。不过解开的同时,又产生了新的迷惑——宋轻罗买那么多的古董做什么?难道只是爱好?可是总不至于为了爱好,连饭都吃不起吧。

        当然,这事儿也就是林半夏在脑子里过了一圈,没敢问出来,毕竟看刚才宋轻罗那反应,就这么问了指不定他要恼羞成怒呢。

        过了一会儿,宋轻罗回来了,李稣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一脸正经的和林半夏讨论这次任务的薪酬。林半夏以为会和上次一样也是十几万,谁知李稣摇摇手指头,笑眯眯道:“的确是十几万,但是不是人民币——是美元。”

        林半夏楞了一下,立马开始换算汇率,现在的汇率大概是6.9,十几万美元的话……那岂不是接近百万了??

        “真的吗??”林半夏惊喜道,“那我岂不是可以从那里搬出来了。”

        他说完这话,又自顾自的笑起来:“开个玩笑,这么贵的房子,我怎么舍得不要了,而且又卖不出去……”

        李稣说:“有了钱,想去干嘛呢?”

        林半夏想了一会儿:“可能会找时间回家一趟吧。”

        “是啊,得回家。”李稣说,“这叫衣锦还乡。”

        林半夏闻言笑了笑,没有接话。几个小时后,林半夏成功到达国内,这一次,他给季乐水带了不少礼物回来,本来他是想带肉肠的,可惜李稣说海关过不了,于是只能作罢,带了些酒心巧克力之类的糖果,也算是尽了朋友的职责。

        到了机场,他们各自散去,李邺和李稣开着停在机场的车走了,林半夏和宋轻罗上了公交——多么令人感到悲伤的故事。

        林半高兴的给季乐水打了个电话,告之他自己回来了,季乐水还在上班,约林半夏晚上一起吃一顿好的,顺便聊聊旅游见闻。

        林半夏笑着说好。

        回去的车上,林半夏接了个电话,他嗯嗯啊啊的随口应了几声,就随手把电话挂了。宋轻罗却神情有些奇怪,问他电话是谁打来的。

        “忘了。”林半夏有点茫然,“有点,记不太清楚。”这宋轻罗不问还好,一问,林半夏就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不对劲,明明是刚挂掉的电话,可他硬是想不起来谁打来的,翻看通话记录,也只是个陌生的号码,并没有标注姓名。

        “可能是个骚扰电话吧。”林半夏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情很正常的。”

        宋轻罗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你小时候,是在哪里长大的?”

        “a城。”林半夏回答,“一个乡下小地方,到处都是水田,我经常下水摸鱼,那时候穷,经常吃不起了饭,就指望自己多摸几条小鱼,去后山烤了垫垫肚子,现在想起来那味道,倒是有点怀念……”他打了个哈欠,显出几分疲惫之色,“自从读大学离开那里后,就没有回去过了。”

        宋轻罗说:“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林半夏摇摇道:“也没遇到什么事,就是单纯的不想回去了。”他觉得鼻子有点痒,挠了两下,“可能工作太忙吧,没什么时间回去,以后再说吧。”

        宋轻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了声:“睡吧。”他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向林半夏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

        夏天快到了,又是一个下河捉鱼的好时节,不知道家乡的那条河,还像以前那么清澈吗,林半夏睡着前如此想到。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记仇,给宋轻罗告状。

        宋轻罗:记仇,给李邺告状。

        李邺:记仇——

        李稣:????你们三个玩接龙游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