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39章 丢手绢(一)

第39章 丢手绢(一)

        十几天紧张的旅行后,能放松的坐进家里的沙发,实在是一件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林半夏简单的冲了澡,便进了卧室休息,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季乐水下班。

        季乐水还是不敢进林半夏的屋子,于是在门口敲了会儿门,把林半夏叫了起来。

        “起来了,林半夏,林半夏,还活着没啊?”季乐水在门外叫着。

        林半夏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溜达到了门口,看见了外头的季乐水。

        “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林半夏道。

        “提前下班嘛。”季乐水笑着说,“对了,大佬呢?”

        “好像是在隔壁吧。”林半夏说,“过去看看?”

        两人去了隔壁,果然在客厅里看到了宋轻罗和坐在他旁边的小窟。这一大一小的坐在沙发上,如此看起,十分和谐。

        “小窟小窟。”季乐水一瞧见小窟,立马灿烂的笑了起来,冲到小窟旁边,把小窟抱入怀里,“我下班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

        小窟用它光滑的脑门儿蹭了蹭季乐水的手,季乐水立马傻乐起来。林半夏见他和小窟相处的这般和谐,也算是彻底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晚上,他们三人照例去附近的小区门口一起吃了顿饭,季乐水好奇的问起了林半夏在俄罗斯旅游的经历。

        林半夏挑着能说的给他说了,季乐水听的很是羡慕。

        “对了,半夏,你去旅游的这段时间……”季乐水迟疑道,“你家里人好像在找你。”

        “嗯?”林半夏夹菜的动作停住了。

        “他们给你以前的同学打了个电话,那人正好认识我,便来问我了。”季乐水说,“你……要不要回个电话问问啊?”

        “不用。”林半夏摇摇头。

        “好吧。”季乐水也没有强求。

        林半夏中途去上了厕所,季乐水低头开开心心的在辣子鸡里找鸡肉呢,便听到对面的宋轻罗轻声问了句:“你认识他的家人吗?”

        “不认识。”季乐水说,“我虽然高中和半夏是同一所学校的,但大学才开始熟起来,不过我们那里地方小,我倒是听过一些关于半夏家里的传言……”

        “方便说吗?”宋轻罗问的很委婉。

        “这个……应该没什么不方便的。”季乐水挠挠头,把自己知道的事给宋轻罗说了,其实这些事情一个班里的同学都知道,算不得什么秘密,“就是半夏自幼父母都没了,是跟着别的亲戚长大的,后来亲戚家里也出了事,闹的很不愉快,再后来他就没怎么和家里人联系了,大学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的,那时候他过的很拮据,但也没有向家里要过一分钱,我觉得可能他和亲戚的关系不太好。”

        “他有个妹妹?”宋轻罗问。

        “是啊,他有个特别疼爱的妹妹。”季乐水终于在无数的红色辣椒里翻到了一块鸡肉,心满意足的塞进嘴里,“不过有件事有点奇怪。”

        “什么?”宋轻罗问。

        “就是他好像也没怎么和他妹妹联系,至少在我们面前从来没有过……似乎是妹妹被家里管的特别严,不准她和半夏联系。”季乐水道,“这事半夏也提过一两句,说他妹妹在家里过的不好,他买这房子的时候,就是想着到时候等妹妹大了,把她接过来,怎么了,大佬你问这个,是有什么事儿吗?”

        “回来的时候他好像接到了一个他家里来的电话,我就想了解一下。”宋轻罗如此回答。

        “这倒是稀奇。”季乐水道,“不过大佬,可以的话,你最好别要在半夏面前提家人妹妹什么的,他虽然迟钝,其实心里肯定也是伤心的。”

        “好,我知道了。”宋轻罗点点头。

        林半夏正巧上完厕所回来,问他们两个聊了什么,季乐水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了,后面宋轻罗都没怎么说话。林半夏以为他是累了,没多想什么,三人吃饱饭,便回去了。

        林半夏上床睡觉,想着明天还得去上班,他的这个霸王假请的不太合时宜,老板很不高兴。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这次的报酬已经打到了他的银行上,十几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足足有八十几万,林半夏对此十分满意。

        第二天,林半夏去上了班。

        到了单位,林半夏立马被领导叫进了办公室,询问他到底还想不想干了,当然领导语气还是很委婉的,毕竟这年头像林半夏这样干这种工作一做就是大半年勤勤恳恳不嫌累不嫌苦还不需要心理辅导的人真的不多,大部分人来到这里,最多干个一年半年,就受不了要换工作,再高的工资都留不下来。

        “我其实也不是不想做。”林半夏从来都是很坦诚的人,面对老板的质问,说的很直白,“只是最近找到了一份特别赚钱的兼职,有时候得请个假。”

        “你到底是想做还是不想做?”老板想了想,道,“你兼职很忙?”

        “也不算很忙。”林半夏解释。

        “你看这样行不行。”老板思量之后,给了解决方案,“以后你的工资就按照天数来算,有多少天,就给你多少工资,不过这样就不能给你配搭档了,你工作量得大一点。”

        林半夏一听就立马表示同意,他本来都没打算保下这份工作,没想到老板居然还想留下他。

        和老板谈完后决定过几天和单位重新签另一份劳工合同,林半夏高高兴兴的上班去了。

        他到了办公室,听见同事们好像在议论什么,凑过去一问,才知道这段时间到处都不太平,所以他们的工作量也特别的大。就在林半夏回国的前几天,西郊那边的一个叫嘉悦乐园的游乐场出了一起非常严重的事故。

        一辆正在运行中的过山车突然脱轨,从三十多米的地方落下,坐在过山车上的七人无一生还。

        “还好你不在啊,因为这事儿我们忙了两三天。”同事和林半夏念叨着,感叹着他的好运气,“那辆车损毁的特别严重,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人几乎都看不出原样了——一地碎的七七八八的东西,我现在想起来都吃不下饭。”

        林半夏也有点惊讶,他道:“过山车怎么会掉下来?游乐园没有进行检修吗?”

        “不知道啊。”同事说,“事故还在调查……但是听说好像是设备老化导致的,哎,平时我就不敢坐这些东西,这下更好了,我怕是这辈子都没兴趣了。”

        林半夏也觉得有点不舒服,不是害怕,而是想到了去游乐园的大多都是一家人,事故发生之前,大家肯定是高高兴兴的坐上去的,没想到突然出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多少个家庭要受到影响。他想起了什么,心情有些低落。

        今天是他回来上班的第一天,没什么事做,林半夏晚上值夜班的时候,看到了同事口中的过山车事故,他点进新闻页面,看到了一排刺目的大字:过山车脱轨而出,游客七人无一生还!

        上面还配着过山车跌落之后的照片,林半夏看了几眼,才想起来这游乐园自己大学的时候好像去过,是班级活动,但因为门票太贵了,他没舍得进去,就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还听到里头传来了尖叫和笑声。

        现在游乐园肯定已经关门了,林半夏遗憾的想,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去玩玩。

        早晨六点,林半夏准时下班,随便去路边吃了点什么,便他晃晃悠悠的回了家简单的洗漱一下,换了身衣服就开始补觉。

        睡意朦胧之间,林半夏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嘎吱嘎吱的,如果一定要说,就好像是有什么人在嚼玻璃泡似得。他睡的迷迷糊糊,茫然的睁开眼,道:“谁在那儿?”

        声音是从衣柜里发出来的。

        林半夏一下子就清醒了,他坐起来,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他才睡了六个小时,窗户上厚厚的窗帘紧紧拉着,屋子里一片昏暗。衣柜里的声音越来越响,林半夏穿上鞋,走到了衣柜旁边。他按住柜门,正打算朝着两边拉开,黑暗里,一双骨头质感的小手伸了出来,抓住了林半夏的衣角。

        林半夏微微一愣,道:“小窟?”

        小窟的圆脑袋接着冒了出来,黑洞洞的眼睛带着些无辜的神情,瞅着林半夏。林半夏道:“你怎么在这儿?”他把衣柜门彻底拉开,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里面空空荡荡,只是放了几件他寻常穿的衣裳。

        “你在干嘛呢?”林半夏有点奇怪,他弯下腰,把小窟抱起来,小窟只是个小骨头架子,非常的轻,它哼哼两声,把下巴放到了林半夏的肩膀上,像小孩那样撒着娇。

        林半夏心一下就软了,抹了一把它光溜溜的后脑勺:“跑这里来干嘛呢,柜子里黑黢黢的……”

        小窟哼唧。

        林半夏抱着它,正打算去客厅,却听到耳边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这下就很清楚了,他一扭头,看见小窟那个小巧的颌骨正在上上下下的咀嚼,像是在嚼什么东西,正在发出他刚才听到的嘎吱嘎吱声。

        “你在吃什么呢?”林半夏惊了。

        小窟不会说话,对着林半夏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嘴里的动作却没有停。

        害怕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林半夏赶紧伸手把它的颌骨小心的掰开,谁知竟是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圆溜溜的眼睛,这眼睛几乎全是眼白,瞳孔只有针尖那么大,倒是让林半夏莫名的看出点熟悉的味道。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东西???林半夏正在思考,就看到那眼球扭动了一下,好像有弹性一般,从自己的心里滚落地面,咕噜噜的一路滚到床底下去了。

        “哎??”林半夏立马反应过来,想要去把它捡回来,可是等到他撅着屁股往里面瞧的时候,却什么都没看到,那个圆鼓鼓的眼球,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林半夏有点无奈,从地上爬起来后,衣角就被小窟抓住了,小窟含着自己的骨节,眼巴巴的瞅了眼林半夏,又瞅了床底下,一副小孩馋糖的神情。林半夏这才意识到,小窟的确是把刚才那眼球珠子当做糖果来吃了,他无奈道:“小窟,不能随便东西都往嘴里放的,有的东西脏,吃了会拉肚子。”

        小窟含着自己的手指头,咕叽咕叽两声,也不知道明白没有,但看起来委委屈屈,一副棒棒糖被人抢了的可怜模样。无法,林半夏只好从冰箱里摸出来一个果冻,给小窟解馋去了,这果冻还是季乐水之前放冰箱里的零食,也不知道过期没有。

        吃了果冻,小窟这才算满意,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摇晃着两条细细的腿骨。林半夏见他像个小朋友似得,干脆给他放了小猪佩奇,自己又去睡了一会儿。

        等到林半夏再醒的时候,宋轻罗已经回来了,林半夏是被食物的香味唤醒的,起来就在客厅里看见了一桌子的好菜,菜色非常的丰富,糖醋排骨,清蒸鳜鱼,甚至有一锅老母鸡汤。林半夏有点惊讶,正巧看见宋轻罗从厨房里出来,伸手解下了腰上的围裙。

        “这么多菜?是要庆祝什么吗?”林半夏好奇道。

        “没有,今天没事做。”宋轻罗道,“顺便去了趟菜市场。”

        林半夏哦了一声,扭过头发现小窟还坐在沙发上看小猪佩奇,已经看到四十多集了。

        “小窟今天好像吃了什么东西,就衣柜里的。”林半夏的确饿了,于是去厨房盛了饭又和宋轻罗说了一下今天下午的事儿,“一个圆球形的东西,像眼珠子。”

        “没事,让他吃。”宋轻罗说,“吃不坏的。”

        林半夏吃了一块排骨,幸福的眯起了眼睛,道:“你厨艺真好,不过那个眼球一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我怎么没见过?不会是什么异端之物吧。”

        宋轻罗平静道:“是你家门牌号最后的自尊心。”

        林半夏:“?”

        宋轻罗:“算了,没什么。”

        林半夏:“0.0哦。”

        宋轻罗心想怪不得回来的时候看见门牌号是歪的,原来是被林半夏给气成这样了,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可怜。

        排骨好吃,鱼好吃,连炒的藕丝都那么合林半夏的口味,林半夏吃的热泪盈眶,宋轻罗倒是浅尝辄止,坐在一旁看着林半夏大快朵颐。

        “啊,还是家里的饭好吃。”林半夏吸了吸鼻子,“你这两天都休息?”

        “嗯。”宋轻罗说,“没什么事。”

        “那太好了。”林半夏笑着道,“可以好好的休息几天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萧为琦是个好奇心强烈的人,他的朋友都开玩笑说如果好奇心会害死人,那他早就死过好多次了。萧为琦对此不以为然,他说好奇心是驱使人类前进的最大动力,没有了好奇心,人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他家就住在a城的西郊附近,最近,一起突如其来的事故,让西郊这个远离城区的地方一时间成为了公众聚焦的热点。

        嘉悦乐园里,一辆过山车突然脱轨,死了几个人,自从这事情发生之后,嘉悦乐园关门大吉,被警方封锁了起来。

        这事情本来乍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萧为琦却听到了另一种奇怪的传言。

        “哎,你知道吗?那个过山车出事的时候,乐园已经关门了。”王轲是萧为琦的好朋友,十七八岁,也是精力最为旺盛的时候。

        “关门了?什么意思?”萧为琦来了精神,他特别喜欢一些恐怖类的都市传说,眨着眼睛好奇的追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个过山车事故不是人为的?”

        “当然啊,你也不想想,乐园关门的时候,这些设备都是会断电的。”王轲神秘兮兮的说,“这种时候,怎么还会有人在上面玩呢?而且居然还那么巧的脱轨了,我有个叔叔是内部人士,说尸检的时候发现那些人不是被摔死的。”

        “那是怎么死的?”萧为琦更好奇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据说,他们的尸体从过山车上掉下来的时候已经腐烂了……”王轲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到过山车上的时候已经死了?”萧为琦觉得有点夸张,不太相信,“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王轲却信誓旦旦的保证,“我说的还能有假。”

        萧为琦虽然对这些事情好奇,但也知道王轲喜欢说大话,就没太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眼珠子一转,却有了别的念头,他道:“王轲,你说你叔叔是内部人士,那他能不能搞到进乐园的钥匙啊?”

        “这怎么行啊。”王轲讪讪道,“这乐园刚出事儿,肯定谁都进不去,哎,萧为琦问这个想干嘛呀?”

        “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儿,想去看看吗。”萧为琦说,“你就不好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压低了声音,故意做出鬼气森森的神情,“说不定,坐在过山车上的人,都是死人,他们被看不见的力量放到了上面,接着又推了下来——”

        “别说了,别说了。”王轲打了个寒颤,骂道,“你他妈的就知道吓我,真让你去,你还不是不敢!”

        “你要是能弄到游乐园的钥匙,我当然敢去。”萧为琦笑嘻嘻的,“不敢去的是狗。”

        王轲瞪了萧为琦一眼,转身走了。

        萧为琦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他刚高考完,正在等成绩,每天都闲的发慌,能找点事情做,那是再好不过。

        不过王轲的性格他知道,吹大话是一流,根本不可能搞到游乐园的钥匙。

        只是让萧为琦没想到的是,过了两天,王轲突然神神秘秘的找到了他。

        “萧为琦,你之前说什么来着?你说我要是弄到了游乐园的钥匙,你就敢进去对吧?”王轲说。

        “是啊,我是这么说了,难道你真的搞到了?”萧为琦惊奇道。

        “你看看,这是什么?”王轲诡笑着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钥匙。

        “你认真的?”萧为琦还是不太敢相信,满目狐疑,“这真的是嘉悦的钥匙?你可别为了吹牛骗我。”

        “当然了,我怎么会拿这个来骗你。”王轲说,“不如这样吧,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等到你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们来个冒险,去嘉悦里面看看。”他比划着,“听我叔叔说,那个过山车已经收拾干净,警方的人也撤了……正好可以过去看看,好像地上还能看到不少血迹呢。”

        萧为琦一听就来了兴趣,赞同了好友的提议:“行啊,就这么办!”

        十八岁生日,是个让人愉快的日子,过了这一天,萧为琦就是正经的大人了,吹了蜡烛,吃了蛋糕,和几天前约定的那样,萧为琦和王轲两人叫了几个玩的好的同学,朝着嘉悦乐园的方向去了。队伍一共七人,四男三女,一路上热热闹闹,大家都在聊天打闹。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天完全黑了下来,王轲领着几人,到了嘉悦乐园附近的一个小门边上,掏出那把钥匙,想要拧开上面的锁。但他把钥匙插进去,却发现拧不动,心里嘀咕了几句,心想不会是他叔叔拿他开玩笑吧,拿了把假钥匙糊弄他,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可丢脸了。正在这么想着,眼前的大锁发出一声脆响,就这么开了。

        王轲见状心喜,招呼着众人往里面走。

        “我经常在这个乐园玩,还有年卡呢。”萧为琦说,“这乐园刚修好的那一年,我几乎每周都要来玩好几次——这边,这边是去过山车的路。”

        王轲身边一个叫沈清怡的女生小声道:“这么晚进来好吓人呀,那个过山车,是不是前段时间才出事吗?”

        “是啊,就是这样过来玩才刺激嘛。”王轲其实自己胆子也不大,但在姑娘面前,总不能露怯,于是故意大大咧咧的说,“才到这里,你们不会就怕了吧?那我的钥匙岂不是白找我叔叔拿了。”

        几个男生都是最要面子的年龄,纷纷应和起来,女生们倒是面露愁色,但也没人提出异议。

        嘉悦乐园非常的大,里面包括了许多刺激的项目,过山车和跳楼机在一个方向,几人正在往那边走。

        “那个过山车的残骸是不是已经被收拾了?”有人问道,“上面的尸体呢,也收了?”

        “收了。”一个声音接话,“就是没收的太干净,摔的太碎了,听说有一个男的的半个脑袋都没找到呢。”

        “怎么会没找到。”萧为琦随口应道,“过山车掉下来的地方就那么大,随便找找,应该就找到了吧。”

        “可不是嘛。”那个声音继续说,“就是那个男的运气不太好,碎了一半的脑袋正好飞出去卡在栅栏上头,又被草丛遮住了,这让人怎么找嘛。”

        萧为琦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道:“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他看向身旁的朋友。

        那朋友却一脸莫名其妙:“你看我干吗?”

        萧为琦说:“不是你在说话吗?”

        “不是我啊。”朋友瞪大眼睛,“那声音是从后头传来的,我、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萧为琦顿时息声,他当时是觉得这声音有点陌生,但也没有多想什么,现在总算是察觉出了异样,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萧为琦觉得后背有点发凉,他舔舔嘴唇,干涩道:“刚才谁接的我话,这时候开玩笑,不地道啊。”

        没人应声,沉默如同瘟疫一般,在众人之间蔓延开来。

        “哈哈哈,开玩笑呢,是我说的。”就在此时,王轲笑了起来,“萧为琦,看来你胆子也不大嘛,被我骗到了吧。”

        萧为琦怒道,狠狠的在王轲背上拍了一巴掌:“王轲,你可以啊!还知道吓人了!”

        众人哈哈大笑,刚才那诡异的气氛,总算是散去了。萧为琦领着众人继续往前,王轲却挤到了他的身边,压低了嗓子:“阿琦,我觉得不对劲,咱们回去吧。”

        萧为琦刚刚还被他戏耍了,这会儿正生气呢,没好气道:“你刚才胆子不还挺大吗,知道拿我开涮,这会儿怕什么?”

        “不,不是。”王轲几乎要和萧为琦的身体贴在一起了,他艰涩道,“刚才,刚才那些的话,其实不是我接的,我只是担心大家害怕,所以才……”他说着,打了个寒颤。

        萧为琦猛地一愣,扭头看向王轲,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他的脸上布满了冷汗,惨白的脸色即便是在这茫茫夜色里,也显得如此的突兀。

        说话的不是王轲,那是什么东西在说话?萧为琦的余光朝着身后瞥了一眼,七个人走在一起,却莫名其妙的有种拥挤的感觉,待他仔细观察后,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七个人里,似乎影影倬倬的夹杂了几个模糊的人影,这些人影时而穿插在人群里,时而坠在人群的后面,就好像一个个看不清模样的影子。

        萧为琦脚下停住了,他咽了口口水,道:“我们回去吧。”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隐约的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纷纷同意了萧为琦的提议。一行人便开始往回走,只是他们走着走着,有个女生却突然尖叫起来,萧为琦被她吓了一跳,道:“孟萌,你叫什么呢?!”

        “你看,你看,那是什么??”孟萌指着天空,神情目眦欲裂。

        萧为琦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竟是在夜空里看到了一架隐隐约约的轨道,那轨道的形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分明就是属于过山车的轨道。他们明明在往回走,怎么会走到过山车的下面???

        初夏的夜里,只是瞬息之间,萧为琦的衣衫就被汗水浸透了,他想要冷静下来,可周围已经响起了同伴们惊恐的叫声。王轲反应最快,他掏出手机道:“你们别急,我给我叔叔打电话,他是这里的负责人,我让他来接我们!!”他飞快的拨出号码,万幸,电话很快被接通了。

        “叔叔,叔叔,你快来嘉悦游乐园接我们!!”开着免提,王轲声音尖的吓人,几乎是在尖叫。

        “嘉悦游乐园?”电话那头的人有些疑惑,“臭小子,你怎么跑到嘉悦游乐园里面去的??”

        “不是你给我的钥匙吗??”王轲叫道,“你说那是嘉悦游乐园的钥匙啊??”

        良久的沉默。

        过了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艰涩无比,那人说:“王轲,我给你的我车库门的钥匙,只是想敷衍你一下……你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王轲面如死灰。

        刹那间,众人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叔叔,叔叔,你别管那么多了,你快来把我们接出去吧,这个游乐园不对劲,我们在里面迷路了。”令人绝望的沉默之后,王轲也意识到这时候再纠结那些事情是没有意义的,立马抓住了重点,对着电话那头的人用近乎央求的语气道:“我们明明在往回走,可怎么走不出去了……”

        电话那头的叔叔道:“你们现在在哪里呢?”他的声音开始扭曲,掺杂了大量让人无法听清的电流声,最后变得扭曲尖锐,失去了原有的音质,在电话挂断之前,王轲只听到一句“我马上就来找你们。”

        “太好了,太好了,我叔叔马上就会来找我们。”王轲抹着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是松了口气,他说,“我们就在原地等着我叔叔过来接我们吧,这地方到处都看着不对劲,怪吓人的。”

        他勉强笑着,想要鼓励周围的伙伴,却发现伙伴们的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

        “怎么了?”王轲茫然道,“你们怎么这副表情?”

        “王轲,你的电话真的能打通吗?”孟萌虽然尽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但声音的颤抖还是出卖了她此时恐惧的心情,她带着哭腔道,“为什么我们的手机都没有信号啊。”

        王轲一愣,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竟是看到自己的手机也没有信号,他脸色铁青,翻出了刚才的通讯记录,发现那个打个叔叔的电话电话根本没有接通——那他刚才到底是在和什么东西说话?而且那东西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不是“我马上就来找你们”??

        王轲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作者有话要说:

        经过严密的考证,林半夏终于发现家里付出最多的是门牌号,因为它提供了便宜的房价,为他和宋轻罗创造了独处空间,甚至还包揽了小窟的零食。

        林半夏:感谢劳模门牌号先生。

        宋轻罗:感谢。

        1303门牌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