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40章 丢手绢(二)

第40章 丢手绢(二)

        王轲身上的冷汗冒的,他道:“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萧为琦说,“肯定是要找回去的路啊,难不成在这里等死吗?”

        “我们往回走?”王轲道,“可是刚才不就这么做了,结果还是不能回去……”

        “往左边走吧。”孟萌提议,“这过山车,看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也是,这里刚死过人,他们还是离这里远一点的好。

        萧为琦说:“我知道过去一点有个旋转木马,不如我们就在那里等着天亮吧?”

        这个方法的确比较靠谱,而且旋转木马比这个出过事故的过山车好多了。一行人朝着前面走去,想要到萧为琦说的地方,然而几人往前走了一段路,却发现周围浮起了一层浓浓的雾气,视野变得模糊起来。孟萌走在人群里,突然顿住了脚步,颤声道:“方向好像不对呀,那过山车的轨道,怎么跑到我们头顶上了。”

        众人愕然的抬头,竟是真的发现自己头顶上出现了一截过山车的轨道,这本来是供游人拍照的地点,再往前走几步,就能到过山车排队的地方。他们显然再次迷路,离过山车更近了些。

        “呜呜呜呜……”人群里,年纪最小的蒋柔柔已经受不了这样诡异的气氛,哭了起来,她的男友范子荣在旁边小声的安慰着,说不会有事,他们最多只是遇到鬼打墙了。谁知道蒋柔柔听到这话,哭的更伤心了。

        “别哭了,你们听,广播里有声音。”王轲突然叫道。

        “什么,王轲,你别吓人了。”孟萌拍着胸口。

        “我没吓人啊,我真的听到了……”王轲瞪着眼睛抬头,“声音好像是那边……”他刚说到这里,便听到一声呼啸的风声,接着,一个巨大的阴影伴随着人类的惨叫声,从他们的头顶上一掠而过。

        “嗖”的一声,阴影顺着轨道,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大家都认出来,那东西就是过山车。

        “过山车,怎么会开着的??”有人疯了,几乎尖叫着喊道,“不是说已经停了吗?这是什么,为什么上面还有人在叫——”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这几个刚成年的孩子,站在原地呆愣的模样,好像变成了僵硬的石雕。

        萧为琦喉头上下吞咽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他说:“往好里想,万一乐园里有工作人员呢?”

        王轲瞥了他一眼,没吭声,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现在怎么可能有什么工作人员,这个空空荡荡的乐园里就只有他们七个人,剩下的,是不知名的东西。

        “你们听,广播怎么响起来了?”孟萌的神经已经经受不起任何惊吓了,然而显然,他们并没有被放过,就在离他们不远处,一个乐园里的喇叭突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这个喇叭平日里,放的都是一些欢快的乐曲,可此时,声音却变得十分的扭曲,仔细听去,好像有人在用童音唱着一首调子古怪的歌。王轲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也没听明白歌词,倒是孟萌听出了什么,她瞪着眼睛,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也没了。

        “怎么了?”王轲问。

        “你们没听出来吗?”孟萌说,“她唱的丢手绢啊。”

        “啊?”王轲一愣。

        “丢,丢,丢手绢……丢到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孟萌低声的唱着幼时经常唱的儿歌,脸上倏地扯出一个怪异的像哭又像是在笑的神情,“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几个人呀?”

        “七个,七个。”萧为琦哑声道。

        “那你数数,我们现在有几个人?”孟萌说。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众人站在一起,被萧为琦一一点到,只是当萧为琦的嘴里吐出八这个数字的时候,所有人都崩溃了。

        “怎么会有八个。”萧为琦茫然道。

        “是啊,怎么会有八个人。”孟萌说,“可每一个我都认识,每一个我都记得,怎么平白无故的,就多出一个来呢。”

        没人回答,众人惊恐的眼神里,多了些怀疑。

        “哈哈。”王轲笑了,笑里有些绝望的味道,他说,“这一定是个恶作剧,一定是有人在和我们开玩笑……”

        又一辆呼啸着的过山车从他们的头顶上冲过,广播里,童音发出咯咯的刺耳小声,接着,便道了一声萧为琦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句话:“游戏开始了。”

        ================

        林半夏非常平静的上了半个月的班,这期间工作量不算大,只出了两三次事故现场,其余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单位里插科打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算是彻底的习惯了小窟的存在,小窟完全没有一个骨头架子应有的恐怖,反而像个乖巧的小宠物,也不闹腾,很是贴心,甚至还会在你工作劳累之余,为你捏捏肩膀敲敲腿。

        林半夏去隔壁找季乐水,就看见这货坐在沙发上压榨小窟,因为住在隔壁,季乐水索性给宋轻罗家里也搞了台电视机,安装过程没什么波折,唯一的问题就是安装工人上门的时候,反复确认季乐水的确还活着之后,才擦着冷汗进了门。

        电视里播着小猪佩奇,最近小窟沉迷的不能自拔,只要有电视看,它能乖乖的在家里沙发上坐一个下午,都不带换动作的。

        “吃火锅不?”林半夏问季乐水。

        “吃啊吃啊,大佬做吗?”季乐水道,“能不能在大佬家吃啊?我不敢过去啊。”他虽然已经不怕了,还是对之前发生的事心有余悸,怂怂的申请举手说想在这边吃。

        “行啊。”林半夏倒是无所谓,在哪儿吃都一样。

        于是晚上三人愉快的打起了火锅,里面的材料都是林半夏从超市买来的,自从跟了宋轻罗,他的生活水平就直线上升,不但买了大瓶的肥宅快乐水,甚至买了新鲜的海鲜,季乐水对此强烈怀疑林半夏是不是中了彩票没告诉他。

        锅底是宋轻罗自己熬的,用的大骨头汤,熬汤的时候小窟被林半夏抱着在旁边围观,它瞅了眼锅里头煮沸的大骨头,又瞅了瞅自己的细细的手骨,默默的扭过头,不敢看了。

        林半夏看了好笑,说:“没事儿,你还小呢,等大了再炖汤。”

        小窟哼哼两声,也不知道啥意思,大概是在抱怨林半夏故意吓他。

        锅底味道很好,菜也足够新鲜,林半夏烫了片新鲜的嫩牛肉刚塞进嘴里,就听到有人咚咚的敲门,季乐水去开了门,发现是李稣站在外头。

        “在吃饭呢?”李稣笑眯眯的摸了进来,鼻子嗅了嗅,“宋轻罗做的?”

        宋轻罗道:“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李稣进到屋子里,瞧见了沙发上看小猪佩奇的小窟,眼里流露出些惊讶,但他掩饰的很快,立马又恢复成了笑眯眯的神情,“过来看看半夏。”

        林半夏道:“吃晚饭了?要不要给你加个碗?”

        “好啊,好啊。”李稣毫不介意的坐下拿起了筷子。

        “来干嘛?”宋轻罗掀了掀眼皮,冷淡的问。李稣知道宋轻罗就是这样的性格,也不介意,笑嘻嘻的吃了几块肉,才露出满足之色,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报纸,放到了桌子上。

        林半夏拿过来一看,发现是今天的早间晨报,扫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怎么了?”

        宋轻罗说:“看后头。”

        林半夏翻到后面,看到了报纸最末尾的版面上印着几个寻人启事,他粗略的看了看,发现寻人启事找的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一共有七个人,都是同一个学校,同一天走丢的。

        “孩子走丢了?”林半夏说,“没查监控?”

        “肯定查了啊。”李稣想夹个鱼丸,筷子怎么都使不上劲儿,于是脑袋越伸越长,最后被宋轻罗一巴掌直接拍了回去,他也不在乎,继续和鱼丸奋斗,“他们失踪的地方,在监控的死角,只能知道去的大概方向,具体去了哪儿,查不到。”终于把鱼丸捞了起来,李稣放进嘴里,露出满意之色。

        林半夏见状忙道:“等等——”

        李稣含糊一句:“等什么?”他猛地用力咬开了丸子,才发现丸子里面居然是滚烫的芝士,当即眼睛就红了,正打算低头吐出来,旁边的宋轻罗冷冷的来了句:“你敢吐出来,我把碗塞你嘴里。”

        李稣:“……”

        于是李稣含泪咽下,颤声道:“最后根据一些线索猜测,他们可能是进了附近的嘉悦乐园。”

        宋轻罗冷哼一声,喝了一口肥宅快乐水,颇有种喝的是八十度白酒的气势。

        “嘉悦乐园??”林半夏立马想起来了,“你是说,就是上个月过山车出事的那个游乐园??”

        “哎,你知道啊。”李稣道,“没错,就是那个乐园。”他用舌头在嘴里顶了几下被烫伤的部位,继续夹菜,“这几个小孩,可能是跑到里面去了。”

        “乐园有问题?”林半夏问道,“是这个意思?”

        “大概率吧。”李稣说,“所以任务下来了,让你和宋轻罗过去看看,最好是晚上去——那几个孩子是晚上丢的。”在宋轻罗的死亡凝视下,他终于放下了自己的筷子,“那边会再派给你们几个灵感比较强的新手记录者。”

        “不要。”宋轻罗突然开口。

        “哎,为什么不要。”李稣说,“你们两个跟个木头似得,异端之物就在你们面前你们都发现不了——”

        “不要新手。”宋轻罗显然不太喜欢带新人。

        “这是上面决定的,我也管不了。”李稣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有时候这也是没办法的,况且就算你这里不要他们,他们也会去别的地方,说不定更危险呢,你至少还能看一下他们。”

        宋轻罗没说话,再次举起肥宅快乐水,一饮而尽。林半夏默默的在旁边又给他添了一杯,心想大佬喝个肥宅水都像在喝三碗不过岗。

        李稣没有再劝,只是让宋轻罗好好想想,林半夏在旁边听的迷迷糊糊的,没明白两人因为什么发生争执。季乐水就更迷糊了,怀疑的看了看李稣,心想这些奇奇怪怪的名词不会是某种传销组织的代号吧……

        李稣吃完了饭,起身走了,走之前去摸了摸小骨头架子圆溜溜的脑壳,说宝贝,长时间盯着电视看会近视哦。

        小窟哼唧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说我没有眼睛哪来的近视,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好。

        李稣走后,季乐水负责把碗洗了,趁着他洗碗,林半夏问了宋轻罗一些关于记录者的事。

        “灵感越高,精神就越容易受到污染,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宋轻罗解释的很平淡,“就好像一个病毒源头,不同的人触碰,免疫力差的人会更容易染上,但也更容易找到病毒的源头。新手记录者,就好像没有免疫力新生儿,非常容易被感染。”

        林半夏明白了:“这样不会很危险吗?”

        “所以我不喜欢。”宋轻罗道,“还是看情况吧,在数据明晰的情况下,一般是不会派这样的记录者的,可如果情况不明晰,就不好说了。”

        林半夏点点头,算是明白了。

        季乐水洗完碗,支了个脑袋过来:“你们两个打什么暗号呢?林半夏,你不会是被大佬带入了什么奇怪的传销组织吧?”

        林半夏说:“别乱想,我是在维护世界和平。”

        季乐水:“维护世界和平还有工资?”

        林半夏道:“超级英雄也是要吃火锅的。”

        季乐水想想也是,伸了手出来:“那能带我一个吗?我也想拿着工资拯救世界。”

        林半夏说:“不行,尖叫鸡当不了超级英雄。”

        季乐水闻言就想反驳,说尖叫鸡怎么了,尖叫鸡也有尖叫鸡的尊严,林半夏怎么可以种族歧视,鸡鸡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嫌弃鸡鸡。

        林半夏:“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是没有证据。”

        季乐水:“嘻嘻嘻。”

        这事儿挺急的,从发现几个学生失踪,到意识到他们的失踪和异端之物有些联系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期间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几个学生都是凶多吉少。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要尝试寻找,至少,不能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宋轻罗准备了一天,第二天夜里和林半夏开车出发了,经过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人到达了西郊的嘉悦乐园外面。

        此时乐园已经停业了接近一个月,外面还拉上了封锁线,甚至有值班的人在走动,防止有人靠近。

        宋轻罗停车后,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证明,才和林半夏一起进入了游乐园的内部。

        这还是林半夏第一次来游乐园,之前他只在外头看见过。虽然是在晚上没有开灯,但依旧让林半夏觉得十分有趣,进门不远处有一个水上公园,旁边就是巨大的摩天轮,林半夏仰头看着,问道:“看起来好高啊,好玩吗?”

        宋轻罗说:“没玩过。”

        “那……咱们以后找个时间来玩玩?”林半夏跃跃欲试,“你不怕高吧?”

        宋轻罗轻声道:“不怕。”

        “那可太好了。”林半夏挺高兴的,看着旁边无数有趣的游乐措施,已经开始期待起来了。

        不过期待归期待,该做的事还是要做,宋轻罗领着林半夏在游乐园里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他们甚至还去了过山车出事的地方,那里已经被封条封锁了起来,地面上被砸出的大坑还没有修好,林半夏抬起头,看到了他们头顶上属于过山车的轨道:“是从这上面滑下来的?”

        “嗯。”宋轻罗道,“应该是。”

        “事故原因有没有查到?”林半夏问道。

        “说是设备老化。”宋轻罗道,“但是一辆晚上本应该乖乖停着的过山车突然启动,还甩下了那么多个乘客,这种事情,不是一句设备老化可以解释的。”

        林半夏觉得也对,那些人是怎么进到游乐园里,并且启动过山车的,这些事情都是漏洞。

        两人在游乐园里转了几圈,都一无所获,没有发现任何有问题的地方,他们本来打算去监控室查看一下录像,可监控室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看过非常非常多遍了。

        “什么都没有。”工作人员说,“没人看到他们进来,到底是不是在乐园里消失的,也是个迷。”

        就在两人毫无头绪的时候,李稣来了个电话,告诉宋轻罗,那边派来的新手记录者来了,让宋轻罗记得出去接一下。宋轻罗非常不高兴,李稣机智的没有给他发火的机会,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那边来人了?”林半夏问。

        “嗯,说是在路上了。”宋轻罗看了下表,“走吧,出去接一下他们。”

        “有几个人啊?”林半夏问。

        “五个。”宋轻罗道。

        “怎么那么多人。”林半夏愣了愣,“需要五个吗?”

        “是根据失踪的学生人数来的,因为不知道异端之物的触发条件,所以只能尽量匹配当时的条件,可能是人数,可能是日期,甚至可能是天气——全都说不好。”宋轻罗解释道,“五个人里面,还有一个监视者,是个比较麻烦的女人,你可以离她远一点。”

        被宋轻罗称作麻烦的女人?林半夏心里好奇起来,心想她肯定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两人出了游乐园,在路边等了大概十几分钟,远处驶来了一辆汽车,停在了两人的面前。顷刻间,从车上鱼贯而出五个人,大多都是年轻的面孔,几乎绷着脸没什么表情,只有走在最后面的一个漂亮女人,脸上灿烂的笑容和几人显得格格不入。其他四人都穿着整齐的工作服,就她穿着一袭华丽的红裙,烫了一头的大波浪,甚至脚下踩着精致的镂空凉鞋,不像是来做事的,倒像是来走秀的。

        “哟,宋轻罗。”女人笑着和宋轻罗打了招呼,她目光在林半夏的身上停留片刻,笑的更开心了,“从哪里骗来了这么个小可爱啊。”

        宋轻罗冷着脸,没理她。

        大家倒是好像习惯了,其中一个记录者上前一步,给宋轻罗简单的做了介绍,大概就是名字年龄之类的内容,女人对宋轻罗没什么兴趣,却一直盯着林半夏,那眼神莫名的让林半夏有点发毛。

        “晚上好啊,小可爱。”女人走到了林半夏身边,林半夏这才发现,她居然比自己还高那么一点,他身高是一米七八,那这姑娘,肯定超过一米八了。

        “晚上好,我叫林半夏。”林半夏拘谨道。

        “我知道。”女人笑着说,“你在我们圈子里很有名,大家都知道你了——我叫沈君艳,很高兴认识你。”

        林半夏有点莫名其妙,心想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我了。

        宋轻罗在旁边冷冷的道了句:“你差不多就行了。”

        沈君艳笑容灿烂,显然没把宋轻罗的话放在心上。

        接下来,宋轻罗便打算带着几人,顺着几个学生失踪的位置,朝着游乐园的方向走,学生在监控里最后出现的时间是在晚上九点十分,从那个位置走到游乐园差不多要二十分钟。现在已经八点半了,慢慢的走过去差不多。

        这一路上,沈君艳都在找林半夏搭话,林半夏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漂亮又热情的姑娘,一时间有点招架不住,不由自主的想往宋轻罗的身边靠。沈君艳看在眼里,却没点出来,只是眼神越发玩味。

        按照往常的规矩,靠近异端之物时,都会有一个测试精神值的流程,但是奇怪的是,今天宋轻罗没有拿出骰子。倒是沈君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她笑着说:“谁先来?”

        “什么东西呀?”林半夏奇怪的问。

        “出征之前的一点小仪式。”沈君艳说,“算是,求个平安?”她说着,从布袋里拿出了几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木偶人。

        “怎么求平安?”林半夏问道。

        “把手给我。”沈君艳说。

        林半夏老老实实的把手递出去,沈君艳抓着他的手指,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针,扎了一下林半夏的指尖,指尖上浮起一团小小的血渍,沈君艳将这血渍小心的抹到了人偶之上。

        “这是什么祈福的仪式啊?”林半夏好奇道。

        “有幸运加成哦。”沈君艳笑道。

        林半夏默默的掏出手机。

        沈君艳奇怪道:“你要干嘛?拍照吗?”

        “不是有幸运加成吗?”林半夏说,“明天彩票刚好开奖……”

        沈君艳:“……”

        宋轻罗在旁边勾了勾嘴角。

        “开玩笑啦小朋友,这才不是幸运加成呢。”沈君艳大概是不想林半夏浪费那两块钱,哭笑不得道,“这只是为了降低你们的运势,让我们能快一点找到那东西罢了。”

        “降低运势?”林半夏愣道。

        “是啊。”沈君艳一边和他说话,一边握住了别人的手,她指如葱根,涂着深色的指甲油——男人欣赏不太来,但女人一定会喜欢的那种风格,“能遇到这种事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好吧,既然如此,只有把自己的运气变差一点咯。”

        她取了每个人的指尖血,最后只剩下宋轻罗。

        “我不用。”宋轻罗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沈君艳嫌弃的啧了一声,说行吧,宋先生天赋异禀,天生就是个倒霉蛋,不能再降运势了,再降又不知道要买几个苹果玉佩回来。

        宋轻罗阴郁的撇了她一眼,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我就是嘴贫,您大人有大量,别和小的计较。”

        取完了指尖血,沈君艳把沾了他们血迹的六个小木偶人一个个重新装回了袋子。一行人便上路了,开始顺着失踪学生们走过的道路,朝着嘉悦乐园的方向走。因为是在郊区,这附近还挺清净的,没有车辆,也看不到行人,几人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只有影子为伴。

        几个记录者都清楚自己要去干嘛,显得有些紧张,却不敢交谈,显然是有些畏惧旁边的宋轻罗和沈君艳,他们倒是对林半夏的印象不错,林半夏看起来就是很温和比较好相处的那一类,只可惜气氛不对,不然真的可以好好聊几句。

        然而接下来的事,没有他们预料的那么顺利,因为他们顺着道路畅通无碍的到了游乐园里面,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可怎么办?”沈君艳算了一下时间,看了看宋轻罗,征求意见,“再来一次?”

        宋轻罗沉吟片刻,点点头,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说:“他们可能不是从正门进去的。”

        “怎么说?”沈君艳问。

        “正门是有保安的。”宋轻罗说,“就算摄像头坏了,保安也在,七个学生想要偷偷的溜进去,肯定不敢走正门。”

        “这附近有偏门吗?”沈君艳问。

        “有的。”一个叫艾辛生的监视者拿着资料道,“就旁边就有一个。”

        “那我们这次,从那个门进?”沈君艳说。

        宋轻罗点点头同意了:“可以。”

        接着几人倒回了原来的地方,打算把刚才的路重新走一遍,只是从另外一个侧门,进入乐园里。没人知道这种做法能否成功,但至少是一种尝试。

        一路上,沈君艳都在和林半夏搭话,看来她的确如自己所言,对林半夏十分的感兴趣,林半夏面对沈君艳却有点拘谨,最后倒是宋轻罗先不耐烦了,说沈君艳您能不能别像个痴女一样追着人家骚扰。

        沈君艳哼了一声表示不满,好在暂时放过了林半夏。

        林半夏这才松了口气。

        此时天气已经是初夏,郊区的夜晚,并不算宁静,路旁的草丛里,发出了连绵的虫鸣声,明月高悬,若不是几个记录者都神情紧张,他们倒不像在进行什么危险的工作,倒像是在郊游。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们重新到了嘉悦乐园门口,不知道是不是林半夏的错觉,他总觉得周遭好像比之前安静了一些。

        “这边就是侧门了吧?”沈君艳走到了一扇锈蚀的铁门面前,“锁倒是锁了,不过这锁,怎么看都不太靠谱啊。”那锁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上面锈迹斑斑,沈君艳伸出手指在上面点了一点,指尖上便沾了锈渍,她忽的意识到了什么,展眉一笑,伸出手,用力一拧,只听见咔嚓一声,本来依旧老旧的锁,硬生生的被她拧了下来。

        “走吧,进去了。”沈君艳道。

        众人依次从门口鱼贯而入,林半夏注意到,在进来的时候,沈君艳好像扔了个什么东西在地上,她发现自己看见了,也不介意,对着林半夏展颜一笑。

        “好像是进来了。”当所有人都通过那扇门时,沈君艳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进来了?进到了哪里?林半夏虽然不知道沈君艳具体的含义,也隐约感觉出了异样,首先就是那把锁,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游乐园开了多久了,但最近里面才出了事故,所以肯定会进行全方位的检修,特别是所有能从外面进来的通道。那把锁的模样太过老旧,游乐园不可能不将其换掉,所以至少那把锁,不该出现在那里。

        周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唯一的光源,就是头顶上那巨大且明亮的月亮。

        林半夏掏出手机,毫不意外的看见手机上没有了信号,他肯定道:“是进来了。”

        几个记录者闻言,脸色白的跟纸一样,两股战战,其中一个年轻的男生,突然开了口,声音沙哑道:“我、我有点怕,能不能让我换个别的任务啊?”

        “换?你是第一次吗?”沈君艳听到这样的问话,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她面无表情的扭过头,看向那个男孩,“不是之前已经给你们看了协议了吗?你们也签字了,你以为是来旅游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难道以为下一个任务,会比这个简单?”

        男孩被沈君艳的眼睛一盯,讷讷的说不出话来,他小声道:“对不起,我、我是第一次……”

        “大家谁没有过第一次?”沈君艳冷冷道,“怎么就你不行了?”

        男孩不说话了,死死的抓着挎包不吭声,旁边一个女生小声的安慰了他几句。

        “继续往前。”沈君艳下了命令。

        于是一行人继续往前,很快就到了游乐园内部。

        “先去过山车的位置瞧瞧吧。”沈君艳说,“之前的资料你们有看过么?”

        艾辛生小声道:“看过了。”

        “嗯,不错。”沈君艳道,“我现在给你们把资料重复一遍,你们都给我听清楚——那七个死在过山车事故里面的人不是被过山车砸死的,他们在过山车出事故之前,就已经死了。”她低头,用指腹摩挲了一下尖锐的指甲,冷静的像在说一个无趣的故事,“根据法医的鉴定报告,这七个人的死亡跨度长达半个月,也就是从第一个人死,到第二个人死,期间经过了十五天——我们的时间不多,请各位用尽全力保护几个失踪的学生——全力的含义里,包括你们的生命。”

        “你也会为了他们去死吗?”有一个记录者带着火气问。

        “当然。”沈君艳语气很淡,但能听出她是认真的,她说,“死亡是人类最幸福的归宿。”然后微笑着看了宋轻罗一眼,补了一句:“穷死除外。”

        宋轻罗:“?”

        林半夏:“……”真的有被冒犯哦。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我干了,你随意!

        宋轻罗:干!

        李稣:你们两个喝个可乐哪里来的那么多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