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41章 丢手绢(三)

第41章 丢手绢(三)

        人群里有个男生忍不住抗议了几句:“就算我们怕死,你也能不能别故意吓我们?!”

        “秦文博,别说了。”记录者里唯一的女生扯了扯他的衣袖。

        秦文博还是很不高兴,勉强忍下来了,林半夏看他模样应该才二十多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倒成了这四个记录者里面,唯一一个没有露出怯色的,只可惜似乎脾气不好,表情就没有舒展过。

        沈君艳似乎对他倒是不讨厌,被他吼了也在弯着眼睛笑,她说:“小朋友别生气嘛,这哪里是故意吓你们,只是做个提醒罢了。”

        秦文博沉着脸色没吭声,看表情,满脸写着不服。

        说话之间,几人已经到了过山车出事的位置,林半夏抬起头,看到了一条置于头顶之上的过山车轨道,他之前进过游乐园里,自然记得这条轨道断了一截,但现在,它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这种场景的变化,明明白白的在告诉众人,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的的确确不是刚才的嘉悦游乐园了。

        不知不觉间,周围泛起了一层浓郁的雾气,雾气之中,一道尖啸的声由远及近,林半夏抬头,看到了远处一辆过山车朝着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不过刹那间,速度极快的过山车便已经到了几人的正上方。

        所有人闻声抬头,看向头顶上突然而至的过山车,在它呼啸而过的刹那,站在人群中央的艾辛生突然感到,脸颊上落下了一层如同雾气般的水渍,他起初以为是周遭的雾气,谁知有一些零碎的东西从急速飞驰的过山车上散乱的抛下。

        这些东西落在地面上,发出黏腻的让人不愉快的声音,艾辛生茫然的低了头,竟是在那些乱七八糟的零碎之物里,看到了一些红色的碎肉……他用手抹了一下脸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上面血红一片,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见到这情形,艾辛生脑袋有些眩晕,他脚下一软,狼狈的跌坐在了地上,手正巧触碰到了那些零碎的东西,这一次,他无比的确定,这些东西的的确确是一些柔软的肉块,从过山车上,像垃圾一样抛洒了一下。

        “卧槽!!”刚刚软倒在地的艾辛生又好像兔子一样蹦了起来,用力的把手上的东西甩掉,慌乱的发问“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啊?”他环顾四周,发现几个记录者脸色全都不好看,可那三个监视者,个个面色平静,甚至还有一个人,蹲在地上,仔细的研究了起来。这个人,就是林半夏。

        林半夏的确是蹲了下来,他不是因为想看这些零碎的肉块,而是注意到了肉块里,夹杂了一个白色的东西,这东西落在了地上,他找了一会儿,才在角落里找到,直起腰还没来得及高兴,便注意到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林半夏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看着自己,连忙解释:“我不是变态,我只是好像看到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从上面扔下来了。”

        “什么?”艾辛生颤颤巍巍的问。

        “是个学生证。”林半夏翻到正面,把上面的名字念了出来,“王轲……”

        “是走丢的学生之一!”艾辛生立马想起来,可惜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挂上,就立马消失了,因为他意识到,在这种地方,以这样的方式发现这张学生证,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看来是没了。”沈君艳在旁说了一句。

        “嘘。”宋轻罗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林半夏这才想起来,似乎进了游乐园之后,宋轻罗就没怎么说过话,此时他没有要加入几人讨论的意思,而是微微蹙眉,目光一直停留在他们旁边。

        林半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个架在电线杆上的喇叭,此时喇叭里,正在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在一片死寂的乐园里,显得如此突兀。

        众人息声,电流声便更加明显,接着电流声越来越强,一首调子怪异的歌曲,从广播里放了出来。

        “丢~丢~丢手绢~轻轻的丢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歌声起初是小时候听过的儿歌曲调,渐渐的曲调开始扭曲变化,掺杂着浓重的电流声,让人越听越毛骨悚然,到了后来,曲调已经完全变了形,林半夏根本听不懂到底在唱些什么。

        艾辛生听着这调子诡异的歌曲有点崩溃:“为什么会唱丢手绢?这什么意思?”

        林半夏有点惊讶:“你听的懂?”

        “当然啊。”艾辛生抖如筛糠,旁边几个记录者脸色均是脸色惨白如纸,但监视者们似乎都有些疑惑,“你们都听不见吗?广播里唱的就是丢手绢啊——”

        他说完这话,感觉已经有点喘不过气了。

        林半夏正欲安慰他几句,又一辆过山车从他们的头顶上驶过,与此同时,广播里那个稚嫩的童音带着愉悦的语调,说出那一句:“游戏开始了。”

        话语落下的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浓郁的雾气充斥了整个嘉悦乐园,人群里,突然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我们里面有鬼,快跑啊!!”随后便奔入了浓雾之中,本来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的记录者们,在听到这一声凄厉的叫喊后,竟是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朝着四周慌乱的跑去。艾辛生知道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伸手正欲阻拦,却发现不过片刻的功夫,周围的人就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了他独自一人站在原地,就连宋轻罗和沈君艳,也不见了踪影。他立马反应过来,事情有些不对,但此时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艾辛生直接傻在了原地,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发展,他们几个什么也不懂的记录者也就罢了,为什么宋轻罗和沈君艳两个资深监视者也不见了,艾辛生鼓起勇气往前走了几步,依旧什么人都没有看见,不由的露出绝望的苦笑。

        这游乐园本来就大,还是晚上,想要在里面找人,简直难如登天。

        从根据目前的线索看来,所有死去的人似乎都会被放到过山车上、艾辛生思来想去,决定按照以往的经验,在附近先找找看,最好能找到认识的队友,他可不想在这么诡异的地方一个人独处。然而他往前走了几步,便听到草丛里发出了女生低低的啜泣,艾辛生有些疑惑,走到草丛附近一看,竟是看到一个姑娘蜷缩在草丛深处,她低着头,神经质的咬着手指。来之前,艾辛生自然有好好的看学生们的资料,虽然照片和人有一些差距,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是七个失踪的学生之一,名叫沈清怡的女生。

        “沈清怡,是你吗?”艾辛生有点迟疑,试探性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可谁知沈清怡听到他的叫声,便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眼神惊恐无比,但即便如此,她也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没有叫出声。

        “你没事吧?”艾辛生忙道,“我是学校派来找你的——”

        沈清怡用惊惶的眼神看了艾辛生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怀疑,显然不太相信艾辛生的话,她说:“你、你真的是学校派来的?”

        “是啊。”艾辛生无奈道,“我要是坏人,又有什么理由要骗你?况且在这种地方,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吗?!”

        也是这么个道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眼前这人若是真的坏人,那要对她做什么直接动手就行,哪里还需要费尽心思的解释。

        想通了这茬,沈清怡总算是停下了颤抖,脸色还是不好看,她说:“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到了这里,没人能出的去的。”

        艾辛生道:“到底怎么了?”

        沈清怡环顾四周,紧张道:“两人在这里太显眼了,我们还是躲到其他安全的地方,我再和你慢慢说吧。”

        艾辛生道:“好。”

        沈清怡要说的,自然就是他们七个学生误入游乐园之后的故事,当那一声“捉迷藏开始了”响起,几人周围的雾气突然变浓,本来打算一直聚在一起的七人,因为发现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产生了激烈分歧。

        王轲因为这个差点和一个男生打起来,那个男生责怪王轲,说若不是王轲要来这里冒险,他们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王轲不服,两人火气越来越大,眼看着马上要动手,孟萌却伸手拦住了他们。

        “不要在这时候内讧。”孟萌劝道,“这时候还吵架,你们到底想不想出去了?”

        “闭嘴孟萌。”那个男生没给孟萌面子,“我才不要和你们在一起,柔柔,走,我们两个一起——谁知道他们是人是鬼。”

        被叫做柔柔的女生和这个男生是情侣,两人很信任对方,干脆决定和大部分拆伙,避开队伍里不是人的东西。而其他人因为这事儿,心中也有了隔阂,有两个男生关系特别好,也决定结伴而行,结果七人拆成了三对,最后只剩下了王轲萧为琦孟萌和沈清怡四个人在一起。

        “我们该怎么办呀。”沈清怡身娇体弱,这会儿已经憋着哭腔在说话了,她说,“我好害怕呀。”

        “别怕,没什么好怕的。”萧为琦说,“你们我都认识,肯定不是鬼,我们几个待在一起,等到天亮就好了。”

        他安慰的勉强,众人都不敢泼冷水,然而在心底深处,都问出了一个问题……天真的会亮吗?

        “我们找个地方坐着等吧。”孟萌说,“刚才走了那么远,腿有点酸了。”

        “我知道旁边有个旋转木马。”王轲道,“我们去那里等吧。”

        “好啊好啊。”沈清怡表示赞同。这个乐园她也来过,但有些怕高,不敢坐大部分的刺激项目,最喜欢的就是这里的旋转木马,想着去那里,至少比待在过山车旁边安全。

        四人朝着旋转木马去了,一路上,大家都很安静。沈清怡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拨打了所有能打的电话,奇迹并没有发生,她的手机拨不出任何一个号码。

        不远处,就是静静停着的旋转木马了,和白日热闹的乐园相比,此时的它们静静的立在圆盘上,显出几分僵硬和阴森,没有音乐的旋转木马,乍看上去不像是儿童的玩具,倒像是恐怖片里出现的道具。

        萧为琦胆子最大,第一个走进去,接着就是王轲孟萌和沈清怡,沈清怡的确也是有点累了,她随便找了个木马,爬到了上面,沮丧的趴在上面:“我们就这么等着吗?刚才那个广播里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

        “会不会是恶作剧?”萧为琦道,“什么丢手绢,我都听不懂。”

        “是啊。”沈清怡道,“孟萌,你怎么想的?”

        “我吗?”孟萌背对着他们,也坐在旋转木马上头,她今天穿的是长裙,所以不太适合岔开坐,便双腿并着,朝外面坐着,她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摇着腿,“我感觉,广播说的都是提示,或许会对我们有帮助。”

        “唉,什么提示呢?你能说一下吗?”萧为琦问。

        “我也说不好啊。”孟萌道,“听起来,倒像是游戏的规则,一般这种恐怖故事,活下来的条件不都藏在提示里嘛。”

        “丢手绢能有什么游戏规则。”王轲嘟囔,“不就是小时候玩过的幼稚游戏吗?”他抬起手,看了眼时间,“现在才九点多……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啊。”

        一提到这里,众人都沮丧起来,沈清怡为了分散注意力,索性打开消消乐玩了起来,正玩的起劲,坐在前面的孟萌突然尖叫了一声,把她吓的差点没把手机摔到地上。

        “孟萌,你在叫什么呢??”沈清怡捂着胸口惊恐道。

        “没、没事,我好像看错了什么。”孟萌说。

        “看错了?”沈清怡狐疑道,“你看错了什么?”

        孟萌不吭声了,她微微弯着腰,似乎是觉得哪里不太舒服,沈清怡有点奇怪,正打算详细询问,就看到孟萌从她坐着的旋转木马上跳了下来。

        “王轲。”孟萌径直的走到王轲的身边,娇嗔似得在他的身上拍了一下,道,“王轲,你到底怎么想起来把我们往里领的。”

        “还不是萧为琦。”王轲不高兴的说,“是他提议要来玩的,我才去找我叔叔要了钥匙。”

        “那也不能怪我啊,我怎么知道你真的能找到钥匙。”萧为琦不肯背这个锅,出言还击。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孟萌忽的道:“别吵了别吵了,我要去那边上个厕所,你们有人想去吗?”

        “我怕。”沈清怡弱弱的说。

        旋转木马旁边就是公共厕所,平时还好,这种气氛下,谁都不敢进去。

        “不然你就在旁边解决吧?”王轲讪讪道,“鬼片里出事都是在厕所里的,孟萌,我们转过去不看你就行了。”

        “我才不要。”孟萌哼了一声,有点不乐意,“你们不陪我算了,我自己去,就在外面等着啊,可别走远了。”

        “我陪你过去吧。”最后还是萧为琦看不下去了,“我就在外头等着你,你有事就叫。”

        “好。”孟萌同意了。

        她和萧为琦去了旁边的厕所。

        沈清怡和王轲坐在原地没敢动,看着孟萌独自一人进了黑漆漆的厕所里,萧为琦则站在外头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沈清怡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就算是女生,磨磨蹭蹭的上个厕所顶破天也最多二十分钟,可孟萌进去那么久了,也没有出来,在外面等待的萧为琦也察觉了不对劲。

        “孟萌,孟萌。”萧为琦在外面叫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答应,急了,对着两个朋友喊道,“情况不对啊,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

        “好,一起进去看看吧。”沈清怡点点头。

        三人统一意见后,王轲从旋转木马上跳下来,条件反射的把手插进了裤兜,可是他的手刚伸进去,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

        萧为琦注意了王轲的异样,问道:“你怎么了,王轲??”

        王轲喉头上下动了动,他缓缓的,从自己的裤兜口袋里,掏出了一团血红色的东西,沈清怡就站在旁边,将王轲手里的东西看的一清二楚,居然是一条浸透了鲜血被揉成一团的手帕……

        “这,这东西什么时候到我裤兜里的?”王轲呆住了,他看着自己被血液染红的手,声音抖如筛糠,“什么时候到我口袋里的?”

        “不知道啊。”萧为琦也怕了,“你赶紧扔了吧。”

        好像被烫到了一样,王轲直接将手帕扔到了旁边的草丛里,不断的甩着手,想要把手里的血给甩掉。

        “进厕所里洗洗吧。”沈清怡小声说,“顺便看看孟萌在哪儿?”

        王轲惨白着脸色说好。

        可当他们三个人进了厕所之后,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因为他们居然发现,厕所里……没有人。

        他们是亲眼看到孟萌进去的,这个厕所只有一个进出口,孟萌只能从这里出来,但当他们找遍了每一个隔间,却都发现空空如也,狭窄的厕所里,竟是空无一人。

        孟萌呢?怎么会不见了?

        沈清怡找了一会儿,忽的意识到厕所的窗户是开着的,如果孟萌要出去,那肯定得跳窗。可是她有什么理由,非要从窗户跑掉呢?正这么想着,沈清怡听到了流水的声音,扭过头,发现是王轲在低着头洗手,可是随着水流冲刷到他的手上,他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惊恐,沈清怡仔细看去,发现无论多少水冲刷上去,王轲手上的血迹居然一点都没掉。

        “洗不掉啊,洗不掉啊。”王轲喃喃自语,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不住的往下流,明明还是凉爽的初夏,他却好像在被烈日暴晒一般,神情看起来越发的癫狂。

        萧为琦站在旁边,想要劝劝王轲,谁知他刚走王轲的身边,就表情一变,顿住了脚步,额头上也开始跟着冒冷汗。

        “阿琦?”沈清怡本想叫萧为琦,但瞧见萧为琦伸手朝她摆了摆,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示意她到门口来。

        沈清怡本来十分的奇怪,直到她走到门口萧为琦所在的位置时,终于明白了萧为琦脸上的惶恐是因为什么。

        王轲的面前,有一面巨大的镜子,他低下头一个劲的洗着手,没有注意到镜子里的画面,可沈清怡看到了,她看到镜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她,一个是萧为琦,王轲……从镜子里消失了。

        王轲浑然不觉,还在继续洗手,他似乎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语气里带着浓郁的哭腔和绝望,不住的重复着那四个字:洗不干净。

        然而让他绝望的事,还在后头,他忽的顿了动作,似乎想起了什么,哭着将手伸入了自己的裤兜,当指尖触碰到了那一团湿润柔软的手帕后,王轲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把那东西掏了出来:“回来了——怎么会回来了——”

        沈清怡一副随时可能晕过去的表情,萧为琦的反应比沈清怡好了一点,他道:“王轲,你冷静一点。”

        “我要怎么冷静。”王轲哭道,“我要怎么冷静,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沈清怡和萧为琦都往后退了一步。

        “王轲,我们总能想到办法的,我们现在就走,离开这里——”萧为琦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尽力给好友出主意,他说,“只要离开这儿,我们就安全了。”

        “要怎么离开?”王轲道,“我们根本找不到回去的路——”

        就在两人争论的时候,沈清怡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听到铃声,先是心中一喜以为是手机有了信号,谁知拿起来一看,却是自己定的闹钟,现在已经十点半了,离他们刚到这里,才过一个半小时。

        沮丧的划掉了闹钟,沈清怡再抬起头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劲。刚才还在和萧为琦争辩的王轲,这会儿突然不说话了,气氛变得有点奇怪。

        “王轲,你怎么了?”萧为琦问他。

        “我的脖子好像有点痒。”王轲说。

        萧为琦艰难的吞咽了一下,王轲这会儿正对着他们,自然是看不到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消失了,他不敢让王轲回头看镜子,因为害怕王轲看到那东西后情绪彻底崩溃,于是尽力的劝说道:“哪里不舒服?你说,我帮你挠。”

        “我脖子有点痒。”王轲又重复了一遍。

        萧为琦死死的抓着王轲,他比王轲壮实不少,被他这么抓着,王轲根本没法回头看镜子,他道:“我们先出去,出去之后……我再和你说吧。”

        王轲奇怪的看了萧为琦一眼,他说:“我脖子有点痒。”说完最后一遍,他的脑袋竟是硬生生的扭了一百八十度,将后脑勺扭到了脸的位置。

        “啊!!!!”沈清怡发出惊恐的叫声。

        萧为琦也在惊恐之中,慌乱的松了手,然而王轲并没有反应,他看到了镜子空空如也的镜面,没有尖叫,没有恐惧,王轲用平静的语气说了一句:“怪不得那么痒。”他说完这话,重新将头扭了回来——从另外一个方向。

        眼睁睁的看着王轲的头扭了三百六十度,沈清怡彻底疯了,转身就跑,萧为琦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王轲的身体硬邦邦的朝着自己倒来,他条件反射的接住了王轲,再一看,却是发现王轲的身体完全的软了下来,嘴里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彻底没了气息。

        王轲死了?直到这一刻,萧为琦才真正的意识到,他们不是遭遇了什么恶作剧,而是真的被什么东西困在了这里,并且随时可以被取走性命。那他们现在能做什么?萧为琦踉跄着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沈清怡虽然害怕,可也不敢跑太远,这会儿蹲在路边呜呜直哭,萧为琦走到她的身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焦虑的在她身后来回踱步。

        “王轲是不是鬼呀?”沈清怡哭着问,“他怎么会变成那副模样……”

        “不是,王轲已经死了。”萧为琦回答。

        “死了,怎么会就死了?”沈清怡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好害怕啊,我们要怎么办……”

        萧为琦说:“我也不知道。”

        沈清怡道:“我们出去吧?我们找路出去吧,再在这里等着,一定会出事的。”她想要站起来,但腿已经软的有点挪不动了,好在萧为琦朝着她伸了手,拉了她一把。

        刚刚还是四人的队伍,这会儿已经变的只剩下两人,沈清怡环顾着周围的场景,明明是熟悉的游乐场,可为什么到了此时变得如此陌生,那些给人带来快乐的玩具,都透着森森的鬼气,让人看了就浑身发寒。沈清怡抱着双臂跟在萧为琦后面,朝着前方走,明明只有一条路,却怎么都走不到头,

        沈清怡有点累了,加上恐惧和降温,让她觉得越发的寒冷,她打开了自己的背包,想要从里面摸出几颗糖来,放松自己的心情,可当背包的拉链被拉开时,她浑身上下的血液都被冻结了。

        背包里,放着一团湿漉漉的手帕,手帕上面血红的颜色,沈清怡是怎么都不可能忘掉的。她的脑子因为剧烈的恐惧,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直到身旁的萧为琦的叫声,把她唤醒。

        “你没事吧?”萧为琦有点担心她。

        “我?我没事啊。”沈清怡听到自己说了话,很平静,她的手指绕开了血色的手帕,抓了一把旁边的糖果,然后递给了萧为琦,“你要吃点糖吗?”

        萧为琦道:“好啊。”他接过了糖果,并未注意到沈清怡脸上异样的表情,这个地方本来就不正常,沈清怡出现什么反应,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甜滋滋的糖在沈清怡的舌尖上化开了,她满足的眯了眯眼,好像根本没有看到那一团手帕。

        “我们出不去了。”萧为琦道,“我们一直在原路打转。”

        “那怎么办呀?”沈清怡说,“我们找个地方,再休息一下吧。”

        萧为琦说:“好。”

        沈清怡看了眼手机,此时十点四十,离她猜测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过量的恐惧突破了她理智的防御极限,当她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死掉的时候,她失去的理智反倒是变得清晰了起来。

        丢手绢,她自然也玩过这个幼稚的游戏,玩过,便很清楚里面的规则。

        围成一圈的小朋友里面,会出现一个鬼,鬼在小朋友的身后一边唱歌,一边奔跑,当跑到某个小朋友身后,就会把手里的手绢丢在小朋友的身后。被丢下手绢的小朋友,只有在规定的时间里抓住鬼,才能活下来。

        在游戏里的规则中,拥有手绢的小朋友就是鬼,而鬼必须把手里的手绢,交出去。

        沈清怡低着头,踹着地面上的石子,她想起了刚才在旋转木马旁边发生的一切。孟萌本来坐的好好的,突然叫了一声,接着便故作无事的走到了王轲的身边,又提出要去上厕所。

        这种事情在往日看来,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显得不正常了。

        孟萌的胆子不算大,怎么敢一个人去上厕所的?沈清怡的牙齿用力,嘎吱嘎吱的把嘴里的硬糖咬成了碎片,而且上完厕所之后,为什么不走正门?事情处处都存在着不合理,之前来不及想,现在倒是觉得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

        “沈清怡?”萧为琦的声音带着疑惑,“你怎么了?”

        沈清怡茫然道:“嗯?”

        “你怎么又在哭?”萧为琦问。

        “我?我在哭吗?”沈清怡抬起手,擦了一下脸颊,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在哭,她的脑子好像坏掉了,变得麻木一片,连带着恐惧也不那么明显。

        “是啊。”萧为琦有点担心她,递给她一张纸巾,“你别哭了。”

        “好吧,我不哭了。”沈清怡道,“萧为琦,反正我们都要死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呀?”

        萧为琦立马脸红了,他平时虽然大大咧咧,但被女生突然这么告白,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他移开眼神,小声道:“都这时候了,你说这个干嘛?”

        “其实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份别的生日礼物,本来想要之后给你的。”沈清怡觉得自己应该是在笑,她抬手擦拭脸颊,发现自己的泪水根本没有停止过,她说,“不过现在既然都到了这种时候,再不给你,可能以后都来不及了。”

        她重新拉开了背包的拉链,把手伸到里面,捣鼓了一会儿,取出了一个礼物盒子,递给萧为琦。

        萧为琦正打算打开,沈清怡却阻止了他。

        “可以先不要打开吗?”沈清怡哀求道,“里面有一封信……如果我们能活下来,到时候你再打开,如果我们不能活下来,等我死了之后,你再打开好不好?”

        萧为琦犹豫片刻,道:“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沈清怡露出笑容,她把手背到了后面,藏起了被血渍污染的手指。

        之后,两人在游乐园里又转了好几圈,最后沈清怡说自己累了,两人便随便选了个椅子坐下。这时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沈清怡靠在萧为琦的肩头,说自己困了。

        萧为琦坐直了身体,小声道:“那你睡一会儿吧,我守着你。”

        “好啊。”沈清怡笑着说。

        萧为琦的余光瞟了眼沈清怡的侧颜,心里想着为什么沈清怡突然就不害怕了,难道是因为想开了?可他还没想开啊?他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想着不该因为任性这么晚跑到这里来找刺激,不然就不会有这些事了,也不会牵连王轲……想着想着,因为恐惧而感到疲惫的萧为琦竟是睡着了。这场短暂的睡眠并不安稳,等到他再次睁眼时,好像才过了十几分钟。

        夜风有些大了,萧为琦在寒风中哆嗦了一下,伸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想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萧为琦做完这一切,朝着沈清怡坐的位置看去,居然发现本该在他身旁坐着的沈清怡不见了。

        一瞬间,萧为琦心凉了大半,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沈清怡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脑海里顿时浮现出王轲那凄凉又可怖的死状。萧为琦急忙站起来,焦急的喊着沈清怡的名字,在附近寻找了好久,依旧没发现沈清怡的踪影。

        沈清怡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没有血迹,更没有尸体,就好像她故意丢下了自己一样。萧为琦失落的走回了原地,在长椅上茫然的坐了一会儿,忽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上还带着沈清怡留下的盒子。他低了头,轻轻的掀开了礼物盒的盖子,看见了里面放着的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艾辛生:你们就没有害怕的东西吗?

        沈君艳:我没有,他们两个怕穷。

        宋轻罗暗自下了决心,决定少出去受骗几次。

        林半夏暗自下了决心,决定回去研究一下小窟到底能不能炖骨头汤。

        小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