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43章 丢手绢(五)

第43章 丢手绢(五)

        林半夏没想到为什么自己不过一转头的功夫,所有人都不见了,他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茫然,周遭全是浓郁的雾气,本来就对这个游乐园不熟悉的他,算是彻底失去了方向感。

        在游乐园里转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瞧见,没有人,也没有奇怪的东西,如果不是周围都是奇怪的浓雾,恐怕他会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夜晚正常的游乐园里。林半夏猜测,如果失踪的学生都在这里面,会不会和他们一样莫名其妙的在过山车附近走失了,便想着去过山车的旁边找找。

        不得不说,林半夏的思维的确异于常人,一般人肯定会想着离那地方远一点,但他感觉不到恐惧,所以理所当然的觉得学生们可能就在附近。

        谁知林半夏运气真的不错,没走两步,竟是真的遇到了一个学生,只是那个学生满目惊恐,看向他的表情,好像在看一个恶鬼。

        林半夏还来不及叫他,就看到他拔腿就跑,林半夏只好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一个玩命的跑,一个玩命的追,好在最后还是林半夏获得了胜利,那个学生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嘴里念叨着求林半夏放过自己。

        林半夏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走到他身边,无奈道:“你跑什么,我又不要你的命。”

        “你别想骗我!”这学生是男孩,这会儿哭的鼻涕眼泪一把抓了,他哽咽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

        林半夏奇怪道:“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他对着男孩伸出手,“我来救你们的,怎么会害你。”

        “你骗人!”男生还是有点不信,但哭声好歹是比刚才小了。

        林半夏又解释了好一会儿,男生的情绪才冷静下来,他擦着眼泪,道:“你真的不想弄死我啊?”

        “当然不想了。”林半夏哭笑不得,“我要是为了弄死你,怎么会这么辛辛苦苦的找办法进来,我知道你叫赵园睿,还知道你和另外六个同学走失了……现在外面找你们都找疯了,我们都是来专门找你的。”

        男生这才拉住了他伸出的手,被他拉了起来。

        林半夏仔细一问,知道了赵园睿为什么见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原来,就在刚才,赵园睿和他的朋友,一起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们两人刚看到那人,那人就疯疯癫癫的朝着他冲了过来,手里捏着一团血糊糊的东西。赵园睿虽然不知道这人要干什么,但也知道这人要做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和朋友一起转身就跑,那人跟在他后头一直追,朋友跑的快,把赵园睿丢在了后面,眼见赵园睿马上要跑不动了,却听到身后传来了噗通一声,似乎是那人摔了个跤。

        赵园睿扭头一看了一眼,只见刚才追着他跑的人已经趴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身下源源不断的涌出,像是他被摔到了什么关键部位。赵园睿有点迟疑,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回去看看那人有事儿没有,他小心的走到那人面前,谨慎的叫了两声喂,见这人始终没有反应,忽的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头。

        这人趴在地上的姿势非常奇怪,手和脚都好像被摔断了似得,呈现出一种极为扭曲的姿态,他面朝地上,也不动弹,只能看见源源不断的血液,从他的身下朝着四周蔓延。

        “大、大哥,你没事吧?”要是正常情况,赵园睿早就弯腰扶人了,但眼前这情况他实在是下不去手,他带着哭腔问,“大哥,你真的没事吧?”

        然而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就在赵园睿以为他已经没了气息的时候,那人的身体猛烈的抽搐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抬起了头,赵园睿看到了他的脸——不,那东西已经不能被叫做脸了,他的五官几乎都碎掉了,甚至能看到两颗眼珠子,掉在眼眶外头,赵园睿发出了凄厉的叫声,终于意识到这人肯定不是人了,于是转身就跑,狼狈之中,脚下还踉跄了好几下。

        他没跑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声音,扭头看去,竟是发现那个人——不,应该是那团东西,从地上爬起来,朝着他追了过来,因为那东西的骨头全都碎了,跑起来几乎是手脚并用,乍看上去,像个可怖的怪物。

        赵园睿彻底疯了,扯着嗓子喊的像个神经病,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的瘫软在了地上,喘的像条运动过度的狗。

        林半夏就是这时候来的,也该庆幸还好他是这时候来的,不然他可能还跑不过因为恐惧激发出了所有潜能的赵园睿。

        “那人在哪儿呢?”林半夏听完了赵园睿,问道。

        “就在那边。”赵园睿胡乱指了指,瞧见林半夏朝那边投去目光,惊了,“大哥,你想干嘛?你该不会是想过去吧??你不怕吗??”

        林半夏为了让自己显得合群一点,别又吓到这小孩,点点头:“我也怕,我也怕。”

        赵园睿狐疑的看了林半夏一眼,那眼神显然是在说他是不太相信林半夏也在怕。

        “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虽然觉得林半夏不太正常,但好歹也是个人类,而且知道自己的名字,赵园睿弱弱的问,“我和朋友刚才走散了,能不能回去找找他?”

        “可以啊。”林半夏同意了,其实他也想回到刚才的地方,看看赵园睿说的尸体。

        于是两人原路返回,一路上空空荡荡,没有看到赵园睿的朋友,不过在路过一个花坛时,林半夏却见到了赵园睿口中那具可怕的尸体。赵园睿一瞧见尸体,就不肯过去了,林半夏只好叫他等在原地,自己过去看了看。尸体果然和赵园睿说的一样,变得破碎不堪,不像是平地跌倒,倒像是从高处坠落的。林半夏看惯了尸体,所以也没觉得有多可怕,他轻轻的用手,把尸体翻了个面,看到了尸体已经支离破碎的五官。这种情况,很难辨识出尸体的长相,可从他穿的衣服和发型,林半夏还是确定了他的身份——他们队伍里名叫艾辛生的队员。

        林半夏目光下移,看到了艾辛生手里死死抓着的东西,那是一张红色的,揉成了一团的手帕,直到死前,艾辛生都把它死死的抓在手里。

        林半夏盯着手帕陷入了沉思。

        赵园睿在后面等着,见林半夏不吭声,有点慌,道:“哥,你看的怎么样啊?说说话啊?”

        林半夏回头:“没怎么样,死的不能再死了。”

        赵园睿说:“那你在看什么呢?”

        林半夏说:“他追你们的时候,手里是拿着一团红色的东西吧?”

        “对啊。”赵园睿道。

        “好像是张手帕。”林半夏说,“你玩过丢手绢的游戏吗?”

        赵园睿愣了片刻,点点头。

        林半夏说:“好像和这个游戏有点关系。”他站起来,“我接下来可能要去其他地方再找找别的人,你和我一起吧?”

        赵园睿道:“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呀?”

        林半夏正在思考,却看到漆黑的夜空中突然亮起了一连串明亮的夜灯,仔细一看,才发现竟是摩天轮亮了。摩天轮巨大的轮盘好像一朵炸开的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缓缓的转动,真是美极了。

        “那里亮灯了!!”赵园睿无比的惊喜,“是摩天轮上的光!!!”

        “你那么高兴做什么?”林半夏奇怪道。

        “唉,你对这个游乐园不熟悉,不知道摩天轮是在游乐园门口的呀!!”赵园睿解释,“只要到了那儿,我们就离出口不远了!!”

        林半夏蹙眉,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寻常,为什么突然摩天轮的灯就亮了,仔细想想,简直像是放在黑夜里的捕虫灯,吸引着所有看见灯光的虫子。虽然人类并没有虫子那样的趋光性,可似乎也没比虫子强到哪里去,看看他面前这个赵园睿,已经激动的手舞足蹈,恨不得立马冲到摩天轮面前了。

        可即便如此,到摩天轮的附近,似乎也是唯一的选择,因为大家肯定都是会往那里聚集的,这样他们就能很快汇合了。

        然而汇合,真的是好事吗?林半夏微微抿了抿唇,勉强压下了心中翻腾的不安。

        ==================

        从那厕所出来后,沈清怡随便寻了张椅子,坐在上面木着脸发呆,这会儿时间刚刚一点过一点,离天亮,还有好久好久,她真的能活着出去吗?沈清怡如此绝望的想着。就在此时,原本漆黑的乐园里,突然亮起了一串明亮的光束,沈清怡愕然抬头,竟是发现游乐园里的摩天轮亮了起来——上面所有的彩灯都开了,虽然离她很远,但她依旧感觉到了虚幻的温度。

        沈清怡很清楚,那个摩天轮就位于游乐园的出口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亮起,但只要她到了那里,应该就能找到出口。

        原本绝望的心情顿时得到缓解,沈清怡擦干脸上的泪水,大步的迈出了步子。从这里看摩天轮,似乎离她不算太远,但要走过去,估计还是得绕一段路。沈清怡正在埋头赶路,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叫声:“小姑娘。”她回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是这里的学生吗?”男人还离沈清怡有点远,嘴里吼道,“我们是进游乐园里来救你们出去的——”

        沈清怡想起了之前那个艾辛生,那人也是这样的说辞,应该是没有撒谎。

        “你别怕。”男人走到了她的面前,似乎是怕她害怕,没敢太靠近,而是张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他说,“你叫沈清怡对吧?我们进来之前都看过你们的资料了,你的同学呢?都和你走散了?”

        沈清怡小声的说了句是。

        “唉,真是。”男人说,“我叫韩和峰,听到广播之后,也和自己的同伴走散了,我们一起去摩天轮吧,没记错的话,摩天轮就在门口,我们找到之后,就能出去了。”

        沈清怡看到眼前这男人,她想起了那个叫艾辛生的好心人,内心浮起了浓浓的痛苦和悔恨。她胆子小,平日里连只鸡都没有杀过,然而在死亡的威胁下,她还是舍弃了道德的底线,选择对一个无辜的人下了手。但即便如此,她的内心也无时无刻的感到愧疚。从艾辛生那里,她得知这群人是为了救他们而进到乐园里的,如果能给他一些提示,让他免于死亡,似乎是件好事。

        于是,犹豫片刻后,沈清怡决定同韩和峰结伴而行,但保险起见,她并没有靠韩和峰太近。

        好在韩和峰似乎并不介意,笑着说自己在这个游乐园里转了好几圈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还问沈清怡的同伴去哪里了。沈清怡摇头,说自己也不太清楚,和同伴们都走散了。

        “是吗,你运气不错呀。”韩和峰笑道,“遇上了我,你可不知道,我们为了救你们,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

        沈清怡小声的说了声谢谢。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离摩天轮比较近的地方,此时摩天轮已经接通电源,在缓慢的旋转着,只是上面没有游客,乍看上去,莫名的让人有些害怕。

        韩和峰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

        沈清怡小声道:“几点了?”

        韩和峰把表递过来:“你自己看?”

        沈清怡看了一眼,看到现在一点刚过十分,她正想感叹一句终于又熬过去了半个小时,却倏地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韩和峰的手腕上,有一抹红色的痕迹,乍看上去,就像,刚抹上去的血渍。

        沈清怡立马想起了什么,她吞咽了一口口水,小声道:“你一直是一个人吗?”

        韩和峰笑的很温柔,说:“我还有个搭档,但是和他走散了。”

        “走散了呀?”沈清怡问,“大概什么时候走散的?或许他也在附近呢?”

        “已经走散一个小时了。”韩和峰说,“不知道他在不在附近,希望他在吧。”

        沈清怡不舒服的感觉更浓,她悄悄的离韩和峰远了一点,余光环顾四周,想找到逃跑的机会,但怎么想,都觉得没有逃脱的可能。她只是个纤细的小姑娘,而韩和峰却是成年男人,真要跑起来,她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虽然不确定眼前的人真的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但沈清怡并不敢冒险,她低头揉着手指,心里越发的恐惧焦急,再次抬起头时,看到了面前巨大的摩天轮——一个大胆的念头,从沈清怡的心里冒了出来。

        “哥哥,你可以帮我和这个摩天轮拍张照吗?”沈清怡怯怯的发问。

        “拍照,这时候你拍照做什么?”韩和峰觉得莫名其妙。

        沈清怡抽泣起来,那般楚楚可怜,她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去,至少,至少想给爸爸妈妈留下一点念想,让他们知道我是高高兴兴的,不要让他们那么难过。”她说着,泪水淌了一脸,还把手机递给了韩和峰。

        韩和峰见到此景,也有些动容了,他接过了沈清怡手里的手机,道:“你去吧,我给你录个视频。”

        “谢谢哥哥。”沈清怡甜甜的叫了一声,转身便朝着摩天轮跑了过去。

        韩和峰拿着手机,看到沈清怡跑到了摩天轮的面前,他正想让她就在那里摆姿势,谁知下一刻,竟是看到沈清怡大步一迈,跳进了身后摩天轮的座舱里。

        “你上去干什么——”韩和峰见状大惊。

        沈清怡没理他,伸手重重的把座舱的门拉上了,韩和峰终于意识到了不对,迈着步子冲到了沈清怡的面前,想要把她从座舱里面拉出来,然而此时一切都太晚,沈清怡座舱已经升空,韩和峰根本拉不到。

        他顿时大怒起来,把手里的手机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对着沈清怡破口大骂,神情狰狞的像个恶鬼。

        “你他妈的以为自己跑得掉吗??”韩和峰吼道,“等着你下来,我一定要弄死你!!”他撸起了袖子,冲着沈清怡大力的挥舞拳头,沈清怡清楚的看到了他手臂上的血迹。她缩在座舱里,神情有些麻木,她的手机已经没有了,失去了最后求救的可能性,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摩天轮转一圈,大概需要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她上来的时候已经一点十分,再熬一会儿,就能熬到点半。如果她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她就能活下来,如果是错的……她低下头,看到了越来越小的韩和峰,如果她错了,她就真的再也见不到萧为琦了。

        沈清怡随着摩天轮的座舱,缓缓的升到了最高点。她低头四望,便看清楚了整个位于黑暗之中的游乐园。夜风有些大,吹的座舱不断的摇晃,她心里害怕的厉害,坐在位置上,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蜷缩起了身体。她朝着摩天轮的入口处看去,看见那个叫韩和峰的男人,依旧等在原地,失去了刚才的焦躁,他冷静的坐下了,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按照沈清怡的估算,落下去的时候,差不多刚好到一点半,她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现在,能拖一分钟,就是一分钟。

        韩和峰的时间不多了,他知道如果在时限到来之前,没有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沈清怡的身上,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在和大部队失散之后,他遇到了另外一个队伍里的人,那个人身上,也出现了一张红色的手帕,可惜那个人还没意识到,红色的手帕到底意味着什么,便糊里糊涂的死掉了。

        韩和峰是看着他死掉的,到底怎么死的,韩和峰也说不清楚,就看见那人突然叫着自己东西掉了,接着便四处寻找,韩和峰问他,是什么掉了,他说了一句眼镜。

        韩和峰心里还在想着,不是没看到这人戴眼镜吗,便和那人一起在附近的草丛里找了一会儿,他听到那人嘴里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说什么鼻子怎么也掉了之类的话。韩和峰才意识到了不对劲,他试探性的叫了那人一声,那人抬起头来,韩和峰被吓的直接叫出了声——那人的脸上竟只剩下一张嘴了,其他地方全是一片空白,而韩和峰突然明白,不是眼镜掉了,是眼睛掉了。

        他看了那人一眼,起身赶紧就跑,那人还在问他怎么了,直到他跑出去好远,才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恐的嘶鸣,他扭过身,朝那人原来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

        韩和峰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后怕起来,他想起了广播里的童谣,还有那一句游戏开始,他紧张的在自己身上搜寻起来,当手插到口袋里时,浑身上下的血液凉了大半,他在自己的口袋里,摸到了一团,柔软,湿黏的布料,触感就像一张血染成的手帕。

        韩和峰把手帕掏了出来,在这一刻,意识到了游戏的规则。他眼神里流露出狰狞的神色,舔舔嘴唇,打算找到一个可以和他一起玩游戏的人。接着,沈清怡便和韩和峰相遇了。

        一点二十五,沈清怡的座舱,终于快要落下。

        此时离一点半还有五分钟,韩和峰恨恨的把那个黑色的笔记本,扔到了地上,他站起来,朝着座舱走过去,像一只狩猎的秃鹫,等着即将到死亡的猎物。他不断的看着时间,神情之间充满了神经质,甚至还会用力踢打面前的摩天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被逼到极致的暴戾。

        沈清怡看到了韩和峰的脸,他的表情那么狰狞恐怖,让她越发恐惧起来,她没有手机,无法准确的估计时间,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也不知道,自己的估算,会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这是一种很痛苦的感觉,要是换做一般姑娘,可能早就慌了。可沈清怡却意外的冷静了下来,她环顾四周,咬咬牙打开了座舱的门,开始四处观察,想要寻找逃脱的路线。她的旁边就是水上公园,如果跳到河里,或许还能争取一些时间,只是摩天轮靠着岸边,她必须跳的远一点,否则大概率会直接摔到韩和峰的面前。

        但就在沈清怡如此计划的时候,她竟是从远处看到了两人朝着这边奔跑而来,不过扎眼的功夫,两人已经跑到了摩天轮的下面,其中一个,是和她一起到了乐园里的同学赵园睿。

        沈清怡吓了一大跳,她完全没有想到赵园睿会出现在这里,冷静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她顾不得其他,把身体从门支了出去,疯了似得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对着三人尖叫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韩和峰一直在看时间,他已经把那张血色的手帕从自己的裤兜里掏了出来,捏在手中,青筋暴起,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也听到了沈清怡惊恐的喊叫。

        韩和峰发出刺耳的尖笑,转过身,朝着突然到来的两人冲了过去。

        赵园睿远远便看到了沈清怡,沈清怡也看到了他,她似乎非常的激动,冲着自己不断的摇着手,似乎在喊什么。

        赵园睿以为她是为自己的来到高兴,一路狂奔到了摩天轮面前,可直到他跑近了,才听到了沈清怡的声音,她在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不要过来?”为什么沈清怡让他不要过去?赵园睿一时间有些茫然,他正想问为什么,便看到一个满脸凶狠的男人,冲到了自己的面前。赵园睿甚至以为他要打自己,可这男人下一刻的动作,竟是将一团湿润的东西,塞到了自己的胸口,他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却已经转身朝着远处跑走了,那癫狂的神情,简直像个阴谋得逞的疯子。

        “不!!!!”看见这一幕的沈清怡发出绝望的呼喊,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看见光你会想到什么?

        沈清怡:希望?

        赵园睿:出口?

        林半夏:电…电费?

        宋轻罗怜爱的摸了自家小可怜两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