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44章 丢手绢(六)

第44章 丢手绢(六)

        赵园睿满目茫然,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正想发问,忽的听到摩天轮上的沈清怡,发出尖叫声:“时间要到了——”

        时间?什么时间?赵园睿没明白她的意思。

        他虽然没明白,林半夏却已经反应了过来,他一把抓过了那张塞在赵园睿口袋里的手帕,朝着已经逃走的韩和峰追了过去。韩和峰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和愤怒的吼叫,可他怎么可能停下,于是咬紧了牙关,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不住的迈步的双腿上,甚至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双翅膀,直接飞离这里。林半夏体力不错,紧紧的跟在了后面,两人一前一后,在空旷的游乐园里追逐了起来。

        “快抓住他——”身后,摩天轮上的沈清怡发出绝望的叫喊,“会死的!!手绢!!手绢!!不能放在身上!”

        不用沈清怡叫,林半夏也很清楚,自己手里的手绢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林半夏知道,韩和峰又何尝不明白,他只要甩掉身后那个监视者,就能成功的活下来。于是两人你追我赶,气氛越发焦灼。

        “一点半之前——一点半之前,一定要把手绢交出去——”沈清怡的声音已经喊的无比嘶哑,她扶着座舱的门框,哭的满脸都是泪水,用最后的力气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林半夏听到了她的声音,抬手看了一眼表,还有两分钟就到一点半了,他努力拉近了和韩和峰的距离,但始终没能追上他。眼见韩和峰拐过了一个花园的转角,马上就要消失在林半夏的眼前,林半夏心中升起了不妙的预感。他用力的捏着手里的血红色手帕,这手帕被血浸透,鲜红的液体,顺着他的指缝一滴滴的砸在地上。如果就这样死在这里,好像太没价值了,林半夏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韩和峰一声惨叫。

        林半夏赶紧冲了过去,拐过拐角后,竟是看到韩和峰被一个人抓在手里,那人正是和林半夏走散许久的宋轻罗!

        韩和峰看见林半夏追过来,脸色顿时白了大半,求饶道:“求求你,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林半夏喘着气走到了他的面前,看了眼自己的手帕,再看了眼韩和峰,心情十分复杂。然而想起沈清怡说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林半夏深吸一口气,对着韩和峰道了声抱歉,把自己手里的手帕,塞到了他衣服的口袋里。韩和峰见到此景,发出濒死般的惨叫,伸手抓住了手绢,想要把手绢重新扔回林半夏的身上。但他的手刚伸出去,就被身后的人死死捏住了,韩和峰回头,看见了一张美丽却冷漠的面容,面容的主人半垂着黑色的眸,眸子里透着森森寒气,他拿过韩和峰手里的手绢,韩和峰还来不及露出喜色,下一刻他的下巴便被捏开——那张猩红的手绢,被硬生生的塞到了他的嘴巴里。

        浓郁的血腥味在韩和峰的口中蔓延,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挣扎,然而挣扎了不到片刻,他突然像是被暂停了时间似得,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林半夏清楚的看到,韩和峰的脸颊上,出现了一条条红色的线条,乍看上去,就像有人用笔在他脸颊上画出来的一样,笔直且鲜红,充斥着不祥的气息。

        宋轻罗松了手。

        林半夏道:“这是怎……”他说才说到一半,突然住了嘴。林半夏看到韩和峰的头上,有一块东西掉了下来。接着是第二块,第三块,画面荒诞的甚至让林半夏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眼睁睁的看着韩和峰像碎掉的积木一样,吧嗒吧嗒的在地上落了一地,整体被分成了无数个小小的方块,鲜红的血液迅速的蔓延开,空气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韩和峰就这样死在了林半夏的面前。

        宋轻罗抬手看了眼腕表,淡淡道:“一点三十。”和沈清怡说的时间,不差分毫。

        林半夏还站在原地,看着韩和峰零碎的尸体,半晌都没说话,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他理解韩和峰的绝望,却不能赞同他的举动,看见他在自己面前就这样死去,林半夏的心情也是复杂到了极点。他深吸一口气,丢掉了脑子里的杂念,抬头看向宋轻罗,对他道了谢:“还好你来了,不然,我还真追不上他。”

        宋轻罗点点头:“正巧在附近,听到了小姑娘叫的声音,就过来看了看。”

        两人说着话,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林半夏回头,看见了气喘吁吁的赵园睿和满目泪痕的沈清怡。沈清怡看了一眼地上那可怖的尸体,脖子瑟缩了一下,赵园睿比她反应还大,条件反射的想要尖叫,可被身旁的沈清怡反应极快的捂住了嘴。

        “唔……?”赵园睿有点懵。

        “不要叫,不要叫。”沈清怡紧张道,“叫出来会死掉的……”

        宋轻罗闻言,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小姑娘知道的还挺多。”

        沈清怡怯生生的看了宋轻罗一眼,没敢出声。

        林半夏这会儿倒是品过味来了,他看了眼远处巨大且明亮的摩天轮,叹了口气:“被骗了,不该过来的。”

        赵园睿觉得自己好像和这群人的脑电波不在一条线上,别人说啥自己都听不懂,只好挠挠头:“什么意思?”

        “知道怎么把虫子聚集起来吗?”林半夏说,“只要在黑暗里点一盏灯,虫子自然就过去了。”只有虫子来了,无聊的游戏才能变得有趣起来。

        沈清怡咬了咬唇,的确,她也是被摩天轮的灯光勾引过来的,只是到了这边才发现,这里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眼前这个缓缓运作的庞然大物,如此上去,像是一只体型巨硕的怪物,要将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吞噬殆尽。

        “接下来怎么办?”不得不说,看见宋轻罗之后,林半夏心里就放松了很多,这几乎是一种惯性了,他道,“要在这里等着其他人吗?还是去别的地方?”

        宋轻罗看了眼沈清怡,淡淡道:“先来交换信息吧。”

        林半夏心想也是,这个叫沈清怡的小姑娘似乎知道很多事情,甚至还知道会出事的时间点,她一个人得到的信息,比他们几个监视者都多。

        林半夏看向沈清怡,道:“小姑娘,介意把你知道的信息,告诉我们么?”

        沈清怡说:“当然不介意。”她似乎有点害怕宋轻罗,侧过身体,躲开了他的目光,“下面都是我猜的,不一定对……丢手绢的规则,我想你们都清楚了,但是这个规则,存在漏洞。”

        “什么漏洞?”赵园睿觉得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头雾水。

        林半夏倒是品出味来了,若有所思道:“的确有漏洞,丢手绢的前提是必须连续不断,如果得到手绢的人死了,这个游戏就没办法继续进行下去。”

        “没错。”沈清怡继续说,“所以我根据一些线索猜测,当一个得到手绢的人死亡之后,会有别的规则让游戏继续开始,而这个规则存在触发的条件。”

        “什么条件?”林半夏对沈清怡这个小姑娘有点刮目相看了。

        “尖叫。”沈清怡说,“我猜是尖叫。”

        “尖叫?”一听到这话,赵园睿顿时,今天晚上,他在这里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尖叫,如果说触发的条件是这个,那他岂不是只能等死。

        “不会吧,那我叫了那么多次,为什么还好好的?”赵园睿不太相信。

        “一场游戏,自然存在规则,不然你们几个学生,撑不到这时候。”一直在旁边沉默的宋轻罗开了口,声音是一贯的轻,夜色中,他的皮肤被黑如鸦羽的发丝衬托的更加白,如此看去,几乎像是个白瓷一般细腻精致的人偶。

        按理说,这样漂亮的男人,是应该很讨姑娘喜欢的。可不知为何,沈清怡总觉得宋轻罗有些可怕,以至于从头到尾,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神,头更低了些,小声道:“没错,我也是这么猜测的,因为进园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尖叫过,但死的只有几个……所以我觉得,可能在上一个得到手帕的人死亡之前,我们都是安全的。”

        林半夏思量道:“那时间呢,你怎么推出时间的?”

        “这……”沈清怡咬了咬唇,说的略微有些含糊,“因为我见到了两个死掉的人,他们死的时间非常凑巧,一个是九点半,一个是十一点半。所以我就猜,每到一个半点,死亡就会来临——无论那个手帕,放在谁的身上。”这在之前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推测,然而韩和峰的死亡,完美的验证了她的推理。

        “聪明。”林半夏几乎想要为这个小姑娘的智慧鼓掌了。

        沈清怡虽然被赞扬,却没有露出一丝喜悦之色,反而低头揪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显得有些不安。

        “现在是一点半,待会儿估计还有人会过来。”林半夏说,“我们要在这里等吗?”

        宋轻罗看了眼表:“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内,如果没有人来,我们就离开这里——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入口的方向看看。”

        “好。”林半夏也赞同了这个方案,半个小时,足以让其他幸存者从游乐园的其他地方往这里汇集,当然,这种行为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他们不确定,那些人身上是否也会出现韩和峰那样的情况。

        ==============================

        沈君艳从鬼屋出来之后,也看到了那座亮起的摩天轮。夜空里,摩天轮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吸引了游乐园里所有人的目光。

        萧为琦和范子荣都激动起来,两人对游乐园很熟悉,自然知道摩天轮就在入口处,找到了摩天轮,就等于找到出口,他们就能从这里出去了。这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好消息,但沈君艳似乎并不太高兴,表情反倒是生出了几分凝重。

        “你在担心什么呢,沈姐?”萧为琦问她。

        “我只是在想。”沈君艳说,“摩天轮那边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能出什么事儿啊?”萧为琦道。

        沈君艳摇摇头,没有说话。

        不过虽然她担心那边会有危险,还是同意了先去摩天轮看看情况,毕竟其他人也肯定会往那里去,这是个和其他队友汇合的最好时机。三人便开始朝着摩天轮靠近,就在路过某个地方时,萧为琦却听到有人在哭泣,那声音很小,但的的确确是人类的哭声。

        范子荣也听见了,愣了愣:“萧为琦,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仔细的听了听,露出惊讶之色,“好像是孟萌的声音??”

        萧为琦奇道:“孟萌??孟萌怎么会在这儿?”

        沈君艳见两人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

        “好像有人在哭。”萧为琦说,“听声音,像是我的同学……”

        沈君艳仔细听了听,也听到了,只是那声音又小又缥缈,一个不小心还真的容易听漏。三人寻着声音,在花坛的附近转了几圈,最后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是从一间屋子里传来的,那屋子黑黢黢的,门口盖着一块布,萧为琦掀开布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居然真的看到了孟萌。孟萌坐在角落里哭,蜷缩成一团正在哭泣,被手电筒的灯光一照,吓的立马打了个哆嗦,带着哭腔道:“谁,谁在那儿??”

        “是我们。”萧为琦瞧见是她,心情顿时有点复杂。虽然他不是非常清楚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也隐约感觉到王轲的死和突然失踪的孟萌似乎有关系,他道:“你怎么在这里?”

        孟萌看见萧为琦,浑身颤抖了一下,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眼神,道:“我、我不小心迷路了,太害怕,就躲了起来……”

        “你怕什么?”萧为琦问道。

        孟萌说:“到处都是那些东西,我都要被吓疯了。”她形容憔悴,眼神里也带着慌张,甚至衣服上还有一些脏污,看起来的确是受了不少的苦。

        “走吧。”这一刻,萧为琦很想质问孟萌关于王轲的事,但因为一些考虑,他最终没有问出口,只是从嘴里硬邦邦的憋出了两个字。孟萌连忙点头,起身跟了过来。范子荣也察觉了孟萌和萧为琦之间的气氛不对,他没敢问,只是伸手挠了挠头,心想或许是两人分开的时候闹过什么不愉快吧。

        又找到一个学生,对于沈君艳来说是意外之喜,她目前知道已经死亡的学生只有一人,就是王轲,不过按照萧为琦的说法,沈清怡可能也凶多吉少。沈君艳思考着事情,萧为琦不想和孟萌说话,队伍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范子荣企图缓和气氛,可说了几句都没人搭腔,最后只能作罢。

        他们离摩天轮的距离不算太远,再走了五六分钟应该就到了,不知何时,摩天轮周围的路灯全都亮了,这时候的灯光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安全感,浓郁的树荫投下影影绰绰的倒影,在地面上形容斑驳古怪的图案,倒是让人越看越觉得后背发凉。

        沈君艳走在最前面,萧为琦跟在她的后头,他心里担心着沈清怡,心里越发烦躁,却感到自己的衣角被拉了一下,他扭过头,看见了孟萌惨白的脸。

        “你怎么了?”即使对孟萌的印象很不好,萧为琦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句。

        “前面那个女人,你在哪里遇到的呀?”孟萌脸色白的吓人,嘴唇也毫无血色,她颤声道,“你们认识吗?”

        “不认识啊。”萧为琦说。

        “那你怎么敢……敢跟着她??你们就不怕?不怕她不是人类吗?”孟萌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模样。

        萧为琦有点心烦,说:“你在说什么,她很靠谱啊,要不是她,我还找不到你呢。”

        “可是,可是……”孟萌压低了声音,“她为什么,没有影子啊。”

        萧为琦闻言愣了愣,朝着地上看了一眼,这一眼,让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只见地面上,只有三个影子,分别从他们三人的身下蔓延出来,而走在最前面的沈君艳,身下竟是空空也……竟是……没有影子。

        萧为琦瞬间傻眼了,他吞了吞口水,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他和沈君艳相遇的经历,现在想来,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她不但知道自己的名字,还说是特意来救他们的,现在仔细想想,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巧的事吗?

        “我们要,怎么办呀?”孟萌一副已经快要吓晕过去虚弱的表情。

        “冷静一点。”萧为琦不知道是在安慰孟萌,还是在安慰自己,他想了想,硬是想出来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低声对着孟萌道,“前面有个厕所,待会儿,你说要进去方便……我帮你拖住她。”

        孟萌一愣:“可是……”

        萧为琦冷笑道:“可是什么?你不是最会用这种方法了吗?现在倒是怕了??”

        孟萌被萧为琦这么一说,眼眶瞬间红了,嘴唇蠕动,到底是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萧为琦对她这可怜的模样无动于衷,不是他心狠,而是孟萌做出来的事,让他对这个所谓的朋友彻底的失望了。

        沈君艳发现身后几个学生没跟上来,疑惑的回头道:“你们几个小家伙在说什么呢?”

        “没事。”萧为琦大大咧咧的敷衍道,“她有点害怕,我安慰她呢。”

        沈君艳看了一眼孟萌,瞧见小姑娘的确是眼眶红红的,便没有多想什么,她还在正在思考整个游戏的规则,目前看来,想要摸清所有的规则十分困难,毕竟获取的整体信息实在是太少。

        萧为琦趁着沈君艳想事情的功夫,把自己和孟萌的计划和范子荣说了,范子荣起初也觉得沈君艳是个好人,但在看到她的的确确没有影子后,瞬间表示妥协。萧为琦给的法子,是范子荣和孟萌一起借口上厕所一起跑掉,而萧为琦则负责拖住沈君艳。过了一个小时,如果他们都没事的话,再去摩天轮的位置集合。

        范子荣很担心萧为琦能否脱身,萧为琦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让他不要担心自己。

        三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按照计划,孟萌突然捂着肚子说自己想去上厕所,范子荣也举了手,说自己想方便一下。沈君艳有点奇怪,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刚才不还怕的要死吗?这会儿敢去上厕所了?”她看向孟萌,“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了。”孟萌说,“厕所里都是单间,我和范子荣都进同一个厕所就行了。”

        沈君艳挑眉:“不行,我不放心。”

        孟萌勉强笑道:“上个厕所而已,有什么不放心的。”

        沈君艳说:“这地方这么奇怪,我当然不放心了,万一你们在厕所里遇到个什么东西——”

        “遇到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能把它打跑吗?”孟萌却好像被刺激了似得,声音一下子尖锐了起来,“都说了不用了,你真是让人讨厌!”她说完,转身就冲进了厕所,沈君艳见状一愣,被气笑了:“这小姑娘脾气怎么那么大?我来找你们,还找错了?”

        范子荣讪讪的笑着,说:“姐姐你别和她计较,她脾气一直都不好……”他冲着萧为琦做了个手势,也转身进了厕所。

        这会儿,沈君艳也品出味儿了,扭头看向萧为琦,道:“你们几个打的什么主意?”

        萧为琦不说话。

        沈君艳道:“都这种时候了,还给我甩脸色?”她冷笑几声,“真不怕死在这儿啊。”她话虽如此,依旧想要进厕所里看看情况,但萧为琦却伸出手,拦住了她,一脸正义凛然道,“你想要抓住他们,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沈君艳:“????”

        萧为琦:“别装了!!怪物!!”

        沈君艳此时的表情,简直就是满头的黑人问号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三个学生,谁知这三个人丝毫不给她面子,甚至打起了配合想要溜走。沈君艳努力的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都是叛逆期的小孩不要和他们计较,她扯出一个笑容,尽量让自己表现和蔼一点,可惜的是,从萧为琦的表情上来看,这种努力似乎失败了,她道:“到底怎么回事啊,小朋友,你告诉姐姐,姐姐哪里不如你们的意了?”

        萧为琦掐算着时间,觉得孟萌和范子荣应该跑掉了,这才怒声指出了沈君艳的破绽,他有点得意,一副你别想骗到我们的模样:“你连影子都没有,还想来骗我们?你不要以为我没看过鬼片,像你这么漂亮的,都是boss!!”

        沈君艳愣在原地三秒,低下头,看到自己空空如也的脚下,的确没有影子。然而她并未像萧为琦想象中的那样恼羞成怒,反而露出几分尴尬的神情,说:“……我要说我忘记把影子带出门了,你信吗?”

        萧为琦:“……”

        沈君艳扬声长叹:“好吧,我也不是很信。”她叹了口气,忧郁的蹙眉,“算了算了,你不信就算了——”

        说完这句,沈君艳神情骤变,咧开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我果然很讨厌小孩儿啊——”话语落下,她对着萧为琦就是一脚,萧为琦本来还在想一个姑娘的力气能大到哪里去,可谁知这一脚下来,他眼前一黑,整个人都软在了地上,沈君艳嘴里骂着脏话,把他像拖麻袋一样,拖着进了厕所。但她还是失算了,只在厕所里看到了一扇被推开的窗户,那两个小朋友已经不见了踪影。

        沈君艳直接被气笑了,伸手掐住了萧为琦的脸颊,恨声道:“萧为琦,你还真是会给我增加工作量——”

        萧为琦被掐的眼泪汪汪,依旧宁死不屈。

        沈君艳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气的背过气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长的女士烟,点上之后重重的吸了一口,努力忍住了揍人的想法:“算了算了,我不和你计较,我也有问题,我要是记得带那玩意儿——”她用力的揉了揉眼角,说,“我告诉你,我真的是人类,是来救你们出去的——你的朋友们现在很危险,非常非常——危险,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萧为琦瞪着眼睛,不肯说话。

        沈君艳哭笑不得,说:“你真是要把我气死,我真是……”她放弃似得坐在了地上,一脸生无可恋,“好吧,好吧,我是最大的boss,你还有什么遗言赶紧说了吧,我保证帮你带到。”

        萧为琦想了想,居然脸红了,羞涩的说:“你……你如果遇到沈清怡了,记得告诉她,我喜欢她。”

        沈君艳:“还有吗?”

        萧为琦道:“最、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我生日这天,在游乐园里,和她好好的表白一次。”

        沈君艳:“还有吗?”

        萧为琦老实道:“没了。”

        “没了是吧?”沈君艳道,“那我可要动手了。”

        萧为琦一脸害怕,但还是闭上了眼,咬紧牙关等待着他想象中的死亡。

        沈君艳已经被气到没力气了,瞧见萧为琦这模样,还是满足了他的愿望,她食指和拇指并拢,狠狠的在他的头上弹了一下,把萧为琦弹的嗷嗷直叫,弹完了,无奈道:“哥啊,我都叫你哥了,算是服了你了,你能别那么死倔了吗?我要怎么解释,你才信我真的是人。”

        大概是她的语气太过于生无可恋,萧为琦居然开始怀疑自己,他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地面,还是决定继续坚持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你至少得搞个影子再来骗我吧?”

        沈君艳:“……”

        此时此刻,沈君艳突然清醒的意识到,她此次工作最大的失误,就是没带上家里那只通常都在拖后腿的废物影子。

        孟萌和范子荣从窗户逃掉了,两人一路狂奔,连头都没敢回。范子荣还是有些担心萧为琦,不住的回头看,倒是孟萌,一个劲的往前跑,根本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范子荣说:“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孟萌道:“我不知道,你别跟着我。”

        范子荣愣在原地:“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谁和你是朋友。”孟萌厌恶的看着范子荣,她说,“只要没有从这里出去,我们都是敌人。”

        “可是……”范子荣还想反驳。

        “没有可是!”孟萌道。“你那么关心萧为琦,就回去看看他呗。”她表情狰狞的不像样子,“不然就闭嘴吧,你看,你嘴上说的好听,关键时候,不也把萧为琦一个人留给了那东西吗?”

        范子荣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没有立场,没错,他的的确确是把萧为琦独自留了下来。

        “况且,你到底是人是鬼还说不清呢。”孟萌表情森然,她嗤笑一声,“你忘了吗?我们八个人里,可有一个是鬼——”

        范子荣被吓的后退了一步,用惊恐无比的眼神看着孟萌。

        “所以。”孟萌冷冷的说,“我们还是各走各的吧。”她说完这话,转身便走,谁知刚往前两步却被脚下的东西绊的踉跄了两步。

        孟萌低下头,看到了绊住自己的东西……那是一双草丛里伸出来的惨白的脚,脚上穿着一双漂亮的红色凉鞋。

        在看到这双凉鞋的刹那,孟萌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冻结了,她发现……这双凉鞋竟然和她脚上穿的一模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就算觉得多余,有些东西也是生命的一部分不能分割。

        林半夏点头。

        宋轻罗:林半夏……

        林半夏:?

        宋轻罗:这话我是说给沈君艳听的,你能不能把你嘴里含着的钱包先放下。

        林半夏:唔和已哦,惹事唔申明的意布混。(不可以哦,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宋轻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