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45章 丢手绢(七)

第45章 丢手绢(七)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巧合,孟萌浑身上下都溢出了冰冷的汗水,她艰难的吞咽了一下,缓缓扭头看向草丛。草丛里很黑,但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人倒在草丛里。那人穿着一套蓝白色的短裙,长长的头发,和粗糙的杂草融为了遗体。孟萌低下头,看见了自己的裙子——是她最爱的蓝白色。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怀着最后的希望,缓步走向草丛,掀开了杂草后,半蹲下来,借着路灯的微光,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

        那是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已经灰白扭曲,大张着的嘴里塞着一张血红色的手帕,孟萌摸了摸自己的脸,柔软温暖,带着人类特有的温度,她又轻轻的指尖触碰了一下面前的人。毫不意的,只感受到了僵硬和冰冷。

        这竟然,真的是她的尸体,孟萌的喉咙不住的上下吞咽,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从她的嘴里溢了出来——“啊啊啊!!!”

        范子荣被孟萌一通嘲讽后,便转身朝着别的方向走了,谁知他没往前走两步,就听到身后的孟萌发出凄厉的叫声。范子荣被吓了一跳,朝身后一看,发现孟萌不知为何跌坐在了地上,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整张脸都白的像个鬼似的。他还没来得及询问孟萌怎么了,就看见孟萌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慌乱的看了范子荣一眼,哑声道:“等等,范子荣,你先别走——”

        范子荣茫然道:“你怎么了?”

        “我突然觉得,我们不能把萧为琦抛下。”孟萌说。

        范子荣当即愣在原地,他实在是没想到孟萌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此时听着,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可笑,他说:“那你什么意思?”

        “我们回去找他吧。”孟萌用力的搓着自己的手臂,好像肌肤上有什么脏东西似得,“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实在是太残忍了。”

        范子荣不可思议的看着孟萌,一时间无法理解只是眨眼的功夫,她为何有这么大的转变,范子荣还没来得及说话,便看见孟萌自顾自的站起来,朝着他们来的方向回去了。

        “孟萌,孟萌,你到底怎么了?”无法,范子荣只好跟在了她后面,疑惑道,“你为什么突然……”

        孟萌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没有回答范子荣的问题,她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并不打算告诉范子荣。

        从进到这个乐园开始,就是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他们七个人里,多出了一个不存在的人,那个人,就是丢手绢时,在其他人身后出现的鬼。孟萌当时和几个同学坐在旋转木马上,眼前却突然出现了可怖的画面,紧接着,她就自己的口袋里发现一张血色的手帕。孟萌虽然不算太聪明,但也不笨,在发现手帕的刹那间,就迅速的明白了丢手绢的游戏规则——她毫不犹豫的走到了王轲的身边,将自己身上这个定时炸弹,悄悄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从萧为琦的反应来看,王轲显然已经死了。

        孟萌木着脸想,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那个鬼,知道自己是鬼吗??为什么手帕会出现在她的口袋里而不是别人?为何会有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尸体出现?这些线索串成一串,终于给了孟萌一个她不愿去相信的答案。

        她似乎……就是那个鬼。

        就在刚才,她看到自己尸体的下一刻,她在自己的口袋里,再一次摸到了那张柔软湿润的东西,这东西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触碰了——正是那害死王轲的血红色的手帕。孟萌想,身为鬼,她又何必害怕其他的人呢?不,准确的说,周遭的人越多对她反而越有利。脸上狰狞逐渐褪去,变成了虚伪的笑容,孟萌从地上爬起来,微笑着对范子荣道:“我觉得,我们不能把萧为琦抛下。”可怜那范子荣,从头到尾,都一脸茫然,根本不明白,自己这位同学为何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

        另一边,沈君艳已经生完了萧为琦的气,打算继续开工了把刚才跑掉的两个小朋友抓回来。她拿萧为琦没办法,索性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绳子,打算把他结结实实的绑起来,警告他如果不合作,就像拖猪仔一样一路拖着走,萧为琦正想抗议,却远远的看见本该已经逃掉的孟萌和范子荣居然回来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萧为琦整个人都傻了。

        “我们想了想,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孟萌先开口,“就算是鬼,她也只有一个人——更何况,她也不一定是。”

        萧为琦听到这话,愣了半晌,脸上露出浓郁的怀疑,孟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就在几个小时前,王轲才被孟萌害死,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转过头来寻找自己。

        沈君艳见到这两个小朋友倒是松了口气,她道:“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不然我还得费功夫去找你们。”她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一点四十,离天亮还早得很呢。

        “走吧,先去摩天轮找其他人汇合。”沈君艳算是怕了,担心几个小家伙,再给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毕竟她只有一个人,哪里看得住三个,便打算赶紧过去。

        孟萌说了声好,竟是乖乖的跟在了沈君艳的身后。

        萧为琦用古怪的眼光盯着孟萌,小声的问范子荣他们刚才在那边遇到了什么事。

        范子荣也觉得孟萌莫名其妙,一五一十的把他看见的事全给萧为琦说了。

        萧为琦听完陷入沉思,低声道:“她不对劲,你还是离她远一点。”

        “好。”范子荣点点头表示同意。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巨大的摩天轮终于完整的出现在了几人的眼前,虽然隔得很远,但沈君艳还是看到了站在摩天轮下面等待的宋轻罗和林半夏,她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冲着几人遥遥的喊了几声。

        林半夏听也看到了沈君艳,还有她身后的三个学生。

        “你们果然在这儿。”沈君艳拎着萧为琦,小跑着到了宋轻罗和林半夏面前。

        “萧为琦!!”一看到萧为琦,沈清怡就哭了起来,萧为琦见到她居然没死,同样露出惊喜之色,两人顾不得起来,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你居然没事!!可担心死我了!!”萧为琦死死的抱着沈清怡,把她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确定她的确还活着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孟萌站在旁边看着终于相会的两人,露出阴郁的眼神。

        “你那边学生什么情况?”宋轻罗问。

        “没了两个,一个叫王轲的,一个叫蒋柔柔的。”沈君艳叹气,“你们呢?”

        两边简单的交流信息,得知目前确认死亡的学生一共两人,一个是王轲,一个是蒋柔柔,失踪一人,是和赵园睿走散的刘文昊,剩下的五个学生,全都在这里了。只是这数字一对上,问题就出现了,明明只有七个学生进了游乐园,怎么会冒出来八个人?

        宋轻罗一问,才知道他们了解漏了一一条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从入园的那一刻开始,学生里面,就多出来了一个人。这就很奇怪了了,目前不光是学生们的记忆出现了问题,连监视者也没有例外,至少在林半夏的记忆里,他可以把每个学生的名字和长相对上,完全认不出哪一个是多出来的“鬼”。

        交流完了信息,沈君艳苦笑起来,说她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要汇合了,看来是那东西觉得游戏不够刺激,故意把他们聚在一起了。

        “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赵园睿觉得自己是这群人里过的最莫名其妙的一个,既搞不懂大家在讨论什么,也搞不懂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则,茫然的像个傻子:“就在这里等着吗?”

        “当然不能就在这里等着。”沈君艳看了眼时间,“等着早晚要出事。”她看向宋轻罗,“你怎么说?”

        宋轻罗说:“我刚刚去看过了,出口是找不到的,只能在附近打转。”

        果然想要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那我们去哪儿?”沈君艳歪头看着旋转的摩天轮,她不太喜欢这里,大概是亮光会让她暴露自己没有影子这件有点尴尬的事。

        “过山车。”宋轻罗轻轻的吐出三个字。

        学生们一听就惊了,最初发生的恐怖事件,就是在过山车附近发生的,大家都对那里避之不及,怎么眼前这个人,还往前凑呢,赵园睿反应最大,他道:“大哥,你去那里干什么呀?那里才死过人的——”

        林半夏倒是明白了宋轻罗的意思,他帮着宋轻罗解释道:“就是因为死过人才要去啊,你还记得当时那个闹的很大的社会新闻吗?”

        赵园睿当然记得,就是因为这个新闻,他们几个才往游乐园里跑的,现在想想,这种行为简直是茅坑里打电筒——找屎(死)。

        “死在过山车的七个人,也失踪了半个月,之后尸体突然在过山车上被发现了。”林半夏说,“所以他们极大有可能,也是被拉入了这个奇怪的空间,之后经历了一些事,又被扔回现实世界。”他分析着,“所以过山车在这里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它可能是连同这个世界和现实的唯一临界点,我们想要回去,肯定绕不开它。”

        赵园睿觉得林半夏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压根不想去,于是哭丧着脸,对林半夏恳求道:“大哥,咱门非要去那儿不可吗?那里感觉好危险的……万一死在了那里……”

        林半夏看了下手机,现在才一点过,离天亮早着呢:“你觉得自己能熬到天亮吗?”

        赵园睿摇头。

        沈君艳在旁边凑热闹吓小朋友:“不然这样,不怕的过去,怕的就在这里等着天亮?”

        赵园睿瞪着眼珠子,最终长叹一口气,道:“好吧,去也行……就是,你们有其他队友吗?还是人已经齐了?”

        林半夏道:“有其他队友啊。”

        赵园睿高兴道:“在哪儿呢?”

        林半夏说:“之前追你的那个就是。”

        赵园睿:“……”

        林半夏:“是不是更害怕了。”

        赵园睿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表示自己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

        其他学生没有他反应这么大,看见赵园睿这瑟缩的模样,萧为琦还嘻嘻哈哈的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膀,笑着开玩笑说赵园睿你怎么怂了。赵园睿愤怒的说自己哪里是怂了,只是作为一个正常人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不太正常而已!

        最后,大家决定先离开这里,往过山车那边走。不得不说,人数变多之后,周围的环境就没那么恐怖了,萧为琦和沈清怡两人黏在一起说悄悄话,三个学生则讨论起了自己遇到的事。

        大概往前走了十几分钟,周围的景色熟悉了起来,林半夏仔细观察后,确定他们回到了和最初和众人失散的地方。

        那条属于过山车的轨道,依旧完好无损的架在他们的头顶,像一道天堑,告诉他们,他们所在的地方,不是现实世界。

        大家重新回到这里,一想到这里曾经发生过严重的事故,都有些不自在。赵园睿看着被萧为琦紧紧抱着的沈清怡,居然有些嫉妒,心想我也想要个抱我的女朋友——没有女朋友,男朋友也行啊。他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周围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就在这时林半夏随口问了句:“如果想要上过山车的话,是从哪里进去?”

        赵园睿听到这话都傻了,说:“哥,你们不止是来看看,还要上去坐啊??”

        林半夏冷静道:“我们就看看,不进去。”

        赵园睿狐疑的看着林半夏:“你没骗我吧?”

        林半夏说:“应该没有吧。”

        赵园睿:“……”

        “我就看看,不进去。”这话怎么听,怎么都那么像个渣男在欺骗无知的少女呢,沈君艳在旁边抿唇偷笑,还若有所思的瞧了眼没什么表情的宋轻罗。

        宋轻罗面无表情:“你看我干什么?”

        沈君艳说:“看看都不行啊,怎么样,这么久不说话,想出来谁是鬼了吗?”

        宋轻罗说:“鬼没有影子,我看你挺像的。”

        虽然刚才已经和学生们解释过了,但这话一出,旁边的小伙子小姑娘们还是默默的离沈君艳远了一点,沈君艳气的牙痒痒,又不敢对宋轻罗动手。

        赵园睿苦恼的看着林半夏和宋轻罗,现在很有怀疑自己就是那个被欺骗的无知少女,来都来了,怎么会不进去——他还在纠结,就听到萧为琦大大咧咧的指了指旁边,说:“是从那里进去的。”

        林半夏道:“走吧,一起去看看?”

        宋轻罗点点头,众人便朝着过山车里面去了。

        赵园睿和范子荣两人脸色都不大好看,可也不敢留在外头,只好乖乖的跟着林半夏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想要坐上过山车,需要经过一个非常长的,用栅栏围起来的排队通道,这里通常是为了让游客排队时更加通畅有序。在黑暗的夜色下,这地方就给了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因为一旦出现什么东西,被栅栏拦着,压根来不及逃跑。林半夏走在后面,几乎是在把他前面的赵园睿推着走,赵园睿也不像这么窝囊,奈何他软掉的腿很不给面子。几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到达了终点,却远远的看到了发车的轨道上,竟是停着一辆过山车,而过山车上面,竟是影影绰绰的坐着几个黑色的人影。赵园睿汗毛一下子立了起来,对着林半夏道:“哥,你看见那些东西没啊?”

        林半夏说:“什么东西?”

        赵园睿疯了:“就是坐在过山车里的那些东西啊。”

        林半夏说:“看见了。”

        赵园睿道:“那你怎么没反应?”

        林半夏莫名其妙:“应该有什么反应?”

        赵园睿:“……你好歹害怕一下吧。”

        林半夏想了想,捏着嗓子做作的叫了两声:“啊,我好害怕,好害怕哦。”

        赵园睿:“……算了你还是别出声了。”

        旁边的宋轻罗听到二人的对话,微微的勾了勾嘴角。

        众人离过山车越来越近,当走到了过山车跟前,才完全清楚了上面的东西时,整个队伍都瞬间安静了下来。过山车上坐着的几个人,显然不是活人,他们脸色惨白如纸,表情里带着无法言语的惊恐,僵硬的肢体,死死的抓着面前的保险杠,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活人。林半夏一下子认出了这几个人的身份——正是新闻报道里,死在了过山车上的几个人,然而他粗略的数了数人数,却发现眼前只有六人,这说明学生们的说法是对的,第七个,藏在他们中间。

        学生们看到这一幕,均露出瑟缩之色,孟萌和赵园睿靠的很近,几乎整个人都要贴到他身上了,这要是平时赵园睿估计得脸红,可都这时候还脸红个屁啊,他抖的比孟萌要厉害,惊恐的抽着过山车,心想真是下一秒就能彻底厥过去……

        就在众人沉寂的时候,停在众人面前的过山车居然开始缓缓的开动,坐在上面的人也好像活了过来,他们随着车厢,被缓缓的运送到了最高点,接着,就是一段失重感极强的猛烈俯冲——“啊!!!!”尖锐的惨叫声,在整个游乐园的上空回荡,正如这群人刚来到这里的那一刻,他们似乎被禁锢在了过山车上,只能不断的惨叫,不断的重复自己死亡前的噩梦。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沈清怡控制不住的发出悲惨的哭声,萧为琦摸着她的后背,低声道:“没事的,别哭了,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沈君艳有点心烦,她抬手看了眼表,现在刚刚两点,又抽出一根烟点上,吐了口烟雾之后,她有点无奈,说:“那东西到底在那儿?不会是在过山车上吧?”

        宋轻罗说:“大概率吧。”

        “那怎么办?”沈君艳说,“我恐高啊。”

        林半夏想了想:“我不恐高,我上去看看?”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学生全都朝着他投来了异样的眼神,显然是觉得林半夏肯定是在开玩笑,谁知宋轻罗沉吟片刻后,居然同意了林半夏的提议:“好,我们一起。”

        “你们真的要上去啊??”萧为琦觉得自己有点疯了,“那过山车可全是死人,你们上去了,怎么可能活的下来——”

        林半夏显得很平静:“也不一定会死嘛。”

        萧为琦无言以对,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这几人,觉得他们都不太正常,甚至开始有点后悔跟着他们走了。

        过山车六分钟一班,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急速飞驰的过山车渐渐慢了下来,最终以平缓的速度在他们面前停住了。满载着亡魂的车厢,重新停在了他们的面前。所有的亡魂全都停下了尖叫,重新变成了初见时僵硬的模样。

        沈君艳苦笑:“你们真要上去?”

        林半夏道:“现在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这里应该会有线索……”

        “半夏宝贝,不是我说,我胆子已经够大了,你怎么能比我还大的。”沈君艳脸色第一次变得有点不好看,她抽着烟,缓解着自己的焦虑,“况且……”她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又把到了唇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林半夏本来想问她况且什么,却听到宋轻罗不咸不淡的问了句:“来吗?”

        沈君艳苦笑:“行吧,来就来。”她说着,竟是真的走过来了,一路嘴里都在碎碎念着,说以后涉及游乐园的任务她是不会参与了,他娘的这么高,只是看一眼就觉得头晕。

        林半夏本来想劝劝她不要勉强,谁知她动作比宋轻罗还快,跑到上面选了个靠中间的位置坐下了。宋轻罗瞥了她一眼,走到最前面唯一一排没有私人的位置弯腰坐下,神情淡然的拉下了压肩。林半夏还是第一次坐这种东西,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好奇,看见宋轻罗落座后,林半夏便选了个和他挨着的座位,高高兴兴的也坐了上去。

        宋轻罗瞧见他不会弄安全带什么的,扭过身帮他拉下了压肩,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他问林半夏,声音有些轻:“在想什么?”

        “在想。”林半夏老实的回答,“我好像赚了一百八的门票钱。”

        宋轻罗:“……”

        林半夏道:“你在想什么?”

        宋轻罗暼了林半夏一眼:“没什么。”

        坐在后头的沈君艳听到了林半夏的回答,顿时捶胸顿足,说:“林半夏啊林半夏,你居然没坐过这玩意儿,你是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吓人!!我就不相信你不怕!!!”林半夏闻言觉地很有道理,点点头道:“也是。”

        沈君艳是真的怕这个,但她跟上来,并不是因为逞强,而是身为监视者的责任,这个过山车连接现实和这里的唯一通道,按照往常的经验,异端之物通常都会在上面。不过虽然清楚,真要做起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没有人操纵的情况下,身下的过山车发出一声咔嚓一声,开始缓缓的朝前移动。

        过山车缓慢的加速,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他们就这么慢慢的到达了最高点,举目四望,几乎可以看遍整个游乐园。他们是来找线索的,沈君艳自然不能紧闭眼睛骗自己,她努力克制着内心深处对于高处的畏惧,谁知刚扭过头,耳边就传来了那令人厌恶的尖叫声——她身旁坐着的东西,开始尖叫起来,霎时间,整个过山车上,都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这叫声让沈君艳崩溃极了,她本来就有点怕高,再加上周围的东西不断尖叫,让她无比后悔自己的决定,然而此时后悔,却是已经太晚了。过山车已经到达了最高点,接着便是一个迅速的下落——猛烈的失重感瞬间侵袭了沈君艳,她张开嘴,听到了自己惊恐的叫声:“啊啊啊!!!”

        林半夏和宋轻罗也听到了,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宋轻罗轻柔的声音在猛烈的风声中有些变形,但林半夏还是听清楚了,他有点无奈:“不该让她上来的。”

        林半夏立马想起了沈清怡关于尖叫的推测,担心沈君艳身上会不会也出现一张红色的手绢,宋轻罗却好像猜到了他的想法,轻声的道了句:“不怕,她和我们不一样。”

        不一样?不一样的意思,是不会被这里影响吗?林半夏正在思考,却感到过山车又冲过了一次弯道,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失重感。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肾上腺素疯狂的分泌,竟是给人带来了一种上瘾的感觉,林半夏睁着眼睛,听着身后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其中有沈君艳的,也有坐在过山车上那些的东西的。

        到底是有些担心,林半夏努力的扭过头扭过头,看到了已经吓的面无人色的沈君艳,大声吼道:“你没事吧?”

        沈君艳尖叫:“没事——”

        她说着没事,可惜听声音怎么都不像没事的样子,担心之余,林半夏有点哭笑不得。

        宋轻罗的注意力不在沈君艳身上,他的黑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但专注的神情未有一丝的变化,他在观察整个过山车,包括他们驶过的轨道和每一个细节。

        此时过山车再次以极快的速度冲过了一个夸张的弯道,他们的身体几乎完全倒立起来,沈君艳的怒骂之声连绵不绝,把修这个过山车的设计师包括其家人全都慰问了一遍。

        林半夏吼道:“真的没事吗??”

        沈君艳尖叫:“没事——才怪啊,我他妈真的要死啦!!”

        林半夏有点想笑,又觉得不太合适。

        过山车再次以极快的速度冲过了一个夸张的弯道,就在此时,身后的沈君艳突然带着哭腔吼了一句:“救命啊——救命啊——”

        她的声音太过凄惨,以至于让林半夏立马回了头,这一回头,林半夏就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只见身后的沈君艳腰上的安全带居然松开了,压肩也微微往上抬了抬——像是坏掉一样,沈君艳想要把它拉下来,可怎么都没办法拉动,眼见马上就要到一个上下倒转的弯道,怕高的沈君艳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的情绪里。

        “救命,救命——”沈君艳用尽全力的惨叫着,她实在不明白,平日里飞快结束的六分钟,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变得如此的漫长,她抓着安全设施的手开始变得无力,随着过山车的一个倒转,她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不好了!!”林半夏看清楚了情况后,赶紧回头和宋轻罗商量,“沈君艳身上的安全带开了!!”

        宋轻罗也回头看了一眼,随后非常冷静的分析情况:“没事,压肩还压着呢。”

        林半夏:“她不会掉下来吧?”

        宋轻罗说:“车速够快,根据物理学上的惯性是不会掉下来的。”

        林半夏松了口气:“哦,那就好。”

        谁知宋轻罗又补了一句:“但是有时候物理学套在异端之物上不太好用。”

        林半夏:“……”大佬,你说话一口气说完行不行啊。

        宋轻罗安慰道:“没事,她比较重,惯性大。”

        沈君艳尖叫:“宋轻罗你说什么呢!!!我他妈还没死呢——啊啊!!!”

        林半夏惊呆了:“我们就没有什么能做的事吗?”

        宋轻罗沉默片刻,吐出两个字:“祈祷?”

        林半夏:“……”祈祷可还行。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只要你认真的祈祷就可以……

        林半夏:可以什么?

        宋轻罗:可以多骗自己一分钟。

        林半夏:………………

        沈君艳:啊啊啊啊宋轻罗你这个记仇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