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53章 妹妹(四)

第53章 妹妹(四)

        何天磊看着林半夏走了,虽然他的内心很想叫住林半夏,再和他大吵一顿,但站在林半夏身旁的那个漂亮男人,却让何天磊打消了这种想法。或许是曾经和那些东西接触过,何天磊竟是从这个男人的身上,嗅到了同样的气息,危险的感觉让他抑制住了自己暴躁的情绪,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林半夏走了。

        林半夏走后,何天磊站在走廊上抽完了第三支烟,骂骂咧咧的走回了病房里。

        病房里,他的父亲像神经病一样被绑在床上,何天磊越看越觉得心烦,冲着床就来了一脚,恨声道:“要不是你们当初非要贪图那点钱,怎么会收养到这么个灾星,现在好了,弄成这个样子——”他骂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床上的人一直没有出声。何天磊凑过去一看,顿时惊骇欲绝,只见缠在他父亲嘴里的毛巾居然被鲜血染红了,他的父亲惊恐的瞪大了双眼,好像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何天磊慌乱的叫道:“护士,护士——”

        护士进来后,检查了一下,十分诧异:“怎么会?”

        何天磊道:“他这是怎、怎么了?”

        护士看了一眼何天磊:“你爸把毛巾咬破,又咬断了半根舌头,还好血被毛巾吸走了,没有窒息。”

        何天磊不可思议道:“这么厚的毛巾都咬破了?”

        “医生马上过来。”护士有些迟疑,“你父亲以前真的没有精神病史?”

        “没有啊。”何天磊很肯定,只是说完这话,他却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在屋子里慌乱的扫了一圈,当他看到某个角落时,表情立马就变了,脸上瞬间没了血色,他道:“护士……你之前记不记得,这个柜子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护士虽然觉得何天磊的问题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了:“我出去的时候是关着的,怎么了?”

        “没、没事。”何天磊扯了扯嘴角,想笑,又笑不出来。

        没过一会儿,医生来了,把何天磊的父亲推出去做检查,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何天磊一个人。

        他坐在床边,对面就是那个空空荡荡的柜子,柜门开着,里面什么都没有。可何天磊盯着空空如也的柜门,却生出了一种悚然的恐惧。

        时间过的太久,何天磊忘了一些事情,可是当他看到熟悉的场景,那些被他逐渐模糊的记忆,却从潜意识的深处浮了起来。

        自从搬家之后,何天磊的家里所有的柜子都没有安上门,他们一家三口陷入了诡异的默契中,对之前发生的事绝口不提,本能的逃避着什么。

        可何天磊自己明白,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因为做错了事,马上就要被责罚的林半夏,因为害怕逃了出去。何天磊的父亲喝多了酒,提着长棍骂骂咧咧的追了出去,母亲在厨房里咚咚咚的正切着菜,听到外头的动静,根本无动于衷。

        那天好像很冷,何天磊想,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他依旧能回想起凌冽的寒风,吹打在他脸上的感觉。那是一种浸入骨髓的冷意,让此时坐在屋内的他,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林半夏是傍晚被父亲抓回来的,他全身都湿透了,脏兮兮的像只滑稽的猴子,何天磊就站在屋子里,大嚼着奶糖,看见他的父亲拎着满身伤痕的林半夏进了屋子。男人嘴里骂骂咧咧,对着小孩拳打脚踢,待他累了后,小孩的哭声已经微不可闻。但他却还是不满足,伸手拉开了橱柜的门,一把将小孩扔了进去。

        幼时的何天磊见到此景,哈哈大笑起来,因为笑的太快张,嘴里还没吃完的奶糖掉在了地上,他瞧着奶糖,突然生气起来,转过身,一路小跑进了自己的卧室,再次出来时,手里多了一把小巧的锁。

        “讨厌鬼。”何天磊骂道,他毫不犹豫的把手里的锁套在了橱柜外面,转身学着父亲的模样,骂骂咧咧的走了。

        时隔多年,何天磊的记忆依旧清晰,他仿佛看到幼年的自己心满意足的在母亲的陪伴下洗了澡,又躺进了温暖的被窝。家里的灯暗了下来,浓郁的睡意席卷而来,何天磊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不过想来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于是他坦然的闭上眼,陷入了深眠。

        如果现在,有机会让何天磊重新选择一次,他一定不允许自己就这么睡着,不是因为愧疚,而是因为这一天,是他们家恐怖经历的开端。

        那晚之后,他们家里,便多了一个不存在的……小女孩。

        想到这里时,何天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回过神来,看向眼前的小小的柜子,下一刻,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面前的柜门居然关上了,屋子里空空荡荡,依旧只有他一个人,可那柜子上却落了锁。

        而那锁头的模样,竟是如此的熟悉……怎么看,怎么都像,他小时候用过的那一把。

        何天磊的喉咙上下动了动,眼神几乎快要被恐惧溢满,他不断的告诉自己冷静,想要站起来离开这里,但身体却好像和凳子黏住了一样,怎么都挪不开。

        在令人窒息的沉默里,锁头发出了咔哒一声轻响,就这么落到地上,在何天磊惊恐无比的目光中,那柜子里的门缓缓的打开了……

        小小的柜子,居然塞了两个身形扭曲至极的人,何天磊在里面看到了两张无比痛苦的脸,一张是母亲的,一张是他父亲的。

        他的衣角被扯了一下,何天磊低下头,看见小姑娘的脸。

        小姑娘咧开嘴对他露出灿烂的微笑,她说:“好久不见。”

        ==================

        林半夏蜷缩在小小的柜子里,他浑身上下都是伤痕,本来应该害怕又痛苦,但小花就在他的身侧,他就好像没那么难过了,他甚至迫不及待的扭过身,抓住了小花冰冷又柔软的手,低声道:“小花,我回来了。”

        “你回来了。”小女孩的声音软乎乎的,如他记忆中的那般模样,扎着两个俏皮的羊角辫,可爱的像只洋娃娃,“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在外面过的不开心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她盯着林半夏,想从他的眼神里得到答案。

        “没有,没有人欺负我。”林半夏说,“我过的很好……还交到了好多朋友。”以前的他不曾意识到,但此时再看小花,才发现这个小姑娘的眼神里,充斥着悲悯慈爱,与其说像个小孩,倒不如说更像林半夏的长辈。

        “真好呀。”她说,“可是你不该回来的。”

        林半夏道:“我想你了。”他有点难过,“我不该把你丢在这里,我早就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只是那时候的我太没用,没办法保护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可以带你走。”

        小花笑了起来:“半夏,你真好。”

        林半夏见到她的笑容,难过又开心,他小声道:“可是我们现在在哪儿,要怎么出去?”

        “嘘。”何小花竖起手指,“不要说话,她又要来了。”

        她刚说完,脚步声再次在柜门外面响起,林半夏透过柜子的缝隙,又看见了那个没有眼睛的可怕女人,女人依旧提着刀,只是这一次,她的身上居然沾满了鲜血,那些鲜血附着在她的脸上身上,让她看起来简直比恶鬼还要可怕。

        林半夏看到这些血迹,却是想起了刚才被女人抓住的那个小孩,他的脑海里冒出了不可思议的想法,心脏也跟着砰砰直跳。

        “你躲在这里。”小花说,“不要被发现。”

        林半夏正想问她为什么,她却又从他身边消失了。

        接着就在女人要发现林半夏的时候,何小花再一次从门口跑了出去,引开了女人——这仿佛是个无尽的循环。林半夏用力的撞开了柜子门,他看到地面上的血迹,那些鲜血从女人的身上落下,砸在泥土上,变成了黑色的污痕。

        林半夏这次没有往外跑,他环顾四周,看到了放在厨房里的密密麻麻的柴火。柴火很多,后面是空的,躲进去一个瘦弱的小孩绰绰有余,林半夏思量片刻,转身藏了进去。

        过了没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女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似乎是女人回来了。和刚才一样,这一次,她的手里也提着一个小孩,刚才林半夏没看清,这会儿倒是借着屋内的微光,看见了小孩的模样——真的是想要引开她的何小花。

        “该死的东西,该死的东西。”女人的声音怪异又扭曲,她没有眼睛,也看不见周围,鼻子不住的翕动,像住在泥土深处的怪物。

        何小花被她提在手里,瞪着一双黑色的眼睛,并不挣扎。

        女人一手提着何小花,一手拿着刀,就这么走进了厨房里,她环顾四周,鼻子微微动了动,好像是嗅到了什么气味似得,朝着林半夏躲藏的地方走了过来。

        林半夏见到此景,心中微微一惊,伸出手重重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想要掩盖住自己的呼吸声。

        眼见女人却离林半夏越来越近,就在她几乎快要凑到林半夏面前的时候,被她拎在手里的小花却突然挣扎了起来,她一边挣扎,一边尖叫,很快就吸引了女人所有的注意力。

        女人狠狠的把她摔到了地上,接着举起了手里的刀——

        林半夏的瞳孔猛地缩了起来,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他竟然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似得,那些尘封的记忆碎片,此时终于在脑海里汇集成了连贯的画面,林半夏猛然想起,他为何会觉得这一幕如此的熟悉——他曾经亲眼目睹,姑姑和姑父想要杀掉小花。

        那个无处不在的小女孩,让他们脆弱的神经绷断了,于是在某一天,林半夏听到了厨房里,传来了可怖的响动。

        正在屋外的他,踮起脚尖,看向了厨房里。

        一男一女低着头,挥动着手里的利器正在砍着什么,鲜血将他们的脸染红,看起来可怖极了。林半夏听到了利刃插入肉体的声音,他呆滞的站在原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把她弄死不就完了,什么鬼啊神的。”

        “是啊,早该这样了。”

        “那个姓林的小子,要不是害怕被怀疑……”

        “他不能死,死了会怪上我们的。”

        低声的窃窃私语,狰狞扭曲的面庞,眼前的画面变成了林半夏永生的噩梦。他终于看到了被他们按在地上的东西,那东西穿着他熟悉的碎花小裙,脑袋上还顶着两个可爱的羊角辫。她的脑袋正好朝着林半夏,林半夏木然的看着她,竟是看到她对着自己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然而当姑姑和姑父千辛万苦的处理掉了他们想象中的尸体后,却愕然发现,有些事,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原本偶尔才会出现的小女孩,竟是仿佛住在了他们的家里。

        冰箱也好,衣柜也罢,所有带了门的后面,都是她的身影。她蹲在狭小的空间里,扭着头对着打开柜门的人露出灿烂的笑容。

        只可惜她的笑容越灿烂,打开柜子的人就会越恐惧。

        而唯一毫无反应的,便是林半夏。那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他非常开心自己能每天都见到小花,姑父姑母也不再虐待他,生活似乎一点点的好了起来。然而直到林半夏离开了那里好久,他才隐隐约约发现,自己和常人似乎有些不同。他不害怕了,或者说,当他意识到自己害怕的时候,已经距离事情发生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长的就好像,他和小花之间的距离。

        眼前的女人,落下了手里的刀,小花没有吭声,像只可怜的动物一样,被她轻而易举的夺取了生命。

        林半夏死死的咬着自己的手,哪怕口腔里充斥着腥味,也不肯松开片刻。

        女人杀掉了小花,身上的血迹又多了几片,她没有理会躲在柴火丛里的林半夏,愉悦的哼着歌儿转身离开了。

        林半夏见到她走了,才踉跄着从柴火堆里爬出来,他跑到了小花的身边,抱起了她破碎的身体,虽然努力的想要忍耐,却还是忍不住抽泣起来。可怜的小花被砍的乱七八糟,几乎看不清楚原来的模样,就像一个破掉的洋娃娃,林半夏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眼泪跟断了线似得一个劲的往下掉,和小花鲜红的血液融合在一起。

        “夏夏,夏夏。”怀里模样乱七八糟的小花突然出了声,林半夏低头一看,才发现本该没了气息的她竟然在说话。

        “你痛不痛,痛不痛?”林半夏手足无措,“我们这就去医院好不好?”

        “没事的,没事的。”何小花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她脸上到处都是刀痕,却还在努力的微笑,她说,“我不痛,你不要管我,你快点离开这里,不能再被抓到了……被抓到了……就走不掉了。”

        林半夏说:“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何小花盯着林半夏,没有吭声。

        “是人吗?是我的姑姑和姑父?”林半夏说,“我现在又在哪里?”

        “夏夏。”何小花艰难的伸出手,软软的手指擦去了林半夏的泪水,她看着林半夏,眼神里的哀愁几乎快要凝成实质,她告诉了林半夏他想要知道的答案,她说:“夏夏,这是你的恐惧。”

        林半夏呆呆的看着她。

        “这是你恐惧的那个世界。”何小花说道。

        林半夏道:“那……我要怎么回去?”

        何小花说:“往家里走,别被抓到,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她用自己的手,握住了林半夏的手,重重的用力,似乎想要带给他勇气,“你可以的,夏夏,就像当年一样……离开这里……你可以做到的,你不是一个人了。”

        她说完这话,就闭上了眼,直到闭眼的那一刻,眸子里都是对林半夏的关怀和忧虑。

        林半夏放下了何小花的身体,迈开步子,跑出了厨房。

        这里没有他的家,他的家在遥远的他方。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去,就在脑子一片混乱的时候,却突然浮出了宋轻罗的面容。

        为什么会想起宋轻罗呢?林半夏也弄不明白,他浑身都在疼,一只手甚至还脱臼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他,或许是因为,跟他在一起,经历了许许多多奇怪的事件吧。林半夏用力的擦了擦自己的脸,想让自己打起精神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外面的天是黑的,远处的山峦像迷宫的墙壁,将林半夏困在其中。他离开院子后,开始尝试另外一条路,可是没走多远,身后就再次响起了那种嘈杂的声音。他扭头看向身后,发现那几个之前跟随着他的黑影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它们的数量居然变多了,伴随着闪烁的灯火,开始朝着林半夏飞快的靠近。

        林半夏被迫再次奔跑了起来,只是他浑身都是伤痕,脚下还是狭窄又泥泞的田坎,又能跑多快呢,两边的距离迅速的拉近,林半夏再一次看到了那些黑影的模样。他们的脸上身上,多了一些血迹,面容越发的扭曲,几乎快要看不清楚五官,身上披着黑色的斗篷,手里提着一盏破旧的煤油灯。他们见到自己快要追上林半夏,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欢呼声,林半夏眼看自己又要再次落入他们的手中,咬咬牙,用尽全力奔跑着。

        可此时的他,到底只是个无能为力的瘦弱小孩,那些东西像在逗弄他一般,悠闲的跟在喉头,等待着林半夏的力气耗尽。林半夏又跑了一会儿,终于跑不动了,脚下一个踉跄,他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上,那一双双大手,朝着他伸了过来。

        林半夏坐在地上,绝望的后退,这些黑影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挣扎,像在看着火焰里挣扎的飞虫。

        “抓住他,杀了他——”黑影在叫嚣。

        “把他杀了就结束了——”有人应和起来。

        林半夏呜咽着往后艰难的挪动,后背却猛地撞上了什么,他起初以为是有人绕到了自己的身后,嘴里发出一声悲伤的泣音,可是他想象中的折磨并没有降临,一双温暖的手,搂住了他的腰,温柔的把他从冰冷的泥地里抱了起来。

        林半夏愕然回头,看见了一张漂亮的脸。

        脸的主人,伸出干净柔软的手指,轻轻的擦去了林半夏脸颊上的淤泥——就像刚才小花做的那样。

        “怎么变得傻乎乎的。”他问他。

        “你、你怎么在这里?”林半夏茫然的问,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被温柔抱起的那一刻,他几乎是在用全身的力气死死的抓着面前的人,用力到几乎让手指都失去了血色。

        “你需要我,我就来了。”宋轻罗一点点把他脏兮兮的小脸擦干净了,他露出一个少见的笑容,似乎是想让林半夏安心似得,“乖,等我一会儿。”他转过身,想要把林半夏放到了身后。

        林半夏依旧十分紧张,甚至忘了松手,宋轻罗低头看了眼林半夏抓着他衣襟的手,露出个略微有些无奈的眼神,林半夏以为他会叫自己松开,却听到他叹了一口气,好像拿林半夏没办法一般,听上去竟是有几分宠溺的味道。

        “算了。”宋轻罗说,“慢点就慢点吧。”

        他说着,重新把林半夏抱了起来:“不想看就闭着眼。”

        林半夏不知道宋轻罗要做什么,他只是看到,那些黑影渐渐越靠越近,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宋轻罗一只温暖的手盖在林半夏的后背上,安抚着他的情绪,另一只手则掏出手套,用牙齿咬住了手套的一角,慢慢的将黑色的手套,慢条斯理地套进了每一根手指。

        黑影开始咒骂起来,林半夏看到了他们之中似乎有利器的寒光闪耀,他正想提醒宋轻罗,却感到宋轻罗的身体陡然动了。他的速度极快,周围的画面甚至在林半夏的眼中变成了一道道残影,黑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宋轻罗冲到了面前。抬手,横劈,宋轻罗右手猛地对着黑影挥下,下一刻,他的手心里便多了一团黑色的扭曲的如同云团一般的东西,那东西在他的手心里挣扎扭动,发出人类一般的嘶鸣。

        宋轻罗眼神微冷,手掌猛地用力,噗嗤一声,那东西便硬生生的被宋轻罗捏了个粉碎。鲜红血液顺着他雪白的手腕了地面上,滴滴答答,淌了一地。

        在他做出这个动作的瞬间,林半夏的身体猛地瑟缩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什么……他还来不及细想,宋轻罗便靠到了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会有些不舒服,忍一下。”

        林半夏小声的说好。

        接着,十几个黑影都被宋轻罗飞快的处理掉了,这些影子全都留下了那种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团状物,无一幸免,全被宋轻罗捏碎的一干二净。

        宋轻罗处理完了最后一只,才停下动作,看向自己怀里的林半夏。

        宋轻罗的确没想到,他在这里见到的,居然是幼时的林半夏,此时小小的林半夏缩在他的怀里,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连呼吸也不敢太大声,看着像只被吓坏的可爱猫崽。

        因为营养不良,林半夏看起来比正常的小孩更小一些,骨架纤细,眼睛却大的出奇,此时那双眼睛正亮晶晶的看着自己,里面充满了信任和期待。不得不承认,林半夏的这种眼神,让宋轻罗十分受用。他伸出手,轻轻的捏了一下林半夏的脸颊,没什么肉,但软乎乎的。

        林半夏被宋轻罗捏的莫名其妙,含糊道:“浓捏我干嘛?”

        宋轻罗坦然道:“想捏。”

        林半夏:“……”

        两人四目相对,最后还是林半夏自己不好意思了,哼唧一声,又把小巴放到了宋轻罗的肩膀上,没敢再看他的脸,小声道:“你怎么进来的?还能出去吗?”

        宋轻罗说:“当然。”他环顾了四周,简单的确定附近的环境后,抱着林半夏,朝着矮屋的方向走去。

        林半夏见到他要回去,立马紧张起来,说:“那边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人,手里还有武器,得小心一点。”

        “没事。”宋轻罗淡然道,“既然我敢进来,就有办法出去。”

        林半夏这才放心。他四处看了看,却没有看到那个让他害怕的女人,宋轻罗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带着他进到了屋内。

        一进屋子,林半夏就看到了站在屋子中央的小花,小花见到被宋轻罗抱着的林半夏,竟是没有惊讶,反倒是露出一个稚嫩的笑容,她挥了挥手,道:“你好呀。”

        林半夏起初以为她是在和自己说话,仔细一看,才发现小花是在和宋轻罗打招呼,宋轻罗轻声道:“你好。”

        “你叫宋轻罗吗?”何小花说,“我知道你,你是不是夏夏的好朋友?”

        “对,是我。”宋轻罗道。

        “没想到你长的这么好看。”何小花蹦蹦跳跳的到了宋轻罗的脚边,她扬起小脸,脸上全是满足的笑,“你快点把他带走吧,那些东西,就要回来了。”

        宋轻罗抱着林半夏,半蹲下来,他说:“我会把他带走的,你呢?”

        何小花摇摇头,没有说话。

        林半夏听着二人的对话,有些茫然,他自己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宋轻罗却好像已经明白了。他轻轻的扯了一下宋轻罗的衣袖,迟疑道:“轻罗,小花……真的是异端之物吗?”

        宋轻罗偏头看着他:“你希望她是吗?”

        林半夏茫然道:“我当然……不希望,不过就算是,也没有关系。”就算那个真正的何小花已经死了,可他也能毫无芥蒂的把眼前的何小花当成真正的妹妹。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出现的,但想来,或许和自己有着断不开的关系。

        “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何小花小声道,她扯了扯自己的辫子,“那些东西……并不是经常来,只有……的时候才会。”她说的话很模糊,似乎刻意隐藏了一些关键的线索。

        林半夏不明白,宋轻罗却已经懂了,他伸手,像摸林半夏那样,轻轻的摸了摸何小花的脑袋:“没事,我在呢。”

        何小花看着他,脸上再次洋溢起独属于她的灿烂笑容,这笑容好像无论何时,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一直挂在她的脸上。

        林半夏看着她的笑,不知为何,心里却突然难过的要命。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我也进柜子里了。

        林半夏:为了救我吗?

        宋轻罗:不,为了我们两个可以一起出柜

        林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