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58章 梦(四)

第58章 梦(四)

        梦里会不会看见不认识的人?林半夏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有的吧?”

        宋轻罗说:“那你能记得他名字和长相吗?”

        林半夏一愣,他其实挺经常做梦的,只是梦里的内容大多数都是现实相关的内容,比如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总是梦见自己在考试。至于宋轻罗说的梦里出现不认识的人的情况,或许也有过,但几乎都看不清楚面容,更不要说记得名字了……于是林半夏摇了摇头:“记不得。”

        宋轻罗哦了一声。

        林半夏迟疑道:“昨天晚上那个死掉的人,你认识吗?”

        宋轻罗说:“我不应该认识。”

        这回答就很奇怪了,认识或者不认识,可什么叫做应该不认识?林半夏神情里的疑惑太过明显,宋轻罗淡淡的解释:“我和梦到的人现实里没有什么交集,不,准确的说,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林半夏:“啊?”

        宋轻罗道:“但是我们在梦里见过,我甚至能叫出他的名字。”

        林半夏傻了,他觉得宋轻罗不是那种随便开玩笑的人,也就是说他说的是真的:“等等,该不会,连秦诩也……”

        “没错。”宋轻罗肯定了林半夏的疑惑,“我梦到过他。”

        林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事情实在荒谬过了头,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宋轻罗说:“你刚才告诉我,说是因为那个学生求救了,才会去撞开门对吧?”

        林半夏说:“是的。”

        “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宋轻罗说。

        林半夏道:“什么?”

        “他的死亡时间是下午。”宋轻罗缓缓的说出一个不可能的事实,“所以你当时根本不可能听到有人求救……除非……”

        林半夏干涩道:“除非死人也会说话。”

        “是的。”宋轻罗道,“除非死人也会说话。”

        这是极为荒谬的结论,可林半夏,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前一天的他亲眼看着秦诩摔的七零八落,当天晚上,却由秦诩本人,将手机递到了他的手上。

        林半夏咽了一下口水,感觉事情好像超出了自己想象的范畴,他无论怎么思考,好像都没办法用科学的原理解释这件事。当刨除了别的可能性,便只剩下唯一的答案——真的有鬼。

        宋轻罗的话打断了林半夏的思路,他说:“要上课了,你先回去吧。”

        林半夏这才恍然,发现已经快下午两点了,他和宋轻罗相处的时间似乎流逝的格外的快,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也浑然不觉。

        “晚上一起吃饭。”宋轻罗说,“我在这里等你。”

        林半夏迟疑道:“可是……”

        宋轻罗打断了他:“六点半,不见不散——别让我去教室里找人。”

        林半夏:“……”

        “去吧。”宋轻罗摆摆手。

        林半夏转身走了,回到教室里还有点恍惚,他扭过头,看向窗户外面,外面一片晴空,和昨天的天气一样。春日的雨水应该连绵不断,且温和的,可前两日的大雨,迅速且决绝,以迅雷之势,卷走了两条生命。

        刺耳的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林半夏看到老师走到了讲台上,拿起课本打算进行下一课程的讲解。

        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的作业本,眼前的画面忽的扭曲了一下,等他重新聚焦时,刚才的画面,却好像只是他的错觉。

        晚饭时间,也是和宋轻罗一起度过的,两人之间没什么交谈,林半夏竟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同学莫名的很有默契。他吃完晚饭,从办公室里出来了,路过五楼的楼梯时,竟是听到楼上传来了低低的啜泣伴随着低声的咒骂。

        林半夏记得楼上是个阳台,平时都锁起来的,林半夏心想是不是同学出了什么事儿,便顺着楼道往上爬了一段距离,可刚走到一半,就意识到有点不对,这声音怎么越听越熟悉——好像是李稣的。

        李稣怎么会在楼顶上??林半夏迟疑的放慢了脚步,停在了拐角处,悄悄的凑过去,没想到竟是真的看到了李稣。

        和李稣在一起的,是昨天和李稣一起回家的李邺,李稣被逼到了墙角,李邺高大的身形几乎将他遮住了大半,林半夏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和微微颤抖的肩膀,似乎是李邺正在欺负李稣,李稣小声的抽泣着。林半夏见到此景,心中一惊,心想这难道就是李稣不喜欢李邺的原因,这个弟弟居然背着家长在学校欺负他哥?!不过也不能怪李稣,毕竟李邺比他高了那么多,真要打起来,李稣怎么看都不是李邺的对手。

        林半夏虽然自认打架不太在行,好在脑子还是好使的,于是想了想,跑到楼下,捏着嗓子喊了声:“老师来了——”

        上面两个人听到了林半夏的喊话,林半夏以为李稣会感谢他,谁知道没听到李稣的谢谢,倒是李稣大声的怒吼了一句:“哪个王八蛋在那儿叫呢——”

        林半夏:“……”

        接着就是一串慌乱的声音,林半夏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也从李稣那压抑的语气里听出了澎湃的怒气,于是赶紧转身一溜烟的跑了,赶紧回到教室里,端坐在座位上,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李稣满脸阴郁的回了教室,嘴里骂骂咧咧的,林半夏对此十分的理解,毕竟他刚被揍了一顿。

        “靠。”李稣路过林半夏的座位时,狐疑的看了林半夏一眼,道:“林半夏,你刚才在哪儿呢?”

        林半夏若无其事:“一直在座位上看书啊,怎么了?”

        李稣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你的声音啊。”他凑到了林半夏的面前,想要从林半夏的眼神里看出什么,可怎么看,眼前的人眼里都是无辜,“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

        林半夏诚恳道:“没有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李稣:“真没有?”

        林半夏:“没有呢。”

        李稣:“好吧。”他信了。

        看见李稣走了,林半夏悄咪咪的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水,心想这个李稣也是,被打就被打了嘛,还那么要面子怕被别人看到,就李邺那个身高,整个学校能打过他的学生也寥寥无几吧。唉……看来这年头混日子的学生也不好过啊……

        晚自习下课后,林半夏为了防止自己又被李稣骚扰,赶紧回了寝室,看了会儿书,就上床睡觉了。

        他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想起了白天宋轻罗问他的问题,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他还真的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境是,林半夏在一个陌生的空荡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了。他躺在床上,听到有人在咚咚的敲门,不断的喊着他的名字。他被迫从床上爬起来,想要给那人开门,走到客厅时,看到窗外的景色。虽然是白天,可天空中笼罩着阴云,整个世界都沐浴在云层制造的阴影里,抬眸看去,好像世界末日似得。门口叫他名字的人依旧在用力的拍着门,林半夏透过猫眼,看到了外面。

        那是个不认识的人,他不断的拍打着门板,尖叫着:“快离开这里,快离开这里——林半夏,快回来——”

        林半夏心中一惊,又听到了别的声音,他扭过头,看到外面天空上的阴云越来越浓稠,黑压压的好像天空就要这么盖下来似得。窗户的前面,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背对着他的人,林半夏一下子就认出他的背影,是宋轻罗——

        宋轻罗扭身看了林半夏一眼,伸出手指对林半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直直的朝着后面倒了下去,林半夏见到此景目眦欲裂,想要冲过去阻止他,可已经太晚了,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宋轻罗从自己的面前倒向了窗外……

        “不要——”林半夏发出惊恐的叫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但那种感觉就好像脑子一下炸开了似得,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窗边,探出身体,想要抓住宋轻罗,然而当他探出身体,看向窗外时,竟是发现窗户下面是滚动的云海。云海如潮水一般,汹涌的搅动着,在宋轻罗跳下去的那个位置,他看到了云海的下面——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建筑,看起来莫名有些眼熟。

        “宋轻罗,宋轻罗——”林半夏声嘶力竭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绝望席卷了林半夏,他恍惚之中,竟是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可是要怎么醒来呢?要怎么才能从这场噩梦里醒来呢?就在这时,林半夏竟是看到云层的生出,本该已经掉下去的宋轻罗重新出现了,他站在云海间,身姿轻盈的好像一片柔软的羽毛,冲着林半夏招了招手,轻唤道:“半夏,过来呀。”

        林半夏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他眼前一黑,就这么掉了下去。

        强烈的失重感袭击了林半夏,他喘着粗气,从梦中醒来。

        头顶是斑驳的天花板,身下是宿舍单薄的床,林半夏浑身是汗,陷在黑暗里,剧烈的喘息着。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窗外还是黑漆漆的,想来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林半夏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摸到了一手的冷汗。因为这个梦,林半夏后半夜都有点失眠,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可他发现寝室里睡不着的好像不止他一个,没过一会儿他就听到下面窸窸窣窣的,探出头一看,发现是名叫姜信的室友在下面倒水喝。

        “睡不着吗?”林半夏小声的问了句。

        “嗯。”姜信说,“做了个梦。”

        “噩梦?”林半夏问。

        “不算吧。”姜信回答的有点含糊,他抬起头,看了林半夏一眼,不知是不是林半夏太敏感了,他总觉得他的眼神和平时看起来有些不一样。等到林半夏还想再问的时候,他已经爬上床把自己的身体裹入了被子里。

        直到天亮,林半夏都几乎没怎么睡着,半梦半醒之间,迎来了清晨。

        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气,今天周日,不用上课。学生们可以睡一个难得的懒觉。可惜林半夏心里头记着梦,没睡太好,早早的醒了。又担心打扰到同寝室的室友,简单的洗漱之后,便背着书包出了门,打算去教室里做作业加自习。

        今天走读生们都不用来学校,所以整个学校都比平日里安静了不少,林半夏走到教学楼,也没看见几个人,但还好教室的门是开着的,可能之前有同学先到了,林半夏走进去,却没看见人,整个教室空空荡荡的。他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放下书包开始认真做作业。

        春日的太阳,总是格外的讨喜,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林半夏做完了英语作业,觉得有些累,抬眸朝着窗外看去,他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操场的方向。平日里热闹的操场,此时也冷清的很,不过林半夏注意到,操场的草坪上躺着一个人,正神情慵懒的正在晒太阳——正是昨晚他梦到的宋轻罗。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个奇怪的梦,林半夏再看宋轻罗时,莫名的有点不自在,他的笔无意识的在本子上乱划着,想要收回自己的注意力,余光却不由自主的朝着宋轻罗瞟去。

        他长的真好看,林半夏想,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了吧。

        宋轻罗全然不知有人在看着自己,他似乎陷入了沉睡,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一下。林半夏恍然自己似乎有些失态,赶紧收回目光,可当他重新看向自己的草稿本时,表情僵了一下,发现自己刚才不自觉的在本子上写了好多个宋轻罗的名字。

        看着宋轻罗三个大字几乎要布满自己的草稿本,林半夏顿时耳朵有些发烫,万幸周围没有,便故作不在意的将这页纸撕了下来。他本来想顺手扔掉,可手都伸出去了,又想起上面有宋轻罗的名字,于是犹豫片刻后,小心的叠好,塞到了自己书包的夹层里。

        宋轻罗晒了一上午的太阳,大概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林半夏再看过去,发现他人不见了。

        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林半夏想去食堂解决午饭。

        然而林半夏刚走出教室,就听到了走廊尽头传来了手机铃声。这声音他是熟悉的,曾经在秦诩的手机里听到过,此时那个手机本应该是在宋轻罗那里,怎么突然响起来?难道是宋轻罗在走廊上?

        林半夏这么想着,朝着走廊那边走了几步,还没走到尽头,就看到走廊的另外一边出现了一个人,那正是昨夜和林半夏一起睡不着的室友姜信,此时出现在了林半夏的面前,左手还拿着本该属于秦诩的手机,语气愤怒的正在打电话。

        林半夏本想问问他手机是从哪里弄来的,却注意到了他右手拿着的东西——一把不知道从那里摸来的水果刀。

        姜信大声的对着电话里不停的咒骂,另一只手夸张的挥舞着手里的刀刃,神情癫狂好像个疯子,好在姜信仿佛对林半夏视而不见,嘴里咆哮着:“骗子,骗子,你这个骗子——”他红了眼眶,“你在骗我对不对?怎么可能是这样,怎么可能——”

        林半夏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不由得又往后退了一下,他这不退还好,动了起来,反倒是引起了姜信的注意,姜信恶狠狠的朝着林半夏瞪了过来,林半夏这才发现,他居然在哭,虽然眼神凶恶,但眼泪做不得假,几乎夸张的淌了整张脸,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狰狞又可怖。

        “你说的是真的吗?”姜信又问了一句。

        林半夏知道他不是在问自己,而是在问电话那头的人。

        “那我总该要试试。”姜信说,“拿谁来试呢?”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停留在了林半夏的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姜信又笑了起来,笑声凄厉,“我没有你那么好的心肠,我做不到像你那样……”

        他说着,脚下的步子不停,和林半夏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林半夏意识到情况有点不对劲,刚往后退了一步,就撞上了身后的人。他愕然扭头,竟是发现宋轻罗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低头看着他,轻声道:“出什么事了?”

        “他……”林半夏有些迟疑,“他好像……”他本来想说姜信不太对劲,再次回过头时,发现姜信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疯狂,姜信表情恢复了平静,甚至将手里的刀刃藏到了身后,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半夏身后的宋轻罗。只是这一次,他眼神里的恶意化作了警惕和恐慌,好像拿刀的人,变成了宋轻罗一样。

        “你的手机哪里来的?”宋轻罗问。

        “我、我是在路边捡的。”姜信道。

        宋轻罗看着他,没说话,眼神微微冷了一些。

        姜信看着宋轻罗,却好像看见个怪物似得,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

        宋轻罗说:“秦诩是你的朋友吧?”

        姜信愣了愣。

        “我记得你们关系很好。”宋轻罗说,“虽然不在同班,但整天都腻在一起,他死了,你很伤心吧?”

        姜信咬着牙,他虽然没有回答,可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溢了出来,喉咙里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呜咽,好像有什么部位痛的要命,却得硬生生的压住那种感觉,整个人的情绪都分崩离析。

        宋轻罗没有再逼问他,对他伸出手,示意他把手机交给自己。

        姜信满脸不愿,到底没能说出拒绝的话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是不愿的把那个属于秦诩的手机,交到了宋轻罗的手里。

        “还有。”宋轻罗说,“刀。”

        姜信一愣。

        宋轻罗道:“你吓到他了。”

        姜信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宋轻罗口中的他是旁边站着的林半夏,他对林半夏不太熟悉,甚至于之前都好像只是记得这个同学的名字对不上脸,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拒绝宋轻罗的要求,把手里握着的刀交给宋轻罗。

        “走吧。”宋轻罗对他道。

        听到这两个字的姜信如获大赦,头也不回的跑了,留下宋轻罗和林半夏,静静的站在走廊上。

        林半夏觉得整个事情都很奇怪,从秦诩的死开始,好像四周都充满了违和感。这种违和感又是飘忽不定的,只能从一些奇怪的细节里察觉出来。甚至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心思太细,多虑了。

        “手机怎么会在姜信手里?”林半夏问道。

        “我是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的。”宋轻罗道,“按照正常的情况,他不应该拿到。”

        林半夏道:“可是他得到了。”

        宋轻罗道:“所以这不是正常的情况。”他看了林半夏一眼,“没伤到哪里吧?”

        “没有。”林半夏摇头。

        “走吧,正好吃午饭。”宋轻罗道,“在路上和你说。”

        林半夏本来以为是要去办公室吃饭,谁知宋轻罗把他带着往校门口走,林半夏问他要去哪儿,宋轻罗说:“去吃你最喜欢吃的东西。”

        林半夏心想他怎么知道自己最喜欢什么,就看见宋轻罗走向了路边的一家小店,他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宋轻罗说:“听实话还是假话?”

        林半夏道:“实话。”

        宋轻罗:“做梦梦到的。”

        林半夏无奈道:“那假话是什么?”

        宋轻罗:“猜的。”

        林半夏心想你这是不是说反了,这猜不应该比梦靠谱点吗,不过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还有姜信怪异的反应,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宋轻罗走进小店里,看了眼菜单,伸手直接盖在桌子上,叫道:“老板。”

        老板是个中年人,走过来笑着问要吃什么。

        “给我来份牛肉米线。”宋轻罗给自己点好了菜,又看向林半夏,“给他,来一份米线——所有的料都加一遍。”

        林半夏顿时愣了,他的确喜欢这家米线的味道,可唯一吃过的,也只是什么也不加的素米线,这全加的米线,他想都没想过,顿时受宠若惊,连忙想要拒绝。

        宋轻罗似乎早就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头也不抬:“不准说话,坐下,乖乖的吃饭。”他抬眸,眼神挑剔,“得养胖点……”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只是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浅淡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我很聪明。

        李稣:我和人亲了。

        宋轻罗:我力气大。

        李稣:我和人亲了。

        宋轻罗:人人都害怕我。

        李稣:我和人亲了。

        宋轻罗一把揪住住了旁边看戏的林半夏。

        林半夏:哎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