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62章 梦(八)

第62章 梦(八)

        本来都是男生,林半夏觉得自己不应该害羞,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宋轻罗的目光却好像有温度一般,落在哪里,哪里便感到了灼热,他的肩膀被按住,宋轻罗让他转了身,随后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叹息,他感到自己尾椎的地方,被柔软的手指轻轻按了一下。

        “我就知道。”宋轻罗说,“怎么那么迟钝。”

        林半夏说:“什么?”

        “有伤口。”宋轻罗道,“没感觉到吗?”他顺手拿过了放在旁边的镜子,选了个角度,递到了林半夏的视野里。林半夏透过镜子,发现自己的腰上居然真的有一道夸张的红痕,可是他真的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我都没感觉到。”林半夏茫然道。

        宋轻罗道:“寝室里有药品没有?没有的话,还得去医务室一趟。”

        林半夏说:“有酒精。”他走到前面的柜子,翻找了一下,翻出了酒精和棉签,递给了宋轻罗。

        宋轻罗接过去,仔仔细细的帮林半夏处理了伤口。酒精有点凉,沾上伤口还有些疼,但林半夏更多的是紧张,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宋轻罗的手指在自己的肌肤上轻轻的碾过,带着些莫名的痒意。

        伤口终于处理好了,林半夏总算是重新拿回了自己的衣服,宋轻罗怎么帮他脱下来的,又怎么帮他好好的穿上了,他低眉垂目,神情温柔,帮林半夏把扣子一颗颗的系好,又伸手揉了一下他的脑袋:“小心点。”

        林半夏说:“那个姜信真的是疯了吗?”

        宋轻罗说:“谁都有可能疯掉的。”

        林半夏:“为什么会疯?”

        宋轻罗淡淡道:“或许是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事。”

        林半夏:“什么?”

        宋轻罗:“没什么。”他又不肯说了。

        “去休息吧。”宋轻罗抬手看了眼表,“我该去上课了。”

        林半夏说好,他看着宋轻罗走了,自己也重新躺回了床上,可是翻来覆去,依旧毫无睡意。他此时竟是有些害怕睡觉,梦里的宋轻罗是那样的陌生,陌生的就好像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人。

        就这么在寝室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林半夏照常出现了教室里。

        李稣是第一个凑过来的,问林半夏昨天到底怎么回事。林半夏无奈的告诉了他,说姜信疯了,想要杀了自己。

        李稣啧啧称奇,说:“你难道真的和秦诩有一腿?”

        林半夏:“……”他甚至有理由怀疑这个版本就是李稣这货传出去的。

        李稣道:“开个玩笑啦。”他哈哈的笑了起来,“不过他已经死了,你不用害怕了。”

        林半夏说:“……也是。”

        话虽如此,经历昨天的那惊险的经历,林半夏的心里还是多了很多别的念头。他甚至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教室里的每个人,忽的好像想到了什么,表情微微出现了些许的变化。他最终决定什么都不说,把那种奇怪的感觉,压到了心底。

        几乎是一天死一个学生,这事儿要是放在别的学校,可能早就停课了。但他们学校好像一点也没有被影响,所有的课程依旧照常进行。林半夏倒成了整个班级的焦点,不少的同学都凑过来想打听姜信的事,林半夏能说的都说了,别的则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姜信是第三个了,也不知道,谁是第四个。”有人没心没肺的说,“是不是我们学校被诅咒了?在这里读书的,都会一个个的死掉……”他说完,咯咯直乐,倒是让林半夏对他多看了几眼。

        这人叫崔奇思,在班上不太讨喜,平日里和同学们很少接触,是个比较边缘化的人。林半夏自然和他不熟,完全没想到能从他嘴里听到这么没心没肺的话。

        这一天,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林半夏依旧被宋轻罗抓出去和他一起吃了晚饭和午饭,他以为晚上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直到晚自习快要结束的时候,天上又开始下雨了。

        看见这雨,林半夏心里立马浮起了不妙的感觉,经过几次,他已经十分清楚只要死了人就会下雨,此时雨已经落下,是不是说明有人遇害了?

        教室里没剩下几个人,这让林半夏想起了那天晚上见过的黑暗中的校园,他心里有些不舒服,便收拾了书包,背起来打算走了。

        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水声,那水声离他非常的近,甚至就好像是在他的身后,林半夏扭过头,什么都没看见。他不舒服的感觉更加强烈,于是没有多想,转身朝着楼梯跑了下去。平日里只有五层的楼梯,此时变得那么的漫长。林半夏跑啊,跑啊,跑啊,跑的两腿发软了,都没有到达楼底。他也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喘着气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在第几层。

        可当他看到楼层的数字时,整个人都呆在原地,墙壁上,那个罗马数字的五是如此的刺目——他竟是还在原地。

        与此同时,黏腻的水声越来越大,林半夏又往下跑了两步,忽的顿住了身形——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水声的确是从身后传来的,只是不是身后的走廊,而是他背着的书包。

        林半夏伸手在自己的书包上摸了一下,摸到了一片湿冷的水渍,他缓缓的弯下腰,把自己的书包放到了地上,然后缓步倒退着离开。

        “嘎吱——”书包上的拉链被拉开了,一簇浓密的,湿漉漉的如同水草一般的头发,从书包的深处缓缓的冒了出来,头发下面,是一张被水泡的肿胀变形的脸,脸的主人却好像还活着,咧开嘴,对着林半夏露出一个惨白的笑容。

        林半夏看见了这一幕,转身就跑,可他刚往前跑了几步,身后就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响声,再一扭头时,居然发现那个人已经从书包里爬了出来,像只蜘蛛似得,手脚并用以极快的速度爬到了林半夏的面前。

        林半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整个人扑到了地上,这一下,他算是彻底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这似乎是个女孩,活着或者死了,都无法形容她此时的状态,她大张着嘴,歪着头,喊出了一声:“哥哥——”带着腥味的水顺着她的脸颊落下,滴在了林半夏的身上和脸上,林半夏瞪着眼睛,看着她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最终,那张过分柔软的,含着水分的脸,缓缓的贴在了林半夏的脸颊上。

        林半夏瞪着眼睛,一时间无法判断她到底是要干什么,可他还来不及做出决定,身后就响起了那熟悉的,利刃敲击墙壁的声音,宋轻罗的脸再一次出现在了林半夏的视野里,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扑倒的林半夏,用遗憾的语气,微微叹息,他说:“怎么又来了?”

        林半夏说:“你到底是谁——”

        宋轻罗没有回答林半夏的问题,他手里的剔骨刀再次落下,伴随着那温柔的目光,黑暗席卷了林半夏的意识。

        恍惚中,林半夏被人用力的拍打着后背,呼唤着名字,他睁开了眼,看到李稣的脸。

        “林半夏,你没事儿吧?”李稣说。

        “没事。”林半夏道,“我怎么了?”

        “你睡着了。”李稣回答,“这都要下晚自习了,我看你还没动,就过来叫你啊。”

        林半夏环顾教室,发现整个教室都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他和李稣两个人,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他梦境中的那场雨并没有落下,天空澄澈,明月高悬。

        李稣吊儿郎当的坐在桌位边上,笑着说:“你是不是睡傻了?”

        林半夏道:“……我睡了多久?”

        李稣看了眼表:“一个多小时吧,我还以为是你身体不舒服,就没叫你,但看你后面好像做了噩梦,才把你叫醒了。”

        林半夏恍惚的哦了一声,他总觉得自己有点分不清自己是在梦境和现实,他见到李稣转身要走,伸手拉了他一下,他没用多大的力气,李稣却一下子被他拉的倒在了地上,嘴里还嘶叫着,好像伤到了什么地方似得。

        “你没事吧?”林半夏吓到了,弯腰想要扶起李稣,就在他伸手扶李稣的时候,隐隐约约好像在李稣的手腕看到了什么,微微一愣,将李稣的衣袖往上一撩。

        林半夏的动作极快,李稣还没反应过来,衣袖就已经被挽到了手臂的位置,林半夏看到了他的手臂后,倒吸一口凉气,道:“李稣——”

        只见李稣的手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孔,青紫连成一片,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看起来可怖到了极点。林半夏见到这情形,第一个反应就是李稣是不是在做什么违法的事,随即又意识到,如果是吸毒,针孔不应该整个手臂都是……

        李稣没想到林半夏会突然撩起自己的衣袖,也被吓了一跳,想要阻止已经太晚了,他狼狈的将自己的衣袖拉回了原来的地方,抱住自己的手臂,道:“你干什么!!”

        “谁在欺负你吗?”林半夏说,“还是生病了?那么多针孔怎么弄的?”

        李稣没了刚才的随性,脸上只余下狼狈,他说:“我和你又不熟,不需要你管!”

        林半夏语塞,他和李稣的确不算太熟,可他自认为也算是普通朋友了,他抓住了李稣的手腕,不让他走:“你要是不告诉我怎么回事,我就去找老师,让老师告诉你家长!”

        这话虽然听起来有点卑鄙,但确实是对学生最好的威胁,李稣恼羞成怒,说:“林半夏,你怎么那么讨厌,这事儿和我家长有什么关系?!”

        林半夏丝毫不介意,摆出一副无赖的姿态:“我不管。”

        李稣:“……”

        林半夏道:“我真去告状了啊。”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行了吧?”李稣见林半夏要来真的,放弃了,语气沮丧,“我没有生病,也不是被人欺负了,都是我自己弄出来的……”

        林半夏说:“用什么弄的?”

        李稣说:“圆规……”

        林半夏:“……”

        李稣伸手挠了挠头,把一头整齐的黑发挠的乱七八糟,他说:“你知道你要问什么,可是我没法回答你,你不要到处乱说——我不想被人像疯子那样对待。”

        林半夏神情复杂:“你身上不止这些吧。”

        李稣抿了抿唇,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林半夏的说法。

        林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苦恼的学着李稣的姿势狠狠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这样下去不行的,你不打算去看医生吗?”

        “我说了,我没病。”李稣厌烦道,“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有点不耐烦了,站了起来,转身就走。林半夏叫了他几声,他也没有回头。

        看着他的背影,林半夏却是突然想起了宋轻罗今天来看他的时候,突然提出要检查他伤口的要求,当时他只是觉得宋轻罗有点怪怪的,并未多想什么,然而在看到李稣那夸张的伤口后,一种可怕的想法从林半夏的脑海里浮起——在宋轻罗的身上,会不会也到处都是伤口?他没记错的话,李稣曾经告诉他,姜信在癫狂之前,也曾经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体上制造伤口,甚至用小刀刺自己的大腿。

        林半夏顿时有些毛骨悚然,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教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宋轻罗作为走读生应该也离开了学校。看来明天得去找宋轻罗一趟,最好能找机会,看看他的身上,不过要找什么借口呢?林半夏苦恼的想,宋轻罗又没受伤,他总不能厚着脸皮去检查他的身体吧。

        脑海里想象出出宋轻罗盯着自己,面无表情的一颗颗解开自己衬衫的情形,林半夏没出息的脸红了。

        这天晚上并没有下雨,林半夏本来还松了口气,谁知道第二天刚到教室里,就听到一阵连绵的雷声,接着瓢泼般的大雨倾盆而下,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说实话,在看见这场雨的时候,林半夏的第一个反应是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但环顾四周,同学们依旧还在,显然并没有梦中那么光怪陆离的景象。

        林半夏有点心不在焉的拿出了课本,放到桌子上,正巧听到有刚进教室的同学在旁边大声的讨论起了别的事。

        “哎?你们刚才看到了吗?学校门口的车祸真是惨烈啊。”

        “是啊,死的那两个真的好惨。”

        “我没看见尸体,就只看到了一地的血。”

        “啧,那尸体那么恐怖,还不如不看呢。”

        “那两人你认识吗?”

        “不太认识,不过好像有一个姓宋来着……”

        本来林半夏还没太在意他们两人的对话,谁知这个宋字一出,他瞬间打了个激灵,扭身问道:“宋什么??”

        “不知道啊。”那同学被林半夏问懵了,“我只是记得他姓宋。”

        林半夏没有再问,站起来找同桌借了伞,抓起了伞不顾他的疑惑就开始往外跑。外面的雨势极大,伴随着狂风,手里小小的伞,几乎没什么用处,等林半夏到了校外,浑身上下几乎都湿透了。

        校门口果然出了车祸,爱看热闹的学生们在门口堆了一堆,此时警察已经过来开始收现场,林半夏没看见尸体,只看到了被撞的乱七八糟的小轿车和一地的血迹。他举着伞,站在雨幕里,一时间有点迟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询问死者的身份。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从警察旁边的一辆白色面包车里传来,似乎是一个男生在和女生激烈的争吵,男生正恨恨的辱骂着女生,女生也不还口,呜呜咽咽的委屈哭着,听起来十分的可怜。接着两人的争吵升级,好像是男生用力的把女生推倒在了地上,女生想要从车里出来,哭着喊着用手敲着车厢的门求救。

        林半夏害怕出事儿,赶紧去和处理现场的警察说了一句:“警察叔叔,那个男的好像在打女的。”

        警察一脸莫名其妙:“什么?”

        林半夏指了指面包车:“就在车里,他们打起来了。”他猜测面包车里,关的是事故的肇事者。

        警察表情却更奇怪了,他道:“什么打起来了?”

        “你没有听到声音吗?”林半夏愣了,“她还在敲车门呢。”

        警察迟疑道:“小朋友,你是不是听错了。”他眼神疑惑到了极点,“那车里……放的是两个死人啊。”

        林半夏:“……”

        警察说:“死人敲车门?”

        林半夏:“……可是我真的听到了。”

        大概是林半夏的表情太认真太乖,不像是那种故意恶作剧的学生,警察犹豫片刻,还是走到了车厢的门口,伸手将车厢拉开了,嘎吱一声,露出了里面两个黑色的裹尸袋。自然不可能有林半夏刚才听到的争吵情形。

        警察也笑着松了口气,说:“小朋友,你是不是恐怖片看多了,死人哪里会说话呢。”他朝着车厢里面看了一眼,原本微笑的表情,却瞬间僵在了脸上,只见本来应该干净无暇的车门上,出现了无数个鲜血印上去的手印,这些手印密密麻麻,简直就好像一个陷入绝望的人,慌乱中拍打上去的。可刚才那尸体的模样他也见过了,被撞的七零八碎,可能连个完整的手掌都找不出来,又怎么能印出这样的手印??他顿时陷入沉默,再看向林半夏时,眼神里多了些恐惧的味道。

        林半夏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一幕,他站在雨水里,像只可怜的落汤鸡,他嘴唇微微蠕动了一下,想要问警察死者的名字,可话还没出口,手腕就被人抓住了,那个他关心的姓宋的学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正蹙着眉头,不满的盯着自己。

        “你不是住校生么?”宋轻罗问,“这么大的雨,跑到学校门口来做什么?”

        林半夏看见他,立马送了一口气,心想果然只是巧合,他嗫嚅道:“我就是担心……”

        宋轻罗道:“担心什么?”

        林半夏说:“我同学说出事的人里面有个人姓宋……”

        宋轻罗握着他手腕的手微微用力,他没说话,抓着林半夏转身就走。

        林半夏被他用力的抓在手里,踉踉跄跄的跟在后头,两人就这样不顾其他学生奇怪的目光,一路回到了教学楼里,进了办公室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套干净的校服,丢在林半夏的面前让他换上。林半夏低着头,听话的换了衣裳,换完后发现这校服太过宽大,只是上衣就遮到了膝盖上面,再穿上裤子,整个人就好像套在了巨大的麻袋里,林半夏茫然道:“怎么那么大?”

        宋轻罗见到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唇边浮起笑意:“是你太小只了。”他伸出手,细致的将林半夏的袖口挽起。

        林半夏乖乖的坐在宋轻罗面前,由着他打理,知道死的人不是宋轻罗,他真的松了好大一口气,现在他看见下雨就害怕,总感觉雨水总会带来不详的事。

        宋轻罗身上也湿了不少,林半夏道:“我不换衣服吗?你不喜欢雨水吧?”

        宋轻罗说:“你怎么知道。”

        林半夏:“我……”他自己也愣住了,“我也不知道。”他说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就好像这个念头,已经深入灵魂似得,

        好在宋轻罗没有深究,说:“不用,等你回去了我再换吧。”

        这倒是个检查宋轻罗身上是否有伤口的好机会,林半夏想要把握住机会,于是道:“你还是赶紧换了吧,小心感冒。”

        宋轻罗似笑非笑:“怎么今天胆子这么大?”

        林半夏:“……”

        宋轻罗:“难不成是也想看看我的身体?”

        林半夏的小心思被拆穿,虽然故作镇定,却感觉自己的脸从两颊烧到了耳朵尖。

        “要看也行。”宋轻罗微笑道,“记得从头看到尾,不准扭头哦。”他说着,竟是真的脱掉了校服的外套,接着一颗颗的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和林半夏不同,他做这些举动的时候,那双黑眸就没有离开林半夏的眼神片刻,里面黑漆漆的,仿佛酝酿着风暴的夜空,好像要把林半夏生吞活剥,拆穿入腹。

        林半夏被他带着侵略性的目光看的心惊肉跳,不由的有些瑟缩,眼神也移开了,下一刻,下巴却被宋轻罗捏住,硬生生的扭了回来。

        “刚刚不是胆子还那么大么?”宋轻罗的声音,竟是带着些冷酷的味道,“怕了?”

        林半夏:“没有。”

        “没怕就看着。”宋轻罗说,“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但只要给了,就得给我好好的接着。”

        林半夏被迫应声:“好……”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你想要的都会有

        林半夏天真脸:我想要钱

        宋轻罗:………………没事,我去卖血

        林半夏:!!!!

        ↑宋轻罗卖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