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64章 梦(十)

第64章 梦(十)

        林半夏觉得宋轻罗是在故意逗弄自己,可是这种逗弄的方式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宋轻罗见他眼圈发红,也不知道是气的羞的,没有再继续为难他,只是眼神比刚才暗一些,若无其事道:“你每天都做梦?”

        林半夏的心脏疯了似得的狂跳着,他看见宋轻罗的表情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时间有点弄不明白他是真的还是说着玩,于是咬了咬牙,也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道:“几乎……是吧。”

        “梦到什么?”宋轻罗说。

        林半夏把梦境里的事情给宋轻罗仔细的描述了一遍,宋轻罗听完后,帮林半夏总结道:“所以你从梦境里得到的教训,就是死亡可以将你从噩梦里带出来对吧?”

        林半夏说:“是的。”

        “那如果你不是在梦里呢。”宋轻罗道,“我倒是觉得,这种梦境在混淆死亡和醒来两种行为,如果你是在现实里,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在现实?”

        林半夏说:“好像梦里是不会疼的。”

        宋轻罗道:“这倒也是。”

        林半夏:“你之前检查我的身体……”他本来想问宋轻罗是不是在未雨绸缪,谁知道宋轻罗这人脸皮越来越厚,对着他眨眨眼睛:“我只是想占个便宜。”

        林半夏眼睛瞪的溜圆:“你在开玩笑吧?”

        宋轻罗:“没有开玩笑。”

        林半夏:“……”

        宋轻罗道:“当然,如果能顺便看看你有没有伤口,也挺好的。”

        林半夏哭笑不得,知道宋轻罗故意打趣自己,他这没几两肉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炖好的排骨来的诱人。不过之前的梦境也就罢了,林半夏明显的感觉到,昨晚的梦境和之前有所不同,他如宋轻罗说的那般,梦到了不熟悉的人,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在此之前,他都不太记得那姑娘的名字。

        这让林半夏觉得非常不舒服。

        可最让他感到不安的,却是自己周围发生的那些奇怪的事,比如接到死人的电话,比如听到死人在厕所里求救,又比如听到尸体在车厢里争吵打闹。这些事情,之前还可以用错觉二字解释,可是经历了昨晚的一切,林半夏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个猜想——他此时此地所在之处,会不会也是个梦境。

        李稣是梦,宋轻罗是梦,他目光所及之处,皆非现实。

        这让林半夏感到了困扰,他甚至开始隐隐约约的明白,姜信的癫狂是因何而起。

        当一个人的所有的认知都被告知是虚假的时候,那么那个人,离疯癫就不远了。

        “回去吧。”宋轻罗说,“要上晚自习了。”

        林半夏点头说好,这天晚上,没发生什么意外,直到第二天早晨。

        一大早的李稣没像往常那样来骚扰他,倒是让林半夏有点不习惯,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李稣趴在桌子上,这姿势倒是把林半夏吓了一跳——昨天那个跳楼的姑娘,起初就是这么一副模样。

        也顾不得老师已经走进了教室开始整理,林半夏赶紧跑到李稣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李稣?你没事吧?”

        李稣抬起头,一张脸通红,含糊的说:“没事。”

        林半夏摸了一把他的额头,才发现他居然在发烧,于是赶紧告诉了老师。老师对李稣的印象不好,听到林半夏的话,挥挥手道:“你送他去医务室吧。”

        林半夏只好点头说好。

        于是把李稣扶起来,两人去了医务室,半路上,林半夏问李稣怎么突然发烧了,难道是昨天淋了雨。

        李稣咬牙切齿:“对,淋了雨。”

        林半夏心想你这副愤恨的表情难不成还想找老天爷讨回公道。

        把李稣送到了医务室,医生开了点药,见他烧的厉害,决定先输液把温度降下来。于是李稣的手背上不幸的再次多了一个针孔,林半夏让他睡一会儿,他恹恹道:“我不想睡。”

        林半夏:“怎么了?”

        李稣:“怕。”

        林半夏立马反应过来了他在怕什么,他本来想安慰几句,但是仔细想想,自己都迷迷糊糊的,好像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什么可信度。

        李稣本来是坐在床上,林半夏怕他不舒服就给他换了个姿势,谁知他躺下去后,林半夏突然发现了什么,惊恐道:“李稣,你是不是过敏了??”

        李稣:“啊??”

        林半夏:“你的脖子怎么红了一圈!!”他注意到李稣的脖子上有些奇奇怪怪的红色印记,就像被虫子爬过一样。

        李稣沉默了三秒,幽幽道:“林半夏,你都不看小黄片吗?”

        林半夏:“……”都是十七八岁的男生,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是正常的,他们宿舍里偶尔也会看看,他凑过去瞟过几眼,就看见过白花花的屁股,不太好看的样子。

        大概是他的表情过于明显,引得李稣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床板,说:“林半夏啊,林半夏,你还真是个好学生——连这都没看过——”

        林半夏有点不服气:“你经常看啊?”

        李稣得意道:“那当然了。”

        林半夏:“你怎么看的?”

        李稣凑到林半夏的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把林半夏说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还是林半夏自己受不了了,说:“差不多就行了啊,你还发着烧呢——”

        李稣哈哈大笑起来。

        林半夏沉默了一会儿,也算是弄明白了李稣脖子上的痕迹是怎么来的,只是此时有个更加严肃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他小声道:“李稣,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李邺,没有欺负你吧?”

        李稣一愣,随即醒悟,林半夏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怒道:“那天鬼叫的果然是你?”

        林半夏尬笑:“哈哈,我也不是故意的嘛。”

        “没有欺负我。”李稣恹恹道,“是我自己技不如人,明明两三年前还比他高——这小王八蛋像是喝了肥料一样,蹭蹭蹭的长个不停——”他怨念极深,说着说着,就碎碎念起来,那语气倒是让林半夏迷惑不已。

        林半夏道:“既然他没有欺负你,那你哭什么?”

        李稣:“……”

        林半夏:“你不要逞强,要是他真的威胁你,我们可以去报警的,反正现在我也是警察局常客了。”

        李稣咬牙切齿:“求求你闭嘴吧。”

        林半夏见他神情羞愤欲死,只当他是不好意思,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李稣输着液,躺在床上打瞌睡,但又不想睡过去,那模样林半夏看了都觉得难受,于是道:“你睡吧,我就在旁边呢,保证没人过来欺负你。”

        李稣嘟囔:“你懂什么呀,我哪里是怕人欺负我。”

        林半夏说:“那你怕什么。”

        李稣说:“我只是怕……我睡着之后又做梦。”

        一说到梦,沉默的气氛就蔓延开来,想到已经死了那么多的人,可依旧毫无头绪,林半夏也觉得有些沮丧。人可以几天不吃东西,却不能几天不睡觉,况且睡意这种东西,自己很难控制住。

        想着李稣不睡也行,自己陪着他聊聊天吧,就坐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李稣说着话,说了一会儿,李稣有点口渴,问有没有水喝。

        林半夏道:“你等会儿,外面好像有饮水机,我去给你接一点。”他站起来,走到了外面。

        学校的医务室挺简单的的,外面是看诊的地方,里面有几张单薄的床,当然,也只能看一些发烧感冒之类的小病,真有大事,还是得赶紧去医院。

        林半夏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了放在旁边的饮水机,拿了个一次性的纸杯,打算接点热水。潺潺的热水从杯子里流了出来,温暖了林半夏的手心,他接了半杯,便进屋子里,路过饮水机时,脚下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林半夏低头,看到了一根摆放在地上的插头,他弯腰将这东西捡了起来,只是当他把插头拿在手里时,却突然有点端不动手里的热水了。

        林半夏发现,饮水机的插头根本没有插上,那他手里的这些热水,是怎么从饮水机里倒出来的?不,或许是他太敏感了,万一是水烧热之后,老师怕出事故意拔掉的插头呢?这个说法倒是过的去,可是林半夏很清楚,他没办法欺骗自己。

        在医务室里环顾一周,林半夏看到桌子的角落上放着一个罐子,罐子里插着尖锐的医用镊子。他走到了镊子前面,将镊子抽了出来,凝视两秒后,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对着手臂扎了下去。

        大概是心里隐隐约约已经感觉到了什么,林半夏这一下扎的力气极大,那镊子直接扎进了他的肉里,鲜血也跟着流了出来——可是他一点也没有痛。

        手里装着热水的杯子就这么掉到了地上,林半夏走到了屋子里面,看见了坐在床上的李稣。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做梦的,也才发现,原来眼前这个李稣,是他梦境中的人物。

        李稣浑然不觉,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半夏,问他怎么了?

        林半夏:“你是李稣?”

        李稣说:“当然是我。”

        林半夏沉默。

        李稣说:“你怎么了?”

        林半夏没说话,转身走了。

        外面刚下课,整个学校都热热闹闹的,无数的同学从他的面前穿行而过,说笑打闹,所有的一切,都真实的让人绝望。不过林半夏注意到,刚才晴朗的天空,渐渐的变得有些阴沉,他在走廊上伸出手,感到有微弱的雨点,砸在自己的肌肤上,带来冰凉的触感。

        手臂上的伤口依旧在,但疼痛却好像从他的感官里消失了,林半夏苦笑起来,伸手按住了身下的阳台,打算像之前一样,翻身跳下。谁知他的身体刚探出去,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拽住,他扭过头,看到了李稣惊恐的神情。

        “你干嘛呢?”原来是李稣发现林半夏一直没回来,以为他是出了什么事,便出来看了看,结果一出来就看到林半夏想不开,翻身要跳楼,顿时吓的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林半夏面前。

        “你怎么突然想不开了?”李稣叫道。

        林半夏没吭声,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李稣。

        李稣说:“林半夏,你看着我做什么?”

        林半夏说:“没……什么。”

        李稣道:“你怎么这个表情。”他似乎有点怕了,眼神里流露出惊恐,“你知道你现在像谁吗?”

        林半夏说:“像谁?”

        “像那个死掉的姜信。”李稣说,“他死前,不就和你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吗??”

        经过李稣的提醒,林半夏的确是想起了姜信那可怕的死法,只是他的说辞,却并没有让林半夏感到动容,他说:“你连我要做什么都没问一句,就说我和姜信一样?”

        李稣说:“你不是要自杀吗?”

        林半夏认真道:“这不叫自杀,这叫醒过来。”

        李稣:“……”

        大概是林半夏讲道理的表情太严肃,把李稣一下子噎住了,林半夏还想听听他要说什么,天边倏地响起了一阵连绵的滚雷声。不过片刻之间,整个天空就瞬间暗了下来,刚才还无比正常的世界,眨眼的功夫就好像要崩塌了一般。周遭原本还在行走的学生,居然瞬间消失不见了——包括林半夏身后的李稣。

        空荡又漆黑的走廊上,只剩下了林半夏一个人,他本该立刻跳下去结束这个梦境,但在想到了什么后,顿时有些犹豫起来。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身边的人不断的死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显然就是在那光怪陆离的梦境里。

        林半夏犹豫片刻,还是遵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他转过身,顺着楼梯往下走去。然而走了几层,都没有看见什么人,教学楼里死寂一片,安静的像一座公墓。

        校医室在五楼,林半夏一路往下,走到三楼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些动静,那动静是从旁边的教室里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好像是什么人在窃窃私语。林半夏往那边靠了靠,居然真的听到有人在说话,从声音上分辨,竟像是李稣在和宋轻罗争吵。

        不过说是争吵,倒像是李稣一个人在抱怨,宋轻罗应上一两句。

        他们两个什么时候那么熟了?林半夏着实有点奇怪,悄咪咪的走到了门边,透过窗户的缝隙,看到了里面的情形。这不看还好,一看林半夏整个人都呆了。只见李稣吊儿郎当的坐在桌子边缘,摇晃着双腿,宋轻罗双手抱胸,面色冷漠的站在旁边,当然,这不是最刺激的,最刺激的是,李酥坐的位置上,李邺正倒在那里,颈项上被割出了一条醒目的伤口,鲜血都快把李稣的衣服染透了。但李稣丝毫不介意,抱着李邺的尸体,继续和宋轻罗说着话。

        这情形怎么看怎么诡异,无数个奇怪的猜想从林半夏的脑子里冒了出来,他甚至耳边恍恍惚惚的冒出了那一句经典的:“大郎,喝药了。”

        由于林半夏太过于震惊,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谁知这细小的动静,却被里面两人捕捉到了,宋轻罗脸上一变,低声道:“外面有人。”

        “谁啊。”李稣说,“走,先宰了再说。”

        说着,便朝着门口的位置来了,林半夏见到他们往门口走来,自然是转身就跑,可他上一次没有跑过宋轻罗,这一次也没有,还没到一楼,就被宋轻罗拎住了脖子,提回了三楼的那间空教室。

        李稣坐在空教室里,笑嘻嘻的瞧着他,道:“哟,半夏,好久不见啊。”

        林半夏已经开始后悔没直接自杀了,心想梦里的李稣,怎么一个比一个奇怪,什么叫好久不见,明明刚刚才见过。李稣瞧着林半夏瞪着那双圆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想要在林半夏脸颊上掐一下,毫不意外,手刚伸出去,就把宋轻罗毫不留情打了回来:“滚。”

        李稣讪讪的笑着:“真是小气。”

        宋轻罗冷着脸,掏出了那把林半夏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剔骨刀,林半夏见状,已然猜到了宋轻罗要做什么,不由的苦笑道:“又来啊,能不能让我自己解决自己。”

        李稣说:“等等,又来是什么意思,你记得之前发生的事?”

        林半夏也懵了,觉得眼前这个李稣,和他认识的那个好像有点不一样,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他说:“之前的事,是指宋轻罗杀了我好几次的事吗?”

        李稣说:“唉,看来还是不记得。”他看了眼宋轻罗,“就没什么办法吗?”

        宋轻罗冷冷道:“能有什么办法,你不也是自己想起来的吗?”

        李稣摊手,做出个无辜的表情。

        林半夏听的懵懂,隐约感觉到这两人好像知道的很多,眼见着剔骨刀又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忍不住挣扎起来:“别杀我,我知道怎么离开这里——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把我拉入梦境里——”

        李稣说:“哟呵,小身板还挺有力气。”

        虽然自己是在用尽全力的挣扎,可这种挣扎的力度在宋轻罗这里好像变得无足轻重,只是一只手,宋轻罗就制住了林半夏,死死的将他禁锢在了怀里。

        “你们两个——”林半夏被宋轻罗搂着,有些生气,“你明明就说喜欢我,却不杀他,就杀我!”他向来都是懂事的,因为没有可以闹脾气的对象,可看着宋轻罗和李稣亲近的样子,林半夏心里又酸又涩,好像吃了一万个柠檬。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柠檬树下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宋轻罗:不酸,我眼光没那么差

        李稣:厚,你的意思是我眼光就很差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