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69章 梦(十五)

第69章 梦(十五)

        如果要说此时最可怕的事,毫无疑问,就是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和那自杀的受害者,越来越相似。自残,自言自语,最后疯癫的攻击他人,再凄惨的死掉。

        后半夜,林半夏几乎没怎么睡,窗外的雨声一直没有停,这种本来让人十分心安的雨声,却格外的扰人清梦。林半夏不知道谁会是这场雨的受害者,然而无论是谁,他都高兴不起来。

        又到了久违的周末,室友们都在睡懒觉,林半夏睡不着,索性早早的起了床,抓着书包打算去教室里。往教室走的时候,雨水已经停了,乌云还在,挂在天穹之上,让林半夏想起了他在梦境里见到的那一片阴影。

        周末的校园,安静的要命,林半夏踩着积水走到了教学楼的下面。教学楼的旁边是一个浅浅的小池,水深不过小腿,里面养着些水葫芦和荷花。池子的边上,趴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他垂着头,好像在池子里寻找什么。林半夏起初以为他是在找什么掉进池子里的东西,都打算往教学楼里走了,往前走了两步,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转头又看了那学生几眼,远远的叫道:“同学,你没事吧?”

        学生没应声,林半夏见状,心里暗道不妙,赶紧走了过去,当他靠近一点的时候,注意到那学生的手似乎还在动,心想会不会是自己太紧张了,又叫了声:“同学?你干嘛呢?”

        依旧没有回应。

        林半夏走到学生的面前,看见他半只手和整张脸都浸泡在池水里,手还在动,身体却透出一股子死气,顿时大惊失色,赶紧冲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可惜林半夏刚抓住他就感觉不对劲,因为这人的身体完全硬了——不知道已经死了多久。那么为什么他的手会动?林半夏朝着他的手看了一眼,发现他的手里死死的抓着一块面包,已然被池子里养的鲤鱼啃的乱七八糟。

        林半夏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不出意外的毫无动静,又看了眼他的面容,那是一张年轻又陌生的脸,死时眼睛还睁着,里面透着不甘和恐惧。林半夏心里有些难受,用手慢慢的帮他把眼睛合上了。

        林半夏把学生的尸体从池子里拖了出来,本来想要背到教学楼里面,奈何尸体实在是太重,瘦弱的他努力了好一会儿也背不动,无奈下,只能狼狈的放下,打算去校门口找值班的老师帮忙。

        然而当林半夏返回校门口后,竟是看见值班办公室空荡荡的,周围也看不到一个学生,在一刻,林半夏甚至有点怀疑此时的自己是不是依旧在梦里。

        好在就在这时,有人叫了他的名字:“林半夏,你干嘛呢?”

        林半夏回头,看见了吊儿郎当的李稣,李稣没穿校服,也没背书包,嘴里叼着根烤肠,奇怪的盯着林半夏。

        “你怎么来学校了?”林半夏问。

        “哦,我游戏机放在教室里忘记带回去了。”李稣说,“你怎么浑身都湿漉漉的。”

        林半夏叹气:“说来话长,先报警吧。”

        “啊?”李稣愣了,“又死人了?”

        林半夏点头。

        相比于第一次看见死人时的震惊,李稣这会儿已经非常淡定了,问死的人林半夏认不认识,听见林半夏说不认识后,李稣松了口气,喃喃道:“不认识就好,不认识就好。”接着掏出手机打电话,告诉警察学校又出事儿了。

        林半夏奇怪的看了李稣一眼,刚才他还没反应过来李稣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会儿细细想着,居然想明白了,等李稣挂了电话,问道:“你该不会担心,那人是李邺吧。”

        李稣道:“……也不是。”

        林半夏:“也不是?”

        “好吧,我说实话了。”李稣揉着脑袋,有点烦躁,“今天早晨李邺就出门了,我一直没看见他——就想来学校找找看,看他是不是在这儿。”

        林半夏道:“怪不得,我就说你周末的时候来学校干嘛。”

        李稣无精打采的嗯了声。

        林半夏本来想问李稣怎么无精打采的,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又下了雨,看李稣这糟糕的精神状态,林半夏强烈怀疑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走进了那个梦境的深处。想到这里,林半夏顿时担心起来,他很想知道宋轻罗的情况,但自己没有手机,也不记得宋轻罗的电话。

        “那个……你有宋轻罗的联系方式吗?”林半夏看见李稣,灵机一动。

        李稣说:“有啊,怎么?”

        “可不可以叫他来趟学校。”林半夏有点不好意思。

        “行啊。”李稣笑着点头,他给宋轻罗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来学校,说他的小媳妇想他了。电话那边的宋轻罗,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李稣脸上揶揄的笑意顿时消失了,变得铁青一片,吼道:“妈的,早知道就不给你打了——让你家小可爱想你去吧!”

        说着把电话愤怒的挂了。

        林半夏还在莫名其妙问怎么了,就被李稣狠狠的揉了一把头发,然后李稣转身就走,说宋轻罗待会儿就来找他,让他自己和宋轻罗聊吧,拜拜了您呐。

        林半夏:“……”这是又被宋轻罗刺激了?

        宋轻罗还没到,警察倒是先来了,处理完尸体之后,连笔录也懒得让林半夏做。林半夏瞧着他们把尸体带走,独自一人回了教室,坐在教室里发了会儿呆。

        他没吃早饭,有点饿,想着等到宋轻罗来了,他们一起去食堂吃点什么。之前一直都是宋轻罗请他吃饭,他也省了不少钱,可以请宋轻罗吃一顿丰盛的午餐,就是不知道宋轻罗嫌不嫌弃食堂的手艺。

        正在想着,林半夏突然听到了一种声音,那种声音本来十分寻常,但在林半夏的耳朵里,却变得无比的可怖,几乎在听见的同时,身上就起了层鸡皮疙瘩。林半夏扭过头,看见窗外……又下雨了。

        明明刚才雨才停下,怎么会突然又下雨?林半夏有些不安,不停的抬头看挂在教室正前方的时钟。

        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八点,同时上课凌晨也照常响起,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发出令人不适的回声。

        就在林半夏感到有些不舒服的时候,宋轻罗出现在了门口,可是他的模样让林半夏大吃一惊,只见他浑身都是血,还有手里那把剔骨刀——这分明就是,第二层梦境里的宋轻罗。

        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不,准确的说,他刚才,真的有醒过来吗??林半夏还没想明白,宋轻罗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应该是又杀了不少人,喘着粗气,胸膛也跟着起伏。

        林半夏盯着他,感觉他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果然,宋轻罗开口了,他一开口林半夏就意识到不对,因为他的声音极轻极柔,带着浓浓的无力感,好像受了重伤一样,他说:“林半夏,你是真的吗?”

        林半夏道:“我当然是——宋轻罗,你怎么了??”

        宋轻罗道:“告诉崔高煜,他没出来,白路泽,在等他。”

        这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林半夏没听懂,他正欲发问,抬眸就看见宋轻罗手里的刀毫不犹豫的朝着他挥了过来。

        林半夏被他砍了个正着,竟是一点都不疼,这下,他完全可以确定自己是在做梦了,宋轻罗瞧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林半夏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忙问:“崔高煜是什么??白路泽又是谁??”

        “出去问他,他会告诉你答案的。”宋轻罗看了眼外面的天空,“去吧,时间不多了。”

        锋利的刀刃再一次落下,林半夏的视野在变黑之前,竟然看见站在他面前的宋轻罗的身体,在缓慢的变淡——就好像林半夏在梦境里,看到过的其他人一样。这让林半夏无比的慌张,可被砍中了要害的他,只能强行被夺走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林半夏朦胧中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林半夏,林半夏。”那人一边喊,一边轻轻的推动林半夏的身体,把林半夏从深沉的睡眠中,呼唤了出来。

        林半夏睁开眼,看到了宋轻罗近在咫尺的脸,宋轻罗轻声道:“怎么在这儿睡了,小心感冒。”

        林半夏浑身打了个激灵,站起来就朝着宋轻罗冲了过去,上上下下的把宋轻罗摸了个遍,宋轻罗起初有点莫名其妙,但被林半夏摸着摸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慢点来,都是你的。”

        林半夏被调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有点过激,赶紧停下来,颇为后怕的抓住了宋轻罗的手臂,道:“你不是梦对不对?我看见你消失了——”

        宋轻罗笑道:“所以你要在我消失之前先占占便宜?”

        林半夏怒道:“你认真一点!”他现在心里都是空的,抓着宋轻罗,根本不想放开。

        宋轻罗由着林半夏抓着,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他道:“等久了吧,吃早饭了吗?”

        林半夏说:“没有,你是接到李稣的电话过来的?”

        宋轻罗说:“嗯,出门的时候耽误了一会儿。”

        林半夏的记忆有些混乱,捋了捋,又和宋轻罗确认了一下,意识到刚才那个梦是在自己进入教室之后才做的。不过外面并没有下雨,这倒是让林半夏感到了意料之外——好像整个梦境,都在往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林半夏问宋轻罗:“你认识崔高煜这个人吗?”

        宋轻罗说:“崔高煜?怎么突然提起他?”

        林半夏见他口气熟络,想来肯定知道这人:“你认识?”

        “你也见过啊。”宋轻罗说,“那天你来找我的时候,起哄最厉害的那个人就是他。”

        林半夏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了那人的模样,从他和宋轻罗相处的模式就能看出两人似乎关系很好,于是试探性道:“你们当了多少年朋友了?”

        “我初中就认识他了。”宋轻罗说,“高中又是同班,还坐在一起,关系不错。”

        林半夏:“那白路泽呢?”

        “白路泽?”谁知宋轻罗露出疑惑之色,“这是谁?”

        看来他是不认识了。

        林半夏有点迷惑,为什么宋轻罗会认识崔高煜却不认识白路泽,明明都是从梦里那个宋轻罗嘴里说出来的话,到了外头,反倒不清楚了。思来想去,林半夏倒是猜出了一个可能性,如果梦里的宋轻罗说的都是对的话,那么有没有可能,崔高煜是宋轻罗说过的那种被感染的人,而白路泽,没有进入梦境里?

        当然,这只是林半夏的猜测,他单纯觉得第二层梦境里宋轻罗认识的两个人在第一层就不认识了,实在有些说不通。

        “你问这个做什么?”宋轻罗道。

        林半夏说:“你对他的记忆清晰吗?”

        宋轻罗道:“还算清楚。”他也不笨,虽然林半夏没有明说,突然问起,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林半夏哦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说。其实他也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宋轻罗梦境中的一切,其实他有点担心,如果他告诉宋轻罗他们所在的现实也是梦境,宋轻罗会不会反倒怀疑他疯了。

        宋轻罗见林半夏半晌没说话,也没有逼他,抬手看了眼表,道:“你没吃饭吧?咱们先去附近逛逛,吃点东西,边吃边说?”

        “也行。”林半夏的确是有点饿了。

        两人到了食堂,这会儿食堂的大窗口还没开,只有被叫做小炒的窗口。因为价格的缘故,林半夏从来没有到这里点过菜,想到要请宋轻罗吃饭,林半夏咬咬牙,自告奋勇的去点了个最贵的干锅。点完之后回了座位,双手抱胸,一脸严肃。

        宋轻罗忍不住笑道:“怎么这个表情?”

        林半夏恹恹道:“我发现人穷了,连在梦里都是穷的……”他已经完全确定了自己是在梦里,一想到自己在梦里也是一样的穷,就有点难过,以后他会富起来吗?好像不太会的样子,毕竟听宋轻罗的描述,他居然凄惨的住在一间凶宅里,而凶宅的唯一优点就是便宜了。不过这么说来,他以后好像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啊……好像……也不错?

        宋轻罗看见林半夏表情千变万化,从难过到沮丧再到兴奋,很想敲一敲他的脑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林半夏回过神来,就瞧见宋轻罗在自己对面撑着下巴,神情莫测的盯着自己,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笑了两声:“你盯着我干嘛?”

        宋轻罗说:“想到什么好事了?”

        林半夏笑道:“梦到自己买了套凶宅。”

        宋轻罗:“……”

        林半夏:“挺高兴的。”

        宋轻罗怜惜的看着林半夏,大概是觉得他家小朋友过的是什么苦日子啊,然而正在感叹着,林半夏欢快的补了一句:“还梦到你是我的邻居。”

        宋轻罗:“……”哦,原来他也富不到哪儿去啊。

        就在林半夏高高兴兴的和宋轻罗说着未来时,食堂大叔把香气扑鼻的干锅端到了两人面前。

        林半夏把一次性的筷子掰开,递给宋轻罗,道:“对了,还没问过你,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呀?”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是孤儿,爸妈都走的早,跟着我姑姑过的。”

        这事儿其实宋轻罗早就知道,可是听到林半夏故作无所谓的说出来,还是有些不舒服,他垂了眼眸,道:“我妈是医院的护士,我爸是考古的。”

        林半夏说:“考古?好稀奇的职业。”

        “嗯,是挺稀奇的。”宋轻罗道,“可惜就算你想知道,我也不清楚他到底做什么,他忙,很少回家,一回来就会带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夹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慢条斯理的嚼着,“我妈脾气好,都是惯着他。”

        林半夏笑道:“你爸妈应该关系很好吧?”

        “还好。”宋轻罗道,“一年也见不了几次,关系再差,能差到哪儿去。”他似乎不太喜欢自己的父亲,说起父亲的时候神情很淡漠,只要提到母亲时,整个人的神情都会柔和下来。

        林半夏其实对考古这个职业还挺感兴趣的,因为怕宋轻罗反感,也没有多问。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别的,林半夏才得知,宋轻罗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里,因为父亲不归家,母亲工作忙,从某种程度来说,倒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

        干锅的味道不错,林半夏吃得饱饱的,打了个小嗝儿,有点撑到了。

        宋轻罗让林半夏等着,他去旁边的小卖部里,买点东西,林半夏便看着他走出食堂。起身打算把锅拿起来还回去,忽的听到食堂旁边的操场上,传来咚咚咚的响声,好像是球类砸在地上的声音。

        林半夏有点好奇这大周末的谁在打球,朝那边看去,没想到竟是看到了刚才他和宋轻罗还在讨论的对象——崔高煜。

        崔高煜名字里带了一个高字,人也长得高,比发育很好的宋轻罗还要高了半个头。按理说这样的身高应该很有攻击性,但他的气质却很温和,只是这么看着,感觉应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因为第二层梦境里的那个宋轻罗说的那句话,林半夏对这个人非常的好奇,便悄悄的站在旁边打量起来,想要看看他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崔高煜连中了几个三分,林半夏正想着这人球技不错,肩膀就被人重重的按住了。他一回头,看见了表情不太对劲的宋轻罗,宋轻罗手里捏着两瓶可乐,语气有点冷:“看什么呢?”

        林半夏还没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高兴道:“看崔高煜打球呢。”

        宋轻罗:“好看吗?”

        林半夏:“还行吧,中了好几个三……”分字还没出口,他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因为宋轻罗表情越来越不好看。

        “比我还好看?”宋轻罗说,“看的那么认真,连我叫了你几声都听不见。”

        林半夏无话可说,虽然他没谈过恋爱,但也明白是宋轻罗吃醋了,只好小心的讨好了几句,说他只是对崔高煜有点好奇,对宋轻罗绝无二心,若有二心,他就穷一辈子。

        这誓发得有点狠,宋轻罗神情微缓:“你要和他打个招呼认识一下吗?”

        这当然是最好的,毕竟林半夏感觉崔高煜身上有很重要的线索,奈何害怕再次得罪宋轻罗,硬着头皮言不由衷道:“没什么好认识的。”

        宋轻罗啧了一声:“小骗子。”

        他说完,把手里的可乐递给了林半夏,就又出去了,走到了篮球架下和崔高煜说了几句,大概是在介绍林半夏,过了一会儿,崔高翔笑着对林半夏挥了挥手,道:“你好呀,小朋友。”

        林半夏心想怎么都开始跟着叫小朋友了,他就是个子矮点,这算是歧视吗?

        宋轻罗冲着林半夏招手,示意他过来,林半夏便赶紧走过去。

        “你有什么要问的,自己问吧。”宋轻罗说。

        “那个……”林半夏道,“有点冒昧,我想问问你,你认识一个叫,白路泽的人吗?”

        崔高煜本来是笑着的,可听到白路泽这个名字的时候,表情瞬间阴冷了下来,但立马恢复了,好像那阴郁的神情只是林半夏的错觉而已,他微笑道:“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林半夏敷衍道:“在朋友那里听来的。”

        “哪个朋友?”崔高煜步步紧逼。

        林半夏也不是吃素的,毫不客气的反问:“所以你认识这个人了?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什么?”崔高煜问。

        “你还没有出来。”林半夏道,“白路泽在等你。”

        这句话说出口的一瞬间,整个气氛都凝固了,不,不止是气氛,应该是,整个世界都凝固了。林半夏甚至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可当他的目光发现一片树叶停留在半空中没有继续落下后,他才意识到这并非错觉,一秒或者更短的时间,他所在的空间,在某个时间点上,凝滞了片刻。

        也不过片刻而已,霎时间又恢复了正常,崔高煜微笑道:“宋轻罗很喜欢你,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林半夏盯着他。

        在林半夏和宋轻罗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崔高煜突然靠近了林半夏,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一句话。

        宋轻罗见状,蹙起眉头,直接把他从林半夏的身边推开了,他不满道:“你做什么?离他远点——”

        “开个玩笑。”崔高煜摊手,“你们玩吧,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就走,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礼帽。

        林半夏当然听清楚了他说的话,崔高煜只说了五个字:你分不清的。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害怕

        宋轻罗:包括穷吗?

        林半夏:咱不买苹果玉佩了行吗?

        宋轻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