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70章 梦(十六)

第70章 梦(十六)

        “你分不清的”这话如同响雷一般在林半夏的耳边炸开,让他生出了一种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之前怀疑的事情,在这句话里得到了证实。第二层梦境里的宋轻罗,说他们所在之处是第一层梦境,可是谁能证实,他们是在第一层,而不是第二层,第三层,乃至于第一百层?

        无数的梦境可以不断的往深处延伸,就好像一个睡在悬崖上的人,只要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就会不停的往下坠落。落下悬崖不可怕,只是迎接死亡罢了,可在这无穷无尽的梦境中,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而按照宋轻罗的逻辑,所有被拉入梦境里的人,都是现实中存在的,真实的人类。如果他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里面,却有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存在,它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和现实完全一样的校园里,也和周遭的人格格不入。

        那个存在,就是柜子里名为小花的女孩。

        林半夏沉默了很久,久到宋轻罗轻声的唤了他的名字,他才回神。

        “想什么呢?”宋轻罗问。

        林半夏说:“你说,如果我们所在的一切都是个梦,要怎么从梦里醒过来?”

        宋轻罗神情有些复杂:“你……该不会……”

        林半夏说:“不,你别误会。”

        “我没有误会。”宋轻罗说,“秦诩死之前,也问过周围的人这个问题,我当时听到了,没放在心上。”他伸手,用自己的手指勾住了林半夏的手指,说,“半夏,如果你觉得哪里不对,第一个告诉我好不好?”

        林半夏能说什么呢,只能点头称好。

        接下来的一下午,林半夏看书时都有点心不在焉,宋轻罗也看出来了,开玩笑道:“你该不会还在想着崔高煜吧?”

        林半夏道:“崔高煜是你邻居?”

        宋轻罗挑眉:“还真在想啊。”

        林半夏讪讪道:“这不是他说的话有点奇怪嘛。”

        宋轻罗说:“对,他是我的邻居。”他思考一会儿,说了个提议,“今天反正没课,你要不要……去我家玩会儿?”

        林半夏听到这个提议,几乎是当场愣住,呆呆的瞅着宋轻罗啊了一声。

        宋轻罗看见他这模样,笑了:“要不要去?我爸妈都不在家,待会儿咱们一起去趟超市,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不得不说,他这话一出口,林半夏立马没出息的动心了,就算知道这或许只是个虚幻的梦境,一想到能到宋轻罗家里去玩儿,林半夏就有点拒绝不了。

        宋轻罗自然也看出来了,伸手在林半夏软软的发丝上揉了揉:“喜欢吃什么?”

        林半夏说:“什么都行的。”

        “走吧。”宋轻罗看了下时间,“你在意的崔高煜就住在我隔壁,你要是想……可以再过去和他聊聊。”林半夏失魂落魄了一下午,他隐约猜到和崔高煜有关系。虽然心里醋意,但也没有无理取闹。

        这样一来就更好了,如果可以,林半夏的确是想和崔高煜私下谈谈,毕竟他担心有些话宋轻罗听了,反倒会觉得他是有问题的那一个。

        橙色的夕阳挂在天边,总是让人感觉暖洋洋的,林半夏和宋轻罗一起坐上了去他家里的公交车。

        林半夏坐在窗边,看着陌生的景色飞快的朝着身后退去,宋轻罗就在他的右边,两人的手悄悄的牵在一起,等到快要下车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林半夏进了宋轻罗家的小区后,有些不自在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房子,甚至在此之前,都不知道学校附近居然还有这样的建筑群。红顶白墙,屋前的蔷薇花蔓延到了墙壁上,绽放出娇嫩的花蕊,有红有白,看起来如同童话一般唯美。

        林半夏低着头往前走,目光注意到了自己破旧的已经被磨白的运动鞋,脚趾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总感觉自己和这里唯美的画风格格不入。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手又被人牵住了,宋轻罗温声道:“这里没人,就不放开了。”他握住林半夏的手微微用力,像是要把力气传递过去一样,“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半夏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

        他说:“谁都比不上。”

        林半夏抬眸,在宋轻罗黑眸的注视下,轻轻的嗯了一声。

        两人进了屋子,里面果然和外面一样漂亮,宋轻罗直接领着林半夏去了二楼的卧室,进去之后,脱了外套让林半夏自己在里面休息,说他去楼下做饭。

        林半夏道:“我也来帮帮忙吧。”

        “不用。”宋轻罗帮林半夏打开了电视,“你休息就好,很快的。”说着就出去了。

        林半夏本来有些坐立不安,宋轻罗走了一会儿,才勉强习惯了周围的环境。宋轻罗的房间很大,最中央放着一张巨大的床,和这个年纪的大部分男生一样,床上堆了一些衣物。这张床,就是宋轻罗晚上睡觉的地方。坐在床边的林半夏,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他悄悄的朝外面看了一眼,确定宋轻罗已经下楼做饭了,实在是没忍住,小心的凑到了枕头边上,把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一想到宋轻罗或许也是这个姿势睡在这里,窃喜之余,林半夏又唾弃了自己,暗暗道,林半夏,你可真不要脸,人家好心好意的请你来吃饭,你却偷偷睡人家的枕头。

        不过枕头真软乎啊,林半夏想,睡在上面一定很舒服吧……

        就在他高高兴兴的蹭完,顶着一头炸毛的头发从床上爬起来时,一回头,发现床的主人双手抱胸站在门口盯着自己,也不知道在那儿站了多久了。

        林半夏立马起身,然而为时已晚,宋轻罗走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拽住了他的手,然后猛地用力,将林半夏直接压倒在了床上。

        “抱……抱歉……”林半夏结结巴巴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没忍住。

        “抱歉?”宋轻罗道,“抱歉什么?”

        林半夏说:“我睡了你的床……”

        宋轻罗说:“哦,那你是该道歉。”说着猛地俯身,林半夏以为他要打自己,条件反射的闭了眼睛,谁知下一刻,唇上落下一个温热柔软的物体。

        “床有什么好睡的。”声音就在耳边,带着笑意,“胆子这么大,来睡我啊。”

        林半夏脸上顿时通红一片。

        又是一个吻,林半夏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最后被宋轻罗松开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呆呆的坐在床上,由着宋轻罗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裳。

        宋轻罗看着林半夏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心里暗叹一口气,勉强压制住了某种躁动的情绪,故作不经意道:“乖,楼下还烧着火,你再自己玩会儿。”说罢起身走了。

        林半夏看着宋轻罗走了,半晌,长长的吸了口气,猛烈的咳嗽起来——他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不过林半夏没想通,宋轻罗怎么亲了自己两口就走了,而且走的飞快,难道是自己的吻技太差,被嫌弃了?想起了李稣嘲笑自己小黄片都没有看过,林半夏莫名有些郁闷起来,心里暗暗发誓,等回宿舍了,要找个室友问问,他记得他们好像都有私下传阅。

        林半夏伸手抓了抓自己的耳朵尖,入手感觉滚烫一片,这会儿心脏都在紧张的发疼。他想要找点别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便开始观察宋轻罗房间里别的装饰品,这房间挺大的,还有一个非常高大的书柜,林半夏走到书柜面前看了看,发现全是些自己看不太懂的书籍。书柜旁边的书桌上,则摆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抱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从面容上看,应该就是宋轻罗的父母,小时候的宋轻罗也生的好看,像个洋娃娃似得。林半夏把相框拿起来,仔细的看着,看了一会儿,他却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这相片的后面有一层其他图案,看起来就好像这张相片后面还有一张相片。

        林半夏有些犹豫要不要将相框打开,不过他马上想起来,他所在之处,是梦境,这个相框,应该是宋轻罗梦中的产物。

        迟疑片刻,林半夏还是扭开了相框,果然,他在全家福后面,看到了另一张照片。

        这是一张非常奇怪的照片,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站在一副古老的画卷面前。画卷上,画着一大一小两个骷髅和几个妇人,大骷髅的手里提着线,像控制着傀儡一样控制着小骷髅,身后一个妇人正在给孩子哺乳,另外一个妇人的孩子,则趴在地上朝着骷髅伸出手,画卷非常有特色,几乎是看了一眼,就让人难以忘记。

        而站在画卷前的男人,似乎就是宋轻罗的父亲,林半夏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才东西放了回去。

        那边宋轻罗刚好把饭做好了,叫林半夏下楼吃饭,林半夏咚咚咚的下了楼,看见了摆放在桌子上的丰盛食物。

        在今天之前,林半夏甚至都不知道宋轻罗会做饭,而且做的这么好。

        宋轻罗顺手把围腰解了,看了眼时间:“崔高煜应该也在家里,叫他过来一起吃行么?”

        林半夏道:“好啊。”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宋轻罗便打了个电话,过了几分钟,崔高煜过来敲了门,手里还拎着一盒新鲜的水果。他依旧神情温和,好像林半夏白日在操场上看到的那个冷漠的人,是错觉一样。

        “晚上好。”崔高煜看到了林半夏并不惊讶,微微颔首,算是和林半夏打了招呼。

        “晚上好。”林半夏回应道。

        “吃吧。”宋轻罗把筷子递了过去。

        三人便开始吃饭,顺带聊起了一些八卦。林半夏从崔高煜和宋轻罗的对话中,知道他原来也认识李稣,倒不如说,李稣本来是和他们一个圈子的,后来和李邺扯上了关系,才和他们淡了。

        宋轻罗的厨艺超出了想象的好,每个菜的味道都非常好,林半夏吃得津津有味,最后有点撑了。

        宋轻罗起身说自己去洗碗,被崔高煜拦住了,他微笑道:“你做饭累了,休息吧,林半夏……你介意一起和我洗个碗吗?”

        林半夏当然不介意。

        当宋轻罗听到崔高煜的要求时,微微挑了一下眉。

        “放心,我对他没兴趣。”崔高煜说,“这件事,你还是可以对我放心的。”

        宋轻罗的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对着林半夏道了声:“行吧。”他不是没看出来两人之间有什么,只是很好奇,他们明明第一次认识,为什么会有一种颇有渊源的感觉。

        林半夏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看见崔高煜正在低头挽袖子,也没抬头,问了句:“白路泽还好吗?”

        林半夏说:“谁?”

        “怎么,明明是你问的人,现在倒是装不认识了?”崔高煜冷冷道。

        林半夏道:“不是我问的。”他停顿了一下,“是宋轻罗认识的人。”

        崔高煜沉默,他用挑剔的目光打量起了林半夏,那目光如有实质,好像将林半夏连皮带骨全都剖开,他盯了林半夏好一会儿,却忽的笑了:“他眼光不错。”

        林半夏莫名其妙:“你说什么?”

        “我说宋轻罗眼光不错。”崔高煜道。

        林半夏还以为崔高煜是说的他和宋轻罗谈恋爱的事,露出几分不自在。

        谁知道崔高煜道了句:“我还以为他永远不会有搭档呢。”

        林半夏:“……你什么意思?”

        崔高煜笑了笑:“你不是已经知道你是在梦境里了吗?”

        林半夏:“你也知道?”

        “当然。”崔高煜语出惊人,“我知不知道,只取决于我想不想知道,不过我对你实在是有些好奇,你不记得现实里的事了,却记得梦境里的——如果我没猜错,你可以记住你进入的所有梦境吧。”

        林半夏没说话,抿了一下唇。

        有时候问题虽然没有答案,可沉默,就是答案的一部分。

        林半夏说:“宋轻罗说时间不多了,你既然是他的朋友,为什么不帮帮他?你是和他一起进入梦境的吧,虽然我不记得了……难道我们不是一起的?”

        崔高煜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的确曾经是一起的。”

        林半夏:“曾经?”

        “后来,就不再是了。”崔高煜说,“或者说,我不再是。”

        林半夏:“……能说清楚一点吗?”

        崔高煜说:“可以。”他抬手看了眼表,然后打了个响指,接着开始往外走。

        林半夏没明白他要做什么,以为他只是要耍帅,谁知跟着他往外走了几步,看到客厅里的情景后,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只见客厅画面凝固了,本来还在播放的电视节目,停留在了同一个画面。宋轻罗坐在电视对面,变成了一尊凝固的雕像,直到崔高煜走到他的身边坐下,他也没有一丝的变化。

        林半夏条件反射的找表,果然,看见挂在墙上的时钟,停止了走动。

        “在这里,我想要做什么可以。”崔高煜说,“制造一切,控制时间,在梦里,你无所不能。”他说着,又打了个响指,客厅的门嘎吱一声开了,露出了外面的世界。

        可和林半夏刚才见到的繁花盛景不同,外面变成了一片虚无的黑暗,没有阳光,更没有植物,只有深的好像能将人灵魂吸入的空洞。

        林半夏想起了小花的话,心里想着难道崔高煜就是小花口中的“它”?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崔高煜说,“但我不是这里的控制者,我只是一个囚徒,一个可以被消耗掉的,支撑这个世界的支点。”他双手交叠,靠在沙发上,神情慵懒,说出的,却是让人后背发凉的话,他说,“一个梦,自然是不能凭空存在的,它需要依存的对象,人类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情感丰富,回忆充足,可以无限的使用,直到他们的精神支撑不了,濒临崩溃。”

        林半夏被崔高煜盯着,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崔高煜笑了:“不用害怕,这只是个梦,就算我对你开了一枪,你也不过是在梦里被伤害了——在梦里被伤害,是不会死的。”

        林半夏说:“那些人是怎么死的?”他记得宋轻罗说过,因为这个梦会传染,所以死了很多人。

        崔高煜:“我说了,人类只是消耗品,脆弱的意志在它面前,全是一次性的使用品,癫狂已是最好的结局,活下来,反倒成了奢望。”他说到这里,看向林半夏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悯,“我知道你想做什么,这件事我也曾经尝试过,可是最后失败了,你要知道失败的后果,比死了更可怕。”

        林半夏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白路泽是我的搭档。”崔高煜说,“你现在或许不记得了,我得告诉你,现实里的你,肯定是知道我的,因为我是上一次梦境被封存时,唯一的幸存者。”

        林半夏不太明白,但也感觉崔高煜说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可惜他都不记得了。

        “大家都以为我活了下来。”崔高煜说,“甚至以为这个梦被封存了,也是,从某种程度来说,它的确被封存了,可惜封存的期限是有限的——直到我发疯之前。”

        林半夏道:“你这一次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入梦境?那你为什么会存在在这儿。”

        崔高煜微笑:“当然是因为,我从未出去过。”

        林半夏愣住。

        “我和你一样,和这里每一个人一样,我甚至是第一个恢复记忆的人,开始尝试各种方法离开这里。”崔高煜说,“只有离开了这儿,我才能回到现实见到他,无数的方法尝试了无数次,杀了自己,杀了别人,杀了入目所及的所有生物,无所不用其极……你觉得,我成功了吗?”

        显然没有,因为如果崔高煜成功了,他就不会站在这里。

        林半夏盯着他,觉得毛骨悚然,他自然不是在害怕崔高煜,而是他总是感觉,崔高煜似乎要告诉他一个更加恐怖,更加令人悚然的真相。

        “崔高煜还是醒了。”崔高煜说,“你猜不到他付出了什么。”又是一个响指,屋外的黑暗再次变成盛开的繁花,一轮明月置于穹顶之上,澄澈明亮,动人至极。

        然而一切都为假象,入目皆是梦境。

        崔高煜沉默的凝视着窗外,他说:“你看到月亮上的阴影了吗?”

        林半夏扭头看去,什么都没有看到,今天并非十五,月亮却是完整无缺的,没有一丝的云层遮挡,更没有崔高煜说的阴影。

        “那是群山的模样。”崔高煜说,“我只见过它一次,和它做交易的时候,它就在黑暗里,就在月亮上,是这个世界的支配者,是你踩过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块泥土。”他闭了闭眼,声音又低又沉,像是在吟诵一首古老的诗,“无论你看到了什么,嗅到了什么,都是它的气息——你永远无法醒来,癫狂是赞美,死亡是奖励。”

        他说完,扭头看向林半夏:“即便如此,你也要尝试和它接近吗?”

        林半夏沉默了一会儿,他差不多明白了崔高煜的意思,他没有犹豫,平静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是,我要尝试,就算……我不行,至少,也得让宋轻罗出去。”

        崔高煜微微偏头,好奇的看着林半夏:“你们不过只认识了不到一个月,你就那么喜欢他?”

        林半夏直白道:“我感觉我们不止认识了一个月。”

        崔高煜了然一笑。

        “要怎么离开这里?”林半夏说,“无论我能不能成功,我也希望……自己可以试试。”

        崔高煜说:“我无法给你答案,因为我是个失败的尝试者。”

        林半夏:“……”

        崔高煜道:“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些提示。”他慢声道,“当你越靠近它,你就越能感到恐惧,恐惧会侵蚀你的意志,让你臣服于它——我失败了,因为我害怕了,你呢?林半夏,你能为宋轻罗做到,牺牲自己的恐惧吗?”

        林半夏不知道他可不可以,他的确对于很多事情,都很麻木。别人看见尸体或许会尖叫,可他好像丧失了情感里某个重要的部分。或许这是他的优势,但他并不打算告诉崔高煜。

        “你很聪明。”崔高煜说,“我得提醒你,一个聪明,但意志不坚定的人,他或许会死的比常人还要快一点,是的,死掉,因为他甚至没有作为消耗品存在的资格。”

        林半夏想起了秦诩,想起了姜信,想起了死于自己身边的每个人,不知他们之中,有多少人符合崔高煜的说法,又有多少人,已经回不去现实了。

        “好了。”崔高煜道,“时间差不多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林半夏说:“我要怎么靠近它?”

        崔高煜说:“梦境的深处,会给你答案。”

        林半夏微微一愣。

        崔高煜伸手,响指声再次响起。滴答一声轻响,秒针继续走动,电视里的画面也动了起来,宋轻罗眨了一下眼睛,扭头看向两人,见两人不说话,道:“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

        崔高煜微笑:“就在你沉迷电视节目的时候。”

        宋轻罗说:“我好像在这里坐了很久。”

        “有吗?”崔高煜道,“太烂的电视节目,总会让人度日如年。”他站了起来,拍拍手,像是要拍掉手心里的灰尘似得,“我先回去了,祝你们有个美妙的夜晚。”他勾唇一笑,对着宋轻罗挤了挤眼。

        宋轻罗嫌弃的啧了一声:“快滚。”

        崔高煜转身走入了深沉的夜色里,宋轻罗盯着门的位置看了一会儿,道:“门什么时候开的?”他回头看向林半夏,发现林半夏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眼神很复杂,似乎藏了很多的情绪,宋轻罗在里面看到了一些欣喜,一些忧愁,还有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喜欢。

        林半夏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心情,睫毛忽闪两下,说今天的月色不错,要不要出去看看月亮。

        宋轻罗突然笑了起来。

        林半夏问他笑什么。

        宋轻罗说:“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一句话?”

        林半夏道:“什么?”

        “今晚月色很美。”宋轻罗说。

        “这句话怎么了?”他乍听起来,有些熟悉,似乎是在哪里听过似得,可仔细想想,又不记得了。

        “傻瓜。”宋轻罗说,“这是表白的话。”他温柔的看着林半夏,“我对你说,今晚月色很美,你记得回我一句。”

        林半夏道:“回什么?”

        “风也温柔。”宋轻罗认真的教导着自家的小朋友,“这就表示,你也喜欢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不但得自己表白,还得教教小朋友怎么回应表白……

        林半夏:哦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