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74章 梦(二十)

第74章 梦(二十)

        林半夏一直以为自己入梦的那一刻,是在和宋轻罗进入基地之后。但现在仔细想来,他们应该在火车上就已经被梦境感染了,那一声惊雷之后的连绵雨声便是他们入梦的信号。

        崔高煜对林半夏说过的“你分不清”没有错,如果没有小花的存在,林半夏的确是不可能分清现实和梦境。他会以为自己已经出来了,天真的在第一层梦境继续生活,直到某天,梦境突然露出真面目——想来无论谁,都无法接受自己还在梦里的事实。

        小花是梦海里的“锚”,稳住了林半夏和宋轻罗的坐标,让他们免于陷入永无止境的怀疑。

        这一觉是林半夏睡过的最漫长的一觉,可现在看看时间,也才过了五个小时而已,仔细想想,当年持续了那么多天的大雨里,不知崔高煜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折磨才最终选择妥协。

        想起了崔高煜,林半夏忍不住看向宋轻罗,问他崔高煜现在怎么样了?

        宋轻罗垂着眼眸,低声道:“我先打个电话。”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然而电话虽然通了,却没有人接听,宋轻罗又打了四五次,依旧没有人接起来,最终他选择放弃,重新拨了另一个电话。

        “喂。”李稣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没什么精神。

        宋轻罗问:“白路泽那边的人呢?”

        李稣道:“……我是真醒了吗?”

        宋轻罗说:“醒了。”

        李稣没吭声。

        宋轻罗知道这是梦境之后的后遗症,每个人都很难摆脱,只能看自己努力从这种情绪里脱离出来。李稣很久没有说话,久到林半夏都快以为他又睡着了,才听到那头传来了如同呢喃般的一声低语,他说:“李邺没有死?”

        宋轻罗平淡道:“应该没有。”

        李稣道:“好,我去白路泽那边看看。”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我待会儿再给你打过来。”

        宋轻罗说好。

        林半夏扭头看向窗外,看见瓢泼的大雨已经停了,天空放晴,一轮明月在乌云之后,隐约的露出了一角,但并没有梦中那种冰冷的不真实感,反倒是让林半夏心情平静下来。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可至少他们已经出来了。

        后半夜,两人都没有睡觉,宋轻罗在等着李稣回话,林半夏则抱着小花,蜷在椅子上小憩。两人默契的靠在一起,半睡半醒之间,迎来了黎明。

        随着一声响亮的汽鸣,火车缓缓驶入终点的站台。

        林半夏和宋轻罗提着行李下了车,下车时,林半夏总觉得画面很是熟悉,仔细想想,才发现是在梦境里自己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只是那一次,是白路泽在车站里接他们,这回,接他们的人却变成了李稣和李邺。

        李邺开车,李稣坐在副驾驶上,依旧是全副武装的模样,等林半夏和宋轻罗上了车,他拉下了戴着的口罩,往嘴里塞了根烟根烟,朝着两人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林半夏和宋轻罗坐在后座上,看着车驶出了站台。大家都没有人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些凝滞。

        “白路泽那边不太好。”最后还是李稣先开了口,他把车窗降下来一半,对着外面吐了口烟,“崔高煜情况不太好。”他说,“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指的是进入梦里。

        宋轻罗抬手看表:“十个小时之前。”

        李稣捏着眼角,情绪有点烦躁,他说:“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现在也有梦境里的记忆,记得高中时那些记忆,也记得和宋轻罗合作的经历。但是到了后面,梦境就完全失控了,他梦到自己在基地里醒来,旁边是无数具尸体,然后工作人员走过来告诉他,几百个人里只有他活了下来,宋轻罗死了,林半夏死了,李邺也死了。

        李稣当场就崩溃,他那时候才知道,人悲伤到极点,是哭不出来的,他抱着李邺的尸体一直在发抖,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李稣因为病,从小就娇气,几乎是被家里人宠着长大的,就算后来出了些变故,也很少受苦。他其实还挺怕疼的,但就是这样怕疼的他,却在得知李邺死后,直接掏出匕首,剁掉了自己几根手指。

        可是,这也并没有让李稣醒过来。

        “异端之物已经被我封存了。”宋轻罗的声音飘了过来,唤回了李稣逐渐溃散的理智,他猛地回神,才发现烟头已经快要烧到手指,被灼烧的疼痛从皮肤传来,他刻意停顿了一下,让指缝触碰到了火星后,才故作不经意的把烟头灭了。

        “然后呢?”李稣装作无事发生的扭头问道,“崔高煜又是怎么回事?”

        “崔高煜成了47777的伴生物。”宋轻罗说,“它之前根本没有被封存,所以醒来的人根本没有梦境里的记忆,崔高煜以自己的记忆作为养分供给着它的生长。”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宋轻罗刻意略过了小花的存在,只是说自己用身体封存了梦和崔高煜,所以他们才会带着记忆醒来。

        李稣听完后,道了句:“崔高煜没死,但精神状态很差,如果一定要说,就是他好像傻了。”

        宋轻罗倒也不意外,淡淡的道了句:“意料之内。”

        “和我们在一起的记录者死了几个。”李稣继续说,“就是梦里面的秦诩姜信他们……你们还记得吧?”

        林半夏当然记得。

        “都死了。”李稣本来想要点第二根烟,旁边一直沉默不语李邺的伸出手,把他手里的打火机拿了过去。

        李稣想要抢回来,李邺递了个眼神给他,他只好恹恹的收了手,拉起口罩,又不说话了。

        宋轻罗说:“先去基地。”

        李邺道:“好。”

        林半夏总觉得李稣和李邺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仔细想想,倒是想起了两人在梦里发生的那些事,最惨的是他们似乎把梦里的记忆带到现实里来了,光是想想,就觉得有点尴尬。

        宋轻罗和李邺又聊了一些关于基地的事,大部分内容都和林半夏在第一层梦境里知道的差不多。他们回乡的日子里,李稣和李邺是提前入梦的,在进入校园的梦境之前,他们还经历了一些别的梦境,大多都光怪陆离,两人很快察觉了异常。但在宋轻罗和林半夏入梦之后,他们却被直接带入了学校,并且失去了之前的所有记忆,真的以为自己是学校的学生。

        “那个学校不是我上学的地方。”李邺说,“看来构造这一层的梦境的人,精神的力量很强大,不然不会把其他人全部都拉了进去,还没有出现违和感。”他从后视镜看了宋轻罗一眼,“是你的梦吗?”

        宋轻罗说:“对。”

        李邺道:“哦。”

        这当然不是宋轻罗的梦,而是林半夏的,但宋轻罗轻描淡写的应下了李邺的提问,看起来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个梦和林半夏有关。

        几个小时后,车到达了基地的外面。

        让林半夏没想到的是,这个基地和他在梦里见到的那个一模一样,就是没了白路泽。

        一行人直接走到了建筑里面,宋轻罗很快就被工作人员领走,据说是去处理他封存在身体里的异端之物了。

        林半夏和李稣他们则被安排到了休息室睡觉,说是睡觉,其实几个人一点睡意都没有。

        李邺坐在沙发上假寐,李稣蹲在角落里自闭,林半夏闲着没事儿,掏出手机随便刷刷新闻看,屋子里安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的被人打开了,一张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出现在了门口,林半夏抬眸和他正巧四目相对,两人对视了片刻,来人笑了:“你好呀,林半夏。”

        来的正是白路泽。

        他和林半夏梦境里的一模一样,整个人十分的纤细,穿着一身宽大的工作服,脸色比李稣还要白上几分,嘴唇上也看不到一丝血色,整个人都透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林半夏说:“你好……”

        “你应该认识我了吧?”白路泽动作自然的走到了林半夏的身边坐下。他的身体虽然被工作服遮掩的严严实实,但林半夏还是嗅到了一股非常浅淡的血腥味,毫无疑问,白路泽和梦境中那个他一样,想来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万幸现在梦境已经醒了,雨也停下,他不用再伤害自己。

        “宋轻罗呢?”白路泽问。

        “他去处理异端之物了。”李稣回答,“崔高煜那边怎么样了?”

        “绑着束缚带呢。”白路泽说,“但是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你们真的成功把梦封存了?”

        “当然。”李稣说,“不然我们怎么醒过来的。”

        白路泽哦了一声。

        林半夏总感觉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还是选择了沉默。

        “坐了一晚上的火车,也饿了吧。”白路泽看了眼时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点东西?”

        “我不用。”李稣说,“不饿。”

        李邺也摇了摇头,于是白路泽看向林半夏。

        林半夏一晚上没有休息,这会儿的确是有些饿了,便点点头,和白路泽一起出门觅食。

        李稣看着两人的背影,忽的道:“你说他知道吗?”

        李邺说:“知道吧。”

        “还不如不知道呢。”李稣苦笑起来,他看了眼李邺,发现他也在盯着自己,绿眸之中神情复杂,半晌后,忽的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

        “我醒了?”李邺他低头,在李稣的唇边落下了一个吻,“为什么不躲?……我还是在做梦?”

        李稣笑了起来,伸手给了李邺一拳,骂道:“兔崽子,别他妈趁机占我便宜,滚远一点——”

        林半夏和白路泽去餐厅的路上,聊了一会儿天。

        白路泽介绍了一下自己,说自己来这里已经很多年了,之前是和崔高煜搭档,后来崔高煜出事了,他就换了个新的搭档。白路泽说的漫不经心,好像换搭档是什么轻松的事,但林半夏却注意到,他每次说到崔高煜这个名字时,后背都会微微的紧绷起来。

        “你为什么要做这行?”白路泽问道。

        林半夏说:“一开始是缺钱。”

        “缺钱?”白路泽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回答,“你……你是监视者吧?”

        林半夏说:“是啊。”

        白路泽道:“既然是监视者,为什么会缺钱?哦,抱歉,我忘了你的搭档是买苹果玉佩的宋轻罗。”

        林半夏:“……”宋轻罗,你的苹果玉佩在这里有多出名啊,为什么感觉每个人都知道。

        不过之前林半夏没有想过,这会儿被白路泽提醒,倒是觉得是有点不对,监视者们接的活儿这么危险,做个一年可能一辈子花的钱都赚过来了,为什么不转行呢?林半夏道:“难道……你们不能转行?”

        “哪有那么容易。”白路泽道,“你现在应该知道,监视者大部分都是伴生者,这里是用来做什么的,你应该知道吧?”

        林半夏微微一愣。

        这个基地是用来封存异端之物的,就像他之前遇到的那个叫蒋若男的伴生者小姑娘一样,在被发现她是伴生者后,就被带到了这里,似乎会进行一系列的测试,至于测试完了之后,会怎么处理,林半夏的确不知道。

        “没有危险性的,可以自由生活,定时报道就行。”白路泽说,“但是像一些对其他人或者整个城市产生威胁的伴生者,是不能随便离开这里的,只有选择当监视者,才能换来一些自由。”

        白路泽微笑:“我就是其中之一。”

        白路泽的能力,是受伤的时候就会下雨,这种能力乍看起来平平无奇,似乎没什么危险,但若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就糟糕了。他如果被人绑到了水坝附近,然后故意在他身上留下伤口,只需要连续十几天,就足以摧毁下游的所有城市。所以由此看来,他的确是一个危险的不安定因素。

        说话之际,两人已经来到了餐厅,白路泽随意的点了些食物,又问林半夏想吃点什么。林半夏有点饿了,点了个套饭,还要了两瓶可乐。白路泽笑着问两瓶你喝得完吗?

        林半夏说:“给宋轻罗带一瓶去。”

        “你们两个感情真好。”白路泽道。

        “嗯。”林半夏含糊道,“搭档嘛,感情都好的,你和崔高煜,感情也很好吧?”

        白路泽轻描淡写道:“还不错。”

        这会儿时间还早,整个食堂没什么人,两人选了个偏僻的位置,开始吃饭。说是吃饭,白路泽显然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问道:“你们在梦里经历了什么?”

        林半夏说:“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白路泽说:“那你在里面看见崔高煜了吗?”

        林半夏说:“……看见了。”

        白路泽抿唇,低声道:“他有没有说什么?”

        林半夏想起了那个房间里,崔高煜留下的笔记,却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白路泽,大概是他的表情太明显,被白路泽看出来了,手被一把抓住,白路泽焦急道:“有的对吧?”

        林半夏说:“有。”

        白路泽道:“什么?”

        林半夏说:“白路泽,等我回来。”

        白路泽怔愣的看着林半夏,好像没办法理解一样,眼神里全然都是震惊和愕然,他哑声道:“什么?”

        林半夏小心的重复了一遍:“白路泽,等我回来。”

        白路泽手里的筷子直接掉到了桌子上,他的情绪有些失控,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用手撑住了额头,一副不堪重负的模样。林半夏见状,有点担心,想要扶着他,却被拒绝了。

        “不用。”白路泽说,“我很好。”

        林半夏:“……”

        “其实他不是做这行的。”白路泽道,“他就是个正常人,谁知运气不好,认识了我。”他颤抖的声音里,带着些哽咽,“就进来了,起初几年还行,毕竟我体质特殊,也不用参加一些特别危险的工作,后来他越来越厉害,接触的异端之物,也越来越麻烦,我早就料到了这一天会来,就是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

        林半夏沉默。

        白路泽道:“其实,我也没想太多,就想着他要是死的时候,能死在我身边就行,谁知道这原来也是奢望。”他大睁着的眼睛里,砸下了一滴泪,吧嗒一声落在了桌子上。

        林半夏从白路泽的话语里,品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信息,只是白路泽如此难过的模样,让他没办法把嘴里的疑问问出口。

        “抱歉,让你见笑了。”白路泽的情绪收放很快,好像林半夏看到的那滴泪,只是他的错觉。

        白路泽又拿起了筷子,开始一点点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这下吃不下的那个人反倒是变成了林半夏自己,他很少看见别人哭,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于是在原地有些坐立不安。

        “你想知道宋轻罗现在在干嘛吗?”白路泽问。

        林半夏说:“他不是在把身体里的东西取出去么?”

        白路泽道:“没错,你想知道怎么取的吗?”

        林半夏微微一愣,道:“想。”

        白路泽狡黠一笑,说:“过来。”他带着林半夏,便往角落里走去,走过了几扇门,又绕行了几条小道,最终到了一扇锁着的门前面。白路泽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锁,又对着林半夏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保持安静。

        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暗,像是什么人的卧室,白路泽进来后也没有开灯,而是走到床边,拿起遥控器打开了显示屏。

        显示屏闪烁了几下,露出画面,林半夏看了一眼,发现无论场景,还是那冰冷的声音都挺熟悉的,似乎是异端被封存的某个过程,白路泽没有说话,用遥控器换了几个台,林半夏这才发现,原来就在此时,基地里似乎都在进行这封存的行为。

        屏幕闪烁了几下,停了下来,林半夏在屏幕里看到了宋轻罗,宋轻罗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眼睛半垂着,显得格外的脆弱,他穿着一件宽大的有些像睡袍模样的衣服,衣领大开,露出腹部。

        林半夏只是看了一眼,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宋轻罗的腹部被开了一个大洞,还能看见猩红色的肌理,而同时,一只机械手臂,正缓缓的把一个黑色的盒子插入了他的身体。

        宋轻罗身体突然抖动起来,好像在承受某种剧烈的疼痛似得,颈项无力的扬起——

        直到机械手臂,将那黑色的盒子彻底的拖出,这种疼痛才缓解下来,此时的宋轻罗已经满身都是冷汗,嘴唇上也被咬出了血印,他垂着眼眸,黑色的睫毛像垂死的蝴蝶,林半夏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掉了。

        接着,他的伤口被缝合起来,被涂抹上了一种透明的液体,那条狰狞的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也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这一幕幕,被林半夏尽收眼底,他死死的盯着,浑然不觉握成拳头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肉里。

        “怎么会这样。”林半夏说,“就算是要开腹,为什么不给他打麻药。”

        “当然不行了。”白路泽说,“他得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直到他身体里的东西,彻底的被封存。”

        林半夏扭头看向白路泽:“你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

        白路泽温声道:“你又何必对我有敌意,难道我不给你看,这些事情就没有发生了吗?不,它一直在发生,还会继续发生下去,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林半夏表情一下子冷了下来,他盯着白路泽,神情凶狠到了极点。

        看着气质的温和的林半夏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白路泽也丝毫不在乎,他坦然道:“别这么看着我,你要是觉得我做的事很多余,你可以打我一顿。”

        林半夏冷冷道:“不,我应该谢谢你,只是很可惜,你要的东西,我可能没办法给你。”

        白路泽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我要什么?”

        林半夏说:“你想让我把宋轻罗封存的崔高煜带回来吧?”

        白路泽眨眨眼,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林半夏道:“但是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宋轻罗封存的不是那个梦,而是崔高煜呢。”他靠近了白路泽的耳边,轻声道,“你其实也进去了吧?”

        进到了那个糟糕的梦境里,所以才会,知道这个宋轻罗从未提起的秘密。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没人能在我面前伤害宋轻罗!!

        宋轻罗:感动ing

        林半夏:除了卖苹果玉佩的那个王八蛋商人!!

        宋轻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