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78章 鬼市(三)

第78章 鬼市(三)

        虽然宋轻罗没说,但林半夏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一路沉默着下了楼,到了院子里,才忽的扭身对林半夏说了声抱歉。

        林半夏当然没有因为宋轻罗的失态生气,不但没生气,反倒是心里充斥着满满的心疼,他说:“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他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也无从安慰宋轻罗,只能小心的用手指勾了勾宋轻罗的手心,“要是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就说。”

        宋轻罗沉默片刻,他道:“我爸死的很突然。”

        林半夏迟疑道:“是因为那幅画?”

        “或许。”宋轻罗道,“也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这件事,就算过了十几年,也没有答案。”

        林半夏低声道:“已经过去了。”

        “过不去的。”宋轻罗说,“永远都过不去。”他神情漠然,说起了当年的事,眼神如同死水般没有一丝的波澜。

        原来,宋轻罗父亲的本职工作的确是考古,然而接触的古物多了,也不乏会遇到一些被辐射的异端之物。因此,他渐渐接触了专门封存异端之物的监视者和记录者们。也开始往家里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其中,就有那副名为骷髅幻戏图的画作。

        《骷髅幻戏图》真迹位于国家一级博物馆里,是十分珍贵的藏品,自然不可能流落民间,但宋轻罗父亲带回来的那幅画,在给予几个专门的专家鉴定之后,专家们竟是无法从中寻到作为赝品的破绽。

        大家都知道它是假的,却不知道,它到底假在什么地方。无论是材质亦或者技法,这幅画都完全符合真迹的标准,甚至有人开始怀疑博物馆里的那一幅画才是仿品。宋轻罗清楚的记得,那段时间,家里经常爆发激烈的争吵,是父亲和那些专家的争吵,关于真伪的讨论,一直难以判断,直到某一天,宋轻罗的父亲,拿着那幅画,匆匆出了门。

        再回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烦躁便一扫而空,抓着画卷大声的笑了起来,幼年的宋轻罗被自己父亲那副痴迷的模样吓到了,小心的问了句爸爸在笑什么。宋轻罗的父亲闻言,放下了手里东西,把心爱的儿子抱起来,转了几个圈,大声的叫着:“是真的!两副都是真的!!一模一样,完全一模一样——”

        那时的宋轻罗,还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现在他懂了,可是也晚了。

        之后,那幅画就被宋轻罗的父亲挂在了书房,因为画作的内容特别,宋轻罗莫名的有些害怕画卷上的骷髅,他总觉得里面的骷髅看起来怪怪的,就好像会动一样……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意外的发生。

        “你的爸爸……出事了?”林半夏看着沉默的宋轻罗,小声的问着。

        “嗯。”宋轻罗说,“突然死了。”

        林半夏想要安慰几句,但宋轻罗麻木的神情,却让他觉得语言太过苍白,于是四处打望了一下,见周围没人,凑过去亲了亲宋轻罗的嘴角,宋轻罗本来眼睛还半垂着,被林半夏亲了一口,立马抬起眼眸看向林半夏,那冷漠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死的地点是书房。”宋轻罗继续说,“他工作忙,经常不回家,我早就习惯了。所以十天半月看不到人,也没觉得奇怪,直到有一天,他的工作的单位突然给家里打电话,说他几天没有去上班,我们才发现他失踪了……”

        林半夏明显能感觉到,宋轻罗在说起这段记忆的时候,身体紧绷起来,好像很紧张似得:“当时找遍了周围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他人,直到某一天,我妈妈进书房打扫卫生,突然失魂落魄的从书房里冲了出来,抱着我问……”

        林半夏觉得嗓子有点干,他道:“问什么?”

        “她问我,知不知道书房里那一具骨架,什么时候放在书房里的。”宋轻罗说,“还问我爸爸是不是回来过了。”

        林半夏已经猜到了故事的结局。

        果然,宋轻罗用平缓的语气,说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真相,他道:“爸爸当然没有回来,骨架也在书房里立了好几天了,仔细想想,骨架出现的时候,正是在父亲失踪的那一天出现的。”

        林半夏:“……”

        宋轻罗继续说:“我妈当场差点疯了,哭着报了警,警察来了以后,还以为是我们找人找疯了,直到验了dna。”

        “没错,那一具骨架,就是我的爸爸。”宋轻罗说,“他没有失踪,变成了骨头的尸体在书房里站了几天,都没有人发现。”他自嘲的笑着,“因为剖的实在是太干净了,简直像医学院里用的人体标本似得……”

        这实在是个糟糕的故事,林半夏难以想象,当时不过几岁的宋轻罗,在这一场变故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再后来,故事就和林半夏刚刚在病房里听到的话连上了,宋轻罗的母亲受不了打击,带着宋轻罗搬离了那座院子,院子荒废下来,成了宋轻罗储存宝贝的仓库。不过问题又出现了,宋轻罗的爸爸没了,那妈妈呢?妈妈难道也……

        “她失踪了。”宋轻罗解答了林半夏疑惑的事,“在我七岁的时候,突然不见的。”

        林半夏:“也是出事了?”

        “我不知道。”宋轻罗说,“或许是经历了和我父亲一样的事,或许只是受不了我这个拖油瓶,总之就是不见了。”他说的轻描淡写,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似得,眼里的漠然几乎凝成了冰雪,冻的人发寒。

        “我一直在找她,但十几年过去了,也没什么线索。”宋轻罗说,“应该是死了吧。”

        林半夏道:“后来你怎么过的?”

        宋轻罗道:“被接到了基地了,过的还行,慢慢就熬过来了。”

        过的还行吗?林半夏想起了宋轻罗躺在那张白色床上时的模样,腹部被剖开,被像工具一样使用,这就是他的过得还行吗?林半夏眼眶干涩,伸手重重的给了宋轻罗一个拥抱,在故乡时,宋轻罗就是这样抱着无助的他,他也想用这样的拥抱,把自己的勇气,传递给心爱的人。

        “谢谢。”宋轻罗说。

        “不要说谢谢。”林半夏说,“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可以不用说谢谢。”

        宋轻罗低声道:“好。”

        听完了宋轻罗的故事,林半夏对他内心升起了无限的怜惜,道:“那个佩奇的缸子,是不是你为寻找你妈妈才买的?”

        宋轻罗:“什么?”

        林半夏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想要补救道:“没,就是你买的那个宋朝的缸。”宋轻罗狐疑的看着林半夏:“你说的是那个宋朝的大缸?”

        林半夏:“……”

        宋轻罗:“佩奇不是小花和小窟喜欢看的动画片吗?”

        林半夏道:“你听我狡辩,哦,不对,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口误。”

        “是吗?”宋轻罗还是有点不太信。

        林半夏斩钉截铁:“当然是了!”

        宋轻罗这才没有继续追问。在宋轻罗把卢茵茵的情况说了一下之后,那边回了消息,说很快就会派记录者过来先调查一下,让宋轻罗随时接受调遣。两人暂时没事儿,林半夏下午的时候还去上了半天的班,同事笑着跟他打了招呼,说好久不见啊。

        林半夏道:“最近活儿多不多啊?”

        “活倒是不多,就是死的一个比一个惨。”同事道。

        能被阅尽千帆的同事说惨,那想来是真的挺惨了,林半夏仔细问了问,才得知今天公园那边死了一个。死法非常的离奇,据旁边的围观者说,那人总说自己身体里面有虫子,当着众人的面,硬生生的用手在肚子上扣了个洞出来,当场人就没了……

        警察因为这事儿,也过去了,奈何没什么特别的发现,因为无论是旁观者还是监控,都显示这是一场实打实的自杀。

        林半夏一听就精神了,心想这和卢茵茵不是同一个情况吗?难道那人也在鬼市里买了什么,便找同事要了这人的资料,打算回去和宋轻罗说说。

        上了个通宵,接了个小活儿,林半夏在凌晨六点准时下班了。他急忙回了家,本来以为宋轻罗在睡觉呢,谁知道推开门,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面正放着小花和小窟最喜欢的小猪佩奇。

        林半夏正在想宋轻罗怎么对动画片感兴趣了,就听到他幽幽的来了句:“这就是佩奇啊。”

        林半夏:“……”

        宋轻罗少见的骂了句脏话,按了遥控板上面的关机键,咬着牙道:“怎么和我缸子上面的麒麟长得那么像。”

        林半夏很想忍住的,但是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捂着嘴抖着肩膀,不受控制的笑了起来,最后笑的眼泪都下来了,再直起腰时,宋轻罗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挑着眉瞧着他。

        “好笑吗?”宋轻罗道。

        林半夏说:“不……不好笑。”他说着不好笑,表情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眼角上笑出来的泪珠还挂着呢。

        宋轻罗突然伸手,林半夏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他搂住腰整个人扛了起来,视线倒转,他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别恼羞成怒——这真不能怪我啊!”

        宋轻罗不说话,直接走到了卧室里,把林半夏扔到了床上,俯身而下,重重的吻住了他。

        林半夏的笑声顿时没了,变成了细微的喘息。

        一吻结束,林半夏眼神湿漉漉的看着宋轻罗起身,解开了衬衫的第一粒扣子。

        ……

        下午的时候,林半夏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了宋轻罗的后背,还有后背上那些夸张的抓痕,好不容易冷下来的耳朵又开始发热,他伸手在床上胡乱的摸了一通,摸到了还在响的手机,接起来,看见是李稣打来的。

        李稣怒道:“你们两个干嘛呢?打算私奔啊?不接电话?”

        林半夏说:“没啊。”这一声没啊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因为嗓子哑的不行,简直像能咳出血似得。

        李稣疑惑道:“你感冒了?”

        林半夏:“嗯……对,感冒了。”

        “哦,那宋轻罗呢?”李稣说,“他怎么不接电话,我他娘的急的都要跑到你家来抓人了。”

        林半夏正在想着要怎么说,旁边的宋轻罗却被吵醒了,神情不豫的伸出手,一把把林半夏的手机拿了过来,道:“有话就说。”他的低沉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不耐烦。

        李稣听到这声儿,半晌没吭声。

        宋轻罗道:“说不说,不说我挂了啊。”

        李稣道:“说说说——他妈的,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这大白天的干这事儿合适吗?”

        宋轻罗冷笑:“关你屁事。”

        李稣有点无奈:“好吧,是不关我的事,刚才记录者过去了,找到了那个卖东西的人,正在等你们汇合,一起过去呢,你们赶紧起来——不然人家真要上门来找你两了。”

        宋轻罗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又动作自然的凑过来,亲了亲林半夏的唇角:“起来了。”

        林半夏道:“好……”

        两人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便出门办事去了。

        记录者果然已经在约定的地点等着他们,是一男一女,女的似乎认识宋轻罗,踮起脚尖高兴的冲着两人招手,喊道:“宋先生,这边这边。”

        宋轻罗走了过去,开门见山:“人在哪儿?”

        “人就在c城区的里面。”姑娘道,“你知道c城区那边有一片老楼吗?就是快要拆迁的那一块。”

        宋轻罗摇摇头,林半夏倒是想起来了:“你是说以前是厂区家属大院的筒子楼?”

        “对,就是那里。”姑娘笑着对林半夏伸出手,“我叫黎心语,他叫易新河,您就是宋先生的搭档林先生吧?你好。”

        林半夏觉得这姑娘看起来还挺机灵的,跟她握了握手,道:“你好。”

        “那我们现在是直接过去吗?”黎心语说,“宋先生您看呢?”

        宋轻罗道:“你们带了武器没有?”

        “只带了两把匕首。”黎心语说,“在城区里面,应该够了吧?”

        一般情况,城区里面的异端之物,除非危害性巨大,否则他们是没有权力携带热武器的,热武器这种东西,需要申请,而且上面也不一定会批下来。当然,除非那种异端之物,表现出极大的危险性。

        “先去看看情况。”宋轻罗说,“走吧。”

        一行人上了车,朝着旧城区的方向去了。

        在车上,宋轻罗照例戴上那双黑色的薄丝手套,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骰子,这骰子一对监视者只有一枚,他们这一枚,从头到尾都是宋轻罗握在手里,林半夏碰都没碰过。

        黎心语和易新河骰出来的数字都很正常,一个二十,一个二十五,林半夏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低的数字,想来应该是去的地方很熟悉,所以也不紧张。

        宋轻罗道:“那个去鬼市的人背景调查清楚了吗?”

        “清楚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名字叫魏知茂。”黎心语翻着资料,“二十六岁,从小就在c城长大,从履历上来说……用平凡两个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没有接触史?”宋轻罗道。

        “没有。”黎心语说,“如果真是异端之物,那应该是没有备案过的。”

        宋轻罗说:“还有什么别的关联事件吗?”

        黎心语道:“目前没有发现。”

        宋轻罗不说还好,一说林半夏就想起来了:“对了,我昨天上班的时候,我同事和我说前几天在公园里也发生了一起案子,情况和卢茵茵差不多,也是有个人突然说肚子里有虫,然后用手把肚子剖开了。”

        黎心语闻言一愣:“林先生还有别的工作?”

        林半夏随口应道:“兼职收尸。”

        黎心语:“……”这群监视者果然都不是正常人。

        宋轻罗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沉吟片刻:“待会儿到那里之后小心一点,我感觉情况不太正常。”

        林半夏:“怎么了?”

        宋轻罗说:“被异端之物感染的生物,叫伴生者,被异端之物感染的物品,叫伴生物,无论是哪一种,上面都会出现异化的气息,但是我在卢茵茵买的簪子上,感觉不到这种气息的存在,如此一来,就存在两种可能,一是簪子不是异端之物,二是这种异端之物拥有非常特别的特性。”

        林半夏:“比如?”

        宋轻罗:“比如转移。”

        林半夏:“……”

        宋轻罗说:“当然,只是猜测。”不过其实他们心里头都清楚的很,卢茵茵的变化百分之九十都和异端之物有关,所以可能性更倾向于宋轻罗说的第二种。

        车开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黎心语资料里提到的旧城区。这里离鬼市大概只有二十多分钟,也难怪那人总是要去那儿。

        狭窄的巷道,配着老旧的筒子楼,往里面走了一段距离,林半夏就感觉到了这里透出的和外面格格不入的风格,简直像是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他住13栋6-4。”黎心语迟疑道,“不过,13栋在哪儿啊……”这里的楼房密密麻麻的,也没有标识,他们几个走进来,如同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迷宫,别说想找到目标了,就连回去的路也有点迷糊。

        林半夏道:“问问附近的人吧?”

        黎心语道:“也只能这样了……”

        几人四处张望了一下,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坐在树荫下头乘凉的老太太,黎心语走过去,小声的叫了声:“老太太。”

        老太太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嗯?”

        “您知道13栋在哪儿吗?”黎心语问。

        老太太道:“你找13栋干什么?”

        黎心语说:“我想找个人。”

        老太太说:“谁啊?”她眯起眼睛,“这一片儿,我都熟得很,你说说看,你要找谁?”

        黎心语迟疑片刻,道:“魏知茂。”

        “哦,魏家那个小子啊。”老太太道,“你找他干什么?”

        黎心语说:“我们是他朋友,有点事情想找他。”

        “是么。”老太太眯了眯眼,“那边就是13栋,你们过去吧。”她指了一下远方的一栋筒子楼。

        “好的。”黎心语对着她道了声谢。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站在旁边的林半夏注意到老太太身后的楼房里又出来了几个人,那几个人性别年龄各不相同,脸上全都没什么表情,朝着他们,齐齐投来了眼神。

        不知是不是林半夏的错觉,他看这几个人第一眼的时候,总觉得他们长相有七八分相似,仔细一看,却又没什么相同的地方。

        那边黎心语问到了13栋的位置,已经起身朝着那边去了。

        林半夏看了眼宋轻罗,发现他也在盯着楼前的几人看。

        “怎么?”林半夏问道。

        宋轻罗摇摇头,没有说话。

        13栋楼,就一共只有六层,魏知茂住在顶楼,为了防止意外,林半夏被安排在一楼等着,宋轻罗则领着两个记录者往上走。

        趁着这个机会,林半夏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不得不说,这里的环境比外面的巷子好了许多,没有污水,也没有垃圾,除了房子老旧一点,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区。

        反正没事做,林半夏掏出手机,打算在网上查查有没有什么别的信息,只是他刚低下头,就感觉哪里不太对,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什么人在盯着他似得。林半夏抬头,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什么人,不过当他仔细的观察一下附近的房子后,突然冒出了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林半夏再仔细一看,竟是发现……他身后那栋筒子楼的走廊上,每家每户门口摆着的东西,全是一样的。

        一个鞋柜,一张椅子,简直好似复制粘贴,连摆放的位置都相同。难道是他们统一购买的?林半夏正想着,更加认真的观察了一遍,这不观察还好,一观察,他顿时有点毛骨悚然,因为不光是鞋柜,甚至连鞋柜里面的鞋子样式都一模一样。第一双是蓝色的拖鞋,第二双是红色的高跟鞋,第三双,第四双……

        足足六层楼,每一层楼,每一户人家,门口都摆放着同样的东西。

        林半夏意识到情况不对,急忙掏出手机,打了宋轻罗的电话。但不知为何,电话却怎么都拨不出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干扰了手机信号。

        “啊——!!”楼上传来了易新河夸张的叫声,林半夏一抬头,便感到一滴湿润的东西,落到了他的脸颊上。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的帖子:恋人好奇怪,一开始行,第十三次的时候好像就真的不行了,是厌倦我了吗?

        回帖:老兄你是来炫耀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