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82章 鬼市(七)

第82章 鬼市(七)

        气势汹汹地来了,狼狈不堪地撤退,本来林半夏还想着这会不会是宋轻罗人生里遭遇的最大挫折,又转念一想,连苹果玉佩和佩奇缸都买了,这点小事,似乎也是无足轻重的。

        守在门口的李稣正在高高兴兴的啃着冰棍,远远的便看到宋轻罗,本来想要大笑,好在强烈的求生欲让他硬生生的把笑容压了下去,做出一副关心的表情,问道:“罗罗,你没事吧?”

        宋轻罗慢无表情,语气厌恶:“恶心。”

        李稣:“噗。”

        宋轻罗不耐道:“你车借给我开。”

        李稣说:“你自己的车呢?”

        宋轻罗撒谎不眨眼:“打出租过来的,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像是能打到出租的样子?”

        李稣想了想,觉得自己作为这次的后勤人员,好像也不能那么小气,便把手里的车钥匙递了过去。当然,他没递到宋轻罗手里,而是塞给了林半夏,念叨着还是让宋轻罗在后备箱里坐着吧,他车可是真皮座椅,不好洗的……

        当然,这话也就是他随便说说,宋轻罗要是真的乖乖听了,那可就是有鬼了。

        林半夏赶紧开车,打算回家让宋轻罗好好洗个澡,周挚翔和黎心语也坐到了后座上,两人都没出声,周挚翔遭受的打击就不用说了,黎心语则非常敬业的又掏出了她的黑皮笔记本,低着头仔仔细细的写了起来。

        一路上,宋轻罗都恹恹的没有说话,那表情像是个被糟蹋了的黄花大闺女,林半夏真怕他一开口就是一句“我脏了”。

        经过漫长的车程,他们总算是到了家里,宋轻罗拿了换洗的衣物便直奔浴室,那着急的样子,把林半夏看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洗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的澡,宋轻罗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里面出来,周挚翔如获大赦,赶紧冲进了浴室接上。

        洗完澡,宋轻罗便和林半夏讨论起了刚才在旧城里的见闻,林半夏把自己和黎心语遇到的事情,转述了一遍。

        宋轻罗听到后蹙着眉头:“变成他们?”

        林半夏说:“对啊,就是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宋轻罗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沉吟道:“难道非要成为那个东西的伴生者,才能见到它。”如果真是这样,就麻烦大了。

        讨论正陷入僵局,那边周挚翔也洗完澡了,让林半夏没想通的是,他洗完澡后情绪依旧很低落,从浴室里出来就垂着头,林半夏奇怪的问他怎么了。周挚翔苦笑:“就……觉得挺恶心的。”

        林半夏:“什么恶心?”

        周挚翔:“不是,你们都知道这液体是人身上的啊。”

        林半夏说:“对啊,那又怎么了?”

        周挚翔一时无语,和黎心语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无奈。正常人,被这种东西泼了一身,就算洗干净了,也是得留下浓浓的心理阴影。但看宋轻罗显然只是单纯的嫌脏而已,洗完澡后便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林半夏更是——他的字典里仿佛没有恶心和害怕两个词。

        林半夏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和宋轻罗的反应是有点不太对,努力想补救一下,道:“是……有点吓人?”

        黎心语陷入沉默,心想林先生你真是害怕的好敷衍。

        宋轻罗没有林半夏那么细腻的心思,也没心情安慰周挚翔,继续和林半夏讨论起来,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整个居民区的居民,几乎都成了伴生者,至于伴生者的形成条件,倒是有待商榷,或许和这种液体有些关系。

        “那要不要晚上再去看看?”林半夏道,“晚上的话,异端之物会不会更活跃些?”

        “有可能。”宋轻罗说,“等下,我接个电话。”他去了走廊。

        再次回来的时候,宋轻罗表情略微十分凝重,他道:“医院那边抓到想要接触卢茵茵的人了。”

        林半夏道:“哦?有什么发现吗?”

        宋轻罗道:“还不确定,暂时在做感染的检测,等结果出来吧。”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林半夏习惯性的拿起了电吹风,对着宋轻罗招招手,宋轻罗捏着手机走到沙发边上,低头背对着林半夏。林半夏靠过去,按下开关,开始认认真真的帮宋轻罗吹起了头发。自从发现宋轻罗不喜欢自己吹头发后,他就不胜荣幸的接管了这项工作,宋轻罗软湿润的黑色发丝在他的指缝里穿过,有些发痒,林半夏想起了什么,有点不自在的抿了下嘴唇。

        宋轻罗撑着下巴,神态悠闲的低头摆弄着手机,两人间的气氛格外的和谐,完全忘记了家里还有两个外人。

        黎心语和周挚翔都要看傻了,他们知道互相搭档的监视者一般关系都很不错,可是也没有不错到这样啊,看起来,就好像……在恋爱似得,不,谈恋爱都没有两人这么甜吧?

        林半夏完全没有注意到黎心语的坐立不安,宋轻罗或许注意到了,但他压根不在乎,林半夏见头发吹的差不多了,问道:“我有点饿了,点个外卖来吃吧,你想吃什么?”

        “都行。”宋轻罗对于外卖要求不高,能吃入口就行。

        林半夏又咨询了一下黎心语和周挚翔的意见,他们两人在别人家里,哪里好意思挑三拣四,都说随便,于是林半夏便点了个四个套餐,又加了一份披萨。

        外卖到的时候,那边的检测报告也到了,宋轻罗把手机连上了电视,几人边吃边看。

        林半夏第一次看这种报告,里面是一些检测的数值,他看不太懂,在旁边乖乖的嚼着匹萨,倒是黎心语和周挚翔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数值不太妙的样子。

        “怎么了?”林半夏道,“不好吗?”

        宋轻罗说:“嗯,不太好,关于异端之物对于正常人的感染,分为d到s五个等级,s是最高级,意味着那个人和异端之物有过正面的、近距离的接触。”

        林半夏看了眼,发现检测报告里,写个鲜红的s+。

        “s+呢?”林半疑惑道。

        “s+的意思,就是那个人的身体,曾经被异端之物完全占据。”宋轻罗说,“举个例子,如果说蒋若男还能算是人类的范畴,那么s+的伴生者就已经不是人了,就算是有人的外形,内里也是别的东西。”

        林半夏:“……那如果这个人被抓住,岂不是连带着异端之物也一起被抓了?”

        宋轻罗说:“这就是整个事件最糟糕的地方。”他漫不经心的在披萨上留下一个整齐的牙印,“异端之物不见了,或者说,它转移了。”

        林半夏:“……”

        “从那个人被发现到被抓起来,大概只花了五分钟左右,但它还是转移了。”宋轻罗道,“谁知道它现在在哪儿呢,可能就在咱们楼下等着呢。”

        虽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可是黎心语和周挚翔实在是笑不出来,倒是林半夏配合的勾了勾嘴角:“哈哈哈哈。”

        黎心语听着笑声,头疼的想着这两个人还真的挺配。

        “被抓住那人现在怎么样了?”林半夏问道,“还活着吗?”

        宋轻罗说:“不知道,好在至少报告发过来的时候,他还活着。”

        林半夏说:“这倒是个好事。”

        宋轻罗挑眉。

        “至少证明,就算这个东西入侵了人的身体,也不一定会死。”林半夏沉吟道,“话说那几个人在你们面前自爆应该也是异端之物操纵吧?那它会不会当时就在附近?还有,十八栋什么都没有吗?”

        宋轻罗道:“我搜了一遍,没找到特别的东西,当时时间紧迫,我没有搜的太细”

        林半夏说:“嗯……那可以再找一遍。”

        宋轻罗看了眼时间,准备休息两个小时再过去,这件事看起来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而且封锁不会持续很久,能尽快处理掉自然是最好的。

        折腾了一天,几人都有点累,林半夏和宋轻罗去了卧室,把沙发让给黎心语和周挚翔,几人小憩片刻,便重新出发了。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黑暗里。车流的灯光,汇成了两道明亮的光河,穿行于道路之上。

        老城的基建没那么到位,路灯不多,大部分的灯光都很昏暗。

        白日里人流往来的道路,此时也变得冷冷清清,只能看见几个值班的警务人员还在辛苦的工作。

        林半夏远远的就看见了李稣,他把口罩和墨镜都摘了,雪白的肤色在黑夜里也是那么的醒目,他手里捧着饭盒,一边吃一边和身边的李邺在说什么,李邺提着饭桶站在旁边,微微低着头,背脊却挺的笔直。林半夏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那双绿色的眼睛带着温柔的神色凝视着低着头吃饭的李稣。

        “李稣。”宋轻罗叫了李稣的名字。

        下一刻,林半夏便亲眼瞧见,李邺眼神里的温柔不见了,绿眸又恢复成了往日里最常见到的疏离和冷漠。

        李稣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扭过头来,嘴上还沾着饭粒,道:“喲,这么快,就来了?”

        宋轻罗:“嗯,里面情况怎么样?”

        李稣说:“没什么动静,但也不正常,没人出来,没人进去,跟死了似得。”

        宋轻罗:“一个出来的人都没有?”

        李稣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的确没有,去找卢茵茵的那个人的行踪你也看了,不是居民区里面的人,所以感染可能早就已经扩散。”只是他们现在才发现而已。

        宋轻罗说:“行吧。”他转身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林半夏朝着李稣的碗看了眼,笑着调侃一句:“吃的不错啊。”

        李稣嘿嘿直笑,朝着李邺的方向看了一眼,这眼神不言而喻,显然手里的食物就是李邺送来的。

        宋轻罗已经走远了,林半夏赶紧跟了上去。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晚上过来,和白天相比,周围的建筑看起来多了几分陌生的味道。进到小区里之后,黎心语就觉得不太舒服,抱着手臂,低声道:“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林半夏说:“是挺奇怪的。”环顾四周,“没有一家开灯。”

        黎心语:“……”被林半夏这么一提醒,她才意识到,整个小区里,除了路灯之外,居然没了别的光源。现在也仅仅是晚上十点而已,可是每一层楼都是漆黑的,远远看去,像一张张怪兽大张着的嘴,引诱着他们入内。

        黎心语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再去十八栋那边看看吧。”林半夏提议。

        “好。”宋轻罗同意了。

        其实那东西在不在小区里,都是个谜,不过林半夏仔细想想,觉得这些人的组织形态,的确很像蚂蚁。井然有序,却没有自己的思想,只能被集体支配,不,准确的说,只能被蚁后支配。

        普通的蚂蚁,生来就是为蚁后服务的,无论是寻找食物,亦或者壮大族群,所有的行为,都是围绕着最核心的蚁后。

        那么现在,那个控制一切的蚁后在哪里呢?林半夏想,它可以随意的移动自己的身体吗?不,不可能是这样,因为若是它可以轻轻松松的转移自己,那么完全没有必要选择这一片老旧的小区作为巢穴,这样反而更加安全,因为它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人口众多的城市里,寻找可以感染的对象,完全没有必要制造出这样一片特殊的且容易被发现异常的区域。

        但目前从宋轻罗他们调查的信息来看,城市周围出现异常的区域只有这一部分,以此推断,它制造这个地方,定然是有什么目的的。

        林半夏一边思考,一边跟着宋轻罗往前走,眼见马上就要到十八栋楼的面前,宋轻罗忽的停住了脚步。

        林半夏奇怪道:“怎么了?”

        宋轻罗说:“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林半夏问。

        宋轻罗说:“周围有人。”

        林半夏一听,朝着四处看去,这附近没有路灯,到处都黑黢黢,隐隐约约的,他看到黑暗里似乎有影子攒动,起初是一个,接着是两个,最后密密麻麻的停在了他们的周围。

        黎心语被吓了一跳,赶紧从背包里掏出手电筒,照向四周,这不照还好,一照她吓的差点手电筒都没拿稳。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身边出现了一大群人,这群人男女老少都有,穿着不同的衣服,却用同样的眼神盯着他们,不过片刻的功夫,黎心语就被他们盯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群人乍看上去,数量至少有一百多个,围成一个圈将他们四人围在了最中央,然后缓缓的朝着他们靠拢。脚步无声无息,简直像是幽魂一样。

        “怎么办?”林半夏道,他的手摸到了腿上的匕首,可说实话,对怪物他还能毫无顾忌的下手,可是周围的全是人……

        宋轻罗没有应声,在人群里扫视,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给我些时间。”

        “好。”林半夏说。

        眼见着围住他们的人越来越近,林半夏又嗅到了那股熟悉的甜腻气息,这气息的来源应该就是人群中的某一个,奈何人实在是太多,他一时间很难找出来,倒是嗅觉灵敏的黎心语指着某个方向大喊了一声:“这里的味道比较浓!那东西是不是在这儿?”

        宋轻罗扭头看去,漆黑的眸子像一块凝结的冰,他看了眼林半夏:“它就在那里,我得从人群里过去。”

        林半夏咬牙道:“要怎么去?”

        宋轻罗说:“你把我扔过去。”

        林半夏这才想起,宋轻罗的体重和常人不太一样,轻了很多,林半夏背过他,感觉最多二三十斤的样子,虽然林半夏扔不动一百多斤的正常人,但二三十斤还是不在话下,干脆伸手抓住了宋轻罗劲瘦的腰,然后猛地用力,像扔沙袋那样,把宋轻罗直接扔到了天上。

        黎心语和周挚翔都看傻了,两人还未反应过来,就看到宋轻罗被林半夏像耍杂技那样扔了出去,他直接身姿轻盈的消失在了夜空里,不见了踪影。

        围着他们的人越来越近,他们的空间也越来越小,眼见着几乎快要和这些人鼻尖挨着鼻尖,黎心语顿时有点崩溃,叫道:“别靠近了,再靠近我,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挥舞起了手里的匕首。

        可惜这种威胁,对于这些人而言,显然没有什么作用,几句话的功夫,他们站着的空间又被迫缩减了,三人被迫紧密的挨在了一起。

        林半夏倒是一贯的冷静,不是他不怕死,而是他昨天想起了那个老人说过的话。

        “想要找到他,就要成为他。”——这句叮嘱,总让林半夏觉得,是解开这个谜题的答案。

        他本来想要仔细的再想想,奈何此时没有太多时间,周围的人群再次朝着他们靠拢,就在即将要贴到他们身上的时候,这些人突然朝着三人伸出了手。

        这是林半夏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他甚至来不及拔出匕首,无数只手臂便将他掩埋了。就好像一根根绳索硬生生的套到了身上似得,眨眼之间,他们三人便被牢牢的压制在了地上,几乎完全是动弹不得。

        甜腻的味道十分浓郁,灌入了鼻腔,林半夏隐隐约约听到了黑色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林半夏正打算往那边看去,耳边却传来一声噗嗤的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旁边炸开了。

        “啊!!!”周挚翔发出惊恐的叫声,“又来了,又来了!!!”

        林半夏起初还没有意识到这句又来了是什么意思,直到第二声噗嗤的脆响再次响起,他亲眼看到站在他不远处的一个人,像是灌满水的气球似得,砰的炸裂。黏腻湿润的液体,顿时溅了林半夏一身。

        “他们要干什么?”黎心语尖叫起来,“救命啊——”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大量的糖水,不断的落在他们的身上,将他们像是小虫一样,硬生生的黏在了地面上,那种甜腻的味道仿佛顺着鼻腔,涌入了脑子里,腻的林半夏脑门儿发疼。

        然而就算如此,那些人也依旧死死的按着他们,没有松开片刻,林半夏只要抬头,看到的全是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他们像是被控制的伥鬼,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只能被操纵着行事。

        黏腻的液体粘在肌肤上,让林半夏觉得格外不适,身旁的周挚翔突然重重的咳嗽了起来,起初林半夏以为他只是被呛到了,谁知他咳嗽的声音越来越激烈,接着突然顿住,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而那一只只控制住他的手,也随之放开,林半夏眼睁睁的看着他脸上挣扎的表情渐渐平缓,变成了和周遭人一样麻木的神色。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显然不用再猜,黎心语发出惊恐的尖叫,开始用尽全力挣扎,然而她的挣扎,在几十个人面前只是杯水车薪,毫不意外的,他们就再次像被钉死的鸟儿一样,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救命,救命,我不要变成那样,救命——林先生——”黎心语哭了起来,她的脸贴在地上,无助的看着林半夏想要求救。

        林半夏正想说什么,就看到她脸色一变,然后就和周挚翔一样,发出了猛烈的咳嗽声。那些黏腻的液体,仿佛钻过了她的每一个毛孔,如同讨食的蚂蚁一般,将她吞噬殆尽,彻彻底底的同化成了它们的同伴。

        最终,按在黎心语身上的手也松开了,她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用那熟悉的,麻木不仁的眼神凝视着地上的林半夏。林半夏甚至怀疑,下一刻她也会伸出手,像其他人那样按住自己。

        林半夏有些无奈,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此时他能做的事,也就是只有静静等待,等待着自己和他们两个变成同样的下场。

        时间在此时过的如此缓慢,林半夏等待的变化,却久久不来,和无数双眼睛对视着,林半夏莫名其妙的从中感受到了一丝的尴尬。

        就好像所有人都在用眼神询问他:你怎么会还不变啊?

        林半夏也在心里犯嘀咕,心想自己怎么没点反应,难道是吸收的效果不好?真是好尴尬啊。

        又过了不知多久,眼见着气氛越来越糟糕,就在林半夏担心这玩意儿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时候,抓住他的手又动了起来,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制住林半夏,而是像蚂蚁扛食物那样,把他硬生生的扛了起来——朝着楼房的方向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不入味

        宋轻罗:看来还是得从里面腌

        林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