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83章 鬼市(八)

第83章 鬼市(八)

        林半夏感觉自己受到了歧视,凭什么别人轻轻松松的就腌入味了,就他是块老腊肉似得,怎么都没反应。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其实疯了或者被同化要比清醒的时候好多了,至少不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抬到了漆黑的屋子里,鬼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周围到处都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到无数的人头攒动,竟是有点人山人海的味道。

        林半夏感到自己的身体不断上下起伏,被抬着走过了一段平坦的路,接着开始往下,等等,往下?林半夏没想到这老旧的楼里,竟是还有地下室之类的地方,鼻子一直嗅着甜腻的香气,闻久了,嗅觉变得有些麻木,快要闻不出别的味道。

        从头到尾,林半夏的手脚都被牢牢的束缚着,几个人扛着他,像扛着一口棺材,慢慢的到达一段非常陡峭的朝着往下通去的楼梯。

        他们似乎是在往地底的深处行进,这地下室下面,居然别有洞天。

        不知走了多久,林半夏都有点困了,漆黑的视野里忽的出现了数盏闪烁着的绿色光团,起初林半夏以为那是灯,刻越靠近,林半夏就越觉得那并不是灯的光芒,更像是生物发出的光芒,呈现出淡淡的绿色,一闪一闪,就像无数只只正在忽闪的眼睛。

        抬着林半夏的人猛地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向了别的方向,林半夏发现这个地方的空间非常大,他甚至怀疑,整个小区的地下是不是都被掏空了,没有塌陷简直是个奇迹。

        大概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几人才终于停了脚步,林半夏听到了一种细微的、黏腻的水声,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趁着几人没有防备,出其不意的猛烈挣扎起来。扛着林半夏的人大概以为他已经放弃了,没想到他还会挣扎,再加上林半夏身上湿乎乎的,一时间没有抓住,任由林半夏挣脱到了地上。

        林半夏脚一落地,转身就跑,然而还没跑出去两步,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怎么挪都挪不动,那东西像是一团黏腻的液体,顺着他的脚蔓延到了小腿,将他牢牢的固定在了地上。

        “妈的。”林半夏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试图用匕首割开那玩意儿,奈何匕首也迅速的被黏住了,他觉得此时的自己简直像是一只被糖果黏住的虫子,挣扎完全没有意义。

        身后那几人,又走了过来,重新把林半夏抓住,朝着前方拖去。

        大概往前拖了几步,林半夏感到他们的手一松,自己被扔到地上——不,准确的说,是一个装满了液体的池子里。

        按理说,液体本来应该是柔软的,可林半夏却感觉自己身下的液体,像是流沙一样,他若是不动还好,只要试图挣扎,这些液体就会呈现出坚硬的状态,强行将他困在里面。

        林半夏这才明白,原来这东西是觉得没把自己腌入味是因为剂量太小,大概是尊严受辱,立马决定加大剂量,对林半夏进行感染。

        林半夏挣扎了了好一会儿,怎么都没办法从里面挣脱出来,只好暂时放弃,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因为太黑,勉勉强强的只能看到附近物体的轮廓。此时他似乎是在一间屋子里,屋子里面有几个池子样的东西,林半夏仔细想了想,心想难道正在被泡着的不止自己?于是开口呼喊了两声,但并没有人回应。

        接下来要怎么办?林半夏有点愁,他唯一庆幸的,是这池子里的液体还挺浅,不然进来呛几口就惨了,这东西的成分他们都清楚,真喝几口下去,那真是要了人的命。

        林半夏就这样被困在了池子里,他在黑暗里,无法确定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在里面躺了多久了。起初他没有意识到,但渐渐的,林半夏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

        周围原本看不清楚的环境变得清晰起来,眼睛好像有了夜视功能一样,能够辨识出周遭的一景一物,他看到了旁边的墙壁上,附着着一层黑影,像是有生命一般,缓慢的蠕动着。

        不,不光是墙壁,包括天花板,和所有目光所及之处,都能看到黑影的存在。这个偌大的地底巢穴,似乎就是黑影构筑而成。林半夏的身体也随着时间的继续推进出现了一种奇妙的变化,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变轻,耳旁响起了一种奇妙的如同呢喃般的轻响。那是一种陌生的声音,清脆悦耳,乍听起来像是一种乐器的奏鸣,仔细倾听后,感觉这更像是一种生物制造出的声响……

        林半夏一开始,是听不明白这声音的,可渐渐的,他竟是隐约的明白了声音的含义,声音的主人在召唤他过去,他即将成为它的子民,无论是灵魂亦或者身体,都将成为它的从属。

        林半夏的意识开始模糊,他的眼前再一次出现了绿色的闪烁着的光团,伸出手,就能够到。于是他真的也这么做了,本来桎梏他身体的池水竟是松开了他的手,任由他抬起,抓住了光团本身。

        光团入手后,林半夏才意识到,这东西是一只黑色的,像是蚂蚁模样的小虫,尾部如同萤火虫一样,散发着绿色的光。它用触角,轻轻的触碰着林半夏的手指,轻柔的动作,像是一位长辈安抚着新生的幼儿,林半夏意外的从中体会出了平和味。

        他的意识好像被卷入了一片漩涡般的混沌,属于他的自我,渐渐被压抑在了潜意识里,脑子里只剩下那清脆的响声不断的回荡,林半夏用最后的理智思考着,原来这就是被同化的感觉吗?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舒服一些,就好像马上就要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全都交出似得。

        就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林半夏微微扭动身体,发现自己竟是可以毫无顾忌的从池子里爬起来。

        他茫然的往前走了两步,在门外看到了那几个强行将他绑来的人,他见到几人,想要做出防备的姿态,刻让林半夏没想到的是,这几个人居然没有再试图攻击他,反而俯身低头,做出了一副恭敬的姿态。

        林半夏的脑子开始混乱,他眨了眨眼睛,想要努力的从这种状态里挣脱出来,却非常的困难。鼻腔里甜腻的气息,伴随着清脆的响声,不断的侵蚀着他的理智,他仿佛走到了深渊的边缘,再往前一步,就会掉下去。

        就是这么一步,林半夏始终不愿迈出,他扭头看去,看到了黑暗深处光点聚集的地方,那里又响起了刚才他所听到的清脆声音,声音里的含义很清楚,是在让他过去。

        那么……要过去吗?林半夏想,过去了,他还是自己吗?他似乎拒绝不了这个要求,林半夏终是迈出步子,朝着黑暗中去了。

        他一边往前,一边看到周围的黑暗里,站着无数个人类,他们脸上的表情麻木,用呆滞的眼神盯着前方光团聚集的地方。然而林半夏从他们的身边走过时,他们纷纷往后退去,接着弓起身躯微微颤抖,仿若迎接敬畏的神明……亦或者,是畏惧的恶魔。林半夏如同劈海的摩西,他所到之处,人群皆是涌向两侧,在这狭小的空间里,硬生生的给他让出了一条宽阔的道路。林半夏浑然不觉有什么异样,他面无表情的往前缓步而行,最后面前出现了一大片的空地,空地的中央,就是光团聚集之处。

        林半夏走到了空地的前面,召唤着他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他一步步的往前,垂在身侧的右手,轻轻的按在了腿侧插着的匕首之上。声音越来越响,气味也越来越浓烈,林半夏有了一种浑身上下都被包裹住的窒息感,他喉头微微上下吞咽,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用疼痛压下了强烈的失去自我的感觉。

        这一片空地,空旷宽阔,林半夏缓步前行,片刻后,看到前面的光团渐渐变大了不少,那不是闪烁的光团。林半夏顿住了脚步,他此时终于看清了黑暗的东西——那是一个巨大的,如同小山一般的物体,通体雪白,好似有生命的肉块一样,那些闪烁的绿色光点分明就是它无数只眼睛,它的身体上方,长着一对巨大的透明的翅膀,此时正在扇动,不断的发出林半夏耳边听到的那种声音。

        林半夏走到了它的身边,在它的召唤下,不受控制的伸出手,给了它一个臣服般的拥抱。

        他接触到了它那质感特殊的身体,有些软,很冰,入怀之后,让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这个拥抱,让它高兴了起来,林半夏抬起头,看见它的翅膀挥动的更加轻快,带起了一阵微风,同时声音里的含义也发生了变化。它显然很喜欢林半夏,声音里透出愉悦的味道。

        林半夏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一片浆糊,他没办法思考,只能顺从它的指示,做出每一个反应。就在它打算继续对林半夏下指示的时候,身后的黑暗里忽的响起了几声刺耳的枪声,林半夏回头,看见黑暗里窜出了几道明亮的火光,接着是一片重物倒地的声音,面对这些面对,他依旧神情木然的看着,像一尊僵硬的木偶。

        “杀……了……他……”翅膀又在嗡鸣,传达着它的意思,“杀……了……他……”

        这是它下达给林半夏的旨意,林半夏只是迟疑片刻,便转了身,朝着黑暗里的人走了过去。

        宋轻罗和林半夏分开后,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那东西根本可以随时转移,就算他抓住了那东西,它也可以当场自爆,让宋轻罗束手无策。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选择了退让,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人把林半夏强行带走了。

        不得不说,这次行动的确非常的棘手,因为作为伴生者存在的居民虽然被感染了,但还没有到异化的程度,他不可能使用武器在人群里大开杀戒,只好忍耐下来,打算见机行事。宋轻罗亲眼看到林半夏被带进了十八栋楼,却没有爬上楼梯,他立马意识到,这十八栋的下面似乎内有乾坤,于是便索性找了李稣他们求援,待李稣他们在外面制造了骚乱之后,趁机溜了进来。

        本来,宋轻罗以为自己还要再花费一番功夫寻找,好在地下的构造不算复杂,走过了几道关卡后,便到了一片空旷的空地上。

        空气里弥漫着那熟悉的甜腻的味道,宋轻罗担心着林半夏,心情很不好,出手也略微重了些,打算快点处理掉这些人,尽快进去。他从李稣那里拿来了一些可以使用的规模武器,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可以暂时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

        就在宋轻罗苦战之时,他倏地发现了有些不对,蜂拥而至企图攻击他的人群散开了一条路,并且顿住了身形,变成了不会动的雕塑一般。本来嘈杂的黑暗空间里,瞬间万籁俱静,接着,远处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宋轻罗举起手电,看到了人群尽头的来者——正是他要寻找的,林半夏。

        两人隔着人群相望,黑暗让他们的神情都有些模糊不清,宋轻罗察觉到了异样,他开了口,叫了一声:“半夏?”

        林半夏轻轻道:“嗯。”

        宋轻罗说:“你没事吧?”

        “没事。”林半夏还是失踪时的模样,周遭的人在他靠近时,全都朝着两侧迅速散开,似乎非常的害怕他,他迈着步子,朝着宋轻罗缓步而来。

        宋轻罗盯着他的脸,竟是觉得林半夏林半夏此时的模样有些陌生,脸还是那张脸,可是从他没有波动的眼眸里,他竟是看出了冰冷的神性……这种神性宋轻罗在某些非人的异端身上,亲眼见过。这不是一种好的信号,他不知道林半夏身上发生了什么,显然,林半夏也受到了影响。

        最终,宋轻罗没有动,看着林半夏停在自己的面前。

        宋轻罗垂了眼睫,伸出手,轻轻的帮他把一缕遮住眼睛的发丝捋到了一旁,道:“抱歉,我来晚了。”

        林半夏没有应声。

        宋轻罗看着林半夏,林半夏比他矮了一些,一低着头,自己就只能看到他头顶上发旋,他几天前,就曾温柔的亲吻那里,林半夏脸皮薄,大概会不好意思的扭开头,嘟囔着说做什么。

        宋轻罗又叫了他一声林半夏,声音比平日里听起来要轻一些,带着柔软的味道。

        “嗯。”林半夏依旧应声了,他往前走了一步,这次几乎要和宋轻罗贴在一起。

        宋轻罗没有动,由着林半夏动作,他看见林半夏朝着自己伸出手,抱住了自己。

        这是一个紧致的拥抱,好像要花掉林半夏的所有力气,宋轻罗伸手按捏着林半夏的后颈,语气里带了些无奈,却又暗藏宠溺:“想做什么就做吧。”

        林半夏不说话,脸颊贴在宋轻罗的胸口。

        “没关系的。”宋轻罗说,“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

        “真的?”林半夏抬头。

        “真的。”宋轻罗认真道。

        林半夏嘴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线条,宋轻罗看到他黑色的眼眸有绿光闪烁,最终形成了一条竖起的绿线,乍看上去,就像猫科动物的瞳孔似得。接着绿线很快在林半夏的眼眸里散成点点碎屑,林半夏忽的抬头,一口咬住了宋轻罗的喉咙,他起初非常的用力,接着像是控制住了自己,力道渐渐放缓,变成了小心的舔舐。

        宋轻罗捏着林半夏后颈的手略微加重了力道,眼睛也微微眯了一下,道:“别闹……”

        林半夏松了口,语气有些含糊:“你不是说我做什么都可以吗?”

        宋轻罗:“你想做的就是这个?”

        林半夏:“……”

        宋轻罗右手顺着林半夏手臂下滑,摸到了他一只手里紧紧握着的匕首:“你以前拥抱我的时候,向来都是两只手。”

        林半夏道:“我好像,有点控制不住。”虽然他现在在和宋轻罗对话,可其实他现在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微妙。脑子里混混沌沌的,一边认真想着要不要真的如它命令的那般把匕首插进宋轻罗的胸口,一边又有声音在喊,说宋轻罗已经疼了那么多次了,你怎么舍得再让他受伤。

        最让林半夏难受的,是宋轻罗这家伙过于宠溺的态度,他明明可以轻轻松松的夺过自己手里的刀,可非要引诱自己抱上去,还说自己对他做什么都可以。

        “你怎么可以这样。”林半夏慢慢道,“我要是真的做了,我得难过多久。”

        宋轻罗低低的笑了两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林半夏这副委屈的表情取悦了他,他慢条斯理的把林半夏手里握着的匕首取了下来,扣住他的手指,低头,在林半夏凌乱的发旋上,留下了一个吻,“它在哪儿呢?”

        “前面。”林半夏说。

        宋轻罗:“抱歉,我来晚了。”

        “不算太晚。”林半夏说,“至少我还能和你说话。”他停顿了一下,表情又迷茫起来,绿色的光再次在他的眼眸中浮起,他松开宋轻罗后,往后踉跄了几步。

        宋轻罗扶住了他。

        “你过去吧。”林半夏说,“我怕我过去了,控制不住自己,小心一点……它很大,也很危险。”

        宋轻罗:“好,你就在原地等着。”他捏了捏林半夏的手指,“我马上回来。”

        林半夏盯着他,道了声好。他看着宋轻罗的背影远去,脑子里那种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浑然不知,自己的眼眸之中又有绿意搅动,接着如星辰般碎裂,星星点点,全都散落在了眼底。理智和混沌不断的交错,林半夏时而听到它的呼唤,时而听到宋轻罗的低语,直到一声清脆的女孩的笑声不知从何处传来,林半夏才浑身猛颤,总算从这种糟糕的状态里抽离了出来。

        他朝着远处看去,看到宋轻罗已经走到了那东西的面前,只是很奇怪,宋轻罗竟是好像看不到那个巨物的存在,还在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林半夏有点担心,犹豫片刻,往那边靠近了些,叫道:“轻罗!”宋轻罗听到他的呼唤,扭过身来:“怎么?”

        “你看不到吗??”林半夏不敢靠太近,远远的喊着。

        宋轻罗的确什么都看不见,他的视线里,只有一块空旷的平地,平地的中央什么都没有。他嗅到那种甜腻的气息随着他靠近这里,变得越来越浓郁,最后甚至有些刺鼻,想来林半夏说的东西应该就在附近,可惜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没办法找到那东西的存在。

        到了这里,林半夏也明白了,难怪宋轻罗抓不到这个异端之物,原来只要不是它们的一员,就根本无法察觉出它们,只能从周遭人表现出的异样来判断出它们是否存在。

        林半夏揉了一下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过来!”

        宋轻罗道:“等等!”

        林半夏没听他的,他知道这时候宋轻罗很需要自己,继续拖下去,这东西指不定会察觉出他已经恢复了意识,周围这么多被控制的人,如果同时朝着他们发起攻击,很难在不伤到人的情况下结束战况。

        于是,林半夏朝着宋轻罗走了过去,当然,他害怕自己真的对宋轻罗捅下去,索性把拿着的匕首扔到了脚下。

        宋轻罗本想拒绝林半夏过来,但当林半夏朝着这边走的时候,他就明白这种拒绝显然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林半夏肯定不会听,索性闭了嘴。

        两人相处已经半年,他自然了解林半夏这个人,从外表上看起来温和无害,好像很好糊弄似得,其实心里很有主意,而且非常的聪明,很难骗过去。

        初次见面的时候,倒是没有发现他这么难搞啊,宋轻罗如此无奈的想着。

        林半夏走的很慢,不是他想要浪费时间,而是他害怕自己的状态突然失控。好在混沌的感觉,没有再出现,他就这么一步一停的,走到了宋轻罗的身边。

        离他们不远处,就是那一个雪白的巨物,它无数只绿色的眼睛一闪一闪,似乎陷入了某种疑惑——为什么林半夏,没有按照它说的那样,杀掉宋轻罗呢。

        “它就在前面。”林半夏嗅着空气里甜腻的香味,道,“我要怎么做?”

        宋轻罗朝着林半夏指的地方看去,那里虚无一片,什么都没有,他沉吟片刻:“我看不到它。”

        林半夏愣了:“所以……没办法吗?”

        “当然有。”宋轻罗说,“我虽然看不见它,但是你可以。”他浅淡的笑了起来,像是想用这个笑容安抚林半夏一样,“这次,就由你来封存好了。”

        林半夏:“我要怎么做?”

        宋轻罗的手抓住了林半夏的手腕,轻轻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面对林半夏茫然的目光,他的笑容更甚,微微低头,在林半夏的耳边轻声道:“剖开我。”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就这么知道你的内部构造是不是不太好?

        宋轻罗: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也我会用别的方式知道你的内部构造。

        林半夏:????

        厚,你连你爱人的身体里面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可以说爱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