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84章 鬼市(九)

第84章 鬼市(九)

        果说之前的林半夏,虽然恢复了神志,依旧处于迷蒙的状态。那么宋轻罗的“剖开我”三个字,便如同惊雷一般,在林半夏的耳边炸开,炸的他彻底清醒了,他不可思议的看向宋轻罗,嘴唇微微有些颤抖:“你……你说什么?”

        “这是最好的机会。”宋轻罗声音还是那么的轻,就好像说的是无足轻重的事似得,“时间很紧迫……”

        林半夏:“……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宋轻罗道:“没关系的,我不疼。”

        “闭嘴!!”林半夏突然生气了,几乎想要握紧拳头,给宋轻罗一下,他气的浑身直抖,“你疼不疼我不关心。”

        宋轻罗:“……”

        “可是我他妈的疼啊。”林半夏咬牙,“我疼!”

        宋轻罗沉默。

        “没有别的办法吗?”林半夏说,“箱子呢?那种黑色的箱子呢?你都随身携带者的吧??就不能用那个吗?”

        宋轻罗的道:“那种箱子只能封存一些形态固定的异端之物,比如我们之前看到的石头……如果异端之物的形态并非常态,或者体型过大,就没办法用那种方法封存。”

        林半夏:“没有别的法子?”

        宋轻罗摇头。

        林半夏伸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他很想表现出一副云淡风气的样子,然而怎么努力都做不到,甚至于脑海里还浮现出了基地里面宋轻罗躺在床上,被开膛破肚的模样,大家都是人,被这么对待,怎么可能不疼,他又不是傻子。

        “好吧,好吧。”林半夏也知道时间紧迫,他说,“告诉我,要怎么做。”

        宋轻罗微微垂了眼眸,走到了林半夏的面前,伸手抱住了他,林半夏起初以为宋轻罗是想要安慰自己,正想说自己已经可以接受了,让宋轻罗不要浪费时间,速战速决,谁知宋轻罗却把自己身上带着的匕首放到了他的手上,接着握住了他的手。

        “你能看见他吧?”宋轻罗说。

        “对,我能看见。”林半夏回答。

        宋轻罗道:“它是什么模样?”

        林半夏说:“很大,很白……就像一只偌大的蚂蚁,上面有翅膀。”他盯着那东西,描述起来,“翅膀可以发出声音,你听不到对吧?我能听到……很清脆的响声,像是乐器,又……像是虫鸣。”他正说着,感到宋轻罗握住他的手猛地像下划了一下,剖开肉体的触感,顿时传到了林半夏的手上,他终于明白了宋轻罗为什么要握着他手——因为在传来了这种触感的瞬间,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松手。

        “没事。”宋轻罗的声音更轻了,他说,“继续描述它的模样。”

        林半夏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他知道,既然已经开始,倒不如狠下心,早些完成,他道:“它……它有很多绿色的眼睛,像是萤火虫的颜色,一直在闪烁,很漂亮……”

        宋轻罗握着林半夏的手继续往下,加深了那一道伤口:“继续。”

        林半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本来受伤的人是宋轻罗,可是现在那个疼得不行的人却变成了他自己,甚至他的声音里也带上了控制不住的哽咽:“它的皮肤,很光滑,是纯白色的,手感,手感像是玉石……冰凉又坚硬,翅膀……”

        他刚说到这里,面前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巨物突然开始扭动身体,颤动的翅膀,猛然加快了节奏,本来如同乐声一般悦耳的声音随着翅膀的躁动逐渐变形,最后扭曲成了尖锐的啸声。

        周遭一直站着不动的人,也活跃了起来,甚至又像最初那样朝着他们围了过来。

        宋轻罗似乎是担心林半夏受到影响,握住林半夏的手紧了紧:“别管他们。”

        林半夏深吸一口气说:“翅膀是透明的,像是飞虫的翅膀——就在身体的两侧——”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周遭,突兀的出现了一片阴影,那阴影吸收了所有的光线,变成了黑洞般的存在,仿佛只是沾染一点就会被彻底的吞噬。

        黑影源头,就是站在林半夏面前的宋轻罗。

        宋轻罗的身体被锋利的刀刃剖开了一个巨大的洞,林半夏看到的黑影,就是从他的身体里溢出来的,像潮水一般朝着四周蔓延开来,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逐渐的包裹住了林半夏眼前巨大的异端之物。

        和宋轻罗合作了这么多次,林半夏却是第一回见到这样的情形,显然只有和宋轻罗有身体接触,才能看到阴影的存在。

        阴影继续扩张,从底部侵蚀着异端之物的身躯,那种尖啸声越发响亮,刺的林半夏耳膜生疼。绿色的光华又开始在林半夏的眼眸中闪烁,周围试图围上来的无数伴生者,露出了畏惧的神情,纷纷朝着远处散去,也不知道是在害怕宋轻罗,还是害怕林半夏。

        “继续。”宋轻罗轻柔的声音,呼唤回了林半夏的神志,“半夏,继续描述它。”

        林半夏道:“好……它声音变得有些刺耳,我能听懂它的意思,它在哀嚎……请求你停下……”

        宋轻罗说:“很好。”他闭了眼,从他身体里溢出的黑色阴影,如同受到了刺激一样,包裹异端之物的速度瞬间变快了,不过眨眼的功夫,刚才那乳白颜色的巨物,已经被黑影彻底的包裹住,黑影蠕动起来,像是一张咀嚼的大嘴,努力的消化着里面包裹住的东西。

        “啊!!!”林半夏的身体突然一阵剧痛,他难以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身体的某个部位被硬生生的撕开了似得。好在宋轻罗就在他的面前,伸手直接搂住了他,没有让他软倒在地上。

        黑影终于消化完了吞入其中的东西,慢慢的朝着宋轻罗的身体里收缩。

        林半夏身体里的剧痛渐渐减缓,他有些喘不过气,无力的靠在宋轻罗的肩头,才不至于倒下去。他低下头,看到了宋轻罗被剖开的腹部,里面露出了猩红的脏器,光是看起来,都那么疼。

        然而宋轻罗依旧笔直的站着,除了脸色白了几分,好像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有余力扶着他。

        林半夏苦笑起来,他想,怎么可能受不到影响,大约,只是习惯了而已。

        习惯了忍耐疼痛——这种事情,要尽力多少次,才能习惯呢,林半夏,不敢再想。

        黑影以缓慢的速度,终于重新顺着宋轻罗的伤口,缩回了他的身体内部,那让林半夏头疼欲裂的叫声,也终于彻底的消失了。

        周遭接二连三的响起了身体落地的声音,林半夏的余光注意到,那些原本试图攻击他们的人,全都失去意识,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林半夏胸口微微一窒,正在庆幸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却被宋轻罗伸手抓住了下巴,把他的脸微微往上一抬。

        要不是宋轻罗的神情太过凝重,林半夏都要以为他想亲自己了,但宋轻罗没有吻他,只是伸出手,用拇指轻轻的按下了一下他的眼睛,像是在确认什么。

        林半夏低声道:“怎么了?”

        “没事。”宋轻罗缓声道,“待会儿我出去联系李稣他们,你不要和他们正面接触,直接回家。”

        林半夏:“嗯?为什么?”他问完就意识到了什么,用手揉了一下眼睛,“我眼睛里有什么东西?”

        宋轻罗道:“没事,只是个小问题。”他停顿一下,“走吧。”

        林半夏说:“好……”剧痛从他的身体里消退了,他又有了力气,于是这一次,变成了他小心翼翼的扶着宋轻罗,他想着宋轻罗的体重反正很轻,便提出把他背起来,谁知宋轻罗却拒绝了。

        “不用。”宋轻罗道,“我现在的体重和平时不一样。”

        林半夏:“啊?”

        见他满脸不信,宋轻罗挑了下眉:“你试试?”

        试试就试试,林半夏说干就干,伸手搂着宋轻罗的腰,一个用力,想把他抱起来。谁知宋轻罗根本纹丝不动,林半夏差点把自己的腰闪了:“是你身体里的那东西的原因?”

        宋轻罗:“嗯……”

        林半夏:“好重啊。”

        宋轻罗:“毕竟人家体积在那儿呢。”

        林半夏想想也是,那么大个东西,肯定很重的,不过宋轻罗这个能力也真是厉害了,难怪在基地里那么多的伴生者都对他有些畏惧。

        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旧城区,这会儿时间接近凌晨三点,只剩下值班的警察和监视者。

        宋轻罗见到远处的李稣,轻轻的拍了一下林半夏的肩膀示意,林半夏松了手,慢了一步,默默的跟在了宋轻罗身后。

        “李稣。”宋轻罗叫了他一声。

        “解决了?”李稣扭头便看到了宋轻罗身上的血渍,立马明白了,“我马上安排人送你去基地。”

        “好。”宋轻罗道,“你也一起吧,这东西不稳定,我怕路上出意外。”

        “行。”李稣转过头,准备车去了。

        宋轻罗同时扭身,对着林半夏使了个眼色,林半夏心领神会,趁着李稣准备车的功夫,悄悄的从旁边溜走了。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宋轻罗身上,也没有人发现林半夏走掉了。

        直到到了车上,李稣这才想起什么:“唉?怎么没看见半夏?他没事吧?”

        宋轻罗道:“没什么事。”

        李稣:“还在里面?”

        宋轻罗淡淡道:“刚刚让他在后面善后,这会儿可能已经回家了吧。”

        李稣道:“不让他去基地看看检测?”

        “不用。”宋轻罗拒绝了。

        李稣从宋轻罗的表现里,察觉出了一丝的异样,他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烦躁的抓了一下头发。

        林半夏虽然成功的溜出去了,可是现在凌晨三点,地方又偏,他还浑身上下都是奇怪的液体,怎么看怎么可疑,找了半天,咬咬牙加了两百块钱,总算打到了一辆愿意载他的出租车。

        到了车上,林半夏发现司机一直在扭头看自己,他忍不住道:“师傅,你看什么呢?”

        司机师傅被林半夏一问,拿着方向盘的手都抖了一下,小声道:“小伙子,你眼睛怎么了?”

        林半夏:“嗯?”他抬头看向后视镜,发现自己的眼睛的确不太对,瞳孔的中央出现了一条绿色的细线,在暗色的车厢里闪闪发光,乍看起来像是猫竖起的瞳孔,也难怪宋轻罗非要他直接回家。

        “没事。”林半夏揉了一下眼睛,冷静的和司机解释“我戴的是荧光美瞳。”

        司机长长的哦了一声,也不知道相信没有,继续开车不再吭声了。

        几个小时后,林半夏总算是到了家里,推开家门的瞬间,他重重的松了口气。屋子里挺安静,小花和小窟已经睡了,他直接去了浴室,打开了壁灯后,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是一个看起来有些陌生的青年,虽然还是那张脸,可眼睛里竖起的绿线,让这张脸平白的多了几分妖冶的非人味道,就像是他曾经见到过的的异端之物那样——林半夏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镜面,镜子冰冷的触感,刺了下他的指尖,才让他从这种情绪里抽离了出来。

        林半夏低下头,重重的喘息了几口,转身拧开了热水。

        洗去了一身的污渍,林半夏慢慢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去厨房里拿了一罐冰镇的啤酒,站在阳台上一边喝一边休息。手机里没有宋轻罗的消息,想来他应该是遭遇了与上次一样的事情。

        林半夏心情少见的变得有点烦躁,重重的捏了一下啤酒罐,啤酒溢了他一手,他也没有感觉到。

        “哥哥。”身后突然传来了小花的声音,压下了林半夏心里烦躁的情绪,他转过身,看到了小花站在墙边,露出半张脸,眼神里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

        林半夏很少看见小花这个表情,叫了声:“小花?还没睡呢?”

        小花甜甜道:“哥哥是不是不开心呀?”

        林半夏说:“哥哥没有不开心。”

        “小花知道哥哥不开心了。”小花说。

        林半夏沉默片刻,没有再反驳,他走到小花面前,把她抱了起来。小花和小时候的模样一样,无论是长相亦或者身高,都没有再改变。

        林半夏捏了捏她软软的脸颊:“去睡吧,这么晚了。”

        小花靠在林半夏的胸口,鼻尖嗅了嗅:“哥哥,你的味道好像变了……”

        林半夏笑道:“变成什么样了?”

        小花道:“甜甜的,闻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林半夏心想也是,都腌了一晚上了,怎么着也该入点味,他自己抬手嗅了嗅,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不知道是他鼻子被熏的不好使了,还是小花嗅觉特殊。

        他把小花送到了卧室的床上,看着她乖乖的进了被窝,才又返身回了客厅。

        整个后半夜,林半夏都没有睡觉,他其实有些累了,但因为心里记挂着宋轻罗,所以丝毫没有生出睡意。

        天快亮的时候,林半夏有些饿,点了个外卖,外卖刚到,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林半夏一看,是李稣的号码,赶紧接起来喂了一声。

        “半夏。”李稣叫道,“你现在在家吗?”

        林半夏说:“对,我在家。”

        李稣道:“那好,我待会儿把宋轻罗给送回来。”

        林半夏说:“行的,他现在没事吧?”

        李稣:“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不太舒服,已经在我车上睡着了。”

        林半夏:“好,我在家等着你们。”

        知道他要回来了,林半夏又去了厕所一趟,让他无奈的是,他眼睛里的绿线还没有消退,要是被李稣看见了,肯定得被怀疑。想了想,干脆从柜子里翻出了好久没有用的墨镜,戴在了脸上,打算待会儿随机应变。

        李稣过来的很快,电话打完没多久,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林半夏打开门,看到了李稣和站在他身旁的宋轻罗。

        宋轻罗皮肤本来就白,这会儿更是白的像张没有血色的纸一样,半垂着眼睫,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

        “快进来。”林半夏侧过身体,让两人赶紧进来。

        宋轻罗走到沙发边上,直接躺了下去,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林半夏也不敢叫他去卧室的床上,只能放轻了声音道:“咱们出去说?”

        “好。”李稣点头。

        于是两人去了阳台,林半夏怕吵到宋轻罗,还特意把门给拉上了。

        李稣从口袋里掏了根烟:“来一根?”

        林半夏想了想,接了过来,点上了。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静静的抽了会儿烟。

        “你知道宋轻罗家里的事了吧?”李稣突然起了个话头。

        林半夏说:“知道了一部分。”

        李稣道:“哪一部分?”

        林半夏:“知道了他以前住的地方,还有……他父母的事。”

        李稣吐了口烟,他道:“那你知道,宋轻罗为什么会做监视者吗?”

        林半夏就算之前不知道,现在也该知道了,宋轻罗做监视者,或许不是自愿的。只是因为他是某种异端之物的伴生者,就像白路泽那样,要么被关在基地里完全没有自由,要么就拿命去搏,成为处理异端之物的监视者。

        “你来之前吧,宋轻罗是一点钱也不肯存的。”李稣说,“所有的钱都拿去买古董了,真的假的都有,把钱花个一干二净,有时候连吃饭都是问题……你知道,一个人,若是对未来还有期盼,定然会做些准备。”他靠在了墙壁上,懒懒道,“但是他一点也没有。”

        林半夏:“……”

        “不过我也明白,做我们这行的,死了疯了,都太容易,可能就一两天不见面,这人就没了。”李稣说,“我和他认识快十年了,他是七岁的时候到基地的,比我还早五年。”

        林半夏心里那股烦躁的劲儿又在往外涌,他没有吭声,一个劲的吸着烟,显得有些沉默。

        “我现在都不敢想,一个七岁的小孩是怎么活下来的。”李稣说,“他不爱说话,也没有什么熟悉的人,基地里的人都怕他,其实……我也怕。”

        林半夏抬眼看向李稣。

        “毕竟能当上监视者,大家都会和那些东西沾染上些关系。”李稣说,“我应该和你说声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私心,你也不会牵扯进来。”当时是他提议让林半夏做宋轻罗的搭档。

        就算林半夏是自愿的,可

        究其根本,他也算是牵线的人。

        “不。”林半夏笑道,“这件事,是我该对你说声谢谢。”没有李稣,他不可能和宋轻罗遭遇这一切,两人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没有亲人,和宋轻罗的身世相似,也正因如此,两人才会格外的惺惺相惜。

        这是林半夏珍惜的缘分。

        李稣:“其实我和你说那么多,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林半夏:“什么事?”

        李稣说:“宋轻罗其实一直在找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敢问他……我们没有你们之间那么熟,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林半夏自然明白。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肯定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李稣说,“当年就是那个东西,把宋轻罗变成了伴生者,还害死了他的父亲。”

        林半夏道:“那东西还没有被封存??”

        李稣说那是个危险的东西,可现在事情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居然还没有解决?!

        “没有。”李稣说,“曾经我们以为封存成功了,然而最近发现,并没有。”他说,“它还在外面的世界,还在继续创造属于它的伴生者。”

        林半夏:“宋轻罗……就是其一?”

        “嗯。”李稣挠挠头,有点苦恼,“我该怎么和你解释呢,这东西不是一般的异端之物,它的存在非常的特殊,它不会直接感染生物或者物品,而是会将它们变成感染的源头。”

        林半夏:“……你的意思,是它在制造异端之物??”

        “有那么点意思。”李稣说,“又不准确。”他愁道,“哎呀,怎么和你解释呢,算了算了,你干脆自己去问宋轻罗吧,他知道的比我清楚。”

        林半夏:“谢了。”

        “客气。”李稣说,“那我先走了。”

        “嗯,注意安全。”林半夏把烟灭了。

        “你继续在这儿休息吧。”李稣说,“我自己走就行。”

        “好。”林半夏没有强求。

        直到李稣离开,林半夏才意识到,从头到尾,李稣都没有问他为什么要戴着墨镜。他好像知道了什么,却选择了帮他们隐瞒,林半夏心生感激的站在阳台上看着李稣——这种感激之情维持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十分钟后,林半夏回到了客厅,发现自己放在客厅桌子上刚到的烧烤外卖,被人拿走了。

        林半夏:“……”妈的,他就说李稣怎么死活不要自己送呢,原来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作者有话要说:

        李稣骑着电瓶车:打工是不可能的打工的,只有偷偷外卖才能勉强维持生活的样子

        林半夏:????

        宋轻罗:等我醒了我再和你慢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