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92章 猛虎蔷薇(六)

第92章 猛虎蔷薇(六)

        讨论完了李稣和李邺,林半夏想着趁这个功夫,把昨天晚上自己见到的那一幕告诉宋轻罗。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天穹的异象了,林半夏至今没有搞明白,那些奇怪的绿色星辰,到底是什么。

        宋轻罗听的直皱眉,反复和林半夏确认了他看到的情形后,道:“等回去我再去基地查查典籍,不行的话,我问问以前的老人去。”

        林半夏总觉得宋轻罗口中那个以前的老人和他常规知识里的可能不太一样,问了句:“老人?”

        “嗯……比较特殊的人……”宋轻罗说,“你到时候和我一起去吧。”

        林半夏说好。

        两人玩到太阳下山,才回到别墅里。

        大概是因为晚上要继续的事,别墅里的气氛比昨天要沉重一点,李稣没有骨头似得,靠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看电视,李邺拿着笔记本在旁边写着什么,应该是在工作,两人间的气氛是一贯的和谐。

        “水还清吗?”李稣仰起头和他们两人打了个招呼。

        “挺清的。”林半夏回答。

        “我小时候就喜欢往那边跑,孩子嘛,你知道的,都喜欢玩水。”李稣说,“还因此挨了不少骂,后来啊,遇到了一件事,我就再也不玩水了。”

        林半夏以为是什么不太好的故事,没好意思问,甚至还想安慰李稣两句,谁知李稣这货用悲伤的语气来了句:“那回我和小学同学偷偷摸摸的趁着太阳下山去游了个泳,一回头,看见上游有个大妈在河边洗拖把……”

        林半夏:“……”

        李稣愤怒道:“还他妈是扫过鸡圈的拖把!!我当年为了证明那是清澈的山泉水在我同学面前喝了好几口呢!!”

        林半夏心想,这可真是个足够让人悲伤的故事,也难怪李稣再也不去了,他道:“没事儿,不干不净,喝了没病。”

        李稣强颜欢笑。

        吃过晚饭,距离测试的时间越近,李稣越显得紧张,在沙发上坐立不安,一会儿瞧瞧放在角落里的瓷瓶,一会儿又瞧瞧李邺。那模样让林半夏看了都觉得不忍心,然而李邺不为所动,表情都没有变:“你等不及了?”

        李稣:“……能不测了不?我有点怕。”

        李邺说:“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

        李稣:“算了”

        李邺没说话,伸手摸了摸李稣的脑袋:“我就在门外,它伤不了你。”意思就是,李稣还得去。

        李稣苦笑起来。

        一起和李稣做测试的,还有宋轻罗,虽然林半夏挺想代替他,但是宋轻罗和李邺固执的程度差不多,果断的拒绝了林半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就到了十二点,李稣和那个瓷瓶一起被送进了卧室里。他抓着瓶子,像是个被送给河伯的祭品,浑身上下都写着不情愿三个字。看他一步一回头的模样,林半夏都有点忍不住,想说自己替他去算了。他的表情或许太明显,李邺看了他一眼,对他摇了摇头,道:“你去守着宋轻罗吧。”

        林半夏:“……好吧。”

        这到底是人家两个亲密搭档的事儿,他作为朋友,也不好置喙太多。

        李稣进了屋子,身后的门咔嚓一声合上了,让他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原本轻巧的瓷瓶,在他的怀里变得像冰块一样沉重且寒冷,几乎让他有些挪不动步子。

        李稣定了定心神,告诉自己事情没那么糟糕,小心翼翼的把瓷瓶放到了床头柜上,又坐到了床边,静静的等待着。

        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虽然知道李邺在门外守着,可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一幕,却不断的闪现在他的眼前。

        母亲的脸是李稣永远无法忘记的噩梦,他靠在床头,蜷缩身体闭着眼,好像变成了十几年前,那个无助的少年人,甚至连鼻腔里都仿佛嗅到了那股浓郁的血腥味。不,不是仿佛,李稣猛地睁开眼,看到他放到床头的瓷瓶里,源源不断的溢出了鲜红的血液,一只残破的手,从瓷瓶里挣扎着伸出来。惊恐的叫声到了李稣唇边,马上就要喊出口,一双冰冷又黏腻的手突然从脑后伸来,轻轻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女人靠在了他的耳边,声音轻柔,好似母亲哄着婴儿的低喃,她说:“酥酥,不要出声。”

        李稣艰难的回头,看到了他的母亲,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

        林半夏在门外静静的等着,其实近来,他的心里一直很不安。屋子里没有动静,也不知道盘子里的东西,会不会出来,不过就算出来了,那真的是宋轻罗的母亲吗?林半夏想不明白,他在口袋里摸了摸,摸到了一根烟,是之前李稣递给他的,他没抽,顺手塞到了口袋里。

        这会儿烟瘾突然犯了,可惜身上没有带着火,只能把烟塞到嘴里,勉强尝个味道。

        走廊上很安静,一眼望过去,能看到尽头的天台,外面吹来的风,卷起了天台上的窗帘,荡出一个个鼓胀的波纹。

        林半夏闲着无事,正巧手机响了,顺手点亮了屏幕,发现是季乐水发来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季乐水一手抱着小花一手抱着小窟,三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看起来快乐又和谐,就是季乐水一副傻乎乎的模样,看表情简直比小花还要幼稚了。林半夏正笑着瞧着,忽的听到楼顶上噼噼啪啪的,好像有人光脚踩着地板一路跑过去,他心中一凛,感觉事情不太对劲。这几天他们在这里度假,别墅里的佣人都被李稣打发走了,这会儿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他们四个,卧室是在同一层,李邺绝对不会抛下李稣一个人,所以这会儿,是什么东西在楼上乒乒乓乓的跑?难道是那东西出来了?

        林半夏犹豫片刻,敲了敲门,叫道:“轻罗?”他想问问宋轻罗那边什么情况。

        敲了门,宋轻罗却没有回应。

        林半夏有种不妙的预感,他又重重的敲了好几下,试图扭开卧室的门把手,然而刚才还没锁住的门这会儿突然落了锁一样,怎么也拧不开。宋轻罗依旧没有回话。

        不对,事情不对,林半夏想,他转过身,直接冲到了走廊的尽头,发现本该守在李稣卧室门口的李邺也不见了,李稣卧室的门大开着,里头空空如也,两人都不见了踪迹。

        “砰砰砰”——同时,楼顶上的跑动声再次响起,这次,不止是一个人,简直像是一群人一起跑过。林半夏咬了咬牙,直接上了楼梯,朝着三楼走去。

        三楼没人住,之前上来的时候,空气里就散发着一股陈旧的木头气息,此时这种味道越来越浓,其中还夹杂着一种淡淡的腥味,透出不详的气息。

        周围很黑,林半夏在墙壁上摸索着,想要打开三楼的灯,他记得灯就在走廊的拐角处,但他的手没有摸到开关,竟是摸到了别的东西——凹凸不平的墙面上,沾着黏腻的液体。

        林半夏心中暗道不妙,放在鼻间嗅了一下,果然,是血的味道。

        他不再尝试寻找开关,直接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电筒,照亮了四周的环境。当光线进入视野,看清了周遭的画面,即便是恐惧感迟钝的林半夏,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周围的场景,完全变了。

        三楼虽然房间还是同样的构造,可是墙壁和地板都发生了变化,地板的颜色变深了,墙壁则换成了浅色,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被利器砍过的痕迹,像是有什么人曾经挥舞利器,一刀刀的落在上面。

        就在离林半夏脚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滩新鲜的血渍,还没有凝固,应该刚留下的。

        林半夏朝四周观察,发现之前挂满了各任房主照片的那面墙壁上,仅剩下了两张照片孤零零的挂在上面。他缓慢的迈出步子,走到了照片的面前。

        两张照片,林半夏都认识,第一张,是第一任房主的照片,第二张,是曾经在饭厅里见过的李稣家的全家福。

        然而此时这张全家福上,沾满了黏腻的血渍,让照片里的每一个人,都狰狞又古怪。

        “砰砰砰。”急促的奔跑声,又一次响起,林半夏这回听清楚了,是从走廊的另一头传来的。他想了想,随手抓起了放在角落里装着花朵的瓷瓶,打算将这个当做武器防身。刻意放轻了步子,缓缓的朝着声音的源头靠了过去,林半夏转过拐角,发现走廊尽头的屋子大开着,里面开着灯,散发出冷色的光。借着这光线,林半夏看到屋子前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脚印,有大有小,杂乱无章,看起来入口处曾经来过很多人。

        就在林半夏打算继续往前的时候,脚步声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那是一个拿着砍刀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眉目居然和李稣有七八分相似,一看两人就有血缘关系。他的手里,拖着一具残破的尸体,从右侧的房间,朝着开灯的房间里走去。

        这是当年李稣家发生过的事?林半夏心里猜测,难道是异端之物将当年的惨案,完全重现了出来?那这些能否看见自己?林半夏想,他试探性的朝前走了一步,果然,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自顾自的进了尽头的房间。

        林半夏小心翼翼的跟在了他的后面,也走到了开灯的房间门口,他朝着里面一看,注意到房间的角落里,一个穿着浅色睡裙的女人,抱着一个抖如筛糠的小小少年。少年被她牢牢的抱在怀里,口中发出惊恐的哀嚎:“妈妈——妈妈——”

        女人声音如泣,叫着少年的名字:“李稣,李稣。”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惊恐,死死的抱着怀里的孩子,好像在用尽全力保护他一般。然而从林半夏的角度,竟是分明看到她的脸颊上,挂着夸张的笑容。和惊恐又虚弱的声音不同,她的嘴大大的咧开,神态眼神里,全是贪婪和餍足,就好像少年的反应,给了她极大的快乐。

        李稣是这场事故里,仅剩下的幸存者,也是这场演出中,仅剩下的观众。

        他的存活不是幸运,而是它的选择。

        男人锋利的刀刃重重的落下,在肉体上,发出令人牙酸的沉闷砍声。少年被这一声声响动,刺激的几乎快要崩溃,他只能用尽全力抱住自己的母亲,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稻草。

        舞台已经摆好,高潮马上就要来临。

        林半夏看到,女人脸上笑容越发的夸张,嘴里却凄厉的叫着:“别动他——杀我——杀我就好了——”

        男人抬起头,眼神死寂的看了女人一眼,举着刀朝着两人走去。

        整个事情的发展过程,完全如宋轻罗告诉林半夏的那样。最后的结果,似乎就是护住李稣的那东西被砍伤,之后男人自杀,这件事才彻底画上句号。正因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母亲的身上,当李稣得知护住他的不是他的母亲,而是制造出这一切的它时,整个世界才会轰然崩塌。

        人是没有办法改变历史的,眼前出现的一幕幕,大约只是在这个房子里曾经发生过的幻像,可是即便如此,林半夏也想尝试一下。他深吸一口气,握紧了瓷瓶,想要阻止男人接下来的举动,他并未意识到,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眼眸里那条醒目的绿线又浮现在了他的瞳孔之间——

        就在林半夏即将要走到男人身边马上要动手的时候,他忽的注意到了什么,手上的动作,瞬间慢了下来……

        原本带着灿烂笑容的女人,表情突然开始扭曲,时而喜悦微笑,时而痛苦挣扎,就好像有两个不同的灵魂,在抢夺这具身体的支配权。

        “啊!!!”睁开眼看到男人靠近的少年,发出绝望的哭嚎,他死死的抱住了母亲,胡乱的喊着,“不要杀妈妈,不要杀妈妈——求求你了——妈妈,妈妈——”

        那一声声的妈妈,让女人脸上的笑容最终褪去,变成了无尽的哀愁,她抬起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少年软软的发丝,就像她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她叫了他的名字:“酥酥。”

        听到这声叫喊的李稣,浑身哆嗦了一下。

        “别怕。”她说,“妈妈在呢。”她脸上的恐惧之色,彻底消失了,变成了母亲独有的坚强和倔强,她松开了抱住少年的手,缓缓的站起,然后,像赴火的飞蛾那样,朝着男人扑了过去。

        纠缠,扭打,女人那纤细的身体,竟是爆发出了无穷的力量,硬生生的压制住了男人的力量,她夺过了利器,刺中了男人的胸膛,鲜红的血液蔓延开来,她捏着手里的利器,叫出了最后一句:“酥酥。”

        接着,就好像最后的力气用尽一般,脸上的悲痛和哀愁渐渐退去,又即将变成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在即将完成转化的刹那,她叫出最后那一声:酥酥。

        李稣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可是他一直被母亲保护着,又怎么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看到母亲夺过利器结束了父亲的生命,脸上的表情越发奇怪,说是惊恐悲伤,倒更像是某种怪异的笑容。

        此时的李稣,已经被吓的三魂去了七魄,自然是无暇顾及这一点点的异样。他扑进了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母亲抚摸着他的头发,表情冷漠又漫不经心——大约是戏剧已经落幕,接下来的事,已经让它提不起兴趣。

        它的一场戏,却是李稣的一生。

        林半夏心里有些生气,实在不明白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他举起手,毫不犹豫的把手里的瓷瓶,朝着那东西扔了过去。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瓷瓶穿过了它的身体,直接砸到了身后的墙壁,摔的粉碎。

        屋子里的灯光突然开始闪烁,伴随着滋啦的电流声,彻底的熄灭了。

        视线被黑暗完全覆盖,李稣的啜泣声,也渐渐远去,林半夏转过身,想要退出房间,可是就在他迈步的刹那,他的脚下,出现一片绿色的光晕,好像是从什么东西上面散发的,如同潺潺的流水,又像是流星摆下的尾巴,从地面一跃而起,环绕在林半夏的身边。

        林半夏伸出手,它便跳到了林半夏的指尖,顺着他的指尖往上蔓延。他甩了一下,那东西被甩开,下一刻,又会恋恋不舍的缠上来,好像找到了什么喜欢的东西似得。

        林半夏正在想着这是什么,屋子里的灯突然响了,一直处于黑暗中的视野突然映入光明,让他不由得伸手捂住了眼睛。

        “你怎么在这儿?”是宋轻罗,他站在门口,打开了门口的开关。

        林半夏一愣,环顾四周,刚才他看到的一切都消失了,这里变成了普通的房间,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三楼的客房里,到处都是灰扑扑的家具,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住。

        “我……”林半夏懵道,“我之前一直守在卧室门口,听到三楼有动静,敲门你又没开,就来三楼看了看……”

        宋轻罗微微蹙眉:“我刚才一直在房间里,没听到你的声音。”

        林半夏说:“啊?我敲门了。”

        宋轻罗道:“看来那东西比我们想的要厉害。”

        林半夏看了眼时间,发现现在距离实验开始,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房间太热,他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很不舒服,努力打起精神:“李稣呢?那边怎么样?”

        宋轻罗道:“我还没过去看。”

        刚才出门,发现林半夏不见了,听到楼上有动静,他就直接找了上来,谁知看到三楼走廊尽头的门大开着,进来开了灯,看见林半夏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那过去看看吧。”林半夏想起了自己看到的那一幕,他觉得这件事必须要告诉李稣,告诉他最后陪伴在他身边的,保护了他的不是那个异端之物,而是他真正的母亲,“对了,你……见到你妈妈了吗?”

        宋轻罗摇头。

        林半夏闻言有些遗憾。

        “没关系。”宋轻罗说,“我能感到,她就在我的身边,虽然我找不到她……”他轻轻的吐了口气,像是将某种抑郁的心情也一起吐了出来,“我们下去吧。”

        林半夏说好。

        两人回到了二楼,看到了李稣卧室的门依旧紧闭着,李邺还面色沉沉的守在门口。

        “还没出来?”宋轻罗问。

        李邺摇头。

        “那里面没什么动静吗?”林半夏有点担心。

        “刚进去的时候叫了一声。”李邺说,“这会儿没动静了。”

        林半夏舔了舔嘴唇。

        宋轻罗看了他一眼:“你脸色怎么那么差,哪里不舒服?”

        “没有。”林半夏说,“就是觉得,有点热。”

        “你去休息吧,我和李邺等着就行了。”宋轻罗看了一下手表,“再等二十分钟,不行就直接闯进去,你去楼下喝点冰的,休息好了再上来。”

        林半夏其实很想等在这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脚下发软,感觉快要站不住了似得。他撑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是不行,咬着牙点点头,慢慢的下了楼,去厨房里,喝了些冰水,又去浴室洗了把脸。

        冰冷的水驱逐了暑意,让他缓了过来,他看着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脸庞,总觉得自己眼睛看起来怪怪的,好像颜色不太对似得,仔细看了看,又的的确确是黑色的。

        难道是小猪佩奇看多了近视了?林半夏想到这里,想起了季乐水给他的照片,默默掏出手机点了个保存,心想回去得和宋轻罗找个时间也和两个小家伙拍拍全家福,他们来了这么久了,三个人还没好好的拍过照呢。

        休息好了之后,林半夏又回到了二楼,却没想到一回去,就看到宋轻罗在和李邺争吵。

        宋轻罗说:“你确定不进去?”

        李邺面无表情道:“我比你了解他,他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宋轻罗冷笑起来:“最好如此,免得到时候打开门看到的万一是他的尸体——”

        李邺表情一冷。

        林半夏赶紧上前劝阻,询问怎么回事,这一问,他才得知刚才李稣又发出了一声惨叫,宋轻罗想要进去,李邺居然不同意。

        林半夏顿时有点傻了,心想这是不是弄反了,李邺那么疼李稣,居然阻止他们进去。

        李邺死死的握住了拳头,咬牙道:“再给他二十分钟。”

        宋轻罗双手抱胸,不再言语。

        作者有话要说:

        一般人:啊啊啊啊好可怕好可怕快跑

        林半夏:老子用瓷瓶砸死个你龟孙

        一个月后,林半夏:啊啊啊啊我一个月前遇到的那个事好吓人啊啊啊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