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98章 他们(四)

第98章 他们(四)

        季烽这突然要回去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奇怪,林半夏也感觉到了,他说:“这就回去?”

        季烽失笑:“难道你还想在这里多看一会儿?”

        当然不,林半夏早就想回去了,毕竟宋轻罗还在屋子里等着呢。

        “对了,我希望你能对我的能力保密。”季烽说,“如果你还想见到我的话。”

        林半夏倒是懂了,如果让基地里的人知道,那估计季烽的危险等级会直接拉满,到时候要么他被更加严密的关起来,要么他只能跑掉,林半夏想见他肯定不会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目前最好的选择,还是帮他瞒下这个秘密,对双方都好。

        “好。”林半夏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季烽眨眨眼:“包括宋轻罗?”

        林半夏道:“当然不包括。”他说的理所当然,“他又不是别人。”

        季烽笑了:“我对你这种对其他人的无条件信任很羡慕,我就做不到。”

        林半夏说:“难道你就没有完全信任的人?”

        季烽果断道:“没有。”

        林半夏说:“真是遗憾。”

        季烽起身说了句回去吧,两人便离开了观星台。回去的路上,季烽同林半夏有的没的聊了几句,大约是在问他和宋轻罗是什么时候遇到的。林半夏不知道季烽用意何在,回答的十分谨慎,季烽也不在意,反倒是笑着说了些宋轻罗在基地里的事。

        和林半夏眼里充满了烟火气的宋轻罗不同,在基地里的人的眼中,宋轻罗虽然人气很高,但因为冷淡的性格和特殊的体质,成为了大家不敢靠近的存在。伴生者们天生就对他充满了畏惧之心,即便有人克服了天性上的压制,也会被宋轻罗冷淡的态度打倒。因而整个基地里,和宋轻罗熟识的人屈指可数,大家都在猜测谁会那么幸运成为他的第一个搭档,却没想到被林半夏这个外来者截胡了。

        “所以你现在在基地里,其实和他一样有名。”季烽笑道,“能成为宋轻罗的搭档,并且成功的活下来,大家都在猜测你有多厉害。”

        林半夏被这么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我就是个普通人。”

        季烽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可乐你不喝吗?待会儿就不冰了。”林半夏忽的想起了什么。

        “对哦。”季烽似乎才想起来。他拧开了瓶盖,听到了一声轻微的放气声,十分的美妙,还未入口,心情就好了起来。

        举起瓶子,季烽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大口,露出灿烂的笑容:“和我想象的一样好喝。”

        林半夏说:“好喝吧!我也觉得好喝。”

        “嗯。”季烽看了眼林半夏,“谢谢。”他的确是没想到,林半夏会帮他带瓶可乐。这件事超出他的预计,所以他决定把事情的进度放缓一些。

        “宋轻罗最喜欢喝可乐了。”林半夏笑着说。

        季烽一直在观察着林半夏,他也毫不意外的发现,只要提到某个名字,林半夏的脸上就会不由自主的扬起灿烂的笑容,或许他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说到宋轻罗时,眼睛比星星还要亮。

        季烽看了眼手里的可乐,又看了眼林半夏,觉得心情忽的有点奇怪,他品了一会儿,才品出这种感觉叫做嫉妒,于他而言,不太讨厌,反倒十分新奇。

        “你为什么喜欢他?”季烽忽的发问。

        “哎?”林半夏一愣,“这……喜欢这种事,还有为什么吗?”

        季烽道:“当然。”

        林半夏说:“我也不知道。”他的确不知道。

        季烽神情寥寥,停下脚步,在进去之前,把剩下的可乐一口气给喝光了。林半夏本来想好心提醒他一下,可见他神情冷淡,只好住了口。

        最后的结果就是,季烽一口气喝完了整瓶二氧化碳充足的可乐,开始不受控制的打嗝儿。

        “嗝。”打第一个嗝的时候季烽瞪大了眼睛,好像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似得。

        林半夏看着忍不住有点想笑,心想就算你再厉害,该打嗝还是要打嗝。

        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季烽捂着胸口,开始慌乱,道:“我,嗝,怎么了,嗝?”

        林半夏说:“那里面全是二氧化碳,喝急了容易打嗝的。”

        季烽:“那,嗝,你怎么不提,嗝,提醒我。”

        林半夏笑道:“忘了。”

        季烽:“……”他感觉自己被林半夏那一张表情纯良的脸给骗了。

        就这样无奈的打着嗝,季烽和林半夏重新回到了他们刚才离开的房间里。季烽锁好门,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抬手轻轻一拍,下一刻,凝固的时间重新运转了起来。

        宋轻罗噌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掏出武器对准了季烽:“你做什么?!”

        季烽摊手,满目无辜,好像宋轻罗的紧张是反应过度一样。

        宋轻罗定神一看,发现刚才季烽绿光溢出的眼眸此时已经恢复了原状,漆黑一片,看不出任何异样。仿佛刚才他看到的那一切,只是他的错觉。宋轻罗又扭头看了眼林半夏,见他坐在沙发上,一副乖乖的模样,没发生什么意外,心里的警惕这才稍微松了松。

        “天色不早了。”季烽说,“回去吧。”

        宋轻罗蹙起眉头,他正欲说什么,袖口却被林半夏轻轻的扯了一下,林半夏小声道:“我们回去吧。”

        宋轻罗敏锐的感觉到了异样,林半夏虽然反应迟钝,可并不是一个容易退缩的人。眼前看来,与其说他是想走,倒更像是从季烽那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那么是什么时候两人开始交流的?宋轻罗心中微惊,某种可怕的猜想,浮出脑海。

        在这里细细的讨论,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所以宋轻罗犹豫片刻后,同意了林半夏的提议,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离开,季烽坐在沙发上,朝着他们投来微笑。

        这本来应该是充满了神秘气息的画面,奈何他笑着笑着,就又开始打嗝,实在是神秘不起来。

        出了门,宋轻罗奇怪道:“他什么时候开始打嗝的?”

        林半夏忍着笑:“不知道。”

        宋轻罗看了眼他:“真不知道。”

        林半夏小声说:“回去,回去我都讲给你听。”

        宋轻罗这才放心。

        离开了基地,两人开车回家,在车上,林半夏简单的把季烽的情况告诉了宋轻罗。当从林半夏那里得知,季烽居然已经厉害到可以操纵时间之后,宋轻罗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他神情凝重:“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只是和我聊了聊天。”林半夏道,“说的话都很奇怪,我也听不太懂。”

        宋轻罗用余光观察着林半夏:“真没懂?”

        “大部分吧。”林半夏很坦然。

        宋轻罗沉默。

        “他说我会知道答案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林半夏说,“所以我现在还不太清楚……”

        宋轻罗还想再问,忽的注意到前方的视野里出现了一道明亮的流光,划过夜幕,遥遥的坠落,正是流星的模样。他踩下了刹车:“是流星?”

        “是流星……雨?”林半夏有些惊奇,他看到在那一道流光之后,天空中的星星就开始接连不断的坠落,每一颗,都在天穹上留下了明亮的痕迹。只是和他看到的那种绿色的星辰不同,眼前的星星没有绿色的光芒,全是普通的模样,乍看起来,似乎只是一场不太寻常但没有超出认知范围的流星雨罢了。

        这会儿夜色已深,道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和车辆,宋轻罗索性挂了空挡,就这么停在路边,和林半夏一起在车里,看起了流星。

        两人的眼眸中,都映照着闪亮的星辰,宋轻罗伸手,轻轻的和林半夏十指相扣:“你看到的星星,和我一样吗?”

        “应该一样吧。”林半夏道,“白色的,很漂亮的流星。”

        宋轻罗勾了勾嘴角。

        流星雨持续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最密集的时候,整个天空都是它们甩下的尾巴,美丽极了。

        快要结束的时候,宋轻罗侧过脸,给了林半夏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带着小心和珍惜的味道,他说:“我有时候很担心,自己会失去你。”

        林半夏道:“我在这儿呢。”

        宋轻罗说:“你会永远在吗?”

        “会的。”林半夏道,“只要你在,我就一定在。”

        宋轻罗还想说什么,林半夏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似乎是有信息来了,林半夏拿起手机瞟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什么!!!”

        宋轻罗还是第一次看见林半夏变化的这么夸张的脸色,只看了眼手机,就整张脸脸色都变得惨白无比,额头上甚至也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一副随时要厥过去的表情。宋轻罗见到此景,心里顿时也急了起来,道:“半夏,怎么了?”

        “不会的,不会的。”林半夏说,“他在骗我,一定不会的。”他慢慢的用手指划过了手机屏幕,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声音里带了哭腔,“轻罗啊,咱们家完了呀——”

        宋轻罗:“?”到底怎么了?

        林半夏干嚎:“这个季烽不当人啊,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呢,居然是真的,他真是个畜生啊。”

        宋轻罗还是一头雾水,实在是忍不住了,把林半夏手里的手机拿过来一看,发现是条扣款短信,写着尾号xxxx的银行卡向收款人季烽转账多少多少元,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转账之后,林半夏的余额直接变成了三位数。

        以前的大风大浪,林半夏都熬过来了,可是这一次他真的觉得不太行,大热天的浑身发冷,抖的厉害,还想哭,简称冷抖哭:“咋办啊,咱们这会儿杀回去要钱,能成吗?”

        宋轻罗道:“……你觉得呢?”

        林半夏哭道:“他真的是个魔鬼。”虽然一开始季烽说了句要收钱,可林半夏单纯当他开玩笑了。毕竟在精神病院里住着又不花钱,而且看季烽不是那种物欲强烈的人,怎么会收钱呢?谁知道他居然来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害他打嗝打个不停,让他恼羞成怒了。

        宋轻罗见到是这事儿,也不知道是该松口气呢,还是和林半夏同仇敌忾,他摸了摸林半夏软软的棕色发丝,安慰道:“没事儿,我还有钱呢。”

        就一分钟前还在浪漫的看流星,这一分钟后,就坠回了残酷的事实,林半夏看着自己银行卡里的三位数,甚至生出要去找季烽单挑的愤怒,管你是不是能控制时间,谁敢动他的银行卡,就是他的敌人!

        看着林半夏眼神里的哀愁,化作了浓浓的战火,宋轻罗赶紧道:“都这么晚了,家里孩子还在等着呢。”然后昧着良心说,“就他们两个在家,要是遇到个小偷什么的,不安全。”——鬼知道他是说的小花小窟不安全,还是小偷不安全。

        毕竟是当家长的人了,林半夏冷静了下来:“也是。”

        宋轻罗松了口气:“那先回去?”

        “回去吧。”林半夏咬牙切齿道,“来日方长。”

        总算可以回家了,回家的一路上,林半夏那愤怒的眼神就没变过,搞得宋轻罗心里毛毛的,心想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表情的林半夏,有点陌生,还有点吓人。

        直到进门前一刻,林半夏才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恢复成了往日那个温和的青年,叫道:“小花,哥哥回来了。”

        “哥哥,哥哥。”小花光着脚,吧嗒吧嗒的一溜烟冲到了林半夏面前,踮起脚尖要抱抱,林半夏表情顿时柔和了许多,眼神里的凶狠总算是退了下去,温柔的笑道,“小花有没有在家里乖乖的呀。”

        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咯咯直乐,道:“有的,小花有乖乖的。”说着还挥舞了一下手里的东西。

        林半夏定睛一看,发现小花手里挥的是根骨头,从粗细上来看,应该是小窟的腿骨,再一扭头,发现小窟裹了个被单站在沙发上,瘸了条腿,睁着大大的眼睛哼哼着要抱抱。

        林半夏奇道:“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我在和小窟过家家呢。”小花介绍着它们的游戏,“小窟是魔王,我是勇士,这是我的剑。”剑就是小窟的大腿骨。

        林半夏:“……那你们是要玩魔王打倒勇士吗?”

        小花说:“不是的,不是的,是魔王在做剑,我负责卖,多买点还可以打折。”

        打什么折,打骨折吗?林半夏心想以后自己要多注意一下,这孩子是被自己影响了吗?怎么玩个游戏,都玩的这么人间真实,一点孩子的童趣都没有。说到人间真实,他又不受控制的想起了自己空掉的银行卡,眼泪差点没溢出来,最后憋住了,哽咽道:“小花乖,这么晚了,快和小窟去睡觉吧。”

        小花愣愣道:“哥哥你眼睛怎么红了。”

        林半夏说:“没,哥哥是被你感动的,去睡吧……”

        说着把小花和小窟送进卧室里,温柔的为两个孩子盖上了被子。

        宋轻罗开了瓶可乐,坐在沙发上,看着林半夏垂头丧气的模样,有点想笑,又有点心疼。其实做他们这行的,在意钱的真的没几个,毕竟工资高,危险也大,指不定什么时候人就没了,所以大部分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很少有像林半夏这样存钱的。

        也不知道那个季烽是不是故意的,居然阴差阳错的选了一个最能打击林半夏的法子。

        “睡吧,都这么晚了。”宋轻罗像安慰猫一样,挠了挠趴在他身上的林半夏的后颈。

        林半夏无精打采:“气的睡不着。”

        宋轻罗想了想:“我帮你报仇?”

        林半夏道:“怎么报仇?”

        宋轻罗说:“你不是说他喜欢吃烤肠吗,我让基地里卖烤肠的零食店关一个月再说。”

        林半夏道:“可是他可以控制时间出去买啊。”

        宋轻罗笑道:“控制时间又不能到处飞,这基地离市区远的很,他就算想买,也得自己亲自去吧?”

        哎,这个倒是个思路,林半夏拍手叫好:“好,让他转我的钱,他一个月别想吃零食!”

        宋轻罗其实也不知道这法子好不好用,但主要就是想安慰一下林半夏,见起作用了,才算放心。

        在得到了宋轻罗的安慰后,林半夏终于在空调的吹拂下,安然入睡。

        第二天,气温三十八度,早上一起来就是热浪滚滚,林半夏只是去阳台上拉个窗帘,回来就满身都是汗水,实在是睡不着。宋轻罗体质偏寒,夏天对他影响倒是不大,皮肤也是冷冰冰的。因为这个原因,林半夏恨不得整天和他黏在一起。宋轻罗对此甘之如饴,一点也没有要抗拒的意思。

        于是顶着烈日,好不容易跑到林半夏家里的李稣,进门就被迫吃了一大口的油腻狗粮,闷得直摇头:“卧槽,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影响行不行?这光天化日的,干嘛呢?”

        他进屋子就看见林半夏趴在宋轻罗的身上,宋轻罗一边理着林半夏的发丝,一边手里拿了本书讲故事,那画面真的是让人不忍直视,最让李稣难受的,还是明明知道有人来了,两人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林半夏至少还和他打了个招呼吧,宋轻罗这货就不咸不淡的抬了个眼皮,一副你来干嘛的模样。

        “关你屁事。”宋轻罗道,“有事说,没事滚蛋。”

        李稣怒道:“我他妈的跑这么远,像没事的人吗?!”

        “出什么事了?”林半夏直起身体,“坐,我给你拿冰水。”

        李稣道:“我们研究出那个玩意儿的用处了。”

        “那个玩意儿?”林半夏倒了杯冰水,放在李稣面前,“哪个?”

        “这才几天呢?你们就忘干净了?”李稣震惊了,“就是别墅里那个啊。”

        林半夏恍然:“哦,那个啊,有什么用处?”

        李稣说:“它可以将印在瓷器上的人物幻化出来——”

        林半夏一听,这功能像个录像带:“具体怎么操作?”

        “把它放到那瓷器的上面,就行了。”李稣说,“我们条件有限,目前就只研究出了这个功能,不过,应该还有别的疑问,比如那些瓷器到底是从那里来的?而且如果瓷器上的人只有死了,它才能办到,如果还活着是不行的……所以……我这么急着赶过来,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林半夏当然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个印着宋轻罗母亲的瓷盘??”

        “聪明!”李稣赞扬的看着林半夏,“既然已经见到过了宋轻罗的母亲,这就意味着,他的母亲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不过如果由它幻化一次,大概能看到宋轻罗母亲死前的情形,甚至还有机会和她对话,要试试吗?”他看向宋轻罗。

        当年的事,至今是个无解的谜团,宋轻罗的父亲暴死,母亲失踪,自己则变成了可以封存其他异端之物的伴生者,一连串的事件,即便过去了那么多年,还是没有一个定论。

        宋轻罗:“试。”

        “不过,我得提醒你。”李稣说,“试过之后,要把它再次抓出来,就得把瓷盘摔碎,所以……你最好想清楚。”

        宋轻罗沉默片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李稣说:“那走吧,在这里试不太合适,还是去我家吧。”

        林半夏天真道:“为什么不合适啊?”

        李稣说:“屋子太小了啊,对了,你赚了那么多的钱,又不像宋轻罗那样沉迷买古董,不换个大点的房子?”

        这李稣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林半夏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再次掀起了波澜,原本明亮又清澈的眼神瞬间阴郁的像个刚杀完人的变态,扯了扯嘴角,嗯了一声。

        李稣被林半夏的表情吓到了,急忙看向宋轻罗,谁知宋轻罗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还摊了摊手。

        “那……那还去吗?”李稣的声音有一丝的颤抖。

        “去啊。”听到了李稣的问话,林半夏回了神,扬起灿烂的笑容,“走吧,这就走……咱们早去早回。”说着就回卧室换衣裳了。

        李稣:“……”

        宋轻罗:“……”

        两人对视片刻,李稣低声道:“啥情况啊?”

        宋轻罗面无表情:“给你一个建议,最近一个月里,别在林半夏的面前提钱这个字。”

        李稣:“……怎么回事?他也买古董被骗了?”

        宋轻罗冷冷道:“还有一个建议,别在我面前提古董两个字。”

        李稣;“……”你们两个到底干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李稣你以前胆子没这么大啊

        李稣:我以前哪里知道你们这么麻烦!

        林半夏:钱?什么钱?以前是什么钱?

        李稣:啊啊啊啊林半夏你醒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