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103章 群星的轨迹(三)

第103章 群星的轨迹(三)

        虽然说着让李邺冷静,可是在李稣的事面前,想要摆出一副淡然的态度,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李邺用力的闭了闭眼,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努力控制住了情绪,道了声好。

        于是季乐水便结结巴巴的,把他看到的一幕幕全都告诉了李邺。趁着两人说话的功夫,林半夏走到了李稣的身边,轻轻的呼唤着他的名字:“李稣?”

        他本来以为李稣不会对他的声音有反应,谁知李稣朝着他投来了目光,虽然眼神飘忽怯怯,看起来恍惚又可怜。

        林半夏小心的伸出手,触碰了萦绕在李稣肩头的绿色光点,那些光点好似有生命一般,被他的指尖触碰之后,迅速的汇集在了他的手里,顺着指尖一路往他的手心里窜去,还未到他的手心里,便消散了。

        无数的光点堆积在李稣的头顶肩膀,简直好像积雪要将他整个人掩埋起来。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林半夏思量片刻,轻轻的伸手在李稣的肩上头顶拍了拍,将这些光点轻轻拍掉……

        那边季乐水还在李邺凶狠的瞪视下,战战兢兢的讲着自己的所见所闻,正讲到害怕的地方,朝着林半夏的那边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卧槽!!”

        只见本来还在李稣身上粘着啃食他身体的那东西,被林半夏拍了几下,居然发生了变化,起初是动作逐渐变的缓慢,接着身体居然开始变淡,最后居然彻底消失……

        “没,没了!”季乐水大叫道。

        李邺和宋轻罗都没明白,道:“什么?”

        “李稣身上那东西没了!!”季乐水指着李稣喊道,“消失了!!”

        林半夏站在那边,也听到了季乐水的咋咋呼呼,他抬起头:“你看到的东西消失了?”

        “对,不见了。”季乐水说,“被你一拍,就没了。”

        林半夏闻言有些诧异,低头看向李稣。李稣的身上果然出现了变化,他虚幻的眼神开始凝聚焦点,意识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他茫然四望,仿佛此时才注意到自己身处何地,喃喃的叫了声:“伊万……”

        门口站着的李邺扭身回到了李稣的身旁。

        “怎么家里这么多人。”李稣说,“我……在干嘛呢……”

        李邺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李稣的肌肤没有一丝温度,冷的像冰,李邺说,“你生病了。”

        李稣笑道:“我不是一直病着吗?”他本来想要开个玩笑,但发现旁边站着的几人,都在用凝重的眼神盯着自己,只好把玩笑话憋了回去,“到底怎么了?”

        “你被感染了。”李邺说,“精神状态直接掉到了最糟糕的程度。”

        李稣:“……不会吧?我没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他们是监视者,一般出现这样的情况,都是见到了什么不该见的东西,可是他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昨天晚上,他发现外面下雨了,去阳台关了窗户,然后回到床上。之后的记忆就有些晦暗不清,他仿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好像又没有,如果一定要比喻,就像是意识在一块一块的缺失,无法思考……

        “别想了。”李邺道,“你先休息。”

        李稣摇头,拒绝了李邺的好意:“我不困,半夏他们突然都来了,肯定是有什么事,趁着我还清醒赶紧说吧。”

        宋轻罗没有李邺那么怜香惜玉,他直言道:“事情失控了,许多人都在像你一样被感染,现在感染的源头我们还没有找到,你应该知道感染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李稣沉默,他当然知道,感染的尽头是疯狂。当人类的精神再也无法承载异端之物带来的影响,疯狂就成了最终的归宿。他回忆起了自己刚才的状态,竟是感到自己离那个世界只有一线之遥……

        万幸,在他跌入深渊之前,他被人拉了回来。

        意识到了这件事,李稣顿时庆幸起来,只是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依旧十分虚弱,脑子也很迟钝,无法仔细的思考困难的问题,他道:“那要怎么办?”

        “先让基地搜索。”宋轻罗说,“尽量把源头找到。”

        其实他们都明白,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也只能如此了,宋轻罗直接去了阳台联系基地那边。

        李稣恹恹道:“看看电视吧。”他不想屋子里太安静。

        李邺打开了电视,随手调到了新闻频道,这会儿正在报道社会新闻,说是市区中心突然出现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十几辆车连环相撞,记者正在前方报道。

        这种新闻如果放在平时,林半夏大约就只是看个热闹,但是最近的情况敏感,他就多留意了一些。

        因为事故很严重,所以记者已经赶到了现场,现场地面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和被撞毁的车辆,虽然打了马赛克,依旧让人感到了不适。采访的记者是个年轻的姑娘,正在拍摄消防队员切割车辆把一个受害者从车里拉出来的画面。那个受害者的运气不错,在后座上还系了安全带,只是被卡在了里面受了点轻伤。

        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嘴里一直碎碎念着什么,其他人都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毕竟遇到了这么严重的事故,受到刺激也是正常的。

        “下雨了。”李稣突然说了声。

        的确下雨了,是小雨,飘飘洒洒的落到了电视里的众人头上和肩上。隔着屏幕,林半夏眼中的雨水并没有变成绿色的光点,只是一场普通的秋雨。

        在消防员的努力下,被压在车里的受害者终于成功的被救了出来,旁边的医护人员赶紧将他抬到了担架上打算送进车里。可是这人却好像完全没事似得,挣扎着从担架上坐了起来,嘴里一个劲叫着什么。

        记者见到此景,以为伤者是要说点什么,赶紧上前采访,谁知刚走到那人的身边,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臂,记者吓了一跳,道:“您要说什么吗?”她俯下身,把自己手里的话筒递了过去。那人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记者,下一刻,竟是一口咬在了记者的脸上。

        “啊!!!”记者吃痛惨叫,惊恐地挣扎起来。

        伤者更加癫狂,直接抱住了记者的头,又是一口。

        这会儿周围的人才反应过来,急忙用力将那人拉开,可是已经太晚了,记者脸上被咬的血肉模糊,咬她的那还打算继续,却被周围的反应过来的警察和消防队员死死按住。

        “啊啊啊,我的脸,我的脸——”记者哭叫起来,直播的画面接着抖动一下,就这么中断切到了广告画面。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季乐水呆了,“怎么会这样,那人,是疯了吗?”

        一阵沉默。

        “哈哈。”李稣干笑道,“半夏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雨里面全是那东西?”他看了眼外面的天空。此时淅淅沥沥的小雨正缓缓落下,不见有停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天空中的乌云,成了盘旋的阴影,渐渐的笼罩了整个世界。

        此时的他们突然意识到,如果整个世界都发疯了,该是一件多么恐怖且糟糕的事。

        林半夏没说话,起身去了阳台,看向楼下。

        不少人举着伞走在雨幕里,看起来平静祥和,并无不妥之处——如果不是他们的伞上也堆满了那如积雪般的绿色光点的话。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来了阳台,季乐水只是朝外面看了一眼,就浑身颤的厉害,哆哆嗦嗦道:“都有,他们身上,都有那些东西……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进入他视野的所有人身上,几乎都附着刚才在李稣肩头看到的那种生物,不,那应该不是生物吧,世界上怎么会有生物长成这种可怖的模样。

        它们就像是寄生虫,攀附在人的身上,神情愉悦的大快朵颐,每个人身上都被他们啃食出了一个个缺口。但它们吃的不是人类的肉体,而是精神,一旦被啃食殆尽,迎接人类的,就是永无止境的癫狂。

        “我们该怎么办?”季乐水带着哭腔,他是所有人里胆子最小的那一个,回忆起刚才血腥的画面,浑身就抖个不停,不敢去想象整个世界被疯子占领的情况。

        “一定有办法的。”林半夏喃喃,“一定有办法的……”他打起了精神,“我不是能把那些光点驱散吗?只要驱散了,那些东西就没了对吧?”

        “这么多人。”李稣苦笑,“杯水车薪罢了。”

        林半夏只有一个,可是一场雨下来,又会淋湿多少人呢。

        “总要去做。”林半夏说,“总得……试试看吧。”

        是啊,总要去试试看啊,李稣听到林半夏这么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我们和那边联系着,看能不能想出些别的方法。”

        “好。”林半夏道,“我先出去试试看。”他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转身拿了伞就要下楼去。宋轻罗本想和他一起,被林半夏拒绝了。

        “那东西估计也会落在你的身上。”林半夏说,“保险起见,你还是别去了。”

        宋轻罗还想再说什么,林半夏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季乐水扭过头,看向窗外,他说:“这雨,什么时候才停啊。”

        是啊,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呢。

        林半夏举着伞到了楼下,这个小区人不算太多,还是有一些来来往往的居民。他站在雨中看的更加分明,雨水淅淅沥沥的带着绿色的光点,从穹顶坠落,又落在伞上肩头,整个世界,都被绿光笼罩。这种东西,只有他看得见,在别人的眼里,这只是一场不太大的小雨罢了。

        林半夏敛了心神,转身走向了旁边的行人。他当然不能直接说自己的目的,不然被当成神经病的人就是他了。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说那人的肩膀上有虫子什么的,伸手去将行人肩头的绿点拍掉。万幸他生的面善,也没什么人怀疑,最多只是遭几个白眼。

        拍完了小区里面的,林半夏又去外头转了一圈。当看到周围每个人的肩膀头顶,都顶着那些绿色的光晕时,林半夏感到自己如同漂浮在大海上的一座孤岛,即将被汪洋的海水吞没,却毫无办法。

        林半夏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脸上浮现出些许茫然。抬头看向天空,一滴雨水从空中砸落,正好流入他的眼眸,他眨了眨眼,伸手抹去,看到光点在自己的指尖消散

        手机响了起来,林半夏掏出来一看,是宋轻罗来的电话。

        “喂,半夏。”电话接通后林半夏听到了宋轻罗的声音,那声音有些飘忽,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宋轻罗说,“半夏,回来吧。”

        林半夏问道:“有办法了吗?”

        宋轻罗说:“暂时没有。”

        林半夏沉默。

        宋轻罗道:“回来吧。”

        林半夏:“可是……”

        “快回来。”宋轻罗道,他的声音里带了少见的紧绷,没了往日那种风轻云淡。

        林半夏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只能低低的应了声好。

        重新回到了屋子里,屋内一片安静,像是死寂的坟墓。李稣缩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季乐水茫然的坐在旁边,低头看着手机,他见到林半夏回来了,小声道:“半夏。”

        林半夏没看见宋轻罗和李邺,问他们两个去哪儿了。

        “他们出去谈什么事了。”季乐水说。

        林半夏朝着李稣投去询问的眼神。

        李稣回望,眼神里有些哀愁的味道,他说:“半夏,有些事,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

        林半夏说:“都到这时候了,你想说就说吧。”

        李稣道:“你知道那些装异端之物的箱子,是用什么做的吗?”

        林半夏闻言微愣。那些箱子大大小小都有,里面是木制的,外面是附着了一种皮,摸起来的触感柔软细腻,他之前也想过箱子怎么这么厉害,可以封存异端之物,可也只是想想,并没有细究。李稣既然用这样的表情,问出了这个问题,某种他不敢相信的答案瞬间浮出了脑海,林半夏艰难的扯了扯嘴唇:“不会吧。”

        李稣低声道:“我不希望那边知道你的事。”

        林半夏:“……”

        李稣说:“或许你可以拯救世界,但要当拯救世界的神,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他神情哀愁,凝视着林半夏,“我希望,你只是我的朋友。”

        林半夏道:“就算是当神,也轮不到我。”

        李稣笑道:“希望如此吧。”

        林半夏低声道:“那些箱子……和宋轻罗,有关系吗?”

        李稣说:“宋轻罗进基地之后消失了一段时间,那时候他也还小,没什么人注意到,可能是一年,可能是半年,总而言之,就是消失了。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基地里就有了那些箱子。”他舔舔嘴唇,“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大概也没什么人,把他和箱子联系在一起,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林半夏听着这话,总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猛烈的扯了一下,疼的厉害,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

        “宋轻罗没把你的事情报上去。”李稣道,“毕竟如果知道你真的有这种能力,可能会发生特别糟糕的事。”他缩在沙发上,说着说着,身体有些冷似得,缩的越来越紧,像只受了惊的小刺猬。

        林半夏嘴巴发苦,说:“我去阳台抽根烟。”

        季乐水担心的看着林半夏,欲言又止,林半夏和李稣的交谈,他听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安慰自己的朋友。

        林半夏去了阳台,看着窗外的雨幕,点了根烟。

        缭绕的烟雾迷蒙了他的眼睛,他眯了眯眼,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夜幕降临。原本漆黑的夜晚,在他的眼里却变成了斑斓的星空,无数星辰没有前赴后继的落下,而是悬停于天穹之上,像一把把锋利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越危险的东西就越美丽,林半夏沉默的思考着……那个制造这一切的异端之物藏在哪里呢?是天空上吗?还是云层里?它又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知不觉中,林半夏走了神,直到烟上的火星烧到了自己的手指,带来尖锐的疼痛,他才猛然回神。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林半夏扭头,看到了宋轻罗和李邺回来了。两人身上都沾染了些光点,应该是出去了一趟,好在这些光点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至少季乐水没有再喊有那种东西了。

        “回来了。”林半夏顺手熄了烟,故作轻松的询问,“怎么样?”

        宋轻罗说:“当然不好,基地里乱成一片,疯了得有五六十个了。”

        林半夏:“全是伴生者?”

        宋轻罗点头:“雨停了。”

        林半夏道:“是停了。”他说话时,伸手把宋轻罗身上的光点一点点弹开,漫不经心道,“你告诉基地我的事了吗?”

        宋轻罗深深的看了林半夏一眼:“没有。”他停顿一下,“你想劝我?”

        林半夏:“不……至少,现在不打算。”

        宋轻罗不说话了。

        李邺淡淡道:“说了也不一定有用,他们想法多的很,说不定办法就是把你切碎了熬成水,大家一人来一杯。”

        林半夏:“……听起来很疼的样子。”

        李邺道:“你这该问宋轻罗,他经验比较丰富。”

        林半夏:“……”

        “既然雨停了,那就再等等看吧。”李稣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说不定,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呢。”

        大家都没说话,其实心里很清楚,只要一天不找到那个导致这一切的异端之物,事情就一天不会平息。但要怎么找呢?实在是毫无头绪可言。

        雨停了,绿色的星辰没有继续下坠,而是悬挂在遥远的天穹,只要林半夏一抬眸,就能看到。

        窗外传来了直升飞机飞过的声音,宋轻罗说这是基地那边开始对天空进行排查,目前进度很慢,因为无法判断异端之物到底在什么高度。

        “明天再说吧。”李稣打了哈欠,提议道,“都这么晚了,再折腾也没意思。”

        也是这么个道理。

        李稣他们家里大,客房就有三四间,大致分了一下房间,三人便去各自休息。林半夏躺在场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到身侧凹陷,感到宋轻罗也躺了下来。

        “睡不着吗?”宋轻罗问他。

        “有一点。”林半夏侧着身体,看着外面依旧绿莹莹的天空,他的眼睛里也映上了绿色的光。

        宋轻罗说:“事情总会解决的。”

        林半夏笑道:“你在安慰我吗?”

        宋轻罗:“算是吧。”

        “其实我也没那么害怕。”林半夏道,“你知道我的,反应有点慢……”

        宋轻罗没吭声,伸手搂住了林半夏的腰,把他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林半夏的后背提着宋轻罗的胸口,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隔着单薄的衣物源源不断的传到了自己的身上。无法入眠的感觉一下子消散了,睡意迅速的涌上了心头,林半夏闭了眼,呼吸静静变得绵长。

        宋轻罗没睡着,他从身后凝视着林半夏凌乱的发丝和白皙的颈项,他的手微微紧了紧,恨不得把眼前的人,镶嵌进自己的身体。

        没有了雨的夜,一片寂静。

        睡的很沉的林半夏,朦胧中又听到了那种奇异的清脆鸣响,好像有人在敲着清脆的铜铃在耳边轻轻的摇晃。

        林半夏睁开眼,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但在坐起来的那一刻,林半夏发现有些事情不太对劲——他竟是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林半夏便感到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像一片柔软的丝绸似得,被风一卷,朝着天空方向去了。

        他像是灵魂出窍了一般,看到自己离大地越来越远,那些庞大的建筑物逐渐成了火柴盒的大小,倒是耳旁清脆的叮响,越发清晰。

        这是要去哪儿?林半夏看到自己的身体穿过了云层,周遭那些绿色的星辰开始向他靠拢——如同受到了行星引力吸引的卫星那般,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一层绿色的光晕。

        林半夏黑色的眼眸,被映成了一片翡翠般深沉的深绿色,他眨了眨眼,所有的星星,都掉进了他的眼底。

        耳旁响起了一阵奇妙的乐声,不是人类的语言,林半夏竟是奇异般的听懂了——那东西在呼唤他的名字“林半夏”。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你快醒醒林半夏!!

        林半夏:你这么紧张干吗!!

        宋轻罗:你再不醒我就要被绿了,我能不紧张吗?

        林半夏:真是一种危险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