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104章 群星的轨迹(四)

第104章 群星的轨迹(四)

        并非人类的言语,那呼唤的声音,好像是从灵魂深处传来,一声接着一声,等待着林半夏的回应。

        然而林半夏迟疑了,他隐约感觉到,当自己回应时,似乎会出现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于是他选择了沉默,任由那清脆的叮当声在自己的耳旁回荡,不肯言语半句。

        绿色的光环围绕着林半夏的身体,将他带向了更高更远的地方,四周的画面开始变得更加奇异。在黑暗里,林半夏看到了一条流淌的光河,天穹就是河面,无数细微的光点汇聚成了淡绿色的河水,卷着他的身体,流向了不知名的远方。身下已经看不见陆地,变成了厚厚的、乳白色的云层。不知是不是因为林半夏一直不肯给予回应,那个一直呼唤着他名字的声音,渐渐远去,最终如风般消散了。

        林半夏被迫跟随着光流继续往前,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小时,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是一年……时间在林半夏的脑子里失去了概念,他并不觉得恐惧,也没有感到害怕,直到眼前升起一团刺目的光。

        那团光,就是光流的尽头。

        林半夏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喧闹吵杂,仿佛无数人的窃窃私语,他有些迟疑,但还是迈开了步子,走到了光源面前。这就是造成一切的异端之物?林半夏想,要怎么阻止这一切呢,他需要把这个东西带回去吗?可是要怎么才能带回去呢……

        无数纷繁复杂的念头困扰着林半夏,但当他真的走到离光源不足半米的地方时,所有的念头都消失不见了。

        林半夏看清楚了光团的模样,与此同时,某种可怕的想法席卷了他的脑海。

        光源是个不太规则的球形,上面布满了山川河流,陆地海洋——正是林半夏在课本里,见过的地球的模样。

        此时,这个球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绿色光点,给它镀上了层轻薄的纱,让它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林半夏想,事情一定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可就算如此告诉自己,他还是不由自主的伸出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环绕在球体上的光点。和之前一样,光点在他的触碰下迅速的虚化,像融化的雪花一般。

        “不会吧。”林半夏苦笑着喃喃,“不会吧。”

        窃窃私语的声音依旧不停的从球体上传来,仿佛有无数的人在用无数的语言交谈,有人在笑,有人在哭,有人在嘶吼,有人在低泣——无数的声音像是层层缠绕的线团,全都涌入了林半夏的脑子,他在此时生出了一种玄妙的感觉,举目四望,就能透过云层,看向远方。

        他看到了宋轻罗在睡觉,神情安详,手依旧牢牢的搂着自己的身体。李邺和李稣正在交谈,他们一个躺在床上,一个站在旁边,看起来不太愉快的模样。季乐水还是很胆小,没有睡着,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是那么的可怜……

        视线所及之处再次变幻,林半夏又看到了小花和小窟,两小只在偷偷的看电视,小花坐的离电视太近,林半夏条件反射的想要叫一声,可是视线突然拉回了眼前……

        视野的突然变化,让林半夏一时间很是不习惯,他不由的踉跄几步,条件反射的想要扶住什么,伸出手才想起来自己的周遭什么都没有。林半夏以为自己会踩空,但朝着右边伸手后,他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扶了一下——身体稳稳的停在了原地。

        “谁在那儿?”林半夏很是诧异,他扭过头,却发现自己的身旁空无一物,除了那些奇异的光点之外,什么都没有。

        那刚才扶住自己的是什么?林半夏看向手指,上面沾染了一层淡淡的绿光,和其他的绿光一样,似乎并不太喜欢他的触碰,再次毫不意外的消散了。

        之前消失的悦耳的乐声重新响起,它呼唤林半夏的名字。这三个字眼,在此时变成了某种契约达成的条件。林半夏黑色的瞳孔中央的绿线变得无比的醒目,并且逐渐朝着周遭扩散……

        “不,不,不!”几乎是连着说了三个不字,林半夏奇迹般的明白了它的意思,“我不想……离开。”

        乐声开始急促。

        “不要。”林半夏道,“我不想,不想离开。”他伸手揉着眼睛,“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

        乐声停止了。

        林半夏扭过头,看向那个圆形的球体,转过身,缓步走到了它的面前。他看着那些在球体上萦绕的光点,用自己指尖,像戳泡泡那样一点点的将它们戳碎。从这个动作里,林半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不会吧……”

        没有回答。

        还未等林半夏仔细思考,他的身体猛地踉跄一下——有什么人在身后推了他一把。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那力道极大砸的林半夏背脊生疼,他来不及回头,眼前的画面倏地黑了下来。

        等到林半夏再次睁开眼时,刚才的一切都消失了,眼前出现的是宋轻罗焦急的面容。

        “半夏。”林半夏的身体被紧紧的抱住了,好像害怕失去他一样,宋轻罗的力道几乎要揉碎林半夏的骨头。

        闷哼一声,林半夏轻声应道:“轻罗?”他茫然的问道,“我怎么了?”

        宋轻罗道:“你睡了三天了。”

        林半夏一愣,朝着窗外看去,看到了灿烂的阳光。

        “我睡了三天?”林半夏说,“真的?”

        “嗯。”宋轻罗道,“你再不醒,我就只能把你送到医院里去了。”

        林半夏靠在宋轻罗的怀里,缓了一会儿:“我有点饿。”

        “好,我去给你熬点粥。”宋轻罗说,“你就在这里乖乖躺着,不准乱动。”

        林半夏说好。

        很少看见宋轻罗这么紧张的样子,倒是十分新奇,林半夏看着他转身走出去,走到了门口突然重新返身支了个脑袋回来又看了林半夏一眼,像是确认他还在一样。

        林半夏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还在呢还在呢,快去吧。”

        宋轻罗嗯了声,这才走了。

        宋轻罗说他睡了三天,然而对于林半夏而言只是片刻而已,他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来,感觉身体发软,想来是躺了太久的后遗症。看了眼手机,是下午的三点,是阳光最好的时间。

        林半夏去了阳台,抬头看向天空。之前那些绿色光点全都不见了,只余下蔚蓝的天穹,好像他只是睡了一觉,世界就重新恢复了和平似得。

        林半夏看了一会儿,鼻尖嗅到了食物的香气,他慢吞吞的走到客厅,看见小花和小窟窝在沙发上睡午觉,小花圆嘟嘟的脸蛋睡的红彤彤的,抱着小窟细细的手骨还蹭了蹭。

        林半夏又去了厨房。宋轻罗系着围裙,正在低头把莴笋切成细条,他黑色的头发长长了,便用皮绳简单的束在了脑后,留下几缕发丝垂在耳畔。他垂着眼睫,那张过分精致的面容让他看起来有些冷漠,倒是和手里做着的充满烟火气的厨活显得格格不入。

        “雨什么时候停的?”林半夏靠着门框发问。

        “两天前。”宋轻罗道,“季乐水说他看不到那些东西了。”他切着菜的手顿了顿,“和你有关系吗?”

        林半夏其实不太想对宋轻罗撒谎,那些话语明明到了嘴边,竟是怎么都没办法说出来,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阻止了他的动作,他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干巴巴的道了句:“我不知道。”

        宋轻罗微微抿唇。

        林半夏转移了话题:“想喝可乐了,家里有吗?”

        “有。”宋轻罗说,“不过你三天没吃饭,还是别喝那么刺激的,等喝了粥垫垫胃再喝可乐吧。”

        也是,嗅着浓郁的米香味,林半夏食欲大开。

        半个小时后,饭做好了,林半夏坐在桌前大快朵颐,一口气喝了三碗,才缓了过来。宋轻罗就在旁边撑着下巴看着,目光里竟是有些慈祥的味道。

        林半夏一边吃,一边问了李稣和外面的情况,宋轻罗说李稣没什么大的问题,目前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雨停之后污染也随之消失,但让人遗憾的是,之前疯掉的伴生者们,并没有恢复的意思。

        “这样么。”林半夏道,“那这件事算是结束了?”

        “暂时吧。”宋轻罗道,“源头的异端之物还没有找到,有继续出现的可能性。”

        林半夏闻言,戳了戳自己碗里的食物,喃喃:“是么。”

        “嗯。”宋轻罗道,“不过那边很重视这件事,应该会尽快找到的。”

        真的能找到吗?林半夏非常怀疑,他很想告诉宋轻罗那些关于自己梦境里见到的事物,然而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出来,某种潜在的规则阻止了他的行为,他只能微微蠕动嘴唇,却吐不出一个音节。努力了几次都没法张口,最后只好作罢。

        吃过饭,林半夏算是彻底缓了过来,他以为宋轻罗要去忙了,谁知宋轻罗没有要走的意思,忍不住奇怪道:“你……不忙吗?”

        “不忙。”宋轻罗说,“寻找异端之物是记录者的事,和我们关系不大。”

        林半夏说:“没有别的事做?”

        宋轻罗沉默片刻,说了一句林半夏没想到的话,他说:“所有的异端之物,突然间都消失了。”

        林半夏愣住:“怎么可能?”

        “我也很奇怪。”宋轻罗说,“但事实就是这样。”他撑着下巴,眼睛落在林半夏的脸上,淡淡道,“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清理了一样,你昏睡的三天里,我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异端之物的消息。”

        林半夏:“……”

        宋轻罗说:“你知道些什么吗?”

        林半夏条件反射的摇头,大约是他摇的太果断了,反倒是引起了宋轻罗的怀疑。宋轻罗盯着林半夏,看着他眼睛里还未消退的绿色,他不知道林半夏到底遇到了什么,但他能看出,林半夏并不想谈论那件事。他心里浮起少见的焦虑,忍下了某种在内心翻腾的情绪,移开目光:“好吧。”

        林半夏感觉到了宋轻罗的失望,舔舔嘴唇道:“其实不是我不想说,是我没办法……没办法说出来。”

        宋轻罗说:“什么意思?”

        林半夏道:“就是很奇怪,我没办法表达出来……”

        宋轻罗微微蹙眉,思量片刻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枚骰子,放到了林半夏的面前:“试试?”

        这是自从初识之后宋轻罗第一次主动让林半夏骰骰子,他之前似乎有什么顾虑,一直没有让林半夏动过手。

        黑白分明的骰子放在眼前,林半夏选择相信宋轻罗的判断,伸手将骰子拿了起来。骰子入手很冰,份量也比寻常的骰子要重一些,林半夏微微吸了一口气,便将手里的骰子掷了出去。

        骰子在木头桌上咕噜噜的转开,像陀螺那般旋转的飞快,就在林半夏以为它会和之前一样转个不停的时候,它的速度却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平静的停在了桌面上。醒目的数字映入了林半夏的眼帘,他看到了一个0,又看到了另一个0,于是整个人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宋轻罗的话他记得很清楚,00代表的是100,当一个人,骰出100,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疯了。

        但半夏觉得自己很好,他可以完整的思考,理智的分析,和人类评判疯子的标准千差万别,于是他只能茫然的看向宋轻罗,想让他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宋轻罗捏住了骰子,因为过度用力,指尖微微发白,他看了林半夏一眼,慢慢的摇了摇头。

        林半夏说:“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骰子出问题了?”

        这个怀疑显然是不太对的,因为宋轻罗重新丢了一次,这次数值非常的正常,0和5,只有小小的五点。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宋轻罗抬头,看向林半夏:“你看到了什么?”

        林半夏他无法说出自己看到的东西,自然也没办法回答宋轻罗的问题。于是他只有继续沉默,用力的咬着嘴唇,直到品出了血的味道。

        “别咬了。”宋轻罗的手指,轻轻的按住了他的唇,“不能说就算了。”

        “不是不能说。”林半夏道,“是我……说不出来。”

        宋轻罗:“……”

        林半夏说:“我疯了吗?”

        宋轻罗没有应声,他看向沙发上的小花,小小的女孩还在酣睡,脸上的红晕在肉嘟嘟的脸蛋上晕开,让她看起来甜美又可爱,就像个普通的女孩那样。但他们都知道,小花不是普通的女孩,她是感染了林半夏的异端之物,是她分离了林半夏的恐惧,让他不至于陷入癫狂。

        那么林半夏到底看到了什么呢,突然消失的异端之物,和他看到的东西有什么联系?宋轻罗不明白,林半夏却懂了。

        绿色的痕迹代表感染,那些出现在他视线里,别人看不到的绿点,便是宋轻罗口中能将普通的物品变成异端之物的辐射。林半夏看到的是世界,他随手抹去了绿色的光点,便也顺带带走了异端之物。

        曾经季烽提出的那个问题,重新回到了林半夏的脑海里——为什么异端之物不会是人类呢?

        某种可怕的答案,浮出了水面——这并非巧合,而是某种带着目的性的选择,是神明的怜悯让辐射避开了人类。

        那么最终的问题来了,为什么……神明会怜悯人类呢?

        林半夏身体微微抖一下,抱住手臂,感觉有些冷。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宋轻罗自然注意到了林半夏神态的变化,从怔愣,到恍然,最后成了莫名的惊恐,神态之中全是浓浓的不安。

        “半夏。”宋轻罗叫道。

        林半夏回神:“怎、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宋轻罗问。

        “没事。”林半夏说,“只是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对了,我一直没问过你,异端之物是有起源的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东西的?”

        宋轻罗说:“很早就有了,但是并不是一直都有,而是有一个发展的周期。”他解释道,“就像潮起潮落那样,以某段时间为周期不断反复,期初时,出现的频率会降低,然后不断的升高,达到某个顶点,再周而复始。”

        林半夏说:“周期的时长是多少?”

        宋轻罗说:“无法判断,没有任何规律。”说白了,就是数量会不断的波动,但是波动是无序的。

        林半夏:“……那之前,有过精神病泛滥的情况吗?”

        宋轻罗摇头:“没有。”

        林半夏:“奇怪。”

        宋轻罗:“怎么奇怪?”

        林半夏道:“只是觉得突然出现的异常情况,似乎……不太符合常理。”

        宋轻罗手指在桌上点了点:“或许有,但是没有人放在心上。”他轻叹,“疯掉对于我们来说……”实在不算什么特别的事。可能只是一次任务,就足以让参与的几人全都陷入不可自拔的癫狂,这种事基地里的人都见的多了,自然也不会有人在意。

        林半夏沉默。

        “你的精神状态有别于常人。”宋轻罗说,“可能是小花的原因,你感受恐惧的方式,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有一个延缓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恐惧的本身的威力也被时间不短的消磨。举个例子就是,当一个人第一次见到害怕的东西和一个月后才重新回忆起害怕的东西时,害怕的效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这骰子对你来说,不是一个合适的测量工具。”宋轻罗说。

        “但是危机至少暂时解除吧?”林半夏问,“至少大家,没有继续发疯?”

        宋轻罗说:“是。”

        林半夏笑了起来:“就先这样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咱们出去转一圈吧。”林半夏说,“外面天气不错……感觉身体都睡软了。”

        宋轻罗同意了。

        于是两人下了楼,打算去附近的转转,再到超市里买些食材做顿大餐。

        这几日事情一直很多,能平静下来,做点寻常的琐事,于林半夏而言倒成了奢侈的享受。

        入秋之后,就没有那么热了。太阳反而成了讨人喜欢的东西,道旁的绿树开始变黄,叶子随着风打着旋儿落下,一片正巧落到了宋轻罗的发梢上。林半夏手一伸,把叶子捏在了手里,手指搓着叶梗微微用力,看着它转出一个可爱的弧度。

        这动作着实有些幼稚,宋轻罗看在眼里,黑眸却柔了下来,他说:“晚上想吃点什么?”

        林半夏道:“吃火锅?好久都没有吃了。”

        “好。”宋轻罗道,“那就吃火锅吧。”

        前面再转个弯就是超市了,林半夏和宋轻罗继续往前走,忽的听到了一声刺耳的鸣笛声,有人发出惊恐无比的惨叫——林半夏回头,看到一辆满载货物的货车朝着这里冲了过来,车头的方向正是他和宋轻罗所在的位置。

        宋轻罗也看到了,他顿时脸色大变,抓住林半夏的手便要将他朝着旁边拉开,谁知那货车突然再次转向,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冲到了二人的面前。

        林半夏直接被宋轻罗推了出去,眼睁睁的看着货车就要撞上宋轻罗,虽然宋轻罗体质特殊,可也只能算在人类的范畴里,这要真的被撞上——林半夏不敢细想,浑身冰凉,嘴里发出惊恐的叫声:“宋轻罗——”

        变化就发生在这一刻。

        某种玄妙的感觉,突然充斥了林半夏的全身,他耳旁的声音消失了,周遭变得一片寂静,起初林半夏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的的错。直到他抬起头,看到了头顶上那一片片坠落的落叶。它们没有再往下掉,而是悬停在了半空中……林半夏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停止了。

        就像季烽能做的那件事一样,林半夏竟然也有了这样的能力,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使用,却在悲剧发生的最后时限,凭借本能用出了这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能力。

        货车没有撞上宋轻罗,而是停在了即将碾过他身体的前一瞬间,林半夏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了宋轻罗的面前,死死的抱住他,将他从货车的车头前拖了出来……

        就在林半夏救下宋轻罗的下一秒,声音重新回到了林半夏的世界,随着一声令人浑身战栗的巨响,装满了货物的大车重重的撞进了面前的墙壁……凝固的时间,重新回归了正常的轨道。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我好像有超能力了……

        宋轻罗:你想用这个能力做点啥?

        林半夏:去盗刷季烽的银行卡?

        宋轻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