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107章 群星的轨迹(七)

第107章 群星的轨迹(七)

        虽然家庭也算不上富裕,但自从成年后就没有少过钱的季烽实在是无法理解林半夏对银行卡里钱的执着。宋轻罗在基地里干了这么些年,按理说也该有不少钱了吧,难道钱真的全去买了古董?想起了基地里的传闻,季烽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扭曲。

        林半夏根本不关心季烽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对他伤害最大的那一刻,就是当他看到自己七位数的银行卡变成了三位数,那一刻林半夏的世界天地变色,日月无光,能坚强的撑过去他就已经很佩服自己了。

        “走了。”林半夏摆摆手,真走了。

        片刻后,基地外面就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季烽慢慢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好门后,坐在床边轻轻的打了个响指。凝固的时间再次流动,绿光伴随着雨滴砸在地上浸透了土地。

        季烽听到了远方传来模糊的乐声,像是有人在轻微的摇晃清脆的风铃,声音悠远飘忽,仿佛是来自另一个国度。

        他曾经有幸见过那个国度的模样,美丽非常,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可惜在那里,人类只是以一种易耗品存在,或许几天,或许几年,或许几十年……直到脆弱的精神无法承载自身需要负起的责任,变成无用的残次品。

        于是世界再一次变化,又有新的种子入选,继续承担那一份责任。

        季烽还未被使用便彻底崩坏,他见过它的模样,却在和它接触的一瞬间坏掉了。人类的精神就像脆弱又精致的瓷器,一不小心就会碎成粉末。

        季烽闭了眼,细细的听着窗外的雨声,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林半夏开车回了家,一路上,他思考了很多。关于自己,关于宋轻罗,关于季烽说的那些事。

        他此时终于明白,李稣母亲说过的“不要被它们诱惑,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他看向后视镜,看到自己的眼睛中央那一条绿线越发的醒目,散发出的光芒几乎要盖住他整个瞳孔。

        林半夏伸手重重的揉了一下,苦笑起来,他以为他和宋轻罗还有很多时间……

        垂下眼眸,盖住了那一抹绿光,林半夏一路狂奔,顶着雨幕回到了家中。

        林半夏推门而入,还没往里走,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烟草气息。他抬起头,毫不意外的看到沙发之上亮着一点火星……

        “轻罗。”林半夏轻声唤道,顺手按亮了客厅里的灯。

        果然是宋轻罗坐在沙发上抽烟,面前的烟灰缸里摆满了烟头,这会儿时间接近四点,看样子他应该是在时间恢复不久后就醒了。醒来发现林半夏不在身边,手机也打不通,便坐在客厅里,抽了好久的烟。

        “你去哪儿了?”宋轻罗问他。

        “去看了季烽。”对宋轻罗林半夏向来不喜欢隐瞒,他走到宋轻罗身侧坐下,“他发神经把时间给停了。”

        宋轻罗没应声,叼着烟起身去了浴室,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干燥的毛巾。他弯下腰,细细的擦去了林半夏脸颊上的水渍,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怎么不带伞。”

        “太急了,忘了。”林半夏说。

        擦到额头的位置,宋轻罗的手在林半夏的眼眸上停留片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能告诉我吗?”

        如果可以,林半夏当然想要告诉宋轻罗。可是他却没什么办法——只要涉及到了这件事,他连一个字都没办法写出来,这似乎是种规则,规定了他无法将这个秘密和任何人分享。

        “抱歉。”林半夏道,“我没办法……”

        宋轻罗露出苦笑,他竟是在林半夏拒绝自己的瞬间,感到了一种年幼时才有的无助。就好像当年所有人都觉得陪伴在他身边的女人是他的母亲一样,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他只是一只被困在蛛网之上的小虫,挣扎只会让缠在颈项上的丝线越来越紧。

        “我说不出来。”林半夏说,“它在阻止我……”

        宋轻罗沉默片刻:“它想带走你?”

        林半夏点头。

        宋轻罗:“你会走吗?”

        林半夏摇头。

        宋轻罗:“它想要从你的身上得到什么?”

        林半夏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宋轻罗把烧到了尾端的烟灭了,又点了一根:“我不想放开你。”声音里意外的带了点绝望的味道,“但是我好像没什么办法。”

        林半夏心里一酸,想起隔壁那些黑色的箱子,他说:“总会有办法的。”

        宋轻罗不说话了,他俯下身给了林半夏一个缱绻的吻。这个吻有些急切,还带着浓浓的占有欲,恨不得把林半夏拆穿入腹。林半夏反手搂住了宋轻罗的颈项,两人缠绵在了一起。

        雨下了一晚上,直到早晨都没有停。林半夏身体陷在柔软的床上,迷蒙中睁开了眼,含糊的询问着身侧的人:“几点了?”

        “中午了。”身旁的男人回答,“我有些事,得出去一趟。”

        林半夏还有点迷糊,感到一个吻落在自己的唇角,然后身旁微微动了动,应该是宋轻罗起床走了。他虽然很想睁开眼看一眼,奈何身体实在是累的厉害,挣扎了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几个小时后的事了。饥饿把林半夏从睡梦中唤醒,他饿的前胸贴后背,挣扎着爬起来去厨房找了点吃的。啃了几口面包,总算是缓过劲来了,林半夏拿了盒牛奶走到客厅里,看见外面的雨还没有停。这会儿时间接近下午,雨是昨天晚上开始下的,也就是说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天,而且从天空上那厚厚的云层来看,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屋子里空荡荡的,小花和小窟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林半夏闲着没事儿,打开了电视。刚开机,就是新闻频道,屏幕里主持人穿着雨衣站在雨幕中,脸上神情慌乱又无助。

        在他身后,一栋高楼散发出了浓浓的黑烟,周遭到处都是四处逃窜,声嘶力竭神态惊恐的民众,汽车的喇叭声连成一片,整个画面糟糕的好像世界末日。

        “市民们请不要出门!”记者声嘶力竭,“请尽量待在家中!目前事件原因还在调查……”他说到这里,画面猛地晃动起来,电视里响起了惊恐的叫声,似乎是摄影师被人攻击了。然后视线倒转,屏幕里面变成了一片吱吱响动的黑色屏幕。

        林半夏拿着牛奶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他无法想象为什么只是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就完全变了种模样。掏出手机,急忙播出了宋轻罗的电话号码,焦急的等待了几十秒,终于被接通了。

        “喂。”宋轻罗道,“醒了?”

        “我看到新闻了。”林半夏说,“外面怎么了??”

        “你待在家里,别出来。”宋轻罗道,“雨水会增加感染,不但会污染人的精神状态,还会制造出新的异端之物。”

        林半夏傻了:“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是异端之物?”

        “还有疯子。”宋轻罗补充。

        林半夏:“……我们该怎么办?”

        宋轻罗道:“先把形势控制下来……”

        可说是要控制,怎么控制依旧是个迷。本来是控制异端之物主力军的监视者,此时却成了感染的重灾区,不但不能帮忙,反而会造成破坏,仔细想想简直是死局般的存在。林半夏捏着挂断的电话,忽的想起了之前自己曾经看到的那个星球,如果他可以重新回到那里,抹去目光所及的光点,是否就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林半夏陷入沉默。

        这场雨,成了混乱的序曲。

        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都乱成了一团。有人开始怀疑这是否是世界末日的前兆,不过是短短的半日,这种言论就甚嚣尘上,占据了主导的地位。伴随着这种言论一同而来的,是人类的疯狂。异端之物在这时反倒成了陪衬……好像根本不需要它们多费力气,这些疯癫的人类,就足以毁灭所有的美好。

        林半夏自然也有担心的人,他给季乐水和李稣他们都去了电话,得知季乐水没有出门上班还在隔壁。李稣的电话他没有打通,不知道是出事了还是去了基地那边。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焦灼起来,像不断缠绕的线团,越来越混乱。

        季乐水完全没有想到世界会变成这样。

        早晨他一起来,就发现外面在下雨。经过前几天的事,他向来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察觉这雨和寻常的雨水不太一样,透着不详的气息。还是不要去上班了吧?季乐水犹豫着,他实在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的有人来敲了门,季乐水开门一看,发现是宋轻罗大佬。

        “大佬什么事儿啊?”季乐水挠着乱糟糟的头发。

        “最近几天别出门了。”宋轻罗穿着一身便装,手上还戴着那双黑色的手套,神情看起来十分冷漠。

        季乐水说:“好的……是出什么事了吗?”

        宋轻罗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嗯了声:“你多看着点林半夏,让他也别出门。”

        季乐水还想再问点什么,宋轻罗却已转身盛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季乐水还是决定听从宋轻罗的话,乖乖待在家里不出去凑热闹。

        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了宋轻罗的话有多么的正确——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仿佛只是一夜之间,原本熟悉的世界就变得无比的陌生。

        季乐水亲眼看到网络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帖子和视频,疯狂的人群,奇异的生物,简直好似末日前的狂欢。而作为正常人类的他,此时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缩在家里瑟瑟发抖罢了。

        在这样的恐惧里,季乐水终于接到了林半夏的电话,问他在哪里,有没有事。

        季乐水说自己没去上班还在家里后,林半夏明显松了口气,说自己待会儿就过来,让季乐水别紧张。

        怎么可能不紧张嘛,季乐水愁容满面。

        林半夏换了身衣服,去隔壁找了季乐水。他这位胆小的朋友像只受了惊的鸟儿,听见敲门的声音就炸了毛,小心翼翼的支了个脑袋出来,瞧见是他才松了口气。

        “进来进来快进来。”季乐水招手。

        “你怎么这个表情?”林半夏道,“遇到什么事儿了?”

        “还没。”季乐水说,“可是你没看网上的帖子吗?说是有疯子挨家挨户的敲门,敲开了就进去……”

        林半夏道:“没看到。”

        “还好咱们小区里都是骨灰罐子。”季乐水恹恹的说,谁能想到有一天他会觉得人类比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还要可怕呢。一想到有人提着刀挨家挨户的敲门,他就毛骨悚然。

        “这到底是怎么了呀?”季乐水想不明白,“那些东西又来了吗?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

        他问的无数个问题也是林半夏想问的。可惜现在答案不知道在哪里,所以此时剩下只有沉默。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好像就只有等待。网络上各种信息乱七八糟,有人说情况已经控制下来了,又有人说根本没有,反倒是想要控制情况的人员里面也出现了疯子。有人拍下了街道之上的景象,破损的玻璃,尖叫的人群和冒着浓烟的建筑,完全就是影视作品里才能见到的末日景象。

        最恐怖的是,有的居住人口密集的小区里,甚至发生了大规模的伤人事件,能看到不少人提着凶器来回巡视,那神态完全不像正常人,倒像是故事里变异之后的怪物。

        原本还在直播的电视节目也停止了,直播间的主持人不断的呼吁人们待在家中不要出门,说是雨水里面可能掺杂了一些令人致幻的物质,让民众们千万小心。主持人说着说着,就暴躁的拍起了桌子,那力道之大,竟是直接将他的手拍的皲裂,鲜血溅了一脸。

        于是直播间的画面也终止,电视里只剩下了不断循环播报的广告。

        季乐水和林半夏沉默的看着,电视的光投射在两人的脸上,把他们的面容映照的晦暗不清。林半夏很安静,季乐水却小声的哭了起来,他说:“半夏,这事儿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林半夏看向窗外,绵绵细雨仿若没有尽头,缓慢的簌簌落下,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绿色的光晕里,那些代表着污染的光点在地面树梢不断的堆积,不用想也知道,如果这些东西落在的是人的身上,该是怎样一副可怖的光景。他可以像之前那样驱逐这些东西,但林半夏心里很清楚,如若不从端头断绝,他做的事只是杯水车薪。

        林半夏兜里的电话突然发出响声,他拿起来一看,是李稣打来的。

        “喂?李稣?你没事吧?”林半夏还一直担心着他。

        “是我。”说话的不是李稣,而是李邺,“你现在在哪儿?”

        林半夏说:“怎么?”

        李邺道:“你赶紧走。”

        林半夏道:“什么?”

        李邺深深的吸了口气:“宋轻罗那边出事了,基地的人准备派人过来检查他的住所,你赶紧离开那里!”

        林半夏一听立马急了:“他怎么了??”

        李邺说:“我之后再和你解释,没时间了!你先听我的离开那里!!”他说完就挂了电话,看起来的确情况很不好。

        林半夏刷的一声站起来,对着季乐水道:“给你五分钟收拾东西,我们得离开这里。”

        季乐水茫然道:“可是外面乱成那样,咱们能去哪儿呢?”

        林半夏说:“不知道,但不能待在这儿了。”

        季乐水见林半夏不是在开玩笑,只好说了声好。

        林半夏其实没什么要收拾的,他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小花和小窟,他匆忙的回到家里,在卧室里翻找出了一个箱子。那个箱子是李稣之前在宋轻罗养伤的时候给他的,说是里面藏着宋轻罗很重要的东西,林半夏记得密码是27263。没有犹豫,林半夏果断的打开了箱子,却是在里面看到了一副卷起来的画卷,他微微一愣,立马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

        但现在没有太多时间纠结这件事了,林半夏喊道:“小花,小窟,你们两个在哪儿呢?快回来了——”

        他叫了几声,旁边的衣柜里传来了咚咚咚的敲打声,片刻后,小花和小窟两小只从里面冒出头来,乖乖的叫着哥哥。

        “快,快到里面来。”林半夏说,“你们能进去吗?”他记得宋轻罗装小花的箱子很小,如此看来小花应该是可以控制自己身体大小的。

        小花小窟果然点了点头,也没问为什么,就乖乖的蹲进了箱子里。小花还好,把自己叠吧叠吧就塞进去了,小窟却没办法,只能把自己的骨头拆了,忽闪着眼睛让林半夏一根根的把他摆好。

        把两小只装进去,林半夏抱着箱子直接出门,那边季乐水也准备好了行李,手里抓着伞等着他。

        “快走。”林半夏说。

        两人匆匆离开了小区,还没有往前走太远,便看到了一连串的黑色车辆朝着他们的小区开了进去,车辆上的“”字是这样的醒目,让林半夏瞬间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林半夏没敢回头,拉着季乐水走的飞快,直到走到旁边一个小区楼下,才停下了脚步。

        季乐水颤声道:“大佬是出什么事了吗?”

        林半夏抱着箱子,箱子那柔软的触感源源不断的传到了他的肌肤上,他咬了咬牙,冷冷道:“我不会让他们再对宋轻罗做那些事的。”

        有些事情,经历一次就已经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季乐水:室友也好,朋友也罢,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

        林半夏:说人话

        季乐水:呜呜呜呜呜你们两个谈恋爱为啥要抓着我一起跑路啊,为什么要对单身狗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