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111章 群星的轨迹(十一)

第111章 群星的轨迹(十一)

        等待并不是可怕的事。

        可怕的是你等的东西不知何时才会到来。没有目标的旅行是对灵魂的煎熬,宋轻罗便是这趟旅程里孤独的旅者。

        他不知道自己将要在其中漫游多久,才能到达彼岸,迎来属于自己的光。

        光的名字,是名为林半夏的神明。

        在这场浩劫之后,出现变化的并不止是宋轻罗。之前频频发难的异端之物,出现了奇异的变化——除去之前出现的,竟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再也没有别的异端之物产生,就好像源头被无情的掐断了。

        作为防备异端之物的前锋,基地的运转也因此停滞,无论是监视者还是记录者,都少有的闲了下来。

        这种事对于本来就是奔着钱去的记录者们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们只能去其他地方寻找工作了。对于李稣和李邺这两个干了许多年的监视者而言,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早就赚的盆满钵满的他们,年纪轻轻就过上了退休的生活。

        宋轻罗如果不买古董的话,大约也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奈何……他现在不但没了工作,还得照顾两个孩子。

        小花的眼睛没办法去正常的人类医院看病,只好托李稣找了个和基地有合作的诊所,那的医生检查完了小花的身体构造后,无奈的表示了无能为力。小花的身体和正常的小孩完全不同,她没有内脏也没有骨骼,除了外面的那层皮之外,没有任何地方与人类有相似之处。好在这医生本来就是基地的人,对于这种情况司空见惯,甚至以为小花是被感染的伴生者,询问她是否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宋轻罗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小花的眼疾也陷入了死胡同。

        万幸小花对此不太在意,依旧每天嘻嘻哈哈,小窟成了她导盲工具,牵着她到处溜达,倒让宋轻罗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在得知宋轻罗搬到这里后,李稣也过来了,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几个年迈的教授。宋轻罗当时正握着扫帚在处理院子里的落叶,一抬头看见李稣和他身后的人,微微蹙眉:“你干嘛?”

        “来帮忙啊。”李稣笑嘻嘻的,“你现在不是缺钱用吗?既然已经找到你的妈妈了,屋子里那么多的宝贝拿来有什么用不如卖了换钱。”他指了指自己身后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都是顶好的考古教授,看能不能从你的那堆破烂里淘点什么宝贝出来。”

        宋轻罗闻言微微蹙眉,本来还想说点什么,李稣却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手一抬便示意几人进去。这些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家,宋轻罗不好用暴力拦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了屋子,检查起了他买的瓷器。

        然后接二连三的叹息声从屋子里传出,显然是情况不乐观。

        李稣就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宋轻罗的眉头越皱越紧:“别那么紧张嘛。”

        宋轻罗冷静道:“我不紧张。”

        李稣说:“你不紧张?”

        宋轻罗瞥了他一眼,冷笑:“就算全是假的,我有手有脚难道还能饿死不成?”

        李稣认真道:“你之前好像投过简历吧?有正经单位给你打电话吗?”他记得宋轻罗和林半夏刚认识的时候,闹着玩投过简历,结果没人联系他,还惊讶过工作如此不好找。

        宋轻罗:“……什么是正经单位?”他其实已经和社会脱节挺久了,停顿片刻,“基地正经吗?”

        李稣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保险有工作,就是比较费命,还算正经吧?”

        两人聊了会儿天,那边检查的老教授都出来了,一边出来一边叹气,那沉重的表情简直像是宣布病人抢救无效已经死亡的医生。

        “老爷子,怎么样?”李稣问。

        “不行了不行了。”头发花白的老人回答,“你这朋友买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啊?”

        李稣看向宋轻罗。

        宋轻罗冷静道:“没多少。”

        李稣:“也就九位数吧。”

        老人家呼吸停顿了一下,大概是在心里算了算九位数到底是多少,算完之后,看向宋轻罗痛心的眼神里多了点恨其不争:“这……这……”

        “您直说就行了。”李稣说,“他受得了。”

        “那……我就说了啊。”这都到了深秋了,老教授的额头上浮起了一层汗水,他用手帕抹了抹,低声道,“没一个真的。”

        叭嚓一声,宋轻罗抓着的扫帚被他捏成了两半,他还是没什么表情,淡淡道:“哦,辛苦了。”

        “年轻人啊。”老教授哭笑不得,“你真不是在做什么违法的事儿吗?这乱七八糟的古董有的还有几分相似就算了,有的上面的图案你都不看看?怎么我孙女儿喜欢的小猪佩奇都有好几个……”

        李稣在旁边憋笑,他可不敢这会儿笑出来,不然宋轻罗这小心眼的肯定会记仇的。

        宋轻罗面无表情:“好的,谢谢您了。”

        老教授走了,留下了宋轻罗和一屋子的赝品。秋风吹来,卷起了厚厚的落叶,硬是把他的表情衬出了几分萧瑟。李稣送完人,转身回来,道:“找个卖废品的贩子把东西收了吧,这放在屋里也是占地方……你以后可千万小心点。”他本来的意思是让宋轻罗别买了,谁知这家伙语气平淡的接了句:“好,以后我买的时候会认真点的。”

        卧槽,你还要买啊?李稣刚这么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天空中就突然降下了一道响雷,不过片刻的功夫,豆大的雨滴哗啦啦的砸到了院子里,两人瞬间如落汤鸡一般湿了个透顶。

        李稣一边骂着脏话一边进屋避雨,道:“我靠,这都十一月份了,怎么还有雷阵雨的。”

        可是他们刚进去,下一刻雨就停了。

        李稣狐疑的看着天空:“怎么回事?被针对了?”他看向宋轻罗,“你刚才是不是说还要买古董来着?”

        宋轻罗:“……”

        李稣道:“不会吧?”

        宋轻罗也觉得不会,但这未免太巧了一点。他们两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只能无奈的去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然后李稣帮忙喊了几个收废品的,把宋轻罗这一屋子的古董拉去卖了,没卖几个钱,连一个月的伙食费都不够。李稣看着钱心想还好林半夏不在,不然他可能会心疼的半天都吃不下饭。

        最近宋轻罗很需要钱,因为他发现异端之物和林半夏有些关系,于是开始天南海北的四处寻找它们的踪迹。可最近异端之物出现的概率非常低,甚至在近几个月里几乎快要消失了……

        “唉。”换了衣服的李稣摇着头,“我反正闲着没事儿,来你家住几天吧。”

        “随便你。”院子大,宋轻罗也无所谓。

        于是李稣就和李邺住进来了,宋轻罗开始的确是无所谓,但后来有点烦这两人,天天黏在一起跟连体婴儿似得,李稣这货仗着李邺宠他,明明年纪比李邺大了好几岁还跟个小孩儿似得,连吃饭都要喂到嘴边,恶心的要命。

        其实李稣就是故意的,他巴不得多给宋轻罗找点事,让他转移注意力。他刚住进来的时候当然没有这样,直到某天他突然发现宋轻罗这家伙整晚整晚的不睡觉,就坐在院子的角落里,盯着头顶上的天空。宋轻罗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五官在夜色里也显得有些模糊,却给了李稣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就好像,他也要消失了一样。

        如果能再次见到林半夏,李稣怀疑宋轻罗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就算体质特殊,可宋轻罗到底是个人,这样整夜整夜的不睡,早晚会扛不下去的。李稣的劝说没什么用处,宋轻罗这家伙固执的很,显然不会听他的劝告。思来想去,李稣终于想出了个恶心他的法子,于是当天晚上,宋轻罗悄悄走到院中准备坐下继续当望夫石的时候,听到旁边的草丛里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响声。

        宋轻罗听了一会儿,脸上顿时变了,咬着牙起身就走,第二天整整一天都没给李稣好脸色。

        李稣脸皮厚,只当做看不见,嘻嘻哈哈的依旧没个正形。

        之前的工作没了,卡里的钱大部分都是林半夏的,为了维持生计,宋轻罗不得不开始考虑重新找一份工作。可惜现实比想象残酷了很多,宋轻罗是在基地里完成的学业,这意味着他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学位证书……

        找工作顿时变成了困难的事。

        李稣得知此事,笑的前俯后仰,说不然宋轻罗你给我打工吧,我每个月都给你开工资,保证你够用。

        宋轻罗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就在此时,有人突然雪中送炭。之前和宋轻罗家中有旧交的朱老爷子突然上了门,说是要和宋轻罗谈谈。

        李稣不认识这人,问他是干嘛的?

        宋轻罗就说了一句,他说:“卖我古董的。”

        李稣顿时脸色大变,要不是看着那人年纪大了,估计都要起身拿扫帚赶人。好在他最后忍住,心想着宋轻罗这家伙反正没钱了,而且也不肯动林半夏存款,看他拿什么买古董。

        朱老爷子和宋轻罗聊了一会儿家常,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李稣坐在旁边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张用塑料纸包起来的银行卡,朱老爷子慢吞吞的把银行卡递到了宋轻罗的面前,道:“听说你最近缺钱,先用着吧。”

        宋轻罗没接:“这什么意思?”

        “嗨,都是你自己的钱。”朱老爷子淡淡道,“你不是一直从我这儿买古董吗?这些都是你买古董的钱。”

        宋轻罗:“……”

        “愣着干嘛啊?”朱老爷子道,“这古董市场水深的很,你又没什么经验,还非要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拦着你吧,又怕你去别的地方买。既然反正都是要被骗,那还是我来吧。”他说的那般坦然。

        宋轻罗半晌没吭声。

        “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朱老爷子说,“你进了那种地方,每一分都是血汗钱,我哪里舍得看你这些钱被别人骗了去。你也到年纪了,该是成家立业的岁数,还要照顾孩子,就别去买什么古董了。”他说完这话,想起了什么,把递出去的银行卡收了回来,“不行,这钱放你手上不太放心,跟你一起的那个年轻人呢?叫林半夏的那个?”

        宋轻罗喉头微动:“他不在家。”

        “是出去玩了吗?”朱老爷子道,“我们这一辈也看的多了,能找到一起过日子的人不容易,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也是个好孩子,你这钱就交给他管吧,可别自己去糟蹋了。”

        宋轻罗低声道:“他走了。”

        朱老爷子愣住:“为什么走了?”

        宋轻罗道:“为了救我。”

        朱老爷子:“……那,还会回来吧?”

        宋轻罗说:“我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他好似在沙漠里等待着一场希望渺茫的甘霖。

        朱老爷子以为两人只是吵架,犹豫了一会儿,低声道:“他既然那么喜欢你,那肯定是会回来的,他若是拉不下面子,你就去找他,服个软,认个错,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宋轻罗苦笑。

        朱老爷子留下了银行卡走了,他有些后悔提到林半夏这个话题,毕竟从未在宋轻罗的脸上见到那样的神情。这让他想起了当年宋轻罗家里出事时他的模样,他好像又在他身上,看到了当初那个强撑着悲痛故作冷淡的少年。宋轻罗是个固执的人,从他找了他的母亲那么多年,就能看出。现在林半夏不见了,他又会寻找多久?还能找到吗?朱老爷子心里头有些难受,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眶。

        宋轻罗把银行卡收下了,他现在的确需要钱,当然不是用来买古董,而是寻找林半夏。

        没有了异端之物的消息,他便换了个思路,开始在世界各地搜寻流星的踪迹。他记得,林半夏的变化和星辰有关,希望可以从中找到渺茫的线索。

        秋去春来,又是一季,时光匆匆,转眼过去了一年。

        这一年里,李稣接到的关于异端之物的任务屈指可数。这种曾经频繁出现的东西,此时却变成了稀有物,李稣一年里就接触过三次,其中一次还是因为误会。基地当然也在研究异端之物为何消失,得出的结论是污染的源头被抑制住了。因此对物体的辐射在不断的减少,辐射减少的同时,污染一齐消失,因此这异端之物反倒是成了稀有的物品。

        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自然是好事。不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封存那些东西,可以过上寻常人过的生活,平静且悠闲,仿佛那些刺激的经历都只是一场浩大的梦境。

        这件事放在宋轻罗身上正好相反,他要寻找的人和异端之物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它们消失了,也意味着他无法找到他。

        绝望像缓慢蔓延的锈渍,一点点的腐蚀着宋轻罗的身体,他表面如常,看起来比寻常人看起来更努力的在生活,却感到某些东西在不断的流失。

        宋轻罗知道那是名为希望的东西。

        时间越久,他就越感觉到,找回林半夏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不是他找不到,而是林半夏自己不想回来。他离开了这里,成为了另外一种超脱人类的存在,这种存在自然也没有人类的感情,季烽是对的,林半夏不是回不来,是他不想而已。

        这种认知让宋轻罗感到绝望,他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放弃,他能等到那一天。然而这如同催眠一般的话语,没办法让他空洞的灵魂被填满……那个被撕裂的巨大伤口,还在继续蔓延,并且似乎即将化为黑洞,将他彻底的吞噬。

        没有人察觉宋轻罗的异样,甚至连和他住在一起的几个朋友都没有意识到宋轻罗在黑暗中沉沦的灵魂。

        宋轻罗匆匆的离开又疲惫的回来,他不再仰望星空,只是沉默的坐在空荡的屋子里,凝视着前方空无一物的墙壁。对林半夏的思念如跗骨之蛆,他甚至出现了幻觉,看到林半夏微微翘起嘴唇,对他露出熟悉的温和笑容。

        “你是不是不会回来了?”宋轻罗自语,“你不爱我了。”

        “如果这样,我宁愿在那时死去。”

        “至少在死之前,拥有着你的爱。”

        “林半夏,我撑不下去了。”

        才一年而已,他却好似渡过了那般漫长的时间。他从漆黑地狱里来,见过了烟火气的人间。后来他再次坠落,无法再忍受习以为常的黑暗。

        林半夏是他的光,是他的烟火人间。

        此时光明不复,唯留下他一人,在黑暗里踽踽独行。

        ……

        春季明朗的早晨这般美好。

        院子里的花儿全都开了,占据园内半数的芍药绽放出艳丽的花蕊,团团锦簇,美的惊人。

        不知不觉中,季乐水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他和往常一样从床上起来,出门看到了宋轻罗停在门口的车,想来他应该昨晚回来了。最近宋轻罗出去的越发频繁,待在家里的时间很少,季乐水觉得是好事,毕竟宋轻罗忙起来比闲着好。他回到了院子,忽的听到了小花的哭声,季乐水心中一惊,急忙赶去,谁知竟是看到小花抱着小窟,狼狈的坐在地上。小花听到了来人的脚步声,嚎啕起来:“哥哥,哥哥……小窟,小窟不动了!”

        季乐水低头一看,发现寻常活泼的小窟这会儿死气沉沉的躺在小花的怀里,一动也不动,那模样好似变成了一副没有生命的……骷髅架子。

        作者有话要说:

        宋轻罗:老婆跟人跑了,原价一百万两百万的古董便宜卖了,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林半夏往嘴里塞了个速效救心丸。

        宋轻罗真惨厚,前半辈子找妈妈,后半辈子找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