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骷髅幻戏图在线阅读 - 第113章 群星的轨迹(十三)

第113章 群星的轨迹(十三)

        “哥哥,哥哥。”一声声的呼唤着林半夏,小花踉踉跄跄的跑到了林半夏的面前。可怜的小女孩看不见眼前的路,甚至还不小心跌了几跤,当脸上沾染了泥土的她跑到林半夏眼前时,李稣看到了林半夏眼神之中的怜悯。他以为林半夏会伸手去接,但林半夏并没有,他只是怜悯的看着,任由小花抱住了他的腿,带着哭音一声声的叫着哥哥。

        这种在林半夏身上发生的变化让人感觉太糟糕了,李稣想,他无法想象曾经那么温暖的林半夏,变成眼前这副看似温和实则冰冷入骨的模样,他真的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神明,对于眷属无恨无爱,唯剩下冷漠的宽容。

        “哥哥。”小花扬起小脸,她嘟囔道,“哥哥不抱抱小花吗?”

        林半夏轻声道:“小花松手吧。”

        小花说:“不要,不要……”她用脸颊蹭着林半夏的腿,嘟囔着,“哥哥想要走也可以,得抱抱小花,给小花一个亲亲。”

        林半夏垂眸,平静的看着抱着他腿的小花,似乎在思考是否要像她说的那样做,来省去一些麻烦。

        小孩都是敏感的,小花也不例外,此时的她好像没有感觉到林半夏的冷淡,依旧嘟着嘴撒娇:“哥哥要是不同意,小花就不撒手了。”她哼哼着,“就算暂停时间,小花和哥哥的时间也是一起的……哥哥可走不了。”

        林半夏轻叹一口气,似乎妥协了,他弯下腰将小花抱入了臂弯。小花被他抱起后,发出咯咯的笑声,她把自己的脸颊贴在了林半夏的脸上,像小猫蹭着心爱的主人那样,用力的蹭着林半夏的脸。

        林半夏一动也不动,脸上没什么表情,既不回应也不反抗,任由小花在自己的怀中撒欢。

        李稣见到这一幕,心中一动,低声道:“半夏会不会舍不得小花?”

        李邺盯着前方,声音有点冷:“他连宋轻罗都舍得。”

        李稣语塞。

        果然,李邺是对的,任由小花撒了一会儿娇后,林半夏便轻声道:“小花该走了。”小花停下了动作,她认真的思考着一会儿,没有反驳林半夏的话,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说:“是的,小花该走了。”她凑到了林半夏的耳边,低声细语,“走之前……小花还得做一件事。”

        林半夏看向她。

        “把哥哥放在小花这里的东西,还给哥哥。”小花嘟囔着,“那东西太沉了,小花快拿不动了……”她说着,微微仰头,用自己的额头轻轻撞了撞林半夏的额头。

        林半夏的眸光微闪,正欲说什么,却被小花的手堵住了嘴,他看着女孩可爱的脸颊,感到有什么东西如同一颗种子般种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哥哥该走了。”小花说。

        林半夏微微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小花便挣扎着从他的怀里跳了下去,和来时一样,蹦蹦跳跳的离开了。林半夏看着她的背影,总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出了什么问题,有些不舒服似得。在离开之前,他回头看了宋轻罗一眼。那个哀求他不要走的人,这会儿如同死了一般静静的躺在地上,半空中还悬浮着他留下的血迹。

        那么大的力气砸上去,一定会很疼吧,林半夏想,他应该把墙弄的软一些的……

        宋轻罗看着林半夏消失在了眼前,他低着头,如同一只濒死的天鹅,让人不敢靠近。

        李稣眼里是满满的不忍,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宋轻罗。一想到如果是李邺变成了林半夏这模样,恐怕自己会当场疯掉,于是舔了舔嘴唇,低声道:“轻罗……我们先走吧?”

        宋轻罗没反应。

        小花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宋轻罗的身边,伸出小手抱住了宋轻罗,嘟囔道:“哥哥,小花好冷,想哥哥抱抱……”

        撒娇的她又软又甜,像一枚奶糖,见宋轻罗没反应,便带上了哭腔:“哥哥,小花的眼睛好不舒服。”

        宋轻罗终于动了,他到底是舍不得和林半夏有联系的小花受苦。他缓缓的抬起头,黑眸里没有一丝的光,死沉沉的好像永夜:“哪里不舒服?”

        “眼睛,眼睛。”小花说。

        宋轻罗仔细看了看,发现小花的眼睛又有了神采,之前一直处于失明状态的眼睛居然恢复了光泽,正小心翼翼的带着关心的眼神凝视着他。

        “哥哥,小花好冷。”小花抱着他,“咱们回去吧。”

        “好。”宋轻罗站了起来,“咱们回去吧。”

        于是,便真的回去了。

        到了车上,宋轻罗将奄奄一息的小窟也抱进了怀里,两小只身上都没有人类肌肤的温度,抱在怀里却让他冰冷的身体逐渐暖和了过来。林半夏离开的一幕,深深的印在了宋轻罗的脑海中,他甚至不敢闭眼,一闭眼就好像能看到林半夏那古井无波的冷漠眼神。

        小花嘟囔道:“不要难过了,或许过几天,哥哥就心软了回来了呢?”

        宋轻罗闻言苦笑,只当做是小孩子不懂事。可他总不能清清楚楚的告诉小花,对她说她喜欢的哥哥永远不会回来了吧,这种现实对于他而言已经足够残酷,他不想看见小花因此难过。

        宋轻罗浑身湿漉漉的,安静的靠着车窗。

        车里的气氛沉默的吓人,李稣有点受不,点开了一首轻音乐。在悠扬的琴声中,几人到达了家里。

        天已经快亮了,一轮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暖色的光铺在了卷缩的花蕊上,让绿色的草树看起来更加青翠。

        季乐水在园子里睡着了,被声音吵醒后,睁开眼就看到了浑身狼狈的宋轻罗和表情小心翼翼的李稣,宋轻罗直接回了房,李稣则对着他好一通叹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季乐水紧张道。

        “小窟没事儿了。”李稣说,“至于宋轻罗嘛……唉。”他摇摇头,“我们在那边看见半夏了。”

        季乐水道:“看见半夏了?那他人呢?怎么没回来?”

        李稣沉默片刻,低声道:“我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

        季乐水瞪大了眼:“……是他自己,不想回来吗?”他一直以为是有人胁迫了林半夏,所以宋轻罗才会去世界各地寻找他,李稣这么一说,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那、那宋轻罗怎么办啊?”

        李稣苦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谁知道呢。”

        没人知道失去了林半夏的宋轻罗,会变成什么模样。

        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家里紧张了很长一段时间。李稣看宋轻罗跟看犯人似得,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甚至还特意让李邺在家附近安装了许多个监控摄像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至少得知道人的尸体去哪儿了,免得这天气越来越热,烂了都没人发现。

        熬过了精神病高发的春天,总算是迎来了夏日,宋轻罗在这期间很老实,没什么过激的行为,但李稣总觉得少了什么。

        仔细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宋轻罗很久没有去追逐流星了,他或许是害怕再一次被林半夏残忍的拒绝,这种事情经历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宋轻罗大概都会觉得自己得疯掉。

        时间如水般平缓的流逝着,生活如同一潭死水溅不起丝毫的波澜。

        天气热了之后,李稣的日子就变得难过了起来,他没法在白天离开屋子太久,这样就没办法守住宋轻罗了。

        于是,李稣将这份艰巨的任务交到了小花的身上,让她和小窟一起看着哥哥,防止哥哥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谁知小花盯了两天,死活就不干了,李稣问为什么她不干,她委屈的说哥哥总是要把他赶出来。

        李稣奇了怪了,宋轻罗可是最宠小花的,宋轻罗怎么可能把他赶出来。

        “不会吧,你哥哥要把你赶出来?”李稣不可置信道,“他真的这么干了?”

        小花嘟嘴:“是的,哥哥可小气了,看都不让小花看。”

        李稣仔细想想,觉得不太对劲:“你说的是哪个哥哥?”

        小花坦然道:“夏夏哥哥呀。”

        李稣顿时毛骨悚然,惊恐的盯着小花:“你说你的夏夏哥哥,回来了?”

        小花道:“早回来了。”她吸了吸鼻涕,用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语气说,“他怕被骂,没敢出来。”

        李稣:“……”

        小花说:“夏夏哥哥会被骂吗?”

        李稣深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肺活量能有这么大,他咬牙切齿的道:“大家都那么喜欢他,怎么会舍得打他呢。”如果他的表情不要那么狰狞,可能说的话可信度还高一点。

        小花无辜的眨巴着眼睛。

        李稣恨声道:“这事儿你轻罗哥哥知道吗?”

        “不知道。”小花说,“夏夏哥哥不让讲。”

        李稣从口袋里掏出了软糖,撕开包装纸,塞到了小花的嘴里,小花幸福的大嚼特嚼一番,自从她的眼睛出事之后,家里就在严格控制她的饮食,虽然后来眼睛自己好转了,可是也不能像之前那样想吃啥就吃啥,连糖都要数着吃。

        李稣道:“小花觉得好吃吗?”

        小花点头。

        李稣道:“你把这事儿去告诉轻罗哥哥,这一把糖就都是你的。”他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奶糖。

        小花垂涎欲滴,着迷的看着李稣手里的糖果,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夏夏哥哥会不会生气呀?”

        李稣说:“他生什么气,他是做错了事,怕你的轻罗哥哥生气,才不敢出来的。”他一想到这儿,更恨了,“你看你轻罗哥哥那么伤心,你舍得吗?”

        小花想想,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心安理得的拿了李稣的糖果,转身进了旁边的屋子。

        李稣双手抱胸,眼睛眯成一条线,心想林半夏啊林半夏啊,你他娘的虐宋轻罗的时候下得去手,这会儿可别怂啊。

        小花夯吃夯吃的跑到了屋子里,照着李稣说的那样,把这些事全都捅给了宋轻罗。她说的轻巧,却发现说完之后宋轻罗脸上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他道:“你夏夏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花掰着手指头算着:“三十天之前吧。”她说的有些含糊。

        “三十天之前?”宋轻罗冷笑,“他回来的时候,会故意暂停时间?”

        “对。”小花小声道,“他说他怕你们生他的气,还不知道该怎么说。”

        宋轻罗道:“再等下一个三十天,我就不生他的气了?”

        小花笑道:“我哪儿知道呢。”她才不管这些事,开开心心的剥了个奶糖,又塞到了嘴里,“不过轻罗哥哥大方,不要和他计较了。”

        宋轻罗面无表情:“那等他下次来的时候,你就告诉他,我不要他了。”

        小花一愣:“啊?”

        “我不要他了。”宋轻罗一字一顿,语气森冷,“让他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小花被吓到了,觉得嘴里的奶糖都没那么甜了,有点委屈:“轻罗哥哥你生气了?”

        宋轻罗展颜一笑,他弯下腰,在小花的耳旁耳语一番,小花脸上的惊恐之色才褪去,变成了理解:“哦哦,好的,好的。”

        “乖。”宋轻罗摸了摸她的脑袋。

        最近林半夏有点心烦,按理说他都是成了神的人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心烦事。自从和宋轻罗见了一面之后,他的生活就变得无法平静,像是好好的一池静水被硬生生的挖了一个角落,只能被迫的流动了起来。某种东西在他的内心深处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等到他注意到时,竟然已经悄无声息的长成了蓬勃的大树。

        那样东西,便是名为对宋轻罗的思念。

        神明是没有感情的,他自然也不会思念,所以林半夏在意识到自己产生了这种情绪的时候,陷入了迷惑,他甚至还去找季烽探讨了一番。

        季烽这家伙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林半夏,你居然没有和你的感情剥离??”

        林半夏老实道:“剥了啊,我确定剥了的,剥的干干净净……”

        季烽说:“那你现在是怎么回事?”他看着林半夏表情丰富的脸,“你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感情突然回来了?”

        林半夏回忆了一番,想起了小花对他说的话……把他的东西还给了他,难道小花一直帮他保存着剥离的情感,然后趁着那一次的见面将感情还给了自己?也对,他的异常好像就是在那时候出现的……

        按理说,感情回来了,对于林半夏自然是好事,他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宋轻罗的身边,然而高兴的同时,林半夏又回忆起了那晚惨痛的记忆……那个跪在地上哀求他不要离开的宋轻罗他从未见到过,他浑身湿透,声嘶力竭,绝望的好像随时会就这样死去。自己面对他的哀求,竟是表现的那样无动于衷,连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

        林半夏瞬间心虚了。

        季烽看着林半夏狂冒冷汗,奇怪道:“你咋了?热?要不要我把空调开低点?”

        “不,不用了。”林半夏假笑,“话说,之前宋轻罗不是来见过你几次吗?他都说了些啥啊?”

        原来是问这个,季烽无所谓道:“还能说什么,当然是问你去哪儿了?”他想了想,“不过宋轻罗那么高傲的人,能低下头来问我这些,就挺不错了……”然后他抬起头,发现林半夏脸上的汗水更多了,“你这还不热?”

        林半夏抹了一把脸,心想妈的,热个屁啊热,没看出来我这都是冷汗吗?他没好意思说,故作镇定:“那你把空调开低点吧。”

        把时间暂停坐在这里慢慢的聊天,也就只有他们两个干得出来了。季烽非常不理解林半夏的心情,在他看来,感情回来当然是好事,高高兴兴的和家人团聚不就完事儿了,林半夏这磨磨蹭蹭的样子实在是搞不懂。林半夏当然不可能告诉季烽那一晚他对宋轻罗做了些什么,现在一看见宋轻罗,一边想靠近他吧,一边又觉得心虚。

        讨论了一会儿,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林半夏放弃了和他继续纠结,索性悄悄咪咪的回了家。

        时间还暂停着,他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宋轻罗坐在床边,正在哄着小花睡觉。他清减了不少,下巴都尖了,但那冷淡的气质比从前更甚,黑眸半垂着少了几分温度,像一把出了鞘的剑,寒森森的刺着骨头。他的手里捧着给小花说的童话书,让林半夏一下子软了眼神,他悄悄的走到了宋轻罗的身边,贪婪的凝视着他的面容,低声道:“轻罗,我回来了。”

        宋轻里动也不动,沉默不语。

        “我回来了。”他把头埋到了他的颈项之间,感受着宋轻罗独有的气息,胸口溢满了酸胀的感觉,有东西从他的眼眶里溢了出来,他侧过脸,吻住了宋轻罗的薄唇,含糊道,“你有没有想我?”

        只是一个浅淡的吻,却让林半夏有些无法自控,就在他想着要不要让宋轻罗时间恢复正常的时候,旁边床上传来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哥哥。

        林半夏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小花被他吵醒了。

        “哥哥,哥哥,你回来了!”小花高兴的要命,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林半夏摸着她的脑袋,温声道:“小花有没有想哥哥啊?”

        小花说:“想了想了。”

        林半夏道:“那轻罗哥哥有想哥哥吗?”

        小花老实道:“也想了,他今天晚上还在院子里磨刀呢。”

        林半夏:“磨刀干嘛啊?”

        小花说:“小花也问了,他摸摸小花的头,笑着说把刀磨快点,等半夏哥哥回来了,就把他的脚剁了,让他哪儿也去不了。”

        林半夏:“……”这他妈也太狠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林半夏:当初看宋轻罗流的泪,全成了自己脑子里进的水

        宋轻罗:啧。